大众小说网 > 前排后座 > 62
  阮棠听见外面的门铃声,她看了下时间,早上八点。

  知道她住在这里的人不多,能这个点出现的更是屈指可数。

  阮棠从洗漱间出来,她通过猫眼,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人。

  林奕忱穿着黑色的长外套,肩宽腰窄腿长。

  门打开,林奕忱看了人一眼,开口说:“你的猫年纪大了,每天除了猫粮,要给一顿猫饭才能营养均衡,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带来了。”

  阮棠怔了下,她想说这不是我的猫。

  这个人怎么变得有些无奈了。

  林奕忱说:“我给你带了早餐,没什么比好好吃饭更重要。”

  她昨天随口说得那句话,他听进了心里。

  阮棠向来只会简单的面条和沙拉,林奕忱倒是没人教,他的悟性高,看着简易的食谱能弄得像模像样。

  这其实很难,比较大多数人看着食谱,没可能弄出美食,倒是有很大的概率会烧了厨房。

  阮棠没准备请人进来坐,她接过了东西,不动声色的说:“谢谢你,下次你不要来了。”

  顿了下又说,“等会儿我会把猫送到小区出口的宠物店寄养,会交代店长好好照顾它,你回来后,去那里接就好。”

  林奕忱怔了下,他苦笑道:“你一定要这样吗?”

  他本来是期盼能接住这样的方式,两个人套近乎。

  阮棠笑了下,似真似假的说:“你这样,我只能搬家了。”

  “好了,我知道了。”林奕忱道。

  他知道,她是真的有这方面的计划,如果自己在不识好歹。

  阮棠没有再看人,关上了门。

  她把猫的食物放好,林奕忱给她的却没有打开。

  人不能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她对自己说。

  人总是要往前看。

  林奕忱没有走。

  地下停车场,他坐在黑暗里,看着她的车灯亮了起来。

  阮棠拉开车门做进去,林奕忱跟着对方开了出去。

  一直跟了两条街,他才在前面的岔道掉头。

  其实他知道,这样很神经质,可是他控制不住。

  好像除了这样,他也找不知道其他办法。

  能和她说话,能让她多看自己一眼。

  他怕见不到她,可是又怕太激进,她更加恨自己,只能小心翼翼的试探。

  从来没有这么煎熬和挫折,可是现在已经比她渺无音讯的那些年,要好过多了。

  如果真是这样,比起对方一直不出现,他宁愿出车祸,哪怕是能在弥留之际,只是能再看到人最后一面。

  林奕忱回到了办公室,两个助理打起精神。

  这两天老板有些不太对劲,这样更需要注意,从来没见过对方这样。

  两个小时后,两个助理分别收到了一张清单。

  林奕忱其实不知道应该送女孩子什么,或者送阮棠什么。

  只是他会做数据分析。

  两张清单,一张是现在大受欢迎的口红色号和化妆品,另外是包和鞋。

  总会有她喜欢的,他这么想。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阮棠没事总喜欢给脸上涂东西,那些瓶瓶罐罐的,或者是捣碎的芦荟。

  有天林奕忱忍不住说,“你还年轻,可以不用涂这些。”

  “你管我,你买这么多让人头晕的书,我都没说你什么,谁也别说谁。”

  他当时无话可说,两个人达成了微妙的平衡,相互不干涉。

  他们有太多的回忆。

  下个星期,就是阮棠的生日。

  28岁的生日。

  他陪着她过了十八岁生日,之后那么多年都是空缺。

  他很想一辈子都陪在她身边,看着她吹蜡烛。

  两个助理办事效率十分之高,不过两个小时,东西就已经全部收集完成。

  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

  林奕忱把其中部分打包寄了出去。

  两个助理惊呆了,有些搞不太清楚,好像是老板送给女人的,但是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

  阮棠下班回家途中,又去宠物店看了下,那只猫被接走了,她心里松了口气,

  却又觉得空落落的。

  她楼下取了快递,很大的纸箱子。

  阮棠偶尔也有网购,所以没多想就搬回了家。

  还挺沉的。

  阮棠把东西放在客厅先去洗澡,等着她吹干头发,这才想起来这茬。

  她用美工刀划开包装,随手翻了翻,这些东西都是谁弄过来的。

  她这才去看快递单,收件人的名字和号码是她的。

  联系人是个不认识的,看到对方号码的时候,阮棠怔了下。

  这是当初她的号码,后来没再用,按照道理,应该是被注销了。

  她拿手机打了过去,那边‘嘟’了几声被接通了。

  “生日快乐。”

  阮棠自然听出了声音是谁,她想了几秒,才开口说:“你没必要这样。”

  林奕忱笑了下:“我以前想,我一定要好好努力,这样你站在我身边就不用开口去求别人任何事情,哪怕是读书不好,不够圆滑。”

  可是等我回过头,你却不见了,是我把你弄丢了。

  那个号码,他一直打不通,每天十几个像是打卡报到。

  终于在有天接通了,那边却是个男人,换人了。

  他花了钱,和人买下了这个号码,当时就想着也许有天她会突然打过来。

  可是等了这么久,一直没有如愿。

  他曾经想,有没有可能自己再也等不到。

  “你没必要这样。”

  “我我很多次看到别人的首饰,或者橱窗里的衣服,都想买下来送给你,你一定会适合,你也许会喜欢。”

  可惜我一直找不到你。

  阮棠心里有些堵,不知道该怎么说。

  “所以我看到你有些失控,吓到你了吧,对不起。”

  他好像无论做什么,都不能让对方多看自己一眼。

  不甘心两个人就一直这样下去。

  林奕忱曾经交换立场想过,对方不想见他应该的,可是尽管这样还是不想就这么算了。

  他也讨厌这样的自己。

  阮棠叹了口气:“你把你的东西拿走吧。”

  “你要是不喜欢就把扔了吧,给你添麻烦了,谢谢你帮我照顾猫。”

  林奕忱挂了电话,分析数据时候那种澎湃消失了。

  心里空落落的,一丝快活都没有。

  以前觉得时间很忙,可是一转眼就十年。

  她不在的这些年,他得除了工作,其他的东西都没放心上。

  十年都没有忘记的一个人,以后也放不开了。

  病入膏肓,时间这个庸医根本没有办法,

  而且现在自己见到了她,以后只会更加的煎熬。

  身边的朋友,也有给他介绍优秀女性,可是不是她再多都白搭。

  他也想试着去接触,可是看上一眼就知道不行。

  林奕忱一直以来性格独立,长辈没在他身上花上太多心思,像是一个孤岛。

  在研究室的那些枯燥的日夜,他脑子会想起来的是阮棠的家。

  最开心的是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时间。

  两个人一起躺在床上看电影,她喜欢把脚搭在自己身上,她喜欢捂着脸,从露出的指缝看恐怖片。

  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和她相比。

  他一度觉得两个人的未来还很长,有的事情可以缓一缓。

  可是在某一天回过头,却发现曾经拽着衣角的人不见了。

  那天三十多个未接来电,一百多条短信。

  他不知道,对方是用什么心情打过去的,听着一遍又一遍的忙音。

  然后一点一点的死亡,最后心如死灰。

看过《前排后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