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人人都爱老祖宗 > 第八十八章 独发晋江

第八十八章 独发晋江

  叶长安眼一眯, “有毛病?”

  有病就得好好治。对方不分青红皂白就出手,老祖表示不治治它,它真不知道改朝换代多少年,还以为是龙族能够在陆上称王称霸的年代?!

  “退后!”她对在场修士喝令, 扬手把怀中碍事的碧汀抛入海中, 身影一闪骤然在空中出现, 五指蹭地弹出锋芒毕露的尖刃,二话不说朝着云层中巨大的龙首狠狠一挥!

  明明两人相距近千米,这一抓之力足以撕裂空气, 带着音啸袭向对方。

  她这一爪是用的元神之力, 毫不客气, 哪怕龙王挨着一点儿也能毁容破相。

  “竖子尔敢!”东海龙王黄铜色的眼睛骤然紧缩,发出狂野的龙啸, 震耳欲聋。空中离得不太远的修士满面痛苦,口鼻都渗出了血。

  这波音攻和爪击狠狠对撞在一起, 擦出耀眼的火花,接着砰地炸开, 下方原本平静的大海被激的波涛汹涌, 十多米高的巨浪呼啸而来, 瞬间打翻沿海停泊的无数船只, 淹没了房屋。

  “妈呀!”周围的渔民修炼等级较低,还无法御剑飞行,原本还在围观热闹,结果一下房子都被掀了, 自己也抱着块木板飘浮在海面上,欲哭无泪。

  这才真的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

  “快来救人!”众修士自发主动地冲下去救人,还要小心上空不断落下的冰柱和火焰,也是苦逼的不行。

  而漫天火光中,一道秀丽身影不退不避疾驰而上,穿过灼热的爆炸圈,她身后是亮如晨星的碎芒。

  “放肆!”清叱带着无上威严让人心神俱震,火光中,女子容貌清丽绝美,她的眸子绽放摄魂夺魄的光亮,红衣烈烈如火燃烧!

  “吼!”龙王愤怒咆哮,长大巨嘴喷吐一串串凌厉的音杀,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朝着叶长安袭来。

  没有借助任何法器,叶长安浮空而行如踏云端,身姿轻盈矫健在空中跳跃前进,速度快的惊人,只看得到一道道残影掠过。

  音杀如暴雨不般断向她爆射而来,她也没有放慢脚步,可撕裂鬼神的利爪甚至生生把袭来的音波轰得粉碎!

  眨眼间,离龙王不过百米之距!

  “龙王!”它身后的其他龙族骇然惊呼,而东海龙王巨大如铜铃的黄色眼睛中已然清楚映出女子一袭红衣似火!

  “咔嚓!”

  覆盖着龙身表面连元婴修士都破不开的龙威形成的护体铠甲,竟被她锋锐的利爪生生破开,尔后快如闪电一把抓住它头上的龙角!

  她掌心如太阳炽热,与冰冷的龙角甫一接触,顿时雾气升腾,龙王体内一股股汹涌澎湃的灵气竟是顺着两人接触的部位被疯狂吞噬!

  雪白晶莹的巨龙在她手中疯狂翻滚扭动,然而叶长安的手像是铁钳般无论它怎么挣扎都纹丝不动。

  “你是什么人!”龙王惊骇痛呼,浑厚威严的嗓音已经带上了点畏惧。

  “龙王!”其他龙族想上来帮忙,刚刚一动就被叶长安喝住,“谁敢动一下,我拗断它龙角!”说话间还威胁地手下一紧,作势欲掰。

  清楚听到一丝咔嚓声,龙王忙不迭道,“你们不要动!”

  龙角!众龙齐齐抖了抖。

  龙角是龙族灵力聚集的所在,要修炼万年好不容易才长出犄角,平时最是爱惜不过。

  龙角一断修为倒退,直接关乎寿元衰落!

  形势比人强,东海龙王也不抖威风了,忍着痛放缓了语气道,“有话好好说。”

  叶长安勾了勾唇角,手下不放,“你刚才有好好说话?我们好心把受伤的碧汀救了把她治好正准备放归海里,你一见面事情都没问清楚立即开打,今天是我在这里,要是换做普通修士,你把人弄死了是不是说句误会就可以算了?”

  龙王喷出一口鼻息,憋着不肯服软嘴硬道,“本王派遣鲛人先锋队前去陆上打探消息,不料一月有余他们竟然一个都未归,料想就是你们人类抓了他们囚禁起来。本王带人前来救援,恰好看到你怀中抱着一个鲛人,周围还有那么多修士,自然以为你是要当众对她不利!卑劣的人类虐杀我海族的事又不是没有过。”

  “你都说了以往了,你是多少年没上过岸的老古板,看看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谁还稀罕你们海族。”叶长安毫不客气反驳,一跟这家伙说话就知道上古龙族是什么德行,自以为身份尊贵睥睨天下,万年前退守海洋不与陆上接触,就跟清代的皇帝一样固步自封,还做着□□.上国的美梦。

  龙王忍着痛楚喝道,“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就不打了,你可以放手了吧。”

  叶长安冷冷一笑,“你看看下方,被你掀起的海啸淹没的船只和房屋,多少人将要流离失所、失去求生的工具难以维持生计,你一句不打了就能算了?”

  周围有年轻的龙族嘀咕,“不过是些凡人罢了”

  话没说完被旁边的年长者扯了下袖子,不服气地闭嘴。叶长安一双眼射过去,目光清冷如雪光,“不过是龙族,长角了不起?掰断算了。”

  本来她在岸上对方在水里,井水不犯河水就算了,海族自己找上门来惹事还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老祖就呵呵了。

  “别!”瞧着她手下用劲,东海龙王终于讨饶,“有话好好说,你想怎么样。”

  叶长安斩钉截铁,“该赔的赔!”

  龙王忍气吞声,“要赔多少。”

  “你等一下,”叶长安一手抓龙角,一手掏出电话,在众龙好奇目光注视下拨通陈启正的电话,“你找人算一下损伤情况。”

  政府那边从叶长安直播的时候就密切关注着,很快给了一个估算的数值。

  叶长安挂了之后对龙王道,“幸好没有人员伤亡,总计两万两黄金。”

  不像只能用作装饰的华丽珠宝,黄金自古都是硬通货,航天军事中都要用到。修士也需要用来炼器炼丹,因此叶长安直接一口价--当然是在陈启正报的数字翻了一番的情况下。

  抠门的龙王心都痛了,“哪里需要那么多!你是在讹人!”

  叶长安字字清晰,“我就告诉你,你毁了三个信号基站,一个研究所,十台万吨级邮轮,还不算千艘轻量级的渔船、万间屋舍和良田万顷,还有受难人员的安家费、转业过渡费、精神损失费,救援修士使用的法器灵气、耗费的时间……”

  林林总总说了一长串,她用的是妖族语言,众龙族却仿佛听天书一样,根本不太理解。

  她说的理直气壮,手中又抓着龙角,吝啬的龙王还想和她讨价还价,“四千两黄金,不能再多了!”

  叶长安懒得跟他废话,“四千两,你当打发叫花子啊。你闹的事,还不愿花钱收场,那也行,有本事你把这下面场景全部复原跟之前一模一样,有一丝差错都不行,我就让你一分钱不花。”

  龙王憋屈,那等逆时空的法术便是神人也不能轻易施展,是要受天罚的。而它也不会这样厉害的法术。

  但到底是自己理亏,叶长安又太厉害深藏不露,打不过的前提下,本来也想出来打探下陆上情况,并不愿真的得罪了对方,只得道,“那本王让我海族帮着打捞船只,尽量弥补损失。至于你说的那个赔偿金,就少点嘛。”

  一个大老爷们,为了少点赔偿款也是软了语气。

  周围的龙族纷纷扭头装作不认识自家抠门到极点的龙王。

  龙王朝他们吹胡子瞪眼,有本事你被人抓着龙角试试?他也很憋屈好么。

  叶长安本来也没打算和海族交恶,闻言放开了手,故作考虑,“也可以,你要把翻覆的船只全部完好地送上来,我能给你减三千两黄金--别反驳,还不知道那些船里面进水了还能用不,修理费不要钱?”

  龙王悻悻闭嘴,叶长安踏空而行踱步到龙首面前,双手抱臂继续道,“你要是能把整个东海海域以前的沉船连同船上的东西都给打捞上岸呢,还能给你减七千两。现在就只要赔一万两了……对了,要是你有法宝法器可以交易,作为以后的生意伙伴,我还能给你再打个七折。”

  龙王心里的算盘打的劈啪作响,很快肉痛地点头,“成交。”

  他也是看出来了,对方敢痛快放手不再威胁于他,也是有交好的意思。两人默契地达成表面协定,叶长安展颜一笑,“不打不相识,误会一场,还请龙王不要计较。”

  众龙族:“……”你翻脸如翻书啊!

  龙王忿忿喷出一口鼻息,不过人家都主动示好了,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主要人家比他厉害打也打不过,仰天一声龙吟,众龙族连同他在内纷纷化作人形。

  种族天赋在那儿,龙族女子貌若天仙,古典雅致;男子俊眉星目,器宇轩昂。

  龙王则是一生金灿灿的黄袍,外形是个中年帅大叔,气度不凡,此刻脸色黑若锅底,“本王这就叫人去捞船。”

  挥手示意,身后众龙族纷纷恭敬拱手,飞下云端。

  种族自带技能,众修士好奇地看着他们翻手之间,广袤的海水从中间分成两半,真·龙族分海。

  陷入泥沙中的船只接二连三浮空上来,尔后潮水恢复正常,几千艘船只飘浮在水面,上面载着满满的海货,压的船都沉到了警戒线。

  他们不凡身姿引起周围群众一片惊呼,纷纷掏出手机拍照留念发微博。还成了当天的热门话题#你偷拍到了龙族吗嘻嘻#,仅次于#老祖和龙王海边大战三百回合#之下。

  伴随着喧闹讨论闪光灯闪烁不停,冷艳高贵的龙族面面相觑,莫名觉得……哪里有点没对。

  ----

  “已经谈妥了,你叫龙霄过来收赔偿款。我做主给减了点儿。”云层之中,叶长安打电话和陈启正说明情况,让他安心。

  陈启正本没想着龙王肯赔钱,听叶长安这样说更是出乎意料,连忙道,“多谢老祖费心。”有总比没有好。

  叶长安又道,“我让他们还帮着打捞以前古代的沉船,你让考古学家那边做好接应。”

  “……”陈启正懵了,回过神电话已经挂断,他霍地起身,眼中精光大绽,连忙通知相关单位,告知他们这一普天同庆的好消息。

  --打捞沉船,从古船本身和它装载的物品来看,它承载了太多的海洋文明,对中国的海上贸易史、航海史、造船史、陶瓷史都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是考古史上不能缺少的一环。

  打捞沉船相当费时费力,耗资巨大,而叶长安能说动龙族帮忙打捞,简直喜从天降!

  叶长安和陈启正通完话之后,就看到龙王正盯着她手里的手机一个劲儿猛瞧。对上她的目光,立刻摆出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

  叶长安简单介绍了下这是什么,还主动示范给他看,“这是结合灵气和科技的修士专用手机,自带悬浮跟拍功能。比如这样。”

  站在龙王身边,让他跟着自己比了个“v”,同时灵气操控手机拍照,一张两人的大头合照就出现在屏幕上。

  “看吧,出来了。”叶长安拿给龙王看,他翻来覆去看了好半晌,自言自语,“这是我吗”“比水灵镜照的还清楚”,语气惊叹,“人间竟然已有如此巧夺天工之物,堪称仙器。”

  叶长安收起手机,指着下方,“你们海族远离大陆太久了。人间是个好地方,若是有空,我也可以带你们去亲眼看看。”

  “也好。”此话正合龙王心意。他万年前心灰意冷离开大陆,此后就再没登岸过。这万年来没事睡个觉一晃几百年,他倒是觉得不怎么难熬。

  而自两千年前鲛人回归,他怜悯痛心他们在陆上的遭遇,更是下了禁陆令,严禁海族上岸。

  只不过族中常有小妖好奇陆地,偷跑出去就再没回来过,也不知生死。

  近年来更是颇有些小妖躁动不安,很想上岸。他想着一万年了也不知陆上怎样,便想着派出一队鲛人精锐前去查探。

  --结果他们也没回来。

  这下龙王坐不住了。因此有了今天这遭。

  龙王抱拳,”本王为东海龙王敖广。误会一场,小友莫要介意。“态度和缓多了。

  叶长安回以一礼,笑了笑,“旱魃叶长安。刚才多有冒犯,还请龙王见谅。”

  “……”敖广呆了一呆,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你竟然是旱魃!”

  旱魃为妖神,再升一步就是吼,是能屠神弑魔的存在,并常常与龙争斗的神兽。

  作为龙族,他啥都不怕就怕犼!对方简直是龙族天敌!

  叶长安仿佛看出他心中所想,慢悠悠道,”《述异记》中有记载,东海有兽名犼,能食龙脑,腾空上下,鸷猛异常。每与龙斗,口中喷火数丈,龙辄不胜。“

  朝他微微一笑,模样十分和蔼可亲,“放心,我不喜食龙脑。”

  然而她的惋惜的目光分明表达,不能吃,真可惜。

  “……”制霸海中万余年的龙王,顿时浑身一个激灵,龙筋都给绷紧了。

  “老祖”正在这时,龙霄御剑赶到叶长安身边,施以一礼。外人面前他们跟叶长安相熟的都很给面子,恭敬不二。私下倒是无所谓,叶长安也不是会计较这些的人。

  他的到来缓和了刚才凝重的气氛。

  叶长安笑道,“来得好,正好跟着去收赔款。”

  而他一来,龙王的视线就落到他身上,高深莫测审视了会儿,似乎颇合他心意,点了点头,朝他唤道,“孙子。”

  龙霄二话不说,眼中爆射冷光,“你骂谁?”

  作者有话要说:  真·孙子3

  关于偷渡上岸的海族们,不回去是因为人间太好玩,不想回去啦~

  --------

  龙族毕竟远离大陆万年,又是传说中高贵的神兽,有点傲气瞧不起凡人是可以理解的吧。他们就和以前的修士对待凡人的态度一样。

  至于龙王离开大陆的原因,嘻嘻嘻你们猜呢。

  #心灰意冷#

看过《人人都爱老祖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