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需购买v章50%才能看到正版内容,带来不便请谅解  “大少……”奚星伶继续傻笑着, 他被韩天临迷得晕乎乎地。这多年,今天算是韩天临对他态度最好的一次, 加上酒精的影响, 让他产生了一些不靠谱的错觉。

  “现在感觉怎么样?嗯?”自己亲眼看着奚星伶的双颊变成绯红色, 让韩天临觉得非常有趣,他迫不及待地询问效果:“你现在想脱~衣服吗?”

  周围的人,终于忍不住起哄发笑, 他们为接下来的好戏感到兴奋难耐。

  包厢内的每一双眼睛都紧紧盯着站在中央的青年,不想错过他的一丝丝变化。

  还有人好心地提醒道:“听说那种药是新产品,吃了之后会想跳脱~衣舞, 还会不停地发~浪, 想找人发泄,哈哈哈。”

  “天临, 据说这家伙喜欢你是吗?那就快找几个壮汉过来,否则他一会儿扑你怎么办?”

  周围的人尽情地嬉笑, 偏生韩天临很配合他们的起哄, 立刻就把服务员叫进来,吩咐道:“把你们这里最强壮的鸭子叫十个过来, 动作快点。”

  说罢,他发现奚星伶可怜兮兮地看自己, 眼睛里头似乎还写满了震惊。

  韩天临好笑道:“怎么了, 不相信我会给你喂药, 还是不相信我会找人轮你?”那个青年只是睁着眼睛不说话,他便漫不经心地说:“你放心吧,吃了药,不用我吩咐,你自己也会满大街地找男人。”

  区别只是在于,有人围观和没人围观而已。

  既然他自己都不介意,那么现场来一场群戏让大家开开眼界又何妨?

  “大少……”当身上突然发热起来,奚星伶终于相信韩天临给自己喂了药,他开始还害怕了,央求道:“求你别这样对我,不要这样,我不想……”

  “你不是要解脱吗?不是说自己要死了吗?”韩天临:“你尝一尝等会儿的滋味,就知道什么叫做要死了。”

  “我不想……”奚星伶颤颤巍巍地摇头,他揪着自己的衣领,感到身体有了反应。

  “不想什么?不想被人上?你不是很听我的话吗?”韩天临说:“我让你被人上,你就乖乖地被人上,今天要是不让大家看个尽兴,你也别想离开这里。”

  奚星伶环视着包厢内那些看热闹的人,脸色刷地变白。他有点站不住地跪坐在地上,试图用桌子挡住那些看好戏的视线,不想让他们看着自己。

  “不,不要这样……”他现在开始害怕绝望了,他爬到韩天临的脚步,仰着头哀求着:“大少,求你别让我做这种事,我不想被别人上……”

  他说着就稀里哗啦地哭了,抱着韩天临的脚哭。

  “滚!”韩天临本来就厌恶他,这下更是一脚把他踹开。

  奚星伶趴在地上,药物引起的效果令他手脚发软,一举一动变得烟视媚行。

  “哈哈哈哈,天临你说得没错,他真是个骚~货,你们看他那屁股撅得,哈哈哈……”

  “鸭子怎么还不来,我都等不及要看现场了。”

  “嘿嘿,鸭子不来,要不你自己亲自上?”

  “去你的,我才不碰这种脏东西……”

  奚星伶的耳边嗡嗡嗡地响着,他感觉自己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了,全身上下只剩下心跳的声音是那么清晰。

  咕咚……

  他听见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还有控制不住的呼吸。

  “二少……”奚星伶嘴里喃喃道,他疯狂地想男人,手指抠进厚厚的地毯里,发疯似的啃~咬自己的嘴唇。

  金蝶311,快来救我……二少……

  李冬的手机上冒出这条信息的时候,他正在用耳机听着歌。突然被微信提示音打断了一下,所以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屏幕。

  是一条语音信息,他本来不想听的,不过正好戴着耳机,还是打开听了。

  耳边传来的是奚星伶含糊不清的求救声,那种感觉一听就让人觉得不正常……李冬来不及多想,他把手里的方向盘一转,马上改道去了金蝶。

  现在是晚上十点出头,他本来打算出来吃点东西就回去睡觉。

  “二少?”成为韩聿白之后,李冬第二次来金蝶,认识他的人依旧很多:“来找临哥吗?他们在311呢,据说上面有好戏看。”

  李冬瞥了他一眼,脸色顿时变了,然后拔腿飞快地上了三楼。

  “啊……”彻底疯了的人,在包厢内大跳艳~舞,沙发上的男人女人们看得津津有味。

  “脱~啊,把裤子也脱~了,哈哈哈,你们看,这小子身上还有吻~痕呢,真是够~骚的。”

  奚星伶衣~衫~不~整地跪在地上,满头都是汗水。

  “你们几个,上去帮帮他。”韩天临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他直接吩咐道:“上他一次我给一万块,有能耐的今天就把我的钱赚个几万再下班。”

  一听说上一次能够拿一万,成排的鸭子们顿时向奚星伶走了过去。

  他们把地上的青年粗鲁地拽起来,先把剩下的衣服~脱~了。

  奚星伶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就这样被好几个男人弄来弄去,剥得精光。

  “干什么呢?”服务员打开311的门,李冬大摇大摆地走进来,指着那些鸭子们:“滚开,谁敢再动一下,我剁了你们的手。”

  几个鸭子都认识韩聿白,闻言他们立刻停了手,却是还没有把奚星伶放开。

  但是眼睛都瞟着韩天临:“大少,这……”究竟是听大少的,还是听二少的?

  “放了。”韩天临说道,然后他转头对弟弟堆起笑脸:“你来得可真及时,这小子让你来的?”既然弟弟出现了,他就知道这场好戏是看不成的了。

  不过韩天临不觉得遗憾,跟弟弟的意愿比起来,好戏看不看都不算个事。

  “我在下面听说的。”李冬说着,他捡起奚星伶的外套、衣服,过去用外套把人裹起来,抱在身上:“大哥,我说过这个人我要了,你怎么说话不算数?”

  韩天临看着他们,淡淡道:“他说你已经把他飞了。还有,你说过不会让他出现在我面前,你也没做到。”短短的几天,他就出现了两次,烦人得不行。

  既然弟弟要认真计较,那就好好跟他计较计较。

  “好,这次算扯平。”李冬很爽快地掠过,他这么较真地说出来也不是为了讨伐韩天临,只是想让韩天临知道自己对奚星伶的态度:“那下次如果他再烦你,你就告诉我,我会教训他。”

  “啪!”一声,李冬一巴掌甩向奚星伶的臀部:“我碰过的东西,希望大哥也帮我好好看着。”

  韩天临没话说,他耸耸肩,给李冬做了个请的姿势。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在他眼里不算什么,一个玩意儿而已。

  不过李冬及时出现带走了奚星伶,多少让韩天临意识到,奚星伶在弟弟心目中居然有点分量,不是随便可以拿来取乐的对象。

  李冬抱着奚星伶走出311包厢,直接让服务员在金蝶开了一间房间。

  奚星伶被喂了药,现在就跟疯子似的,在他怀里拱来拱去。

  啪!李冬轻轻打了一巴掌他的脸,掐着他的下巴看看清楚,这小子现在是不是清醒的?“奚星伶?”

  “二少……”奚星伶的眼睛迷成一条缝儿,根本看不出来他是清醒还是非清醒状态,他像只八爪鱿鱼一样紧紧缠着抱他的人,嘴里嗬儿嗬儿地喘着气,难受状。

  疯成这样还认得出自己是谁,李冬竟然有种欣慰的感觉。

  也是因为奚星伶这一声毫不含糊的二少,让他心甘情愿地抱着奚星伶折腾了好几次。

  可是这劣货吃的是劲道十足的料,折腾了好几次之后,他依旧不依不饶地缠上来:“二少……”太可怕了,像只嗷嗷待哺的老虎。

  “靠……”他吃了药,可是自己没有啊。

  李冬完全是自由发挥。

  三十分钟过后,他两眼发黑地躺在沙发上,做完之后直接不敢躺床上了,因为奚星伶在那。

  “我还想要……”奚星伶带着哭腔说,他现在什么都想起来了,可是药物控制了身体,只能哭着找李冬:“二少……求你了……”

  一转眼,他居然就蹭到了李冬身边,还想往李冬身上爬。

  “滚!”

  “呜呜……”

  “你不好好给我说清楚今晚是怎么回事,我饶不了你。”李冬掐着奚星伶的脖子,一把将他扔到旁边,也不能怪他粗鲁,实在是没招了。

  那青年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没两分钟又黏了过来,他倒是哭丧着脸,可怜兮兮地说:“是大少喊我过来的,然后让我喝了一杯酒,就……”喝完才知道是有料的酒。

  “他主动打电话叫你过来的?”李冬一针见血地问道,他还就不信,韩天临会主动给奚星伶打电话。

  “那倒不是……”傻逼男主支支吾吾地低着头,一看就是心虚了。

  李冬把他的头抬起来,迎面就是一耳光,打得还挺重的:“你这个人就是欠打知道吗?贱,这辈子没改了!”

看过《和渣受HE是什么体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