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王爷请自重 > 095.王爷的秘密

095.王爷的秘密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o%,  防盗时间24小时  廖风仪的视线在温如意脖颈上落了下,  白皙的肌肤下,衣领处别着的墨绿领扣与这肤色相得益彰。

  按理说,澜兄的眼光应该不差,这豆腐西施的样貌也不会难看,  可蹲下这点功夫能把自己弄成这幅样子,怕是有病吧。

  廖风仪在心里先替她给可惜上了,  由芍药挽着离开了这边的园子。

  等人走远后,  温如意抬手,将别在头上的月季花摘了下来,拿在手中轻轻转了转,  看向那丫鬟,  也不做声。

  还沾满泥块的脸上,实际上看不大出表情来,  是想专注些对视,眼睛边上的一团脏都容易出戏,  但那丫鬟一直在闪躲温如意的视线,不敢与她直视。

  这样站了会儿,陈小婉出来了,走路显得有些蹒跚,大抵是腿软,  脸色也不大好,  扶着那边的墙喊了温如意一声,  待她转过身去,又被她这张脸吓的不轻。

  陈小婉的出现给了那丫鬟喘息的机会,这位夫人一言不就这么看着她,心头怪瘆得慌,她忙上前扶住了陈小婉走过来。

  “你这是怎么了?”就近看仔细了,陈小婉还是觉得有些不忍直视,抬手想帮她擦了擦,又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好,“你摔花坛里了?”

  温如意拿出帕子,走到附近的小池塘,弯腰蘸了些水,打湿了帕子后轻轻抹去眼角的泥块,这样重复了三回,将脸上的痕迹都给擦干净了,露了一张朝天素脸。

  未施粉黛的样子更显年轻了,九月里池塘中的水有些凉,温如意擦那几下,脸颊处透了微粉,鬓角的头打湿了几缕,我见犹怜。

  那丫鬟眼神闪烁,朝园子几个入口飞快看去,但没再有人出现,那边的芍药心里早就把定北王府的侧妃给埋怨了,什么豆腐西施,扰了世子兴致把她都给连累了,哪里还会再带世子到这园子里来。

  陈小婉一面欣赏着,半边身子倚在丫鬟身上,夸了句:“以前在东巷,一群人中就属你最好看,打小就白,你还记得金怡以前怎么说的,说你是豆腐生下来的,不是你娘生的。”

  原身那些记忆,若非必要,温如意其实不太愿意去回想,怕触及到什么又闹出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来,如今听她这么说,温如意笑了笑:“到王府后你一直与我呆着,也没去别处,今早起来你吃了什么?”

  说起这个,陈小婉脸上又露了苦楚:“早上吃的是豆沙圆子,厨房那儿送来的,到了廖王府后喝了几杯茶,别的也没吃了。”

  温如意将帕子绞干后收回去,看向那丫鬟:“从这儿回花园哪条路最近?”

  那丫鬟身子微震了下,被她这识破的眼神看着,心里虚,也不敢说谎了,指了指另一处:“那边最近。”

  陈小婉即便是刚才再不舒服,也略微记得着来时的路,这明显不是一个门啊:“那你刚才怎么不从那里带我们过来。”

  丫鬟眼底闪过一抹慌张,温如意扶了陈小婉一把,语气甚是平淡:“刚才那么急,或许是记错了。”

  陈小婉也没有多计较,主要是她现在人还不舒服着,温如意又让她好好想想到底吃了些什么,走出门口,过回廊前去就能到花园时,陈小婉脚步一顿:“到了阁楼后我还吃了放在桌上的糕点,应该是廖王府里准备的。”

  说罢,腹中一阵绞,她压住腹部身子往下蹲,脸色整个儿又不好了。

  “我送你过去。”

  陈小婉轻推了她一下:“没多少路了,你先回去罢,头一回到廖王府别搅了你的兴致,让这丫鬟陪我过去就行。”

  有些神情着实是装不出来的,就如陈小婉,刚才出来的时候两条腿在打颤,现在更是有些站不稳,脸色惨白,眼眶底下甚至还泛了一抹青。

  温如意是有些担心她,这样下去人是要虚脱的:“我去叫人给你煮点药。”

  陈小婉点点头,忍着那口气让那丫鬟扶她过去,温如意转身上了回廊,朝着花园那儿走去。

  回廊里的人有些多,还有几位夫人小姐在赏风景,但刚才她们去的时候那回廊人却很少,温如意猜想那丫鬟是怕她们会被中途叫停下来打乱之后的计划,才挑了僻静些的。

  前头有个凤仙姑娘的事,廖王世子这个人在她心中就是个警戒,不论情况是什么,他好色她就扮丑,总是能将人吓退的,至于这件事到底是谁指使……

  就当她恶意揣测,谁带她到这儿来的,她就先怀疑谁了。

  进了花园后温如意要回阁楼找人去配药,走过去时,身侧那儿传来了一声叫喊,带着些疑惑:“如意?”

  温如意转过身,看到前边走过来了两位夫人和几位小姐,初一看都不认识,仔细想想便记起来了,顾夫人和顾小姐。

  顾清韵挽着顾夫人笑道:“娘,真的是如意。”

  顾夫人脸上随着一抹慈和,看着温如意,笑意浅浅的:“真的是如意,我还想是不是清韵认错了。”

  说罢,又与一旁的夫人介绍:“这是我娘家那边的一户邻居,东巷那儿买豆腐的,好些年了,出名的很。”

  顾夫人的语气里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将温如意的身份给介绍了个全,她以往也是从东巷出来的,并不觉得这点上有什么丢人。

  “你要说豆腐养的我可信,模样真俊俏。”那位夫人瞧着也是好相处的人,笑眯眯望着温如意,瞧见她后头的是挽起来的,便随口关切了句,“许人了吧?”

  顾夫人没说话,顾清韵先开了口,看着温如意说的:“表姐说你进了定北王府,可是真的?”

  十来岁的顾清韵,小脸圆滚滚的,看起来是一派天真,问出这句话时眼底还透着清澈,但她说完后,顾夫人和那杨夫人的脸色均有些变化,包括杨夫人身后跟着的两个约莫十三四的姑娘,神情也不同了,其中一个还透了些嘲讽劲。

  温如意未有所动:“嗯。”

  顾夫人笑了:“前些日子听人说起东巷那儿有人进了定北王府,我还没想到是你。”顿了顿后,顾夫人又添了句,“这样也不错。”

  后头那五个字,不添也罢,加上去倒显了几分意味在里面,换做原身可能不觉得有什么,可温如意不就是从“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圈子里混出来的,这样也不错,大意是在说她温如意那样的家世,也就只能做个妾罢了。

  “难怪你能来廖王府参宴。”

  杨夫人身后的姑娘不阴不阳来了这么一句,旁边的人拉扯了她都不觉得,目光一直看着温如意,眼底的嘲讽意更足了。

  卖豆腐的哪儿有资格到王府里参加宴会,也就是攀上定北王府了才能过来。

  顾清韵在得到温如意肯定后有些失望,轻嘟囔了一句:“我还以为你会喜欢我哥呢。”

  这话杨夫人没听见,顾夫人却听见了,转头瞥了女儿一眼,随即对温如意道:“你爹娘过世的早,婚事该有你哥哥嫂嫂来做主,如今落定了不错,他们泉下有知也能放心了。”

  明明眼前的顾夫人是顾君瑜的母亲,关系也算是很近了,温如意那异样的感觉始终没有出现,就好似是沉寂下了,直到顾夫人提了一句:“说起来君瑜比你年长两岁,婚事也将定下。”

  温如意心中涌起一股悲伤夹杂着退怯来。

  没出息!

  温如意将那不算强烈的情绪强压下去,对上顾夫人,扬了一抹笑:“是啊,这样的确不错,等顾公子成亲过后,夫人您很快也能做祖母了。”

  过去温如意见到顾夫人,神情里多少带着恭敬,还有就是女儿家怀着心思,对她的避怯,但现在眼前端的得体的人,除了容貌上一样外,气质是全然不同,一个王府妾室对上个正儿八经的夫人,瞧着反倒还是温如意盛了一筹。

  顾夫人笑了:“你入了王府,若是能为定北王生下一儿半女的,往后你的日子就能顺当许多。”

  温如意嘴角微抿,垂眸,声音柔了不少:“是啊,王爷待我很好,还说要给我添宅置院,我没别的回报,只能是全心全意的待他,生儿育女之事我还没想过,若是能的话,我愿意为他多生几个孩子,只求自己身体健康,能活久一点陪着他,顾夫人,您说是不是呢,要不然再多的荣华富贵,也是便宜了别人的。”

  温如意语气可诚挚的很,顾大人前头娶了两房夫人都没那福分早早过世了,都说他命硬克妻,顾夫人可不得好好养着自己身体,要不然这些荣华富贵转身还不得是别人的。

  顾夫人听明白了,面色微恙,正要作,见到温如意身后的人后脸色变了,杨夫人她们脸色也都有变化。

  温如意一怔,见她们看的是自己身后,心头涌起些毛毛的感觉,说不出哪里不对劲,但就是,预感不太好。

  很快她就知道是什么预感了,因为顾夫人她们福了福身子后都推开去了,温如意转过身,厉其琛就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台阶上,脸上噙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目光就落在她身上。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王爷请自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