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哑女医经 > 第三十二章 水中仙和画中仙
  “公子英雄救美,那女人却是个忘恩负义的,不告而别,不知生死,公子对她很是挂心呢。”

  卢庭旭伸手接住了鸡腿,不忘向楚长秦八婆一番,才心满意足将脑袋缩回门外,带上了门。

  “你别听他瞎扯……”周梓卿看着楚长秦带着笑意询问的目光,霎时没了底气,脸上露出一抹难得的娇羞。

  “不是你说要同我说的吗?”楚长秦举起酒杯碰了碰周梓卿面前的酒盏。

  周梓卿只好与他先干一杯先。

  “真的有这么一个女子咯?”楚长秦问。

  一杯酒下肚,周梓卿从心底里热出来,眼前那女子的面容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却是被风吹不散,被雨淋不化的,一如她倔强的神情。

  楚长秦看着周梓卿一副春心萌动的羞涩笑容,像看弟弟一般,微微笑了笑。

  “相哲,你心中不也有这么一个女子么?只不过你心中的人在画中,而我心中的人在……”

  “在哪里?”

  周梓卿想起那女子毅然决然跳入水中的情景,心如被针扎了一般,猛烈疼痛起来:“在水中。”

  周梓卿闷头拿起酒壶,对着壶嘴灌起酒来。

  在水中……

  楚长秦先是一怔,继而一笑:“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佳人,在水一方……有理有理……公子的意中人是水中仙。”

  “你的意中人却是画中仙,相哲,我比你幸运,我还有机会,只要她……”周梓卿的眼前又出现那女子纵身跃入水中的情景,她应该不会有事吧?

  “她是水中仙,她不会有事的……”周梓卿喃喃自语,继而一笑,抬头看着楚长秦道,“水中仙总是活生生的,他日有缘总有相逢的时候,可是相哲,你的意中人却是个画中仙,那你此生注定要抱憾终身了。”

  是么?

  楚长秦脑海里翻腾出太子东宫密室墙上悬挂的那幅画,那孤傲霸气又飘逸出尘的前朝公主护国巫女,蓦地,那巫女的面容竟然清晰起来:哑女!

  楚长秦激灵灵一凛。

  怎么回事?

  怎么会想到那哑巴呢?

  定是自己长达数月与哑女一处,脑子中毒了。

  楚长秦自嘲笑笑,摇了摇头,一脸落寞。

  “相哲,不要这么失落嘛,那舒吭已是作古之人,落花流水春天已去,不如将就择取一人共度此生,你觉得何如?”

  楚长秦对于太子的提议只能笑笑,太子喝醉了,说醉话,岂能计较?太子自己却当了真,他更热情道:“听说之前怀化郎将家的千金曾有意于你……”

  “公子怎可如此作践相哲?”楚长秦板起面孔,“小小怀化郎将也能高攀定安侯府长孙?女子矜持为贵,抛头露面纠缠男子的女子,成何体统?公子休要再提!”

  楚长秦声色厉荏,周梓卿才不怕他,道:“相哲,你什么时候是这样势利的人了?什么小小怀化郎将不能高攀,什么女子矜持为贵,不过是那女子不能入你的眼罢了,若是你的意中人,哪怕就是个七品县官之女,你也不会嫌她门楣低下吧?”

  楚长秦心里一咯噔:

  “世子爷,那哑女的父亲如今是榴花城一方父母官。”

  靳石丹的话清晰响在耳边。

  楚长秦再次抖了抖,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又想到那哑巴?那哑巴真是……有毒!

  “相哲,相哲……”

  楚长秦回神。

  周梓卿笑道:“发什么愣,被我说中了,是不是?”

  “喝酒喝酒。”

  楚长秦拿起酒杯,含糊其辞。

  周梓卿哈哈大笑,相哲这一本正经的样子煞是可爱呢!

  出了郴州城西门,马车沿着一条满是垂柳的河道一直往西。

  因为冬末,垂柳还没有抽芽,只光秃秃的枝条在冬风里摇摆,宛若落尽青丝的老妪,而浑浊的河水虽未结冰,却伴着刺骨冬风越发像老妪浑浊的眼神,令人望一眼便要生出畏怯。

  沿着河道行驶大半日,日落月升时分,马车终于停在了一座大宅门前,高高的院墙,青色的瓦。

  “娘子,尹家到了。”

  马车前头的车夫是在郴州城里新请的,因为报酬丰厚,从郴州到茭阳这一路,车夫十分尽心。

  从马车上下来,舒吭抬头看着那灰墙青瓦,其后黑瓦屋顶层层叠叠,绵绵延延,至少五六进深光景,还可以看到一座高大的牌坊,月色中其上的字朦朦胧胧,并不分明。

  “那边是正门,之前老夫帮尹家姑夫人从郴州往茭阳运过家私,所以认得尹家的路。”车夫絮絮叨叨,热情说着。

  这一路没少听车夫絮叨尹家的八卦,对尹家姑夫人,一行人可是耳熟能详。

  如今掌管尹家后宅中馈的并非尹家独子尹申的续弦夫人焦氏,而是尹老夫人的大女儿尹眉。早年,尹老夫人揽权,无论是尹申的原配平氏还是继室焦氏都没能拿到尹家的掌事钥匙,后来尹老夫人年事渐高,身子不支,大女儿尹眉又因丧偶,带着儿女投奔娘家,尹老夫人一直宠爱这个大女儿,竟然做了一个让尹家人都惊诧不已的决定:掌事钥匙交由尹眉掌管。

  尹老夫人这个决定,于尹家其他人来说,无甚影响。

  无论谁掌管中馈,丫鬟婆子们还是领一样的例钱,但是对于焦氏而言就不一样了,没有掌家权,油水可就没有机会捞了。

  焦氏无论做侧室时还是做正室时,都给人温良恭俭让的印象,不论她真正内心想法是什么,面上对老夫人的决定没有任何异议,此举深得老夫人和丈夫尹申赞赏,焦氏虽然失去掌家权,却博得贤良淑惠的好名声,倒是尹眉要受人议论,外嫁女的手伸过长,干涉娘家家务事等等。

  这尹眉,是个大气女子,泼辣能干,倒把尹家内务管理得井井有条,对焦氏和她的子女衣食住行照顾无所不周,对自己的子女则严格节俭,焦氏更无话可说,于是尹家下人们便尊称尹眉一声姑夫人。

  焦生付给车夫酬劳,打发了车夫,看向舒吭问道:“阿莺,敲门吗?”

  舒吭郑重点了下头,在心里道:敲吧!

看过《哑女医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