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书剑盛唐 >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不是自己想要的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不是自己想要的

  “师傅料事如神!”李治眼睛里闪耀着钦佩,来之前心中的忐忑全然没了。就因为这一句话,李治立刻有一种太子之位稳如泰山的感觉。

  “殿下关心则乱,当局者迷。不论是出于朝局的稳定,还是从各方利益的角度看待太子之位,陛下和诸位重臣都不可能轻易的再动东宫。”李诚说话时做个请的手势,迈步往前。李

  治还是一脸的迷茫,没法子,经验不足所致。李诚抬手指着远端的李庄集市道:“站在这里看过去,集市就那么点大的地方,一目了然。身在其中呢?”李

  治听着这话,心头陡然巨震,不自觉的停下脚步,低头沉思。少顷抬头道:“师傅,治明白了,遇见看不明白的事情,不妨跳出其中,以旁观者的心态来看其中的利益纠葛。”

  李诚露出微笑,点点头赞道:“殿下聪慧,得殿下而教,臣心甚幸。此番吴王之事,殿下不妨说一说所思之得。”李

  治习惯性的抬头四顾,发现最近的人都在十步之外时,这才压低了嗓音道:“父皇是有权衡之心的,所以留着吴王不放出长安,最近还召见了三次。现在的关键是重臣的态度。”

  李诚听了心里不禁感慨,唐高宗时期的鼎盛,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李治真的不简单,由此可见,武则天更牛X。当然,那个武则天是经历过一番起落沉浮后的女皇,不是武约。

  也有可能是因为李治的身体原因吧,总之很复杂。

  “治请师傅助我!”李治后退两步,正了正衣衫,一本正经的行礼。李

  诚叹息一声道:“此事即便是臣不说话,他人也难撼动殿下之位。”

  李治不为所动,保持自己的姿态,李诚挠头道:“殿下为何不请教于大司空?”

  李治听出李诚松动的心思,起身抬头道:“我那舅舅有霍光之志。”

  好吧,这印象可真的一点都不好。霍光是什么人?权倾朝野的臣子,权利大到可以行废立之事的臣子。把皇帝当傀儡的臣子,这特么的哪个皇帝能受得了?

  李诚真的没想到,李治是这么看待长孙无忌的,顿时心中感慨不已。历史上的李治,想来也是早就看出长孙无忌的心思,所以才一旦有了机会,就干翻舅舅。这么看来,武则天这个皇后的位子,很大的原因是因为长孙无忌的控制欲激怒了李治啊。

  辛辛苦苦,受尽了罪才坐上了龙椅,别说舅舅了,亲爹想控制皇帝都不能忍吧?

  从这句话里头,也看出了李治对李诚那份毫无保留的信任。这娃,缺爱啊!

  “殿下先回去吧,臣有空进宫去看望陛下。”李诚把这事情给接了下来。

  达到目的的李治满心欢喜的告辞离开,李诚独自在原地低头沉思,见到李世民的时候,台词该怎么组织呢?想的太投入,丝毫没察觉到有人走到身后,待到一丝热流在脸上略过时,这才惊觉回头,一看是武约。

  “郎君想什么如此入神?”武约的声音不是那种以嗲见长的,声线令人舒服的那种。

  李诚瞄了一眼远端的护卫,心里多少有点不满,但是没有在脸上露出来。从这个事情看,武约的人缘真的不错,其他人就算是崔芊芊和武顺,怕是没等近身就被拦下来了。

  “郎君莫怪他人,媚娘之过。”武约的脸上露出一丝惶恐,后退一步躬身致歉。

  李诚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媚娘,淡淡道:“回吧。”武约一脸的不安,李诚回去第一件事情,就是叫来护卫头子李晋,关上门之后一顿臭骂。能够派到李诚身边做贴身护卫人,可见李诚的信任,可是却辜负了李诚的信任。人

  是牛大贵选的,这份责任自然是落到了李晋身上。身为李庄的大总管,李晋其实心里很明白自己的一切都是怎么来的。深深的自责之后,回去就把之前跟在李诚身边的护卫全都撤了,丢到作坊去守大门。

  开什么玩笑,李诚身边的护卫,居然允许有人随意的接近李诚,要知道那是在庄外,不是在庄里。就算来的人媚娘,李诚最信任的人之一,也绝对不能不经李诚的允许就放行。说的难听一点,屁股坐歪了。

  这个事情造成的震动不小,毕竟开掉的两个护卫,都是跟在李诚身边的老人。都是李诚来到李庄之后,后来培养的年轻人,有点家生子的意思。

  上一次李诚敲打的是崔氏姐妹,这一次敲打的就是武氏姐妹,任何事情都不能越线。李

  诚没有惩罚媚娘,但是比直接惩罚她造成的后果更为严重。李诚通过这个事情在释放一个信号,无论是谁,我给你的,你才能要,不是你的,就不能轻易伸手。千

  里之堤毁于蚁穴,这看起来是小事,但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李诚也绝对没有小题大做,而是目的性很明确,要将一些不良的习惯扼杀在幼苗状态。李

  诚越发的觉得现在的一切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其实李诚最喜欢的是做一条衣食无忧的咸鱼。如果时间是现代社会就更好了,比如那个有十八套房子出租的家伙。

  生活就是这样,不管是在唐朝还是在现代,都会丢给你一个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人生在世,有很多东西是无法逃避的,例如责任。

  还有就是,有时候就算你有十八套房子,也未必能做一条安稳的咸鱼。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就是人吃人,不是你想逃避就能躲的开的。

  在唐朝的李诚只能努力的往上爬,目的只不过是为了自保。李

  诚又被叫进了皇宫,见到一脸疲惫的李世民。“

  朕观太子虽仁孝,然过于软弱。反观吴王,有类朕。自成以为然否?”李世民很突然的开口,李诚听了不禁叹息一声,这问题本来是问长孙无忌的。但是李诚的存在取代了长孙。或

  者说李世民很清楚长孙无忌的态度,希望能先说服李诚,再说服长孙无忌。

  李诚低头沉思片刻,朝李世民拱手道:“陛下,臣如何以为,并不重要。”

  李世民哦了一声道:“何以见得?”

看过《书剑盛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