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致:姗姗来迟的你 > 第 79 章
  【【此为防盗章,  订阅低于60%时,24小时后可看最新章】】  “我的猫怀孕了。”

  “……”

  “你的猫干的。”

  长老“喵”地一声,耷拉着尾巴躲沙发后头去了。

  连笑扭头只瞅见长老那心虚的尾尖一闪即逝, 她尬笑一记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上个月19号凌晨2点16分。”

  对面这人连语气都无半点起伏,点到即止也没提醒太多,看着挺不好惹,连笑在这无形的重压下, 脸都快皱成一团在那儿努力回想——

  上个月?19号?凌晨?2:16?

  看来酒喝多了记性真的会变差, 她连上个星期的事都没印象了,更何况是上个月。

  直到这时连笑才发现这人脚边搁着个猫包, 一双碧色的眼珠隔着网兜已瞅她多时。连笑蹲下去将猫包拉链拉开一角, 里头的布偶就这么伸出只前爪, 软软的爪子搭在了她的虎口上。

  “这是你的猫?”连笑被儿媳妇的颜值虏获,声音都酥了。

  却遭亲家的冷声喝止:“哈哈哈, 回去。”

  哈哈哈?连笑正听得一头雾水,那只爪子已听话地收了回去。连笑这才悟过来,这只猫名叫“哈哈哈”。

  缘分还真是妙不可言,儿媳妇竟然跟她同名——她中学时起外号就是这个。

  连笑连笑, 连着笑不就是“哈哈哈”?

  连笑咽口唾沫:“要不这样吧这位先生……”

  她蹲着,他站着, 她抬头朝他说话的时候终于看清帽檐下那张脸, 顿时哑了口。

  这人依旧面无表情, 连笑却显然已认出了他。双唇颤巍巍蹦出一个字:“你……”

  “……”

  “方迟?”

  这人突然被她叫出全名, 似乎有那么点错愕。

  这下可尴尬了, 连笑蹲也不是,站也不是。显然他还没认出她,连笑犹豫着该不该自报家门,毕竟就算报上大名,他很有可能依旧不记得她。

  “W市一中?”连笑不妨再多提醒一句。

  怎么说也是中学校友,还是隔壁班,他当时的好哥们还追过她——虽然惨遭她拒绝。

  甚至前两年校庆她和他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还被邀请回校参加分享会——当然最后他并未出席,只有印着他照片的易拉宝摆在她的照片旁边。

  还真对她半点印象都没有?连笑看他那波澜不惊的脸,默默叹口气:“你大概不记得了,我们是高中校友。”

  “哦?是吗?”

  哦?

  是吗?

  如此轻描淡写的语气。

  连笑彻底放弃套近乎了,对儿媳妇的好感也彻底败给了这不可一世的亲家公:“你怎么证明是我家猫干的?”

  他似乎料到她有这么一招,当即掏出手机送到她面前,点开手机视频,当着她的面播放。

  似乎是从整段监控视频里翻录下来的,画质并不清楚,只见一穿着白色睡袍的身影深夜里蹲在墙角打电话,身边还带着只双眼泛光的猫。直到猫翻墙消失,白睡袍才炸毛而起,一路爬墙而上,姿态狼狈,并且在攀爬过程中两次露底。

  连笑浑身僵硬,咽口唾沫。

  他划到第二段视频,画面中一只双眼放光的猫在院子里信步溜达一圈,竖着尾巴直奔猫舍而去,极尽不可描述之事……

  他在中途点了暂停:“还需要再往下看么?”

  连笑连忙摆手。

  她对猫是如何圈圈叉叉的真是一点都不感兴趣。

  他顺手甩给她一个牛皮信封:“这是孕检单,你怀疑真假的话可以打这家宠物医院的电话证实。”

  一气呵成,分明有备而来,连笑颇有些腹背受敌之感,“那……你想怎么解决?”

  *

  廖一晗的车9点准时刹在连笑家楼下,电话打过去,响了半声对方竟然就接了,廖一晗有些始料未及,还未开口已被连笑抢了先:“我换身衣服马上下来。”

  不仅接电话前所未有的快,连语速都前所未有的绷,廖一晗刚觉察出一丝异样,那端的连笑已迫不及待挂了电话。

  为了今天签约她可是全副武装,带了助理撑场面,让司机开了辆尽显稳重的S500,自己还精心画了个显老5岁的妆,有了这身行头加身,简直忍不住要用鼻孔看人。

  不一会儿连笑就推开了大堂玻璃门,径直小跑下台阶,被廖一晗此刻的意气风发一衬,此刻的连笑耷拉着脑袋越发如丧家犬。

  连笑一坐进车里廖一晗就忍不住捧起她的脸:“怎么了你这是?”

  连笑的声音几乎是从齿缝间挤出来的:“我要做奶奶了。”

  “啊?”

  廖一晗这声惊呼吓得刚发动车子的司机连忙脚下一记急刹。坐在副驾假装看文件实则听八卦的助理文件瞬间撒了满地,赶紧去捡。

  “长老把别人家的猫给办了。”

  “不同品种?”

  “没有,都是布偶。”

  “那你担心什么?”廖一晗撒开捧住她脸的手,“这下你不用担心它绝后了,不正好?”

  连笑默默咬了咬牙,没接话。

  愁,怎么能不愁?长老摊上那样的岳父,也不知是福是祸……

  这么想着,连笑脑海中又不期然翻起片刻前自家门外,那男人毫无起伏的声音:“哈哈哈身体比较虚,所以你这个婆婆以后要随叫随到。”

  “随叫随到”这四个字连笑此刻细细咀嚼一番,已经隐约预感到自己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会很不好过……

  司机刚重新发动车子,连笑的手机就震了。

  她的微信提醒对方已接受好友申请。

  连笑还没来得及把对方备注改成“方迟”,方迟已发了则微信过来:“晚上7点采购食材给你媳妇做营养餐,请准时。”

  “神经病啊!”

  连笑忍无可忍把手机扔到一边。

  此时此刻,被狠狠咒骂的某人正站在楼道尽头的窗边,看着楼底那辆刚启动就急刹的S500,噙着笑收起手机。

  他举起另一手中的猫包,隔着网兜表扬闺女:“这波稳,晚上给你加餐。”

  *

  果然古人欺我,今天大概真不是什么黄道吉日,上午和化妆品公司的谈判并没能得出最终结论,对方公司正逢高层更替,和晗一的合作是目前在任的CEO牵的头,该CEO即将离职,新任CEO又拖着不尽早接任,美名其曰是目前正在澳洲度假,但分明是不想插手前任牵头的项目。廖一晗可等不及这位新CEO没玩没了地度假,当即订了晚上的机票,打算飞澳洲一趟。

  无论是最初的小淘宝店还是今时今日的孵化公司,连笑和廖一晗一向分工明确,连笑负责前端,包括选款和签新人,廖一晗则负责运营,在网红们还在单打独斗各自为政的时期,她们已经把自己掌握的供应链及粉丝资源整合,分享给签约的KOL们,两个不到30岁的女生用五年时间把百万的销售额做到3千万,当然有人眼红,她俩也都知道外界是怎么评价她们的,不外乎是连笑占了廖一晗多大便宜,又或者是廖一晗死抓着公司不放、连笑顶着合伙人的名头实际早已被边缘化。

  外界都在等晗一内部撕逼,她们却注定要教吃瓜群众失望了。

  友谊万岁。

  廖一晗和连笑回了趟公司,廖一晗开了个高层会议就撤,回去收拾行李赶赴澳洲。连笑则是出了会议室、回到办公室便一直百无聊赖,狐朋狗友们把今晚的KTV包厢号发到她微信上,她才想起来今晚好像还有正事要办——

  果然酒喝多了记性差,翻到早上的那则微信才想起来正事是什么,可让她真的为此推掉今晚的酒局,连笑又不乐意。脑筋一转计从中来,赶紧发个微信问亲家公:“哪家超市?”

  等了差不多十分钟,有了回信:“你现在哪。顺路接你。”

  他都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怎么就已经知道能顺路了?

  连笑也没太纠结于这个问题,她一门心思想着怎么变着法把这事给拒了:“现在正好是堵车的点,你接上我去超市买食材,再一路堵回家,烹饪最起码还得一个小时吧,你家猫等着吃上这口都得等到9点多。孕妇可禁不起饿。你说是吧?”

  他没回。

  连笑直到这时才把自己真实意图打出来:“要不你看这样行吗?我家有现成的猫食,是我给长老做的。我一会儿回家把东西送上门,热一热就能给你家猫吃。”

  末了不忘补充一句:“昨天刚做的,特别新鲜,你放心。”

  他依旧没回。

  连笑可就当他答应了,一边拎包走一边回狐朋狗友的微信:“那今晚见啦,不醉不归。”

  连笑今天没有开车来,滴了辆车车。等她下楼车也到了,她一路风风火火地钻进车里,报上地址,全程未发觉不远的停车格里正停着辆轿车,车窗“嗡”地一声降下,正露出方迟一个侧影。

  他目送着那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他手里的微信页面还停留在“昨天刚做的,特别新鲜,你放心。”这句话上。

  说完不忘意有所指地透过后视镜瞥她。

  连笑一听他那俩随意却精准的形容词就火气上头,正与他那意有所指的一瞥失之交臂。

  这回换她臭脸沉默。

  好半晌他才觉察出异样似的,问她:“怎么突然不吭声?”

  连笑忍不住叹了口气,抬起头来对着他皮笑肉不笑:“鄙人不才,你口中的那个不学无术、花枝招展的女朋友,正是在下。”

  “哦?是吗?”方迟扬眉以示惊讶。

  连笑点点头。心想怎么着他也得就他刚才那番言论表示下歉意吧,他却突然毫无征兆、话锋一转:“所以你之前说不需要我来接你,后来又改口让我来接,还特别嘱咐我一定要停在负**,就是为了膈应周子杉?”

  连笑傻眼。怎么一言不合就揭穿她?

  连笑下意识地想要说些场面话替自己圆过去,可在他半专注不专注的注视下,只剩下缴械投降这一条路:“对不起。”

  他没说没关系。

  就跟没发生过上述一切似的,心无旁骛开着车。

  连笑思来想去,只剩下剖白自己以换取谅解这一条路:“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时隔多年突然碰到甩掉我的前男友,为了争口气,我当然要找个人来气一气他。你看你方先生,开好车,人又帅,一举手一投足那都是精英范儿——”极尽恭维之能事海夸了一番之后,连笑微微一顿,偷偷观察方迟的反应,这位方先生的嘴角不过0.5度角微微一勾,并很快隐去恢复面无表情,连笑却已经笃信自己马屁拍正了,这才松懈下来继续道,“他看到你,自然自惭形秽,我的面子里子都争回来了,何乐而不为?况且……”

  连笑差点说漏嘴,赶紧噤了声。

  他却抓着她话尾巴不放:“况且什么?”

  况且你是弯的啊肯定不会占我便宜……连笑微微一笑,隐去内心想法,信口雌黄道:“况且你俩没任何交集,我不用担心被揭穿。这样吧去医院之前我带你去吃顿好的,算赔罪。”

  说完不等方迟答应,已火急火燎地打电话去餐厅订位子。

  “这家位子特难订,我是因为在微博给他们做过推广,才有这种特别优待。绝对好吃到你流眼泪。”成功订到位子,满心欢喜邀着功的连笑绝不会想到,还有个词叫“言之尚早”。

  她这番话方迟自然是不信的,总觉得这女人因常年卖货练就了一手大言不惭的好本事,直到他已坐在餐厅中拿着菜单准备点菜时,依旧对这家店的水准持保留态度。

  这是一家新开业不久的塞尔维亚餐厅,顾客确实不少,但这种较冷门的菜系,大多顾客都是出于猎奇心理前来光顾,而非出于对菜品的认可。点主厨特推应该是最保险的,三国语言写就的菜单挺像模像样,方迟看着那道主厨特推却有些傻眼。

  看着对面的方迟对着菜单犯起了难,连笑的优越感顿时油然而生。

  “ey?白肾?”

  方迟抬眸询问似地看她,连笑立即还以一记鼓励的眼神:“点这个点这个,绝对惊喜!”

  在她如此真挚而热烈的眼神下,方迟将信将疑地点了这道主厨特推。

  前菜一过,主厨特推也新鲜出炉端上桌来,摆盘倒是讲究,方迟尝了一口,虽齿颊留香却依旧品不出其中的主料。

  只能询问他对面做着的老顾客:“这到底是什么?”

  这人真有意思,吃个饭跟做科学研究似的,表情审慎、动作滴水不漏,连笑只露出不置可否的笑:“你先吃,吃完了告诉你。”

  如此殷勤恳切,其中必有诈,方迟不说话了,只刀叉一放,抱着双臂回视她。

  “当当当当!”连笑还特意给自己配了个音效,“答案揭晓!那就是——”她伸出餐叉,快准狠地戳起方迟盘中的白肾,举到他面前正中介绍道,“长老即将被割掉的那玩意。”

  方迟瞬间僵如顽石。

  一口气卡在喉间,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连笑看着都替他难受,为了他能好好地把那口气咽下去,连笑憋着笑补充道:“放心,不是猫的蛋,是某种禽类的蛋,他们当地特色美食。”

  方迟这才勉强恢复常色,正方形的餐桌,他拉开她旁边的椅子,从她对面坐到了她身侧,从她手里接过还插着半颗蛋的餐叉,好生端详了一番,用哪个教人辨不出意欲何为的语气问她:“你之前尝过?”

看过《致:姗姗来迟的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