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梦入红楼 > 第三八一章 宝琴初现

第三八一章 宝琴初现

  将柳湘莲引进早已为他准备好的房间之内,贾清问道:“不知柳大哥几时到的?”

  他们约定的日子是明日。原本贾清还打算在扬州还能再停歇一日的。

  柳湘莲笑道:“我也是没到多久……

  对了,你准备如何处置湘君?”

  “湘君?”

  贾清眨眨眼,表示不理解柳湘莲的意思。

  “噢,我忘了贤弟极少到江南,不认得他也是有的!

  湘君,就是楚怀良。”

  “楚怀良……”

  贾清恍然大悟道:“就是外面骂我那个家伙?”

  柳湘莲笑道:“正是呢!”

  贾清皱着眉头道:“听你这么说,他好像来头还挺大的样子……

  至于如何处置他,我还没想好。不如柳大哥给我说说他到底是从那个旮旯里蹦出来的,干的事怎么这么有种呢?”

  柳湘莲见贾清丝毫未将外面的事放在心上,心下暗服。果然,这位贾兄弟的胸襟非同一般!

  他自忖,若是他到了如此高位,一定不能容忍有人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于他。

  柳湘莲却忘了,贾清是说没想好怎么处置,而不是说不处置……

  “湘君,楚怀良,江南年轻一代四大才子之一!出自湘楚之地,这也是他这个别号的来由。

  为人嘛,如其雅号,是个不折不扣的君子。听说其一不喝酒,言喝酒伤身;二不狎妓,言此伤情;三不赌博,言赌必伤财。”

  贾清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时代还有这样的人?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只要有点身份的男人,无不喝酒逛青楼……

  毕竟又不能上网,不干这些干什么?不喝酒不逛窑子,怎么和别人交流感情?

  柳湘莲知道贾清的诧异,补充道:“所以,朋友间的聚会,旁人一般都不会叫他,他也是四大才子中交际最窄的人。”

  贾清嘲笑道:“身为才子不逛楼子,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身份……”

  贾清可是知道,出了名的才子在楚馆之地有多么受欢迎。据说,像江南四大才子这样的人,在青楼女子之中,愿意倒贴的名家不知凡几……

  柳湘莲忽然神秘一笑道:“不过,世事就是如此奇异,一个从不狎妓之人,偏偏就喜欢上了一名青楼女子……”

  贾清一见有八卦,马上问道:“既然不狎妓怎么有机会看上青楼女子?……是谁啊?”

  “贤弟此言差矣,虽然他不逛青楼,但是,他总得参与宴会吧?而在江南之地,大抵宴会,又如何少的了名家作陪……”

  贾清释然,方才一时竟忘了这一茬。

  “至于人是谁,我不说可能贤弟也能猜着……”

  一向一板一眼的柳湘莲脸上居然露出了狐狸般的笑容,意味深长的看着贾清,眼神玩味。

  如此反常的情况,容不得贾清不多想!

  顺着他的话反复思量,贾清突然大声问道:“他喜欢的不会就是江南第一名妓慕容嫣然吧?”

  柳湘莲笑着点点头道:“贤弟猜的没错。”

  “原来如此,难怪那小子跑来找我的麻烦!还给我贯一个贪财好色的名头,如此看来,我还真是不冤……”

  原来是截了人家的胡了,难怪人家要冲上来找自己“单挑”。就冲他敢为了一个名妓,不惜使出挑衅自己这么作死的行为,贾清都要给他点一个赞。

  够爷们!

  听贾清居然说自己不冤,柳湘莲忍不住为贾清异于常人的想法觉得好笑。通常人知道有人居然觊觎自己的东西,尤其是女人,不是该生气恼怒那人吗?

  毕竟人都是自私的动物,尤其是男人对于女人……

  “不过,还有一事我得告知贤弟。”

  “何事?”

  “这个楚怀良的授业恩师,正是如今的南直隶总督,张伯伦。”

  听见张伯伦三个字,贾清戏谑的表情终于收起。这种事,一旦沾上张伯伦这样的人物,就很容易变质了!

  难怪,楚怀良大张旗鼓的在运河上拦截自己,而扬州官场之上居然没有一个人露面!这么大的动静,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完全不知道。

  忍了这么久,张伯伦终于决定要对他表示自己的不满了吗?

  不过,让一个徒弟来拦自己的驾,会不会太儿戏了些?

  “他就不怕我把他徒弟抓起来甚至是直接杀了吗?”这种情况之下,贾清就算把这个什么湘君给杀了,张伯伦就是告到皇帝面前,也是没理的一方,只能怪他教徒不言……

  当然,自己名声受影响那又是一回事了。

  柳湘莲摇摇头道:“不然,此事在我看来,应该不是张伯伦授意的,要知道,张伯伦总共也没几个徒弟,楚怀良还是他最中意的一个,不可能让他来干如此愚蠢的事的。”

  “这么说,这是他自己的主意了?”

  如此也说的通。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自己重重落了他老师的面子,又抢了他心爱的女子,他找自己的晦气也是顺理成章的事。虽然方式蠢了点,但是,这不正好对应书呆子的迂腐气吗?

  至于扬州众官员,怕是巴不得自己将楚怀良给杀了,他们好看好戏呢!

  看着贾清的脸上挂着嘲弄的笑意,柳湘莲笑问道:“怎么样,贤弟到底准备如何处置他呢?”

  “柳大哥与他有旧?”

  “那倒没有,不过有过数面之缘,对其感官还不错......”

  “既如此......”贾清突然笑道:“那我不与他计较就是了......”

  柳湘莲一愣,看着贾清的笑容,他怎么都觉得有些不怀好意......

  ......

  楚怀良独自站在船头,此时他的心态是决绝的!

  他此次之所以站出来指责贾清的三大罪,没有任何人授意。他为此准备了很久,他要用他毕生所学,加上三寸不烂之舌,在众目睽睽之下,揭露贾清自下江南之后,所行的一切不法之事。

  然后,必须要他亲自向他恩师赔礼道歉。他恩师好心好意给他调兵,才让他能轻易立下剿灭白莲教这份大功,他不图报恩也就罢了,居然还将他恩师派下去的统兵大将给斩了,岂有这样的道理?

  此外,还必须将慕容大家放了……如此出尘绝世的女子,怎能被如此不堪的权贵子弟强行掳走?他必须将她从火炕里救出来……

  若是贾清“蛮不讲理”的直接抓了他,他也已经准备好了后手,必要让贾清承受天下之人,特别是江南士林的口诛笔伐,让他迫于压力,不得不向他所代表的正义低头。

  嗯,必须这样,大好的青天之下,岂能让此等恶行堂而皇之的行走在阳光之下?

  贾清一直不出面接受他正义的审判,让他更是坚定了信心。看来贾清已经心虚了,正在想该如何向天下人解释吧?不过,不管你你如何狡辩,我都能让你原形毕露……

  他静静的等着贾清出面。

  柳湘莲坐小船过去的时候他也看见了,却没在意,在他看来,柳湘莲肯定也是去劝他迷途知返的。

  就在他不断转着心思,不断增强信心的时候,对面终于有动静了!

  嗯……?

  楚怀良一下子就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发现对面的船居然开始启动。

  他这是害怕了,不敢隔着这么远和我说话,害怕所行之事被别人听到吗?

  他如此想着。却见,贾清这边却不是主船当先,一艘舰船不断加速,很快就到了近前,却不理会船头站立的他,直接从中间开过,经过条幅的时候,其中一名锦衣军直接拔出绣春刀,一道就将其斩断,然后被风吹着绕到了自家船上……

  如此,河道就被清开,官船,之后是花船,再之后另一艘舰船,通通从他眼前飘过,留下的,只有众多锦衣军士兵和仆役门漠视的眼神……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见他此行的目标,贾清的身影。直到所有船只都远去,他才察觉,他居然被人给无视了!贾清,根本就没有打算理他的意思!

  孤零零的站在寒风之中,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耻顿时升起。远处码头周围,那一个个或站或坐的模糊身影,原本都是他认为的倚仗,现在看去,似乎一个个都成为了嘲弄目光的散发者。

  自己,堂堂江南四大才子之一,人所共称的湘君,是被当成跳梁小丑了么?

  猛然,楚怀良面色开始涨红起来:

  辱人太甚!

  ……

  望江楼中,青衣公子突然起身道:“告辞。”

  然后转身就向楼下走去。

  锦青年连忙道:“同为四大才子,难道云飞兄不打算留下来安慰一番楚兄?”

  “从今以后,我不再是所谓的四大才子!”

  锦衣青年面色一顿,没有再开口,任由青衣公子下楼而去。因为,他听懂了青衣公子的意思!

  今日,贾清给他们上了最直接的一课,所谓四大才子,在真正的权贵眼中,或许什么都算不上!

  以往,他们都自认为是江南士林的代表人物,一言一行都牵动着江南士林的风向。他们到了某地,就连各地知府都会盛情相邀……

  这是名气带来的声望。

  “四九。”

  “小的在。”旁边一小厮连忙答应道。

  “你回去告诉老爷,就说我准备明日进京,参加今科大比。”

  “上京?哦,是是是!!…”

  四九大喜,少爷终于想通了吗?

  然后飞快的跑下楼去,想要快马回府向自家老爷报告这个惊天的喜讯……

  ……

  “唉……”

  同一时间,一艘福船之内,一名中年男子轻叹了声,收回了望向窗外的目光。

  “爹爹,你为什么叹气啊?”男子旁边坐着一名不大的少女,看着父亲问道。

  男子转头看着乖巧的抓着自己手臂的女儿,脸上露出了微笑,道:“没什么……”

  少女也未做他想,问道:“爹爹,方才过去的那个钦差是坏人吗?但那个人这么骂他,他怎么也不生气,也不叫人抓他呢?还有,那个人现在为什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啊?”

  少女对这些事半知半解,所以就向他父亲询问究竟。

  “他当然不是坏人了……他不但不是坏人,还是很优秀的人呢。而且,他和我们家是亲戚,你若是见到了他,要叫姨表哥。”

  “真的啊?”

  “真的,而且你不是一直记挂你婶母和你宝钗姐姐吗?她们现在就在他家里做客呢。”

  少女一听,顿时道:“这么说,我们这次是要去找婶母和宝钗姐姐她们吗?”

  中年男子面色一顿,随后道:“是啊,你马山就可以见到你宝钗姐姐了……”

  少女面上喜色闪现,脸红扑扑的。不知怎的,中年男子看着却没有如以往一般爱抚她的小脸,反而有些沉郁的道:“宝琴……”

  “什么啊?”

  “若是有一天你长大嫁了人,必须要离开家里,去一个很远的地方生活,你会想爹爹和娘亲吗?”

  少女脸一红,她如今也是十岁的小少女了,已经大致明白了嫁人的含义。

  “不要,我要一直陪着爹爹,还有母亲,还有哥哥……”

  少女说着,将头埋在男子怀里,不依的撒娇。

  中年男子看着一如既往让人疼爱的女儿,脸上露出笑容,随即又化为一抹惆怅。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不是她婶母家,而是他的好友,京中梅翰林家……

  ……

  “母亲,是哪里的铺子又出了什么事儿吗?”

  薛宝钗走进她母亲屋内,看着皱眉沉思的薛姨妈,有些担心的问道。

  薛姨妈回过神来,见到宝贝女儿,叹了声气,道:“你看看吧。”

  薛宝钗狐疑的接过薛姨妈递过来的信,打开来看。

  半晌,薛宝钗同样皱起了眉头,将信折起来,放到桌子上,道:“妈的意思是?”

  薛姨妈无奈道:“我还能什么意思,若此事真像你二叔说的那样,我们自然是要将人奉还,圆人家母女天伦之乐的。”

  薛宝钗道:“既如此,那妈还担心什么?”

  “我的儿,我是担心你哥啊!他一天到晚什么正事不敢,家里的买卖也打理不好,还整天出去惹祸……

  你瞧瞧,这次的事,居然还牵扯到了神佛身上!幸好我一直把香菱丫头带在身边,也没有给她罪受,不然你哥哥怕是……

  可是,我这一次能刚好给他化解了因果,可是难保下一回他不会再惹出别的篓子出来。”

  “妈妈这么说还尚早,二叔不是也说了吗,这件事还只是那个贾雨村的一人之词,是否为真还不一定呢!就算是真的,咱们家将香菱买了回来,也算是让她脱离了拐子之手,从此不再遭受打骂之苦……

  就算要论因果报应,也只能由那恶事做尽了的拐子去承担。况且,那拐子又被贾雨村判了死刑,所以依我言,此事的因果也算是到此了了,再不会和哥哥有一丝相干。”

  薛宝钗道。

看过《梦入红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