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梦入红楼 > 第三七九章 枉为神童

第三七九章 枉为神童

  阴沉的房间里面,烛台的灯光似乎也畏惧屋外的黑暗,只敢用自己微弱的光亮,照着案前沧桑的老者。

  说是老者,其实他并不太老。只因为浑身的沉暮之气,使其颇显老态。

  忽然,窗外一道微不可见的虚影闪过,似乎连灯火都摇曳了一下。

  “你来啦。”

  老者淡淡道。

  无声。两个呼吸之后,房门缓缓打开,从黑暗中走出了一道黑影。

  老者却一点也不害怕,反问道:“怎么样?”

  声音中,能听出一丝压抑的期待。

  黑影静静的盯着老者,老者却看不见他的脸。

  “失败了。”

  黑影的声音很沉,很沉。

  “哦。”

  老者也沉默了半晌,然后声音重新归复宁静。停顿的笔再次在墨纸上游动,在最后一处写下了最后两个字。

  将其合起来,叠放在案上,然后才抬头望向黑影,似乎想看清他的脸。可是除了一片漆黑朦胧,并不能看见别的。

  “回去告诉大人,我知道该怎么做……”

  黑影没回话,但老者知道他能帮他把话带到。

  “只请求大人能照看好我的家人,能让他们,活下去!”

  老者说完,见黑影没有离开的意思,灿然一笑,然后端起案边的一碗茶,喝了一口……

  黑影自进屋之后丝毫未动的身子似乎颤了颤。

  老者喝了茶之后也不再理会旁的,继续伏案处理公文去了。

  黑影向着老者躬身一礼,然后,消失在屋内,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时间继续流走,忽然,正在批示公文的老者嘴角慢慢溢出一道猩红的液体,他似毫无所觉,只是扭曲着眉头,继续想写完他此生最后的一道批示意见。

  可是,终究不能如意。猩红的液体继续流淌,最终在下颚汇成一滴,掉落在公文之上,遮住了老者模糊的眼。

  赫然,是一片血迹!

  老者不得不放弃了他的遗愿,慢慢仰躺在太师椅上,脑中回忆起此生种种。

  学堂拜师的忐忑,考场疾书的憧憬,一朝为官的踌躇满志……

  最后,是孙儿那天真无邪的笑脸。带着淡淡的笑容,闭上了眼睛。

  ……

  今日又是一个好天气。

  寒了一冬之后,老天终于舍得让太阳妹妹出来露一露羞红的脸蛋。

  “哈哈,你们两个小笨蛋,又输了吧,快拿钱来!”

  官船二楼的船板之上,传来贾清得意忘形的声音。

  船板之上,摆放着一张小桌子。此时,三个人围坐在一起,玩起了在贾府久负盛名的抓小偷游戏。

  旁边,还站着几个围观者。

  “哼!”

  自古赌钱就是有人欢喜有人忧了。这不,其中一个“小笨蛋”将牌往桌子上一扣,然后将眼睛望向一边,显然不准备开钱……

  另一个小笨蛋晴雯没这么大胆子,或者说是赌品比较好,虽然同样撅着嘴,但还是乖乖将十个铜板交了出来,只是口中还是不服气道:“不对,你肯定是作弊了,不然你的牌怎么可能那么好,我连一张牌都没有出得来……”

  贾清乐呵呵的接过钱,随口道:“那是你笨,怪不得我……”

  然后就盯着赖账的那人,见她装没看见,贾清站起身,就准备自己去拿应得的战利品。

  “紫娟,你快帮我拿着!”

  赖账之人大惊,终于转过头来,一边伸手拦截贾清的抓钱爪,一边对旁边的丫鬟道。

  紫娟多听话,二话不说就将桌子上精美的储钱匣子拿了起来,抱在怀里。

  赖账之人这才松了口气,重新坐回位置上,挑衅的看着贾清。

  贾清颓然坐下,控诉道:“林妹妹,你真赖皮!你自己算算,这两日,你都赖了我多少钱了?

  说好的不许赖账我才陪你们玩的!现在又这样,哼,以后再也不和你们这种言而无信的人玩了!”

  黛玉撇撇嘴,正要说话,忽然瞥见前方,遂改口道:“又到扬州了吗……”

  贾清回头只是看了看,道:“是啊,又到扬州了。”

  忽然,贾清站了起来,走到船舷边,眺望远处。

  其他人看着贾清反常的动作,也慢慢走过来。

  一会之后,官船慢慢减速下来。贾清等人也看清了前面的障碍物。

  宽阔的河道中心,两艘不大不小的船并排,静静的矗立不动。

  更稀奇的是,两船相隔的中间,一张巨大的条幅横在空中,随着微风的吹拂,唰唰的摆动。

  待的再近了些,看清了上面的字,贾清不由的黑了脸。

  这他么谁干的?!

  盖因这条幅之上,清晰的书写着十六个巨大的楷体字:

  贪财好色

  滥用职权

  徇私枉法

  枉为神童

  船上几女也看见了,想了想,晴雯问道:“二爷,这说的是你吗?”

  贾清一脸晦气道:“你说呢?”

  谁知,晴雯立马道:“这些人真可恶,居然这么污蔑二爷!

  二爷,你快把他们都抓起来,通通打板子!”

  贾清听了,心里暖洋洋的,看着晴雯道:“还是晴雯丫头好啊!知道二爷我是个好人,还会为我抱不平。”

  黛玉紫娟几女自然也相信贾清绝对不是上面所说的那种人。可是,若是凭空,这些人又怎么敢如此污蔑贾清呢?贾清如今可是钦差呢!

  况且,这种情况,她们也只在戏文里听说过,都是当官的把穷苦百姓逼急了,才会干这种拦路“申冤”的事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同行其它几艘船也发现了前面的障碍,减速下来。

  官船楼下,郑主事匆匆赶到穿头,看着前面的情况,心中一惊,然后就大声喝道: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拦截钦差銮驾,不怕杀头吗?”

  见无人回应,郑主事转头就要让护卫舰上的赵百户派人上前抓人,忽然对面的船上传来一道声音:

  “我并非拦截钦差銮驾,我只为向一个贪官、奸官、恶官讨一个说法而来!”

  “大胆!!”

  郑主事喝了一声,然后就对同样关注着这边动静的赵百户道:“还请赵大人将这些狂徒全部拿下!”

  “哈哈哈哈,大人好大的官威!不过,要让大人失望了,这里只有我一人尔!”

  对面,传来不屑的声音。

  “这人是疯了不成?”楼上,黛玉望着贾清问道。

  贾清看了看远处,这里是运河设在扬州处的码头,宽敞得很。两边还有几道临河的酒楼、茶楼。

  放眼望去,此时观望者甚众!

  “他不是疯了,他这是邀名买直呢。”

  贾清淡淡道。呵呵,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想踩着他的头上位。

  “让他说话!”见赵百户的舰船已经在向前靠,贾清不见喜怒的道。

看过《梦入红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