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梦入红楼 > 第一八六章 终于来了

第一八六章 终于来了

  待到整个宁安堂宽阔的内厅只剩下贾母几人之后,贾母慢悠悠的坐回了正位之上,扫视了一遍贾清等人,最后才道:

  “继续说下去!”

  贾珍急道:“老太太,这贱婢的话不可信啊,依孙儿看来,不如立马将她打死,免得她胡乱攀咬,破坏我贾氏上下团结之情啊!”

  虽然早知贾珍是这种人,但亲耳听到这话,还是让黄燕心中一阵酸楚,咬咬牙,强忍住不落下泪来。

  贾母淡淡的看了贾珍一眼,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让她说下去,好歹还有我和你两位叔叔,还有你兄弟为你作证。”

  贾珍神情一凝,不明白贾母这话是什么意思。

  贾清从始至终不发一眼,冷眼旁观。

  他隐约明白贾母是什么意思,心中有些不满。

  “我虽然一直在大奶奶屋里做事......

  ......

  我真的不知道那是能害人命的毒药啊,要是知道的话,奴婢怎么敢拿去害老爷?

  我的老子娘、哥哥嫂子,还有我那不到两岁的侄儿的性命都在府上的掌握之中,我如何敢行此自取灭亡之事?

  求老太太看在奴婢不是存心谋害老爷,看在我祖祖辈辈在府上做事的份上,要杀要剐全落在奴婢身上,就放过我的家人吧。

  求求您了.......”

  黄燕一如对贾清所言,将里里外外的事情全部又交代了一遍,临了,还不忘为他的家人磕头求饶。

  她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有请有节。众人皆是有判断力的人,对她的话的真实性自然会有一个判断。

  只有贾珍一直黑着一张阴沉的脸,数次想开口打断都被贾母给瞪了回去。

  如今黄燕的话一说完,他顾不得有伤,强行翻身跪在贾母面前,一叠声哭道:

  “老祖宗明鉴啊,孙儿冤枉!她完全是在胡说八道,攀咬孙儿啊,求老祖宗为孙儿做主,她一定是受了尤氏的指使,才这般冤枉孙儿的,求老祖宗将她们主仆二人抓起来严加拷问,必能查个水落石出!”

  说着也给贾母磕起头来了。

  尤氏冷看着他的表演,恍然间觉得她自己有些不悲不喜了。

  贾赦往日和贾珍交好,此时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帮忙。倒是贾政,是个受儒家思想教导的子弟。

  若论儒教教化人心之功,当属世间第一。

  而在儒教观念之中,罪大莫过于弑君杀父!

  贾珍所犯弑父之罪,罪属十恶不赦之首!这叫贾政这样的儒教君子如何能忍?

  要不是贾母在眼前还没表态,他一定大义灭亲,亲自将贾珍绑缚公堂问罪。

  饶是如此,他还是忍不住骂道:“该死的孽畜,做下这等丧尽天良之事出来,还敢在老太太面前搬弄是非?我,我打死你这畜生......”

  说着许是气不过,贾政上前就是一脚,生生把贾珍踢翻在地。

  说起来,贾珍也是四十来往的人了,比之贾政也小不了多少岁。贾清何曾预料过贾珍被贾政一脚踹翻在地的场面,见状差点没忍住给笑出声来。

  好在贾母制止了贾政的暴行,贾珍也忍着剧痛重新爬起来跪着,继续喊冤。他已经打定主意,只要他死不认罪,黄燕口说无凭之下,贾母是不可能给他这位宁国嫡孙定下弑父之罪的。

  可是,贾清的下一句话却让他警笛长鸣。

  “老祖宗,黄燕不说了嘛,她在行事之前通知过蔷哥儿,想来把蔷哥儿叫进来一对质,就能知道她有没有说谎了,正好之前我派人把他叫进府来了,现在要不要叫进来问问?”

  贾珍终于反应过来是谁在背后操纵对付他了。他看向贾清,却只见到一张淡然、冷漠的面庞,心中一寒。

  他想起了上次的事,他就是在贾清手中一败涂地之后,这才决定铤而走险的。可恨他刚才还一直盯着尤氏不放,忘记了真正的狼在哪里。

  “不用了。”

  听贾母拒绝,贾政道:“母亲,还是叫进来看看再说吧,若能证明此事和珍哥儿无关就罢了,若不能,也免得这孽畜在这里说冤枉了他。”

  贾母冷冷的看了贾政一眼,贾政虽不明白贾母的意思,但还是止住了嘴。

  制止了贾政之后,贾母又看向贾清,声音突然和软了许多,道:

  “我知道清哥儿一向是个懂理明事的,今日这事我看就论到这里,横竖只是这个奴才的话,未必可信……

  所以,我看不如就此了结此案。安心救治你父亲要紧,不要再节外生枝了,你说好不好?

  再者,你大哥现在身上有伤,就让他再回去好好静养。这府中的大小事宜,还要你抄持起来。

  我素知你是个有能为的好孩子,一定能做好这些事的。”

  贾母的意思很明显了。他说黄燕说的话不一定是真的,又拒绝让贾蔷进来对证,就是想要掩过去这事!

  在他老人家眼中,果然是家族安宁第一啊。她一向奉行的处事原则就是:难得糊涂!可是,她就没想过吗,贾珍连这种事都能做的出来,他还能算是贾家人吗?留着他,贾家又能真的安宁吗?

  您以为把他再关进去就能万事大吉了?殊不知贾敬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害的差点性命不保,如今也只能做一个毫无知觉的植物人!

  贾母这是在用宁国府的署理权来换贾清放弃继续追究此事……

  “老祖宗说的固然在理。只是先前众多族中老人及丫鬟婆子都知道了黄燕背后有人指使,如今将责任全压在她头上,怕是惹人生疑。”

  贾清仿佛真的对贾母言听计从一般,还补充着说出他的忧虑。

  只是贾清的话一说完,贾母就看向了一边的默不作声的尤氏,让尤氏的脸色一下子变的苍白。

  媳妇果然没有孙子重要,哪怕是侄孙子!

  贾清的面色也隐隐有些难看起来。他倒不是替尤氏鸣不平,他只是觉得封建家长制度下的当权者有些太无情了一些。

  这么多年来,尤氏作为宁国府内事当家人,用兢兢业业来说毫不为过。对于荣国府里的各房太太,特别是贾母,更是尊敬有加,丝毫不敢懈怠!

  就这般孝顺、恭敬的媳妇,在没犯任何错的情况下,都能说放弃就放弃,让人如何相信家族里还有情义存在?

  许是看见贾政突然之间不自在起来的脸和贾清有些难看的面容,贾母想了想,终是没有说出让尤氏背锅的话来。

  场面一时沉默起来。

  贾珍跪在地上,一眼不发。他虽然不想就这样再次被关回去,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暂时听从贾母的安排,再图后计了。

  就在贾母思索着该如何了结此事之时,院子里突然吵嚷起来。

  贾清神秘一笑,暗道:终于来了

看过《梦入红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