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梦入红楼 > 第一八四章 兄友弟恭的哥俩

第一八四章 兄友弟恭的哥俩

  李衍、赵胜等人见黄燕要给贾清交代情况,连忙退后几步,李衍甚至打开房门去外面守着去了。

  “其实,我早就是大爷的人了。

  只是因为还没有被大爷收进房里,所以前段时间老爷打发大爷的屋里人,我并没有被打发出去。

  后来,我借送饭的机会进去看大爷,大爷确实被打的很惨了……

  他央求我帮他。

  我问他怎么帮,他就给了我一小包粉末,说是来给他看病的郭大夫给他的神药,给人吃下去后能让人失忆……

  只要老爷服下此药,神不知鬼不觉的就会忘了前事,然后,他就不会偏宠二爷您,大爷也就能顺理成章的继承宁国府了。

  我是真的不知道那是致命的毒药啊,要是我知道的话,再怎么我也不敢拿去害老爷啊!

  我一家老小都是府里的人,我怎么敢做此灭绝满门之祸事啊。只是我没有想到大爷居然这般歹毒,他居然会骗我……”

  滋滋,难怪她轻而易举就投毒成功了呢。她满心以为这药造成不了多严重的后果,甚至都不会察觉到她身上,她又是抱着为她的男人夺回属于他自己的东西这样的信念,所以,丝毫没让人察觉到破绽就成功了。

  难怪她这般做之前居然没有先让自己的家人逃走,难怪她被抓之时眼中满是不信的神色。

  她,包括她的一家人的性命都让贾珍给抛弃了。

  贾珍的心态也很好理解,他不怕黄燕出卖他,因为只要黄燕一成功,他就是宁国府的顺位继承人。他完全可以不承认,甚至说是贾清阴谋陷害他,想谋夺宁国府家业。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黄燕成功的基础之上。所以,他骗她说只是让人失忆的药,一则害怕黄燕知道真相不敢动手,二则是怕她因为紧张害怕而失手,那样,他就彻底完了!

  贾敬可以亲手打死他!

  用破壶沉舟,最后一搏来形容贾珍的计划一点不为过。

  “大爷他还吩咐我找到机会动手之前知会蔷哥儿一声。

  今儿下午我见大奶奶吩咐厨房熬了莲子银耳粥,我就按约定给蔷哥儿通了信,然后趁着奶奶不注意悄悄盛了一碗,放了药进去,给老爷端过去。

  秋月接进去后我还是有些害怕,就想着快点离开,没想到刚到院门就碰到二爷你飞奔而来……”

  说到这里,黄燕颇为奇怪的看了贾清一眼。因为从当时的情况来看,贾清像是知道有人要对老爷不利一般。

  贾清没有理会她的目光,问道:“那你为何要一口咬定是大奶奶吩咐你做的?”

  黄燕神色复杂道:

  “这也是大爷吩咐的,他说若是事败,就说是大奶奶吩咐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大奶奶在府里无依无靠,加上我又是她屋里的人,这么说容易让人相信。

  他还说就算我失败了,只要不要牵扯出他来,他就能救我……”

  卑劣吗?

  是有些,尤氏何其无辜。要不是贾清对尤氏十分信任,怕现在蹲在这里面的人就会多一个了。

  可是,站在黄燕的立场上,他能理解她。贾珍怕不止承诺她这么点,或许,其中就有尤氏的位置吧。

  贾氏族母的位置,端的是动人心啊!

  可是,事实告诉她,贾珍根本就是在利用她。那根本就不是失忆的药,而是致命的毒药。

  从她相信贾珍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注定被牺牲了。

  可怜的人啊。居然相信这世上还有可以单单让人失忆的药!贾清都没听说过。

  看了看说完这一切后,面色轻松了许多的黄燕,贾清道:“你放心,我会遵守诺言的!

  不过,你刚才这番话,我想请你换个地方再说一遍,不知你是否愿意?”

  “哪里?”

  “刑部大堂!”

  ……

  有了黄燕这里的消息,审问软蛋贾蔷的工作就轻松多了。贾清都没怎么废心思,贾蔷就全招了。

  也怪贾珍前些年大意了,他手底下的人被贾敬两次大力打击,基本给粉碎干净了。加上又被软禁起来了,他找不到更多可以用的人。

  没有人,再高明的阴谋家也布置不出多好的阴谋出来。更何况贾珍远远算不上高明的阴谋家,只是一只跳墙的狗罢了。

  所不同的是,他也只能再最后跳一次了。

  吩咐王将、马军二人亲自坐镇此地,看守黄燕二人。贾清带着李衍进了宁安堂内宅。

  这个时候,带李衍他们进内宅倒是很正常的事,也没人会多说什么。

  內厅,贾母等人都在这里。

  贾母等毕竟不好在贾敬的卧室待太久,偏她又答应了贾清替他看着这里,所以就带着众人移步內厅,喝喝茶之类的。只留下人在里面服侍照看。

  內厅,顾名思义,是后宅中的正厅。像是平常时候各府诰命上门,尤氏就出面在这里接见。

  厅里布置极广阔,还有两道屏风相隔出两个内间。

  当贾清走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一副吵闹的模样。贾母高坐正面,底下是王夫人等人,贾政等也在,还有一副担架,贾珍半躺在上面。

  不出贾清所料,当贾政等人进去探望贾珍之后,他“无意中”居然听见贾敬被人毒害,差点丧命,是心忧如焚,顾不上身上伤还没好,就要前往探视,以尽孝心!

  众人哪里会不依,直接就带他出来了。贾敬安排守着的人在没有收到命令的情况下,哪里敢拦这些人的驾,只得让开罢了。

  如此,在去看过贾敬之后,贾珍就被抬到这里来了。

  一一给贾母等行了礼,最后到贾珍这里。

  “见过大哥哥,几日不见,大哥哥的伤像是好了许多。”

  贾珍也仿佛忘了那一夜的歇斯底里,温和的看向贾清,道:

  “劳二弟挂记,确实好了许多。

  二弟既然到了,那也坐下吧,正好咱们一起商量一下后面的事情该如何处理。”

  贾清笑道:“好,一切听从大哥哥的安排。”

  贾清的顺从让贾珍狼视的眼睛一眯,狐疑的神色一闪而逝。

  他俩这般友好的对话,让厅内许多人摸不着头脑。有那脑子不灵光的,还在暗赞贾清兄弟两兄友弟恭呢。

  唯独上方的贾母眼中显现一抹担忧。

  她年纪大了,最是希望家宅平安。可是,宁国府这边,自今日起,怕是难得安宁了!

  贾敬一日不醒,宁国府这边的爵位不可能一日空悬,这哥俩怕是有的争了。

  她虽然喜欢贾清,但她也是一个正统的妇人,重视立嫡立长,让她看,怕还是得贾珍来袭爵较为妥当。可是,她看的出来,贾清怕是早就对这个位置有所惦记了……

  这就难办了。

  在贾母心中,家族传承是最重要的。对于贾敬受害一事,她虽怒,也叫人严查,但她还是要先考虑传承问题!

  这就是古人,她们对生死的问题看的更开,更重视生者的延续。贾敬虽然没死,但在贾母眼中,和死了也没啥区别了。

  所以,接下来就是处理宁国府内主事权的事了。

看过《梦入红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