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七百八十七章泥书生

第七百八十七章泥书生

  第二天一早王平就出发离开了金陵城,准备衣锦还乡。

  他这次显得很是高调,既有衙役,护卫在前面开路,护卫,也有仪仗,官轿,可以说是知府的做派十足,完全是不打算低调的样子。

  王平心中也很激动。

  毕竟他离开家乡的时候只是一介穷秀才而已,这次回去竟是一方知府,要知道便是两榜进士想要坐到知府的位置上也少不了好些年的磨砺。

  尽管托了李修远的福,走了关系,让人诟病,但王平此刻却是没有想这些。

  到了傍晚时分,王平的车马,依仗就来到了县里。

  此县的县令听闻此事知道连忙迎了出来,见到知府的仪仗,车轿更是大吃一惊。

  “知府大人为何会途径本县?”

  虽不知为何,但这县令还是诚惶诚恐的召集衙役,下属准备迎接这位大人的到来。

  县里的人也议论纷纷,这是哪个大官返乡了?

  有人说这可能是某家的秀才高中了,不过却被人反驳了,因为现在不是科举的时候。

  有人说县里有人犯了命案,是朝廷抓人来了,但也被乡贤呵斥了。

  还有人说是县里的县里的得罪了人,某位大人兴师问罪了。

  当然最后猜测的是朝廷是不是某位大官告老还乡了?

  这倒是很有可能。

  只是乡绅们想了想,却发现本县似乎没有出过哪位大人,顶多就是出过几位秀才,连进士都没有一位,所以告老还乡的猜测是不能放人信服的。

  “停了,停了,那轿子落在王家门口了。”看热闹的百姓惊呼道。

  很快,官轿落地,王平穿着官服走进了家中。

  “咦,那位大人是不是好像王秀才?”

  “是有一点像,但肯定不是王平,王平他去年就已经去世了,应该是王家的远方亲戚之类的吧。”

  “王家这下发达了,居然有亲戚做了大官。”

  附近的邻居既羡慕又感慨万分。

  王平此刻有些激动和喜悦的走进了家中,他敲响了房门。

  开门的正是他的妻子王氏。

  “夫人,相公我回来了。”王平道。

  王氏见到王平先是怔了一下,想说认错人了,可是当看清楚的时候却是顿时吓了一跳,尖叫一声转身就跑回屋子里去了。

  “夫人你怎么了,夫人....”王平还以为自己的妻子受了什么刺激,急忙跑进屋子去查看。

  “夫人,我才半年没有回家难道你连我都认不出来了么?是我,王平啊。”

  “你,你胡说,我的夫君已经死了,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夫君。”王氏惊恐道,她又跑到内屋向婆婆说了这事情。

  王母却是怒气冲冲的提着一个木棍跑了出来,对着王平就打去:“你这妖怪敢冒充我儿,企图欺骗我家儿媳,坏我家中安宁,老身和你拼了,还不快些离开,快些离开.....”

  她手中的木棍力道不重,却冒着一层凡人看不见的白光。

  白光落在王平身上生疼万分,像是被刀斧劈砍在身上打掉了血肉一样。

  却是王母护儿媳心切,念头端正,激发了正气。

  “母亲大人,是孩儿啊。”王平被打的抱头鼠窜,他随后却惊恐的发现,自己身上竟有泥土一样的东西簌簌落下,

  而随着泥土被打落,自己感觉浑身轻盈了很多。

  “这,这是怎么回事......”

  王平既疼痛又恐慌,最后实在是在屋子里待不住了,值得抱头鼠窜的跑了出去。

  “大人,您没事吧。”一旁的衙役,护卫急忙涌上来道。

  “别,别乱来,这是我的母亲,不可造次,且先都退下,都退下。”王平忍着疼痛急忙喝道,生怕衙役不认识自己母亲胡乱出手,伤了她老人家,立刻带着属下离开了院子。

  准备让附近的相邻劝说一下,化解这个误会。

  “大人,您的手......”忽的,一个衙役有些惊恐的指着王平受伤的手背道。

  王平看了一眼,却发现自己手背被自己的母亲目光敲中之后竟变成了一片泥土,不再是皮肉了。

  他摸了摸自己身上其他地方受的伤,也都开始变成了泥土。

  “我,我这是怎么了?”王平也惊慌了,轻轻一抖,却发现身上的泥土簌簌落下,同时身体也像是泥人一样被挖走了一块一样,变的残缺不全起来。

  “这,这不是王平么?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已经死了么?你可别害我们啊,你生前我们可没有恶待你们,你走之后我们也没有欺凌你的父母遗孀。”一个上了年纪的邻居见到王平有些恐惧道。

  什么?我死了?

  王平浑身一颤,他是不相信的,可是自己身上发生的这情况却又让他不得不相信。

  “不行,此事我要去问个清楚。”

  他心中颤抖着,又走了进了屋子,这个时候他看见自己的老母正抱着一个牌位坐在地上哭泣起来。

  “我的儿啊.....”

  或许是见到王平又生出了丧子之痛,王母哭的很伤心,一旁的王氏也低头垂泪起来。

  而那牌位上赫然写着:王平之灵位。

  “我,我真的死了......”王平吓的倒退了好几步,他跌在地上却把一只手掌跌断了。

  也不觉疼痛,手掌落在地上竟也变成了泥像,如同庙中的神像一样,根本就不是血肉之躯。

  “快,快带本官回,回金陵城。”王平急忙拿官袍遮住伤口,颤抖着吩咐道。

  自己的情况或许就只有李兄能给自己一个解释了,他是精通鬼神之事的人。

  很快,车马迅速驶出县内,连夜赶往金陵城。

  只是抬轿子的衙役却蓦地发现越往前走,轿子就越轻了,待到走出五里路之后却发现轿内砰地一声似有什么东西倒塌了,吓的差役急忙一看,

  此刻,轿内已经空无一人了,只有一件官服,落在哪里,附近散落着一堆泥土。

  “大人呢?”众衙役面面相觑,遇此奇事不知道如何解释。

  自家大人不见了,只剩下衣服,这回去改如何交差啊?

  且不理会这里发生的事情,王平泥造的身躯崩碎之后他的魂魄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接引着,似清风吹动着一路往前奔走。

  这样的情况让他很惊恐,可是却无法抵抗。

  最后他飞到了熟悉的地方金陵城。

  可是在金陵城内他却没有见到熟悉的人,只见到一队队穿着差役衣服,提着绿色灯笼,一个个面带青黑之色的衙役匆匆忙忙的路过,当路过身边的时候更是忍不住看了他一眼,然后议论了几句。

  “是流落自外的魂魄,送他去阴间吧。”

  “你新来的么?这是王平,李大人的好友,大人的事情不是我们这些鬼差能管的,至少也得鬼将才有资格帮办大人的事情,我们去做别的地方遣送冤魂便是,无需多事。”

  说完,一个领头的鬼差对着王平恭敬的施了一礼。

  王平身形继续飞着,最后飞到了李府。

  此刻李府院子里已经备好了酒席,点燃了几根香火,而李修远正坐在那里斟酒。

  “王兄,来了么?”李修远目光微动,看见香火之中一个人影渐渐凝聚出来。

  借助香火,他可以勉强看到鬼神,这是香火显形之法,是通灵见鬼的小术,可以不借助道行施展,只要几根香火就行了。

  王平见到李修远时却发现他和平日里不一样,此刻李修远浑身冒着火光,炙热似火炉,让他不敢靠近,只是忙道:“李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家乡的人说我已经死了,这是真的么?”

  李修远叹道:“本来是想让王兄衣锦还乡,了却心愿,但是现在看来却是我的过错了,没想到王兄这一行却是坏了泥塑的身躯,变成了鬼魂之躯......王兄你说的对,你已经死了,你不是这个时候死的,而

  是半年前我请你来金陵城的时候你已经死了。”

  “你的丧事还是我资助办的,家中的父母妻儿也是我在救济,只是你一直不知道而已。”

  “竟是如此......”王平这才有些渐渐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他记得那天自己生病了,病重在榻上,后来李兄的人请自己去金陵城帮忙,

  自己那天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病重的自己一下子变的十分精神了,连向家人告别的机会都没有就追着马车出去了。

  “自己是那个时候死了么?”王平低头垂泪,想起了自己母亲在家中那伤心的样子,心中无比的亏欠自责。

  “你不用难过,你虽然已经死了,但你和你的父母妻儿也未必没有再见的机会,只是你在凡尘的事情了结了而已。”李修远道:“另外王兄你的处境也是我一手造成了,如果要怪的话就怪我的吧,是我把你弄成这样的。”

  说完他站起来施了一礼,带着歉意道。

  王平道:“不,不怪李兄,你也是为了我好,你让我做了知府,为百姓做了事情,完成了我平生的愿望,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李兄你瞒着我也是担心我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吧。”王平有些伤感道;“其实都怪我,自己死了都不知道,竟还像是一个活人一样没有半分感觉,其实我早就应该留意了,平日里也不知道冷暖,没有

  饥饿......只是我一直没有去深思罢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