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七百七十二章行刺

第七百七十二章行刺

  十日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随着赵景登基称帝,先皇罪己诏,退位诏,传位诏三份圣旨传遍京城,传遍天下,有人震惊,有人诧异,更有人愤怒。

  因为只是宫变而已,再加上赵景不留余力的连连颁发圣旨安抚各方官员,各地总兵,大宋过整体上是处于一个还算是稳定的情况之下,没有人想要起兵造反,也没有人跳出来反对赵景称帝。

  有资格范围赵景的,只有京城的那几位皇子,可是随着赵景坐镇皇宫,掌握禁军,那几位皇子早就被软禁起来了。

  只等李修远调韩世忠两万铁骑入京,一切大势都可安定。

  但,这也只是权利接替而已,出了京城,天下的百姓依然凋敝,贪官污吏依然横行,只是鬼神精怪的事情比之前少了很多,很多,再也不会听到哪个村子闹妖,闹鬼死了几十人,上百人这样非常严重的事情

  ,也听不到什么白莲教,弥勒教招募信徒。

  若是赵景登基肯施仁政,治贪腐的话,大宋国还有中兴的机会,倘若只是另外一个赵官家的话,这大宋国的国运很快就会消耗一空、

  改朝换代也就不远了。

  这一切都和李修远没有关系,没有长盛不衰的王朝,一个王朝兴盛衰败本来就是一种规律。

  十日期限一到,李修远便点起了兵马,带上了所有人,便连战死的甲士的棺材也托人依次运出京城了。

  “沙金,你是跟我去扬州,还是留在京城继续做你的镖头?”镖局内,李修远看着众人整装待发,忽的问道。

  沙金道:“大少爷若是不嫌弃的话小的愿意跟大少爷去扬州。”

  李修远点了点头:“那好,那今日就随我等一起出发吧,镖局就交给其他信得过的人打理,京城的镖局还是不能废弃的。”

  “是,大少爷,小的会安排好的。”

  沙金面带喜色,他留在京城只是一个镖头而已,去了扬州怎么也能混个不低的武职。

  一番准备之后,李修远等人很快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京城。

  他带着圣旨和任命,准备前往扬州上任。

  计划正常的话,李修远将在扬州治理几十年,直到辞官归乡养老.......当然,若是闲暇之余还得抽空解决另外几件事情。

  就在他刚刚走出京城城门的时候,路旁却是突然看见了一位邋遢老道。

  这老道衣衫敞开,露出胸膛,躺在一处人家屋顶上酣睡着。

  似乎李修远等人的路过惊扰了他,让他不由睁开眼睛,悠悠的睁开眼醒来,他看了一眼李修远笑道:“圣人就要走了么?要不要老道送你一程?”

  他这话似乎只对李修远说,旁人并未听见。

  李修远看了这老道一眼,并不认识他,只是拱手施了一礼:“不敢劳烦道长。”

  老道挠了挠脖子笑道:“贫道看你此番南下路上并不会太平,还是当心一点比较好,如果路上有人喊你的名字,你切莫回头,兴许能够逃过一劫。”

  “嗯?”

  李修远心中产生了疑惑,难道自己路上会遇到什么危险么?

  可是这老道便是修行众人,懂得趋吉避凶之法也应当算不出自己的任何事情才对。

  “道长能否详说?”李修远问道。

  那老道摇了摇头,只是笑着挥了挥手目送他离去。

  此刻战马走过,李修远却是和这老道渐行渐远了,最后便只看见他往后一倒,继续在屋顶上晒着太阳酣睡起来。

  既已走远,见其也没有相告的意思,李修远也就没有多问。

  随后,李修远吩咐道:“吴象你领兵在前,沙金你带队人马在后,路上注意安全,另外每隔二里放出一个斥候,我们只有两千不到的人马,路山需要小心一点。”

  吴象和沙金领命,立刻带着人马一前一后的护送。

  李修远则是带着伤兵以及一队亲兵走在军队中间,确保万无一失。

  “公子,韩世忠的两万骑兵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只需不到半日的功夫就能在路上相遇,难道还怕会遇到什么山贼,强盗,拦路打劫不成?需要这么小心应对。”一旁,胡三姐骑着一匹枣红马,跟在左右,她

  丢了个媚眼,娇声笑道。

  “万事听人劝,有一老道说我路上有劫难,我看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李修远道。

  “是么?”胡三姐眼睛一转:“那老道肯定是信口开河,谁能算到你的劫难啊。”

  “可我也看不透那老道的底细。”李修远道:“那老道看似凡人却拥有凡人没有的气质和神态,看似仙人,却是太过深入红尘,已经有了凡人的俗气,若说是正在修行之中的道人,可也没有修行之人该有的

  气息......”

  “反正路上也没几个时辰,我替你到四周去查看查看。”

  胡三姐美眸一转,却是骑马离开队伍,走到路旁突然化作了一只红狐奔入山林,随后一股妖运腾起,一只笼罩在队伍的头顶,随着队伍徐徐往前飘荡。

  却是她在天上警惕四周。

  而与此同时。

  一处靠近官道附近的小镇子里。

  今日,镇内来了一位身穿白色道袍,一尘不染,仙风道骨的老者,这老者自称是山中仙人,今日特意出山,只为点化一位好友重返天宫,荣登仙境。

  这样的趣闻一下子就将小镇上的很多人吸引了过来。

  “本仙人是三百年前唐朝时期的修道之人,不日方才得道成仙,记得三百年前和本仙人一起修行的还有我一位挚友,只可惜本仙人的那位挚友贪图人间富贵,跑去人间做了官,耽误了修行,最后修行不足不

  得不坠入轮回受投胎转世之苦,今日本仙人已经成仙,所以特来点化本仙人的那位好友转世,与之一起飞登仙宫。”

  “适才本仙人查探得知,我那位好友转世就在此镇,故此今日特来查探。”

  听到这个仙风道骨,自称是山中仙人的老人这么说,看热闹的人顿时有些激动起来。

  “仙人,你看我可是你的那位好友转世之身?”人群之中有一闲汉厚着脸皮问道。

  山中仙人摇头道:“你并不是。”

  “那我呢,我是么?”一位农夫问道。

  “可惜,你也不是。”山中仙人又道。

  接着又有好些个人询问,可是山中仙人皆摇头表示不是,最后叹息道:“看来今日我那位好友又要错失仙缘了,也罢,也罢,本仙人只好孤身一人飞去仙宫了。”

  说完转身便又准备离去。

  可是他没走多远,却又突然轻咦一声,抓住一位路过书生的手,惊喜道:“好友,我找你好些时日了,真是太好了,没想到竟在关键时刻遇到了你,现在不要多问了,赶紧随我去仙宫之中吧,我接引你成仙

  得道。”

  这个书生叫顾生,他此刻正与妻子买菜而归,见到这自称仙人的老者一下子冲过来说出这么一番话,他当即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道长认错人了吧,我并不是认识你啊。”顾生道。

  “你今生不认得,前世却是和我相交甚密,我们互为知己啊,今日我修行三百年终于得道成仙了,就要登上仙宫了,逍遥快活了,朋友你可愿意随我一同前去?”山中仙人道。

  顾生急忙摇头道:“不,不,不,晚生家有父母,室有妻儿,怎么能抛弃父母妻子跟道长去修行呢,道长还是请回吧,仙宫道长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山中仙人闻言长叹道:“唉,当年你就是凡尘之心不死,才错失了成仙的机会,没想到转世之后你还是这样,也罢,也罢,那我也就不勉强你了,既然今日就要分别了,我也没什么东西可以送你的,这是我

  随身的匕首,也算是一件仙家宝物了,就送给你防身吧。”

  “以后遇到厉鬼,精怪,只要念动咒语,这匕首就会飞出,将其刺杀。”

  说完念念有词,手中的匕首立刻闪出一道耀眼的霞光,如一道长虹一样飞了出去,竟将前面路旁的一颗大树给贯穿了一个窟窿。

  “啊。真是仙家宝物啊,顾书生你发达了。”

  “天啊,这么大的树都能穿出一个窟窿,这要是打在人身上哪里还有命在啊。”

  “真是了不得宝物。”

  路旁的行人见此睁大了眼睛,惊呼不已。

  “这是使唤这匕首的咒语。”

  山中仙人对着顾生念出了咒语,然后将匕首收了回来塞到了他的手中,然后便长叹一声,晃晃悠悠的离开了。

  回到家中,顾生看着桌子上的这亮晶晶的匕首,不由笑了:“真没想到,我前世还认识一位神仙,若不是我有父母妻子,我说不定在街上的时候就跟他走了。”

  妻子江蓉看着桌上的匕首,回想了那山中仙人的话,却又不禁咬了咬牙道;“夫君,有一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你,以前不说是因为此时机密,如果传出去的话会引来杀身之祸,但是今日我却忍不住想要告诉你

  了。”

  “是什么事情?”顾生问妻子道。

  江蓉道:“我不是本县的人夫君你是知道的,以前我借口说自己带着老母亲是逃难来这里的其实不是,我本是金陵城一位副总兵之女,因为有人杀死了我的父亲,抄了我的家产,我气不过,为父报仇便去行

  刺仇家,结果失败了,后来怕祸及家人就带着仅剩的老母逃难到了这里,之前我苦练武艺,赡养老母,只为有一日能够报仇雪恨。”

  “但我的武艺还不算高强,仇人的势力也越来越强大,我已经感觉报仇无望了,所以嫁给了夫君,替夫君生育孩子,侍奉公婆,如今这位仙人的法宝让我看到了报仇的希望,还请夫君准许我带着这匕首去为

  父报仇。”

  说哇,她咬着嘴唇跪在了顾生的面前。

  顾生愣住了,他不知道如何回答。

  “孩子已经能够说话走路了,母亲也今年因病去世了,家中的事务我都打理妥当了,我现在心中已经没有了什么牵挂,若是我能成功报仇雪耻,再来和夫君团聚,若是不能那么我一定是被仇家所杀,还请夫

  君另娶贤妻,将我忘记。”

  说安,江蓉不等顾生答应拿起了那仙人给的匕首就跑出了屋子,然后步伐矫健的消失在了小镇之中,浑然不像是一个柔弱的女子。

  顾生想要喊住他,急忙追了出去,可是却也已经完了。

  此刻管道之上。

  李修远的军队一路平安无事,所过之处便是山贼,强盗也望风而逃,不出几个时辰,他就已经和韩世忠带来的那两万铁骑的斥候碰面了。

  “将军,韩总兵的人马就在前面五里之外。”伺候抱拳道。

  “来了么?”

  李修远坐在马上,眯着眼睛眺望了一下远处,的确是听到了阵阵战马的轰鸣声传来。

  “很好,一切如计划所料的一样,只要这两万铁骑入驻禁军大营,京城的局势就算是彻底稳定下来了,那个赵景也不用担心被人一脚从龙椅上踢下来了。”

  “加速前进。”

  不多时。

  韩世忠领两万铁骑出现在了眼前,浩浩荡荡,黑压压的一片,旌旗林立,杀气腾腾,这样一支由李修远耗巨资打造出来的铁骑,不但装备精良,而且凶猛敢战,是大宋国第一劲旅,无出其右。

  就这样一队人马,便是面对二十万大军也有一战的资本,而且胜算还比较大。

  “大少爷,我们来了。”这个时候韩世忠让大军停下,自己带着一队人马直奔而来,前来迎接李修远等人。

  李修远见到韩世忠骑马奔马,笑了笑,也准备迎上去,而这个时候,官道之上却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可是金陵城李修远?”

  “嗯?”

  李修远骑马路过,等听到的时候声音已经在后面了,他下意识的回头一看。

  却见官道旁边有一位盘着头发,衣着朴素的妇人,正看着自己,看其样子应当是附近村镇路过的百姓。

  但是这妇人却突然从怀中摸出了一柄亮晶晶的匕首,然后嘴中念念有词起来。

  “刺客?”

  李修远瞬间反应了过来,与此同时天上留意的胡三姐也立刻卷起一阵妖风吹卷而下,周围的甲士也瞬间脸色一变,怒视了起来。

  “有刺客,保护将军。”

  “该死的,那下这妇人。”

  一声声大喝响起。

  但随后那妇人手中的匕首却化作一道霞光直奔李修远而来。

  “飞剑?”李修远眸子一缩,几乎本能的反应伸手试图拦下。

  以他的武艺,三石已下的箭矢都能抓住,但这匕首飞来却奇快无比,几乎在他手掌还未抬起的瞬间就已经飞了过来。

  “噗嗤~!”

  匕首瞬间没入了他的胸膛,李修远身躯一颤,坐在马背上的他立刻跌落了下来。

  “成功了。”江蓉见此心中狂喜。

  但随后一股妖风吹来,直接将其卷起然后抛飞到了空中,接着重重摔下,立刻就摔的浑身疼痛万分,当场吐血。

  “妖妇,老子杀了你。”一位麾下甲士牙呲欲裂,目中满是悲怒之色,他骑马而至,拔刀就斩,欲取其头颅。

  “住,住手,别杀她。”李修远那有些虚弱的声音忽的响起。

  这甲士闻声一惊,下意识的收回长刀,一刀斩在一旁的土地上,画出了一条狰狞的口子。

  虽不杀,但随后附近如狼似虎的甲士却顷刻之间涌来,刀枪齐用,瞬间就将倒在地上吐血的江蓉给死死的摁在了地上。

  “公子。”

  胡三姐立刻显化出来,她跑了过去,将倒在地上的李修远急忙扶坐了起来。

  李修远脸色苍白,嘴中咳血,亦是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胸口这柄深入血肉的匕首,鲜血汩汩不断的冒了出来。

  胡三姐见此立刻惊慌失措起来,她伸手捂住伤口,却发现伤口怎么都捂不住:“公子,快,快止血,服用千年何首乌......没事的,公子你一定会没事的。”

  说着,说着,她竟不断的低头垂泪起来。

  她是千年狐精,哪里不知道眼下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这匕首什么位置不刺,却刺他的胸膛,要知道上次诛杀鬼工头的时候,李修远身上的这铠甲就被那鬼工头打出了一个窟窿,虽有修补,但已不是龙鳞,

  没有无坚不摧的防御。

  而这匕首却正好顺着那缺口刺入,看这位置似乎已经刺到了心脏......

  李修远虚弱一笑,他抓着三姐的手道:“没用的,何首乌精早就用完了,上次给三姐你服用的是最后一块了,其他的都给我父亲煲汤了,咳咳,看来时候到了,我的恶报来了......那老道人提醒的很对,我

  路上的确是会遭遇劫难,回头必死。”

  “胡说,你怎么会死,你可是人间圣人啊。要死也应当是老死才对。”胡三姐流泪道。

  “三姐你很清楚,我三丈之内之内法术无效,但这飞剑却恰恰无视了我气息的影响......咳咳。”李修远感觉胸口一阵疼痛,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一样,竟提不起一丝。

  胡三姐正欲安慰,这个时候韩世忠,沙金,吴象等人已经齐齐赶来,他们跪在地上,又急又怒,看着李修远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少,大少爷......”韩世忠声音在颤抖,他看那柄刺入胸膛的匕首,竟也忍不住流泪起来。

  “去,把那行刺我的女子带来。”李修远靠在狐三姐怀中,有气无力道。

  很快,江蓉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口角流血,被三五个大汉死死的摁住抬了过来,同时两柄利刀更是架在她的脖子上,只要她有异动就能割下她的脑袋。

  “你是何人,为何刺我?”李修远眼皮一抬,看向她道。

  “金陵城江副总兵是我父亲。”

  江蓉恨恨道:“你杀我父亲,抄我家产,让我还有我母亲没有安身之所,我每日都恨不得杀你报仇,今日老天有眼,我总算是办到了,便是死也算是值了。”

  “为父报仇么?咳咳。”李修远又咳出几缕鲜血,他道:“为父报仇的确是名正言顺,看来有人让我应劫在你的手中,你走吧。今日我不杀你。”

  “什么?”江蓉睁大了眼睛。

  她已经做好了处死的准备,没想到李修远竟放过自己。

  “你们放了她。”李修远挥了挥手道。

  “这妖妇行刺大少爷,放不得,小的建议将其严刑拷打,追问幕后主使,然后凌迟处死。”韩世忠咬着牙道。

  “没这个必要,放她走,怎么,难道我受了伤命令已经不管用了么?”李修远盯着他道。

  “大少爷......”韩世忠跪在地上,磕头道;“事关大少爷的生死啊。”

  “韩猛,执行命令。”李修远道。

  韩世忠只得咬牙喊道;“尊大少爷令,放,放了这妖妇。”

  很快,江蓉被放开了,但附近的甲士却依然恨不得将其剥皮饮血,一个个满是杀意的盯着她。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