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七百六十一章真龙相助

第七百六十一章真龙相助

  此刻皇城的宫门之前。

  余下的禁军齐出站在了皇城的城墙之上,而在那城楼之上,国师慈航却是双手合十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大道。

  他并没有见到李修远带着骑兵打过来。

  但禁军营中的五千禁军却是立刻受到了调遣,前去拦截了李修远。

  “这一战他赢得机会不大。”国师估算了一下形势,觉得李修远十有八九要输了。

  五通教的五仙已经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拖延了李修远的时间,争取到了禁军赶来,若是真被李修远一鼓作气的冲进了皇城之中,那么那些禁军会不会倒戈相向可就不一定了。

  他虽道行高深,掌控朝堂,可也做不到掌控所有人。

  “即便是李修远击退了禁军,能杀到这里来也必定损失惨重,而且他身边的助力也都应当按之前的计划一样道歉开了,此刻天上的雷神又不愿意忤逆大势,卷入人间的这场纷争之中来,李修远便是手握神权

  也显得势单力薄。”

  国师心中渐渐涌出了一抹信心。

  他此刻瞥了一眼,示意了一旁的一位文官:“傅天仇的价值已经不大了,即刻行刑,将其杖毙在皇城之下,不过不用立刻将其打死,拖长一点时间稳妥一些,他这条老命兴许对李修远还有存在的价值,若是

  李修远半个时辰之内打不进皇城,那他今日也算是输了。”

  逼反李修远只是其中一计,他若是愿意奋力一搏,那么则以逸待劳,依仗朝廷的气运和其斗法。

  若是他要丢弃一切逃走,便是回了扬州也是乱臣贼子,到时候依然可以诏令天下总兵,围剿逆贼。

  而从古至今就没有一个乱臣贼子有资格身负圣人命格的。

  那个朱熹只因被诬陷和儿媳有染就身败名裂,纵然理念高尚,影响甚大,可照样没什么作为。

  只是......国师依然希望李修远出现,他想亲自将其诛灭,以绝后患。

  此刻刑部侍郎杜泽领了命,随后便吩咐禁军将那傅天仇给带来。

  皇城城门打开,一位身穿官服,却被摘去了顶上官帽的老者被禁军押了出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兵部侍郎傅天仇。

  “妖人误国,妖人误国,呸,老夫眼睛瞎了,居然让你这妖人一直待在官家身边,早知你如此的狼子野心,老夫便是拼了命也要对付你。”傅天仇对着城楼上的国师破口大骂,义愤填膺。

  一旁同样被押送的傅月池却忍不住哭哭啼啼:“姐姐,我们今天就要死了么?姐夫会不会来救我们啊。”

  “我,我也不知道,月池别害怕,有姐姐陪你你。”傅清风也一脸绝望和害怕,但还是忍不住安危自己的妹妹。

  傅天仇转而喝道:“哭什么,官家赐死我们和李修远脱不了干系,而且老夫一身行事清白,便是死了也无愧于天地,官家并非昏庸的官家,将来老夫必定有含冤得雪,下诏平凡之日,今日这妖人将来不得好

  死,老夫死后便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他的。”

  “傅大人,并非我这方外之人误国,而是你们朝廷诸位大人自误啊,如果不是国运衰败,百官昏庸,天下百姓名不聊生,又哪里有我这样的人可乘之机,你也是一个老糊涂,愚蠢不堪,该防备的人不防备,

  不该防备的人却处处防备,没有那李修远你这老东西早就该死了,今日看在你是李修远的岳丈份上,就由我亲自超度你吧,”

  国师慈航笑眯眯的说道,然后双手合十念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法音洪亮,如佛陀念经,传荡开来。

  傅天仇听这经文如同立刻受到了顿悟一样,他跪在地上磕头哭喊:“罪臣知错,罪臣知错,罪臣罪大恶极,早该认罪伏诛,一切都是罪臣的错,是我害了所有人......”

  “父亲~!”傅清风见此大惊,想要劝阻却是无能为力。

  很快,傅天仇磕得额头开裂,鲜血直流,不一会儿功夫就气若游丝倒在地上直接昏死了过去,嘴中依然还念念有词。

  “行刑吧。”国师慈航淡淡道。

  “行刑~!”立刻有宦官传令。

  行刑的禁军将昏死的傅天仇摁在地上,手持棍杖狠狠的打下。

  每一棍都用足了力道,寻常的文官在这样重的棍杖之下二十记就要死去,不过为了拖延时间,让傅天仇没那么快死,所以他们都避开了要害。

  “父亲.....呜呜~!”傅清风和傅月池见到傅天仇要被杖毙于皇城之下,立刻哭泣不停。

  “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国师慈航眉头一动,却是看向了龙吟湖的方向,他感觉到了自己留在龙吟湖上的那湖心宝刹之内的香火分身被人诛杀了,那座金身也被捣毁了。

  “看来李修远还没有放弃,他果然很难缠。”

  心中明悟,他没有放松警惕,如果所料不错的话,那龙吟湖外的禁军很快就要兵败了,不多时那李修远就要杀过来。

  那些禁军虽然装备精良,那从未上过战场又怎么会是那李修远的对手。

  “杀~!”

  此刻,龙吟湖畔杀声震天,刀兵碰撞,厮杀不断。

  前后两侧的禁军不断的涌来,他们手持刀枪攻击着那些下马交战的骑兵。

  巨大的人数差距再加上这又是皇城脚下,建功立业之心的鼓动之下,这些禁军爆发出了不小的战力。

  一位禁军神情兴奋又疯狂的拿起长枪刺了过去,刺中了一位敌人的胳膊。

  正在想着自己杀敌一人的功劳时,可是那被刺中的敌军却是咧嘴一笑,抓住那长枪挥刀就是迎头一斩。

  “咕噜噜~!”

  这禁军睁大了眼睛,脑袋从脖子上滚落了下来,鲜血溅射一脸。

  不过后来用来的禁军却又连连刺出长枪,将那受伤杀死的敌人连刺了五六下,这才将其刺死。

  “继续前进,别怕,敌人人数不多,我们赢定了。”督战的统领大声吼道。

  前后两头的禁军有条不紊的继续推进,虽然李修远打来的这些骑兵都是能上马能马战,下马能步战的精锐,可是人数的差距和地形的劣势让他们空有一身本事施展不出来。

  随着禁军推进他们只能被动的后腿。

  一都统浴血杀退几位冲来的禁军大声吼道:“将军还没有来么?这样下去我们全要死在这里。”

  “坚持住,将军绝对不会抛下我们的。”

  “怎么坚持?将军不出现的话我们想要活下去就只有领兵冲杀出去了,不能固守在这里了。”

  “我们是不是被出卖了,将军丢下我们跑了。”

  战况急转直下之下士气跌落低谷,便是再精锐的战士内心也会动摇,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是谋反,心中的底气并不足,完全是因为李修远在的缘故才能保证士气高昂。

  因为李修远带着他们平灭了九山王李梁金,一路胜仗不断,他们相信只要李修远在这世上就没有打不赢的战斗。

  毛五怒喝道;“谁敢动摇军心,立斩不饶,吴象,你去杀退那边禁军,不要让他们继续逼近。”

  吴象一言不发,提着一根粗大的铁棍就迎面冲向了压来的禁军。

  “一起攻击那敌将。”禁军之中的统领见此吴象这九尺大汉杀来,急忙大喝道。

  立刻十几根长枪对这吴象刺来,吴象只是怒目一睁,手中的铁棍一扫,那些长枪就立刻崩飞了出去,而持枪的禁军更是因为这股庞大的力量直接摔到在了地上,随后他大步走了过去,伸脚一踢。

  “啊~!”

  一声惨叫响起,一位倒在地上的禁军就当是皮球一样踢了出去,整个身躯都飞了起来,然后一路倒退,撞到了十几人才停了下来,

  “都给我死来。”吴象铁棍挥舞,卷起一阵狂风,这些禁军就像是纸片一样被打的四飞五散,惨叫一片。

  人群就像是收稻子一样成片成片的倒下。

  转眼之间死在这吴象手中的禁军就不下于百人。

  附近的禁军胆寒,看见这浴血而战然如熊罴一般的猛将竟吓的不敢再往前。

  “这厮就是官家御封的神力将军?当真可怕,我以为夜叉将军就已经够厉害的,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的猛士”

  督战的统领见到吴象恨的咬牙切齿,这样的家伙守住这条路的话只能期望另外一边能有所收获,想要从这里打过去段时间内是没有可能的。

  吴象守住的这边虽然压力大减,但是另外毛五那头却是倍感沉重。

  这样的劣势情况之下缺乏顶级高手稳住阵型,可以说是节节败退。

  虽然沙金勇猛,铁布衫法可以抗住刀枪的攻击,但他武艺全在拳脚上,此刻吃了兵器的亏,虽然奋勇杀敌,勇猛过人,但奈何敌人太多也只能且战且退。

  “若是夏侯武,燕赤霞,李超,崔魏这些高手在的话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打过来。”沙金咬牙切齿,拔刀就砍,怎么说也是一位武道宗师,钢刀落下瞬间就将一人劈成两半。

  这样的武力也着实震慑了旁边不少人,但比起吴象那让人闻风丧胆的姿态却还是差的远。

  可是他的厮杀持续不了多久,很快一杆长枪刺来,虽为刺穿他的身躯,却扎进了他的血肉之中。

  “该死的。”沙金流血,斩断长枪,后退数步。

  他的铁布衫法不是没有缺陷,他运气的时间越长铁布衫法的作用就越小,这样的武艺没办法久战。

  他一退,禁军压来,这一路就被不断压腿。

  此刻前后积压之下,中间的甲士已经十分拥挤了,有几个更是一不小心挤的掉落进了龙吟湖中。

  尽管一千五百人承受着三四倍敌人的围杀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但败相已经显现了出来。

  “将军,将军在哪?”一人甲士被浑身刺杀吐血高喊。

  “不是要带我们打进皇城么?为什么将军不见了。”

  “我死不怕,可是却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啊。”

  有很多人死前悲呼。

  “敌军已经坚持不住了,我们要赢了,大家鼓起勇气继续奋勇杀敌。”禁军统领见到形势变化,大喜,高喊不止。

  然而此刻。

  龙吟上巨浪滔天,浪花席卷拍打在了湖心宝刹之上,随着湖心宝刹的震动,这座立在这里几十年的宝刹竟开始崩溃,倒塌。

  只是这一幕却没有人在意,因为所有的人都在拼命厮杀。

  “轰隆~!”

  终于,一声巨响,宝刹倒塌,便连整座湖心岛都沉下了湖底。

  然而就在此刻。

  天上乌云滚滚,顷刻之前狂风骤起,电闪雷鸣,湖面中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嗷~!”

  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响起,却见一条十几丈长的真龙,张牙舞爪,仰天咆哮,甩动着巨大的龙尾击碎浪花,跃出水面,冲上云霄。

  “什,什么?”

  这样巨大的龙吟声便连在龙吟湖畔交战的双方都给惊醒了。

  他们巡声看去,却见到一条体型庞大的真龙竟在龙吟湖的上空飞舞盘旋,发出阵阵惊天的龙吟。

  “龙,是龙?”

  “天啊,是真龙显灵了。”

  所有的人都睁大了眼睛,满脸震惊,仿佛见到了神迹一样,连战斗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然而此刻。

  龙马嘶鸣,却见一匹雪白的龙驹载着一人踏着风波,从龙吟湖上急奔而来。

  “是将军,是将军,快看,是将军的龙驹。”毛五浑身浴血他仅此惊喜万分。

  “将军总算是出现了,这一战我们能赢。”

  “将军。”

  麾下的甲士激动大喊,见到了李修远就似乎见到了胜利的契机,士气一下子提了上去。

  李修远此刻从鬼王布袋之中取出了雷神锥,这是吞鬼雷公被石虎斩杀之后留下来的,他往天上一丢,大声喊道;“真龙,还不化作神兵,助我杀进皇城之中去,难道你想违背诺言么?”

  “嗷~!”

  舒展了一下筋骨的真龙,立刻龙吟一声,摆动龙躯从乌云之中飞来,它龙嘴一张咬住雷神锥,然后身躯变化,迅速缩小,短短片刻的功夫,就化作了一杆长枪从天落下。

  这长枪的枪身是一条真龙的样式,张牙舞爪,栩栩如生,龙嘴张开咬住枪头,彼此之间混若天成,没有办法工匠铸造的痕迹。

  李修远伸手一抓接住了这从天而落的长枪,随手一挥,长枪请鸣,隐有雷光闪烁,是一件难得的神兵利器。

  好一杆盘龙吞金枪。

  “看,看见没有?真龙化作神兵被将军握在手中了。”

  “真龙显现,助将军杀敌,难道将军就是传说之中的真龙天子?”

  “连天上的神龙都帮助我们,我们怎么可能会失败。”

  众甲士高呼,见此一幕,脸色兴奋的通红,只觉得自己等人是天命所归,根本就不是来造反的,而是来顺应天命取代赵氏江山的。

  面对他们的兴奋,那些禁军见此却是胆色尽失,有些禁军更是忍不住已经丢下了兵器准备逃走。

  士气一下子跌到了低谷。

  李修远举起真龙所化的长枪,高喝道:“今日天命在我手,上马,随本将军杀进皇城。”

  龙马随后一骑绝尘,踏着湖面一跃而来,瞬间就撞飞了一片禁军,而后手中的大枪一甩,前面的一片禁军瞬间身躯裂开,倒地惨死。

  “上马,将军有令上马杀敌。”

  “传将军令,上马杀敌,打进皇城。”

  “将军有真龙护佑,此战必胜。”

  众甲士气势高涨,立刻拉动缰绳,翻身上马,准备冲锋。

  “跟本将军来。”

  李修远骑着龙驹冲杀在最前面,一手挥舞着盘龙吞金枪挑刺过去,一手拿着泰阿剑砍杀,所过之处禁军没有一战之力,成片成片的倒下,惨叫声不绝于耳。

  什么是上等武艺。

  骑马冲阵,陷阵杀敌,这就是上等武艺。

  李修远持枪,持剑,左右开弓,骑马杀敌,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骑就能杀进敌人阵中,而且还自身无伤,这换做是任何一位武道宗师都做不到的,他们的武艺虽然高可是学的都是亡命搏杀的伎俩,做不到

  他这样。

  此刻,神兵利器在手,又骑着龙驹,李修远很好的向这些禁军证明了,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不是开玩笑。

  将军如此的神勇无敌冲杀在最前面,麾下的骑兵又岂敢不尽死力。

  战场杀伐,再怎么鼓舞士气都没有将帅亲自冲锋,皇帝御驾亲征来的强。

  此刻,李修远带着骑兵冲杀,其战斗力和之前简直就是一个天地一个地,完全没有可比性。

  “拦,拦住那李修远,拦住他。”禁军统领大惊,急忙吼道:“谁能杀了他可赏千金,官升三级。”

  “你就是统帅?”李修远泰阿剑一斩,割下一个脑袋,龙驹一跃而起,直奔那禁军统领而去。

  “咻~!”

  十几根利箭飞来,此刻似乎要阻止李修远,可是李修远却是脑袋一侧,避开了几根要害的箭矢,然后就任由箭矢射在身上。

  “叮!叮!叮!”

  铠甲是蛟龙的龙鳞打造而成,坚不可摧,水火不浸,射来的箭矢顷刻之间就被弹飞了

  “死来。”李修远手中的泰阿剑猛地一掷,宝剑瞬间飞出。

  那禁军统领已经感觉到了危险急忙骑马欲走。

  可是才刚一转身宝剑瞬间刺穿了他的铠甲,贯穿了他的身躯。

  这禁军统领难以置信的看着胸前的的宝剑,口中鲜血之涌,剧烈的疼痛涌遍全身。

  “啊~!”一声惨叫,他从马背上栽倒了下去。

  但是此刻李修远骑马奔来,随后一抓,却又将他身上的泰阿剑取了回来,长剑一挑,一颗硕大的脑袋离开身躯飞了起来。

  “杀了我这么多属下,你怎么能不死。”李修远长枪刺穿他的脑袋,挑着他的脑袋又喝道:“你们统领已死,还不弃下兵器逃生,难道想被我杀死么?”

  五千禁军人数这么多,而且眼下还要打进皇城,所以不能招降,也不能杀退,只能击退。

  而击溃这些禁军最好的办法就是斩杀其统领,让其军心尽失,兵败如山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