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七百五十八章神权开路

第七百五十八章神权开路

  铁骑顺着官道直奔京城而去。

  有几名骑兵快马在前,充当着斥候,确保在通往皇城的这条路上没有陷阱和埋伏。

  这是行军打仗的布置,尤其是眼下更是不能松懈。

  此刻,前面打探情况的一位斥候忽的在官道之上见到了一位身穿锦衣,身宽体胖,宛如富家翁一般的男子。

  这男子正笑呵呵的看着他们,脸上没有害怕的神态。

  “前面的那人我等奉三皇子诏令前往皇城办事,闲杂人等速速让开若,若是还不让开休怪我等刀剑无情。”一位斥候大声喝道,不过手已经将腰刀拔了出来。

  “当心,这人有点怪异。”旁边的一位斥候道。

  官道之上空无一人,百姓闻兵而逃,哪里会有人如此的痴傻站在官道中间。

  “大少爷有吩咐,若遇阻拦之人可以先斩后奏,倘若有异常立刻禀报,我先试着斩了此人,若有有异你即刻禀报。”那斥候喝了一声,见到那中年男子还不退避,立刻纵马持刀,奔杀而去。

  一匹快马奔来,顷刻便到。

  这中年男子依然笑呵呵的站在路中央一动不动。

  斥候快马掠过,弯腰挥刀,却见刀光一闪顷刻之间那中年男子的脑袋就滚落在了地上。

  但是让人奇怪的是此人脑袋落地却并无鲜血溅出,反而落在地上的脑袋翻滚了一圈又跳了起来,回到了脖子上。

  “好刀,好武艺。”中年男子扭了扭脖子笑呵呵的说道。

  斥候大惊,急忙勒马止步。

  “驾~!”另外一位斥候虽然也心惊肉跳,但顾不得紧张里面掉头回去,将此事前去通报。

  “哪来的妖人,李家的军队也敢阻拦?不怕死么?我家将军杀妖人无数,你区区一人也敢在这里卖弄法术?”那斥候定了定神,大声喝道。

  “嘿。”中年男子笑了笑,却是衣袖抖了抖。

  “哗啦啦.....”

  立刻,有什么东西像是豆子一样从他的衣袖之中摔落了出来,咕噜噜的四处滚开,很快就铺满了整个路面。

  等到斥候看清楚的时候才眸子一缩。

  那豆子一样的东西竟是寒光闪烁的铁钉,每一枚铁钉都像是从地面上的青石路面上长出来一样,足足有三寸之长,而且锋利无比,此刻放眼望去街道之上已经没有了落脚之处。

  斥候坐下的健马突然悲鸣一声,扬起前蹄,却见它的双蹄已经被刺穿了,鲜血都流了出来,而后因为剧烈的疼痛,战马无法立足噗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一倒地转眼之间就被地上的铁钉刺了无数个窟窿、

  “啊~!”斥候也忍不住痛叫一声,摔倒在地上的他也被铁钉刺伤。

  “你们想打进皇城哪有那么容易,先废了你们的骑兵,看你们如何冲杀。”中年男子笑呵呵道。

  此刻,另外一位伺候已经骑马飞奔而至。

  “报,将军,前面有一妖人拦路,我等一人在前面斩下那妖人的脑袋,那妖娆竟将脑袋给接了回去。”斥候忙道。

  “妖人?”

  李修远眼睛微微一眯。

  “这是断头再生的法术,施展这样的法术道行不会低于六百年。”一旁的胡蓝玉道:“而且敢在这个时候拦路,估计应当是千年大妖一流。”

  “千年大妖我杀的会少么?”李修远道:“平时和我作对我会网开一面,但是今日,哪个大妖敢露头,哪个就必死无疑,继续前进,今日当诛了他。”

  说完,马速加快。

  可当他赶到的时候却发现官道上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一位斥候受伤倒在路中央,在地上竟长出了铁钉一样锋利的尖刺。

  别说是人了,就算是马蹄走上去也要顷刻之间被刺穿。

  “停~!”李修远勒马挥手。

  胡蓝玉此刻翻身下马一看,拔出一根铁钉,却是将地面的青石也给拧碎了,吹了口气,铁钉落在手中却已经变成了一个尖刺。

  “这是刺猬身上的刺,施法的是一位刺猬精,这地上的铁钉都是他的尖刺所化,这么多铁钉只怕是耗尽了他身上所有的尖刺,他这是在拿千年道行和我们斗,损失这么多尖刺其必定元气大伤,此法已是仙术

  ,变假成真,怕是很难破除。”

  说完,他对着地上的那些铁钉大吹了一口气,却是有些变回了刺猬的尖刺,但是大部分却还无动于衷,而那破除的部分比起这一条路上密密麻麻的铁钉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提。

  “李公子,我建议绕道而行。”

  李修远皱起了眉头:“绕道而行不知道要耽误多少时间,而且别的路就没有阻拦了么?这法术便是很难破除也要破除,”

  他试着靠近了铁钉。

  却也发现自己的气息影响之下这铁钉还是铁钉,法术并没有失效。

  他知道胡蓝玉所言不虚,这法术已经变假成真了,就如同点石成金之术一样,一旦成功石头就会变成金子,便是他气息影响之下也无法将黄金变成石头。

  法术已成如木已成舟,想要破除非常的困难。

  这样的法术已经是仙术一流了,不是寻常的妖邪可以掌握的。

  “李大人,往前皇城的路上满是荆棘,你又何必强去呢,还不速速领兵离去。免得身死前方。”一个声音从附近的房屋内传出。

  但侧耳倾听却又辨认不出来是哪里传来的。

  “你是何人还不速速报上名来?难不成有胆量拦我去路却没有胆量自报家门么?”李修远呵道。

  “我是五通教的五仙之一,姓名对李大人而言并不重要,不是么?”那声音继续响起。

  “装神弄鬼,诛了你。”

  李修远目中金光一闪,他手掌一番,金色大山浮现。

  眼下他军队不足,煞气不够浓烈,法术还是能够施展出来的,只是在动用神权的这一刻他明显感觉到了手中的神权比往日沉重了许多,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力量在给予自己压迫一样。

  若是这股力量足够强大,他估计连神权都施展不出来。

  “神君的神权?”李修远展露神权的一刻,一个惊呼的声音响起,立刻街道之上刮了一股妖风,似有什么妖物化作怪风逃遁。

  “呼呼~!”

  “现在想走,晚了。”

  声音响起的同是,他伸手一指手中的金色大山化作一柄金色的宝剑掠过,追着那道怪风就刺去。

  那怪风在逃遁,跑到屋子里这金色的宝剑就追到屋子里,跑到树梢上这金色的宝剑就斩下树梢,最后那怪风向着皇城的方向逃遁,最后宝剑追上,对着那怪风一刺。

  立刻一声惨叫响起,却有一股鲜血从半空之中飞溅出来。

  但到了这个时候,李修远却看见那金色的宝剑从天上摇摇晃晃的坠下,似被另外一股力量压制,无法继续前进。

  “大宋国的气运么?”他眯着眼睛。

  看见皇城的方向气运笼罩,似一层云雾,有山河大川的景象浮现,那是大宋国的江山社稷,一国之运的代表。

  东岳神君的力量象征着是泰山,可泰山哪里比得了九州山河。

  “大宋的国运能压制神权的力量,这是人道压制神道的象征,也对,人毕竟是万物之灵,神道若是能压制人道这世上凡人早就被鬼神奴役了,哪里还能主管人间。”李修远挥了挥手,收回了神权。

  但那五仙之一也不好受。

  半空之中的怪风突然消失不见,落在地上化作了一位中年男子,然后一瘸一拐的逃似的往皇城方向去了,一边走还一边流血,不过依然放肆的大喊道:“李修远,你的法术是很厉害,我被你那一剑刺伤了躯

  体,伤了根基,不过你也不好受,破不了我的法术就得乖乖的待在那里,看你什么时候进的了京城。”

  “我再告诉你一句,你那岳丈傅天仇已经被官家罢免丢职了,因为你的牵连缘故很快就要在京城之外杖毙,先杖毙傅天仇,再杖毙他那两个女儿,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救得了他。”

  “找死。”

  李修远闻言杀意暴增,他猛地骑马飞奔而出。

  龙驹立刻腾空而起,越过地上的铁钉飞越到了屋顶之上,然后奔走如风向着远处那个受伤的妖仙冲去。

  “嗯?”那中年男子感觉到了危机,回头看,见到李修远竟舍下一群属下,单枪匹马的跃马杀来了,顿时他吓的亡魂惧冒。

  这和之前计划的不一样啊。

  神权被国运压制这是他预料之中的,所以他和李修远保持足够的距离,尽量离皇城近,为的防止李修远动用神权的力量一招就将自己诛杀,否则他怎么敢在他面前现身斗法。

  可是他怎么也没算到这李修远竟像是一个莽夫一样策马就杀来。

  难道是之前的嘲讽过头了?

  龙驹奔走似飞,越过屋顶很快追上了他。

  这中年男子拖着受伤的大腿,抖动着那肥胖的身躯疯似的往前逃,一边逃一边还喊:“恒娘,黄侍郎,柳姑娘救我,救我,国师救我......”

  他施展着法术试着飞走,可是只能往前越个几丈却又落了下来。

  惊恐之心胜过了平日里坚定的道心,让法术施展不灵光,而且此刻更身受重伤,元气大伤,和让原本就不灵光的法术更加不行了。

  “我要杀的妖,天上地下谁能救?今日谁来都是死。”李修远喝道。

  下一刻。

  一道身影策马而至,龙驹扬起前蹄,嘶鸣如龙,形成了一股可怕阴影将这中年男子笼罩在了其中。

  威严而又狂暴的杀意笼罩过来,此刻便是猛虎也要瑟瑟发抖。

  中年男子一个踉跄突然爬倒在了地上,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法术已经彻底失效了。

  这是圣人的气息笼罩了过来。

  他回头一看只看到了一双冰冷的金色眸子,以及骤然一闪的剑光。

  “嗡~!”

  泰阿剑清鸣,一颗硕大的脑袋瞬间飞了起来。

  这一次脖子上却是鲜血如柱涌,飞溅而出,染红一片地方。

  中年男子的脑袋滚落在了地上,那一双眼睛睁的极大,神情满是恐惧和害怕,尸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鲜血喷涌的同时也渐渐起了变化。

  很快,一具男子的尸体化作了一头如野狗般大的刺猬尸体。

  这刺猬尸体身上没有一根尖刺,像是被拔光了一样,肉身通体泛白,这是成精之后吸取了太多日月精华的征兆,只是肚皮泛黑,却是因为心肠歹毒,作恶多端的缘故。

  “果然是一只刺猬精,修行这么多年还是妖身,今日死在我的手中你到是死得其所。”李修远冷冷道。

  没有去理会这尸体,他此刻立刻回头一看,却见后面的道路上的铁钉还在,并没有因此而消失。

  胡蓝玉说这刺猬精消耗元气,拿千年道行和自己斗不是没有原因的。

  人死法术还未破,可见其下了血本。

  李修远不想让属下绕道,这是直通皇城的官道,一绕道不知道要耽误多久,京城的路也杂而乱,到时候进了其大街小巷之中,分兵之后还要分兵,只怕一千五百人已经成了一盘散沙,而且从这刺猬精的口中

  也得知了傅天仇真要被杖毙皇城之外,虽然他不喜这个老丈人,但他却不得不管自己的未婚妻,所以时间紧迫,容不得拖沓。

  “你以为死了就能拦住我的路么?休想。”

  他骑马持剑,宝剑一挥,对着道路一指,一声大喝响起,回荡苍穹:“道路荆棘,我当披荆斩棘,开路~!”

  泰阿剑爆发光芒,上面留有东岳神君的符诏莹莹生光,又因为神权在握,此刻他似能言出法随一般,将不曾学过的法术施展出来。

  而且此剑运用得当,可开山劈石,截断大江河流。

  区区一条小路便是有国运压制,也当斩开。

  “轰隆隆~!”

  李修远一喝之下,怒剑一挥,官道之上青石翻滚,地面裂开,顷刻之间风云变化,地脉运转,整条路面竟整个反转了过来,泥土暴露在了外面,而那难以破除法术的铁钉被淹没在地下深处。

  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内,几百丈长的路面已经彻底失去了原先的模样,变成了一条平坦的泥路。

  看见这一幕的甲士顿时目瞪口呆,仿佛见到了神迹一样。

  “天命在我不在赵,随我打进皇城,”李修远振臂一呼道。

  立刻士气如潮,翻滚汹涌,铁蹄滚滚而来。

  胡蓝玉却是神色一凝道:“在国运的压制之下东岳神君的神权都杀不死一只元气大伤的妖仙,这已经很不对劲了,若是真的站在皇城脚下的话,只怕李公子连神权都拿不出来,但按理说彼此都应该受到影响

  才对,为什么那五通教的妖仙却没有多大的影响?”

  他骑马跟了上去,心中却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或许李修远也已经注意到了,只是眼下他并没有多想而已,因为现在已经没退路了。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