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七百五十三章赐酒

第七百五十三章赐酒

  距离京城十里之外有一处山庄,名为正气山庄,是傅天仇的一位辞官归乡的好友所留,虽然平日里少有人打理有些破败了,但也不失为一处很好的落脚之处。。。

  而在李修远进京述职之日,就有两千‘精’骑驻扎在此。

  平日里深居简出,再加上很少有人来此地,这里多了一支军队的事情朝廷那边根本就不知道。

  但是今日。

  先前时刻沙金一匹快马奔入了正气山庄,紧接着平静的山庄之内响起了铁甲晃动,擦拭兵器,喂饱战马的声音。

  仅仅半个时辰不到,一支身披铠甲手持钢枪,腰挂百炼钢刀的铁骑便浩浩‘荡’‘荡’的出现在了通往京城的官道之上。

  本来领兵的都统是韩猛,不过现在换成的‘毛’五。

  ‘毛’五此刻骑着健马,拉着缰绳高声喊道:“朝廷不仁,要赐死大少爷,今日大少爷有令让我等前去相救,诸位都是受过大少爷恩惠的人,平日里大少爷亦是待我们厚重,酒‘肉’不缺,银两不少,今日该是回报

  大少爷的时候,别以为前面是皇帝老儿的地盘就能吓到我们,在我‘毛’五的眼中没有皇帝,只有大少爷一人。”

  “如果有谁怕死现在就掉头走,我不拦,以后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也别怪今儿个我没提醒你们,愿意走的都跟我来。”

  他大声一喝,然后骑马往前奔:“出发。”

  有甲士策马大笑:“怕甚,老子要不是受到大少爷招揽还是拦路的强盗,这辈子就是跟着这皇帝老儿干上了,他要杀大少爷老子第一个不答应。”

  “京城策马方才不失为一条好汉,宰几个贪官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毛’五,莫要小觑人,那皇帝老儿有什么好怕的,只要大少爷一声令下我敢拉他下马,兄弟们走,打进京城去。”

  一群如狼似虎的悍卒大声吼道,神‘色’全无惧意,有的只有兴奋之‘色’。

  这年头种地的都活不下去,能跟着大少爷卖命是一种福气,有什么好畏惧的,而且功劳越多赏银越多,能打仗就能发财,管大少爷要自己打谁。

  两千铁骑,喊的震天响,一路奔腾而来宛如大江决堤,滚滚而来,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官道上的一些商贾,行人听到他们大逆不道的豪言更是吓的脸‘色’都白了,直呼这些人是要造反。

  可是此刻即便是他们听见了也没有关系。

  大事已起,覆水难收。

  “这就是大少爷在南方带来的‘精’骑?战场之上见到这样一只骑兵谁敢阻挡?”沙金见到这群凶悍的骑兵心中一惊,感到不由有些后怕。

  要知道这才只是两千人而已,而听闻大少爷在扬州有两万铁骑。

  这等人马若是齐聚完全就如戏文之中说的那样,可以驰骋天下了。

  骑马奔走之际沙金喊道:“诸位,大少爷那边已经安排妥当了,只需从城南杀入,可一路畅通无阻,‘毛’五,我前面领路你带众人随我来。”

  “好。”‘毛’五回道。

  两千铁骑顺着官道无所畏惧,直奔京城的城南而去。

  而在京城城南的城墙上,有几十号守军如往常一样没‘精’打采的看守着城墙。

  京城的城墙不高,装饰作用大过实际用处,再加上京城也是扩了又扩,这城墙实际上已经算是在京城的城内了。

  真正的京城之外是无险可依的,一路上皆是畅通的大道,没有一丁点的阻碍。

  当两千铁骑奔入京城的地界之后城墙之上的守军还没有反应过来。

  “今儿个是怎么了,那边什么声音,是打雷么?”一位守军道。

  “听着不像,兴许是某大户人家娶妻,应当是放鞭炮吧,瞧着不是有人往这里来了么?”

  城墙下的守军发现附近的百姓有些惊恐的往这里跑来,不,不是往这里跑,而是被什么东西驱赶着一样四散逃窜。

  “快,快关城‘门’,有人造反,一支叛军往这打过来了。”‘混’‘乱’的人群之中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句。

  但很快便没有了声音,被那铁蹄滚滚的轰鸣声淹没了。

  “嗯?”

  这个时候城墙之上的守军方才睁大了眼睛看见,在宽阔的官道之上一支装备‘精’良的骑兵卷起尘土从远处急奔而来,附近的百姓无不是望风而逃。

  “不,不好,出大事了,快,快跑。”有些守军吓的双‘腿’哆嗦,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之后丢下兵器掉头就跑,也不守城了。

  转眼之间守军就‘混’迹在人群之中逃了个七七八八。

  余下的十几个守军之中有人颇有几分急智,忙喊道:“快,快关城‘门’,快,不要让那支骑兵冲进来,那不是朝廷的人马,是叛军。”

  被这突然发生的事情吓傻的那守军方才惊醒过来,急忙准备关城‘门’。

  不过一人的手刚刚推动沉重的城‘门’时却一道剑光掠过,瞬间被斩成了两节。

  一位手持利剑的剑客,大笑着逆着人去走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朝廷要变天,你们还守着这城‘门’作甚,还不逃命去?谁敢关城‘门’可别怪我剑下无情,刚才那一件我只看了你的胳膊,下一次挥剑砍的可

  就是脑袋了。”

  夏侯武自然不会任由他们关上城‘门’,一旦城‘门’被关,便是没有守军守城要打开城‘门’也要费一番功夫。

  余下的守军见到断臂落地,同伴鲜血喷溅,痛苦喊叫顿时吓的脸‘色’苍白。

  本来就风声鹤唳的他们顿时胆‘色’全无,又有一些人丢了兵器转身逃命。

  余下的也不敢停留,纷纷丢兵弃甲‘混’入人群消失不见。

  京城的守备之薄弱竟到了这种程度,一个剑客都能拿下一座城‘门’。

  但这一切都在李修远的预料之中,他是打过仗的人,京城的守备力量有多少他一眼就能估算一个大概,没有几分自信他哪里敢拿骑兵攻城。

  而在如意坊内,赵永拿着圣旨对着李修远宣旨,官家的旨意其实没有什么复杂的,就是赐酒于他,让他罢官回乡,永不录用之类的,但看似宽洪大量,其实意思很明确,那就是你自裁谢罪,不追究你的家人

  ,族人,也算是网开一面了。

  “罪人李修远还不跪下接旨。”赵永冷着脸道。

  李修远依然无动于衷,他笑着道:“官家要我死何必这么麻烦,直接带兵来杀就好了,看来官家也是有所忌惮啊,怕我逃出京城举兵来反,所以打算将我赐死,不追究我的罪名也不祸及我的家人。”

  “李修远,事到如今你何必多言,倘若你还有几分忠孝之心的话,现在就饮酒自裁吧,这样对你,对朝廷都好。”赵永道。

  李修远摇了摇头道:“不,不,不,我并非这个意思,我是在感慨,这个朝廷还真是冷漠无情啊,我怎么也算是为了朝廷平了九山王之‘乱’,勉强算是有功之臣,胡美人之死官家居然连调查的想法都没有直接

  就是下旨赐死,看来不光是文武百官的根烂了,连那官家也是昏庸。”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李修远你死到临头了何必废话。”赵永冷哼道,说完他挥了挥手;“给他御酒。”

  一个宦官低着头的捧着‘玉’盘,上面放着一个金壶,旁边一个金杯,里面装着一杯御酒。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李修远挥手示意旁边伺候的美人退下,然后站起来道:“我李修远只知道君无道,臣投他国,父不慈,子奔他乡的道理,我的命自有其定数,不是一封圣旨就能决定的。”

  说完他往前走去,取来圣旨都不看一眼,随后一丢,拔剑一斩。

  瞬间圣旨斩成两节落在地上,接着又打翻‘玉’盘,将那御酒泼洒一地。

  酒水抛洒,在那酒杯之中一条细小的红‘色’蜈蚣翻滚扭动,同时一股剧毒之物腐蚀地上的地砖。

  “你,你大胆”赵永气的发抖,他涨红着脸道。

  他万万没有想到李修远会如此的大胆包天,斩断圣旨,打翻御酒。

  “来,来人啊,左千户,给本官拿下这厮。”

  这话一出,坐在一旁的喝酒的燕赤霞就哈哈一笑,把酒坛一丢,一柄宝剑已经出鞘被握在手中。

  同时吴象也是怒目而睁,手持一根‘精’钢大棍,守在一旁,任何人敢靠近他必定一棍子敲下,将其砸成‘肉’泥。

  “哗啦~!”

  如意坊内各处也响起了铁器撞击的声音,不是钢刀出窍,就是弓弩上弦。

  见此一幕赵永顿时吓了一跳,急忙往后退去,然后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李大人,如果你要和朝廷作对的话,那卑职只能是得罪了。”左千户走上前来凝声道,手中已经拔出了背后的大刀,准备奋力一搏。

  他心中没有底气,因为他清楚李修远身边的这几个猛人武艺有多高,两千人马只能说勉强够用,但要说拿下他们,他却没自信。

  “左千户,此事和你没有关系,你不用为此搭上‘性’命。”李修远淡淡道:“你应该学学夜叉将军,他就没有进如意坊,而是守在外面。”

  “报效朝廷是卑职的分内之事。”左千户态度坚决没有办分的退让。

  “那可惜了,我这辈子杀的人不少,但却自认为没有杀错一个好人,唯独你让我感到可惜,你是忠孝之人,杀你这样的人我于心不忍,但若是左千户你要坚持的话,我愿意亲自送你上路,因为这样的朝廷不

  值得你效忠啊,你死之后若是在人间还有父母妻子的话,我会替你赡养的,还请放心。”

  李修远手持泰阿剑目光骤然凌厉起来,然后大步往前走去。

  左千户紧握双刀,浑身紧绷,眼前这位李大人看似闲庭信步的姿态,但实际上武艺十分高强,若是怕他当做书生看待的话那就是找死。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