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七百四十三章亲友至

第七百四十三章亲友至

  阴间的通道再次打开,一辆青铜车辇从里面飞奔而出,落在了王府的庭院之中。

  “元丰。”焦急等待的小翠见到车辇上昏迷不醒的王元丰时急忙走了过来。

  “放心,他没事,只是昏迷了而已。”李修远道:“今日的事情对他来说就相当于一场梦,阎君的记忆已经被他留在了阴间,以后不用担心他会苏醒前世的记忆了,而这一觉之后相信他的痴傻症状会因此消

  失,以后他可以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

  “好好照顾他吧,今日就当我没有来过。”

  他将昏迷的王元丰扶下了车辇,交给了小翠。

  不过车辇上的锦瑟却是恋恋不舍的看着昏迷之中的王元丰,她一言不发,神情很是伤感。

  “阎君说的对,没有长久的夫妻,也没有不散的宴席,他选择了轮回就说明你和他之间的缘分已尽了,或许娘娘你应该返回阴间继续自己的生活,而不应该打搅阎君的新生。”李修远道。

  “你说的对,我的确是无法在陪伴在阎君身边了,他想来很责怪我吧,我没有替他照顾好阴间,以至于给你添麻烦了。”锦瑟幽幽一叹

  李修远道:“娘娘你错了,阎君没有责怪任何人,他当初的布置也并没有想过能长治久安,他对娘娘应该更多的是愧疚,毕竟他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担子交给了娘娘,要不然,阎君最后的一段时间也不会让

  娘娘陪着走完,而且他将自己的记忆留在阴间也未必没有陪伴娘娘的意思。”

  “是这样么?”锦瑟不确信的问道。

  “难道娘娘要怀疑自己和阎君之间几百年的感情么?”李修远道。

  锦瑟闻言不再伤感,露出了一丝笑容:“你说的对,我该走了,阎君还在阴间等着我呢。”

  她说完便驾驶着青铜车辇转身飞走,进入了阴间通道,转眼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修远目送其离去,随后手一挥,关闭了阴间的通道,免得阴间的阴气继续流入凡间,对这里产生影响。

  不过阎君的面是见到了,但是另外一个难题却又出现了,阴间没有人主事,那么下一任阎君该去找谁担任呢?

  虽说有自己做主,可是李修远也物色不到好的人选啊,

  麾下的鬼神之中德行能胜任阎君的只怕还没有。

  “罢了,先不去想了。”

  李修远揉了揉头,便道:“今日多有打搅了,我想我也应该离开了,王大人那边就还请小翠姑娘代为转告一声,就说王元丰已经无恙,我有点事先走一步了。”

  说完,他便转身离去。

  “李大人等等。”小翠突然喊住了他道。

  “还有什么事情么?”李修远道。

  小翠道:“小妖想了想,有一件事情兴许有必要告诉李大人,是有关国师的事情。”

  “说说看。”李修远道。

  “公公和工部侍郎略有交集,这几日得道消息,说是慈航大殿的那座十八丈如来金身已经铸造完成了,为此公公没少在家中呵斥国师劳民伤财的之举,李大人应该知道国师收刮金银铸造金身应当不是为了奢

  靡享乐吧。”小翠道。

  “当然不是,这条蜈蚣精是在集一国之财力给他修建金身法相。”李修远皱起了眉头;“近日这法相完工了么?难怪这国师这段时间偃旗息鼓躲在皇城之中头都不露一下,原来是在等这个。”

  当初华姑九丈金身就可以和天上的雷神斗法,这蜈蚣精两千年已上的道行,再加上一尊十八丈如来金身,若是再集万民香火,一国之信念的话。

  这厮的道行将会达到一个空前绝后的地步。

  “李大人知道就好,天下的大事小妖无能为力,我能做的就是在家中照顾夫君。”小翠盈盈施了一礼道。

  “天下的鬼神精怪都如你这样想的话天下就太平了,这天下不需要你做什么,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结果。”李修远道;“我有预感京城会有一场动荡,小狐狸你自己小心一点吧。”

  小翠楞了一下,却见这位人间圣人却已经转身离开了。

  她想要说什么,可是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话要说的,只是平静的目送其离开了。

  就在李修远离开没一会儿。

  王元丰这个时候晃了晃脑袋幽幽的清醒过来:“小翠,我这是怎么了,好像做个一个真实而与又荒诞的梦,梦里面都是不认识的人。”

  “元丰,没事,一个梦而已,不必当真。”小翠微笑着说道。

  她已经发现元丰说话慢条斯理,再也没有痴傻的样子了,只是自己还没有开始察觉而已。

  离开了王府之后,李修远虽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但却也算是了结了一件心事。

  “大少爷,现在去哪,是回衙门么?”路上,沙金开口道。

  李修远道;“不,回镖局,我答应了秋容要见一个人,而且现在衙门也没有什么急事,如果有急事的话崔魏会让人来通知我。”

  很快,他回到了城南的顺风镖局。

  独自一人来到后院。

  屋顶上的那只红色的大公鸡还在打盹,过了打鸣的时间这只大公鸡一直很安分。

  不过当李修远刚刚走进来的时候却听见了隔壁的卧房里传来了女子难过的哭声,声音不大,断断续续飘来,时有时无,带着女子的幽怨和相思之苦。

  “是小谢在哭。”李修远听到这个声音心中暗道。

  他犹豫了一下,走到了房门前,敲了敲。

  立刻屋内的声音骤然一停。

  房门没关,此刻已经嘎吱一声打开了,当李修远走进屋子里的时候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不知道哭声是从哪传来的。

  “你还在我这里做什么?你身边有秋容就足够了,何必理会我这只孤魂野鬼。”小谢啜泣的声音传来,床榻之上的帷幔之上倒影出了一个女子妙曼身影。

  没有实体,只有一道影子。

  李修远露出一丝笑容:“听秋容说这几日很难过,镖局的人也说最近能听到后院传来女子的啜泣声,但却只听到哭声找不到人,今日我特意前来一看,果然是小谢你在哭泣,可以说说是为了什么事情哭泣么

  ?毕竟小谢姑娘和我在一个屋檐上生活了一段时间,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来慰问一下的。”

  “我就是想哭,不用你管。”小谢的影子在低头垂泪。

  “那你整日躲在屋里哭也不是办法,不如我送你去阴间鬼城,我让阴间的属下给你准备一座大宅子,再给你安排几个良善的女鬼给你作伴,这样你就不会寂寞了无聊了,等你阳寿耗尽之后我再送你去投胎。

  ”李修远走了过来,坐在了屋内的凳子上,看着床幔后的那个鬼影道。

  小谢道:“我才不去阴间,你不是答应了我替我借尸还魂活过来么?我就想着活过来跟着你,难道这点小小的奢求都办不大么?”

  “是提过这事情,但借尸还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李修远道。

  小谢道:“听秋容说前两天你在如意坊内让十六位阴间的女鬼借尸还魂了,为什么就不肯留一个机会给我?难道我就这么让李公子你厌恶么。”

  语气之后满是醋意和幽怨。

  李修远楞了一下,旋即笑道:“那十六位女鬼顶多就算是附身而已,算不上是还魂,虽能自如活动,但却易于活人,而且所借的肉身都是青楼妖女的躯壳,那些妖女修炼的是采阳进补的法门,自身的气息已

  经被污了,这可不是一具理想的肉身。”

  “总比没有好吧。”

  小谢幽怨道;“有了肉身至少可以靠近公子,给公子你端茶倒水,捏肩捶背,虽然我不认识字不能帮公子你处理文书,但我能做的也有很多。”

  李修远沉吟了一下道:“如意坊内还有几位妖邪未除,我可以动几分私心为你谋来一具肉身,只是我有一个要求不知道小谢姑娘能不能答应。”

  “真的么?公子你不管什么要求我都答应。”听到这话女子的伤心难过一扫而空。

  一股阴风吹来,床幔抖动,一位脸色苍白,带着几分楚楚可怜的貌美女子立刻显现了出来,她一双美眸泪水未干,却满是期盼的看着李修远。

  李修远笑道;“就是希望小谢姑娘以后不要再在后院哭泣了,免得让我在外面担心。”

  小谢闻言顿时羞红了脸底下了头;“公子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以后不哭便是。”

  “这就对了,如果小谢姑娘能笑一笑的话,那想来我一天的烦恼都会没有。”李修远又道。

  小谢芳心怦动,闻言更是娇羞万分,但想到长久的爱慕今日得到了回应,却又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壮起胆子扬起脸蛋,对着李修远嫣然一笑,既羞涩又甜蜜。

  李修远见到她这般可爱,羞涩的样子不禁一笑:“就冲着小谢姑娘的这个笑容,我也不舍得将你送回阴间啊,还请小谢姑娘等我一段时间,如果上天真的肯赐一段姻缘给我们的话就一定能替你找到一具肉身

  让你还魂。”

  “有公子这句话,贱妾就心满意足了。”

  小谢呼吸有些急促,她带着娇羞万分的语气改变了称呼,此刻以妾相称,以此来表面自己将来的身份。

  李修远并未拒绝,只是笑了笑。

  不过片刻之后,门外却传来了沙金的声音:“大少爷,刚才来了两个人,说是大少爷的亲戚,从金陵城来,现在在镖局的大堂里等着,有一位女子囔囔者说是要见大少爷。”

  “金陵城?”

  李修远神色一动,道:“我知道了,我这就来。”

  “小谢,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过几日再来看你。”

  “公子事务繁忙,贱妾又怎么好耽误公子的事情呢。”小谢带着羞意道。

  李修远笑了笑;“那你好好休息吧。”

  很快他离开了后院。

  当他来到大堂的时候却见到大堂之中坐着两人。

  一位年轻英俊,有着近乎于谪仙气质的的儒雅男子,他一身蓝色长衫,坐在那里温文尔雅,便是男子也会被他的容貌和气质吸引。

  另外一位是一女子,身穿红色的长裙,腰肢纤细,婀娜妩媚,一双狐媚的眸子左顾右盼,带着万分风情,任何一位男子见到了都会忍不住怦然心动。

  “原来是二哥和三姐到来,多有怠慢,还请二哥和三姐勿要见怪。”李修远略带几分诧异,随后急忙歉意的施礼走来。

  此刻来的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青娥的二哥胡蓝玉,还有狐三姐。

  狐三姐见到李修远的时候立刻眼睛一亮,立刻站起来,摆动着纤细的腰肢一脸媚笑的迎了上去,她毫不客气的伸出藕臂勾着男人的手臂,娇声笑道:“你这冤家真是想死奴家了,一段时间不见你越发的风采

  四溢了,看的奴家好生心动。”

  “三姐,别胡闹,坐回来。”

  胡蓝玉皱了皱眉轻声呵斥了一句。

  “不嘛,奴家才不听二哥吩咐,奴家只听李公子的话,对么?公子。”狐三姐丢了一个媚眼,朱唇轻吐,喷出一股芳香和热气。

  李修远咳嗽两声道:“三姐还是请坐吧,大老远从金陵城赶来想来是有要是找我,我们还是说说正事吧。”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