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七百四十章避劫之恩

第七百四十章避劫之恩

  “扬州刺史李修远登门拜访?”

  礼部侍郎王太常坐在书房之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顿时皱起了眉头。

  谁都知道,朝堂之上这个李修远是不受待见的,虽然凭借着平灭九山王李梁金的功劳再加上那国师的运作才拿到了扬州刺史的职位,但因为太过年轻,没有什么身份背景,又得罪了中书省杨大人,可以说这

  个李修远能不能得了个七品县令安然返乡都是一个问题。

  所为的知府,刺史之位,王太常相信在李修远离开京城的那一日必定会被拿掉。

  “老爷若是不想见,小的就把那李修远给打发了。”王府管家道。

  王太常道;“旁人看轻李修远是因为他背景浅薄,政敌太多的缘故,但别人到底是手握一州实权的刺史,纵然是在京城不受待见,可再怎么样别人在扬州却也是经营的十分不错,兵强马壮,派系渐成,其岳

  父还是兵部侍郎傅天仇,这等身份之下别人亲自登门拜访,若是直接推拒也太过得罪人了。”

  “请他进来吧,让下人准备一下,到大堂迎客。”

  说完,他挥了挥手道,决定还是招待一番这个李修远。

  不一会儿功夫,在一位下人的引路下,李修远来到了王府。

  大堂之中的王太常看着一袭锦袍,英姿不凡,剑眉朗目的李修远步伐沉稳而又矫健的走来,心中也不得不暗叹一句:此人的确是人中龙凤。

  能以一商贾之家,秀才身份在如此年纪就走进朝堂,和衮衮诸公并列,的确靠的不是运气和官场上的运作,而是真的是有其本事的。

  “吾儿生的亦是相貌堂堂,俊秀非凡,奈何天生痴傻若非如此的话,断不会比这李修远逊色。”王太常心中有一叹,想到了自己后院之中整日就知道和丫鬟,小厮玩耍的那傻儿子。

  收起了心中的心思,他起身站了起来,迎了出去。

  “今日在下冒昧登门拜访,多有打搅之处还请王大人勿要见怪。”李修远拱手作揖道。

  “李大人贵客临门,岂敢说是打搅。”王太常笑着示意了一下道;“李大人还请入座。”

  “来人,给李大人上茶。”

  李修远坐下之后,立刻就有婢女送上茶水,他道:“还以为今日王大人不在府上,在礼部办公,看来今日在下运气运气不错。”

  王太常听出了李修远的弦外之意,无非是自己接待他的时间太久了,肯定是有想过推拒的意思。

  他避而不谈,直接问道;“李大人今日不在知府衙门办案,怎么有空来本官这府上做客了?是有什么案情需要本官协助的么?还是说本官的府上也混入了五通教的妖人?”

  这是在问李修远今日来则是善,还是恶?

  李修远笑了笑,端起了手中的茶杯:“正好路过,登门拜访,混个熟脸,难道王大人不欢迎在下?”

  “听闻李大人最近很是忙碌,先破方生余被刺一案,后率六扇门众捕快,大肆捕抓五通教妖人,后诛杀大盗石虎,又兵围如意坊,破获买卖女子一案......短短不足半月,李大人立功甚多,功绩不小,便是

  昨日还得官家赏赐玉带,如意,似李大人这样的贵人登门拜访,本官府上自然是蓬荜生辉,怎么会不欢迎呢?只怕招待不周,惹了李大人不快。”王太常道。

  言下之意再说李修远太会闹事了,自己这府上容不下你这这尊大神。

  “最近朝堂之上的风向王大人不觉得奇怪么?”忽的,李修远说道。

  “不知道李大人所指何事......”王太常道。

  李修远道;“平日里弹劾我的那些官员都不弹劾了,只有一些不入流的言官跳出来,六部的侍郎,中书省王大人,还有那龙椅旁边的国师都很安静,这换做是之前,可是不敢想象的。”

  “李大人立功甚多,百官又怎么好再继续弹劾李大人,李大人多虑了。”王太常道。

  李修远摇头笑道;“不,并非这个理由,而是之前弹劾我的那些大人大部分都已经死了,在朝廷之上出现的不过是一具被人施了法术的躯壳,如今六位侍郎之中只剩下我那老丈人傅天仇,还有王大人你还没

  有遭到迫害而已,中书省杨大人估计已经察觉到了一些端倪了,要不然昨日朝会之上那个那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把我往死力摁?只是敲打一番见好就收?”

  “李大人这话本官可就有些听不明白了。”王太常皱起了眉头道:“是不是最近李大人抓捕五通教的妖人多了,压力有些大?本官建议李大人还是休息几日吧。”

  “王大人当我是在梦呓?”李修远笑道:“还是说王大人并不相信朝廷之上出了妖物?”

  “一些些害人的妖术本官到是相信,可是说道妖魔鬼怪.......”王太常笑着摇了摇头:“李大人今日登门拜访就是为了说这事情?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么李大人今日只怕是要大失所望了。”

  李修远道;“提点一下王大人注意一下自身的安全,别被朝廷之上那些披着人皮的妖魔谋害了也算是我的一片好心,毕竟现在的朝廷之上真正活下来的官员已经没有多少了,当然,王大人不相信的话我也不

  会强迫王大人相信。”

  “不过撇来这事情不谈,难道王大人自己没有感觉么?你这府上有一股妖气盘踞,虽然没有邪念,恶意,但你这府上总归是出了妖,如果王大人不嫌本官多事的话,能否带本官到府上转转?”

  “六扇门的捕快有抓妖的本事本官还略有耳闻,可是今日李大人似乎就只带了神力将军和几个随从而已,难道李大人也懂驱鬼除妖的法术?”王太常笑了,觉得这个李修远不像是一个正经的官员。

  一个正经的官员怎么会整日谈论神神鬼鬼的事情。

  李修远道:“本官来之前听闻贵府的公子天生痴傻,连男女都分不清楚,可有这样的事情。”

  “小儿自小不够聪慧这是京城人都知道的事情,但也算不上痴傻,李大人此话可有些过分了。”王太常冷着脸道。

  任谁当面说自己孩子痴傻都肯定是难以容忍的。

  尽管自己儿子王元丰是真的痴傻。

  “抱歉,王大人。”李修远笑道:“我并没有嘲笑令公子的想法,只是我想问一下王大人,难道不想医治好令公子的这痴呆之症么?”

  “李大人这会儿又变成了大夫了?”王太常反问道:“吾儿自小就请遍了天下名医,便是皇宫的御医也诊断过吾儿的病状,他们都无法医治,难道李大人有办法?”

  “令公子的痴傻不是病,在我看来应当是窍门被封堵了,所以聪慧不显,如宝珠蒙尘,乌云遮月。”李修远道:“这病状可能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也可能是盘踞在贵府的那妖邪所为,王大人难道就不想尝

  试为令公子解决这个烦恼?”

  这话却是说到了王太常的心坎里。

  王元丰痴傻之症是他的心病,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连行男女之事都不会,娶了妻子到现在还是完璧之身,若是一直如此的话,王家只怕是要绝后了。

  “李大人有几分把握?”他迟疑了一下,开口询问道,语气却是尊重了许多。

  能平灭九山王李梁金,围剿五通教妖人的人,必定是有其一些本事的,如今同朝为官,也不可能登门拜访之下信口雌黄,他姑且相信这个李修远一回。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对王大人而言是个机会,不是么?”李修远道。

  王太常目光微动,很快就下了决心,立刻道:“来人,去将吾儿元丰带来。”

  “不必了,我看还是直接去找令公子吧,贵府上妖气盘踞一事也需要得到解决,也许这才是病根呢?”李修远道。

  王太常站起来道:“既然如此那这次就有劳李大人这一次了,还请这边请,元丰这会儿应当在后院玩耍。”

  “王大人客气了。”李修远笑了笑。

  在王太常亲自带路之下,几人很快就来到了后院。

  才刚走进来,却见一个布球飞来,狠狠的砸在了王太常的脸上,痛的他直接捂着鼻子,眼泪直流。

  “你这个孽子,连老夫都敢砸。”王太常气的从地上随便拿起了一块石头就向玩耍中的王元丰掷去。

  王元丰不知道躲避,被砸中了身子立刻哇的一声坐在地上哭闹了起来,活脱脱的一个孩子脾性。

  见到自己的儿子痛哭起来,王太常又心软起来不好继续责骂,只是怒斥道;“小翠呢,她跑哪去了?身为妻子居然不好好的照顾丈夫,整日就知道陪着元丰一起玩耍,还不叫小翠过来照顾这孽子,诶,家门

  不幸,家门不幸。”

  说完又是重重的叹息起来。

  一个婢女忙道:“少夫人之前还在这里荡秋千呢,这会儿也不知道去哪了,奴婢这就去找少夫人回来。”

  另外一个婢女却又急忙哄着王元丰让他别哭。

  可是王元丰却坐在地上哭道;“小翠,我要小翠。”

  “还不快去。”王太常道。

  他知道这痴子一旦哭闹起来,也只有小翠哄得住,便是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也管不了。

  “家门丑事,让李大人见笑了。”王太常捂着鼻子,又有些羞愧道。

  “哪里,令公子天性如此罢了,而且看令公子身姿,相貌皆是一表人才,倘若病状能够医治,必定是人中龙凤。”李修远笑道,然后目光移到了一旁的秋千上。

  秋千还在晃动,那个小翠却不见了。

  这院子这么大,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消失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妖。

  是感受到自己的气息提前躲了起来么?

  不过这个王元丰真的是阎君的转世。

  李修远又看着哭闹的王元丰,试着用神目术看看情况。

  目中金光一闪,眼中哭闹的王元丰却是并无多少变化,只有一朵祥云宛如华盖一样笼罩在他的头顶,是以为气运昌盛,富贵逼人的贵人。

  但要说是阎君的转世,却还真算不上。

  “不过真要是阎君转世的话,以阎君的手段,藏匿气息也不是没有可能。”李修远心中暗道;“而且这王元丰也当真如之前猜测的那样,窍门不堵,心智不开,现在的他还并不完整,之后打开那窍门,让他

  恢复聪慧,再解了他的胎中迷,方才让其知晓前世的记忆。”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绿裙,貌美伶俐的女子,盘着妇人的发髻,带着一位丫鬟微微低着头走来。

  “小翠,小翠,我这里好痛,父亲拿石头丢我,你看。”王元丰见到小翠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把抱住了她的腰,像个孩子一样撒娇般的说道。

  放在平日里小翠肯定是要揪着王元丰的耳朵,说了他几句,但是现在小翠却是浑身不安,有些畏惧的偷看了李修远几眼。

  “小翠见过公公。”她神态十分拘谨道。

  “你刚才去哪了,元丰没有人照料你难道不知道么?有你这么当妻子的么?”王太常训了几句道:“这位是扬州刺史李大人,还不施礼。”

  “见过李大人。”小翠小心翼翼的施礼道,神态比之前恭敬多了。

  “六百多年的道行么?”李修远眼睛微动,看向了小翠那屁股后面。

  一根蓬松的尾巴,虽然极力隐藏,缩在双腿间,但还是瞒不住他的眼睛。

  小翠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微微抬起头来很是恐惧的看着李修远。

  人世圣人的事迹她听说过一些,京城的人关心他平灭了九山王李梁金,可是她却更在意李修远是如何灭了弥勒教,白莲教的,这些可都是有千年大妖坐镇的,最近京城鬼工头被诛,黑山老妖石虎被杀,都是

  眼皮底下发生的事情。

  她这点道行连门都不敢出,只是平日里躲在后院里陪着自己的痴傻夫君玩耍。

  “李大人,什么六百多年道行了?”王太常一旁问道。

  李修远深深的打量了一下小翠,然后道:“王大人,不知道令公子年幼的时候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比较奇怪的事情?”

  王太常道;“吾儿自小生活府上,几乎从不出门,并未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倒是以前本官在老家的时候,某天傍晚时分雷电交加,吾儿在庭院的竹床上酣睡,却有一只狐不知道从何跑来,趴在了吾儿的

  身上,不过没一会儿就跑走了,也未伤害吾儿。”

  “是这样啊。”李修远目光微动。

  这是狐精三百年的雷劫加身,找人避雷来了。

  自己家中的青娥就是这样的,雷劫来临要找大富大贵人家躲避雷劫,这样天上的雷神就会因为怕误伤有功德,福泽的贵人不敢降下神雷,而精怪就能因此顺利度过劫难。

  “这样算起来的话,也就差不多了,这个叫小翠的狐女刚刚度过雷劫没多少年来就跑来给王元丰当妻子,这是在报恩,了结避雷的因果。”李修远暗道。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