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七百二十九章石虎伏诛

第七百二十九章石虎伏诛

  柳如烟和恒娘被李修远这三言两语,再加上许诺的好处的确是心动了。

  而且她们也并非一条心,如今劫难来临,各自想方设法的寻找避劫的方法也是合情合理,眼下机会摆在眼前,而且只有一个,即便是自己不同意也难保别人不会同意。

  若是被抢先一步的话,余下的人只能跟着石虎一条道走到黑,没得选择。

  先投靠李修远的人必定为了表明忠心,撇清联系先拿五通教开刀。

  “是站在石虎那边,还是站在这李修远一边呢?”两位女子皆是千年大妖得道,聪慧无比,并非只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只是卖弄姿色的青楼女子。

  混迹在青楼只是因为青楼适合她们这类妖女隐藏身份,躲避而已。

  如今李修远抛出了一个诱饵却让她们方寸大乱起来。

  “呵呵,两位姑娘不用急着回答也没关系,且先杀了那石虎再谈也不迟。”李修远左拥右抱,哈哈笑道,同时吩咐道:“吴象,崔魏,李超你们带人跟上,留下一半的人看押这些犯人,另外慈娘你对这里数

  落,给你派五个人去如意坊找出被卖进这里的无辜女子。”

  “只要可疑,统统带来。”

  “是,大人。”几人急忙应了一声,开始行动起来。

  “如烟,恒娘,我们走吧,希望刚才如烟姑娘说的话是真的,当真愿意送上石虎的人头,可别试图欺骗本官,天上的雷神在巡逻,周围的鬼神在查探,石虎今日插翅难飞,如何选择你们心中有数,本官该说

  的都说了,就不再多劝了。”

  李修远目光微动,眼中金光流转。

  “大人放心,奴家又怎么敢欺瞒大人呢。”柳如烟眸子闪动,忙娇声笑道。

  一旁的恒娘却是收起了娇媚的姿态,脸色变化不定,还在思考之前李修远的一番话。

  是投靠,还是继续按计划进行......

  仿佛看出了恒娘的心思一样,柳如烟眼中露出几分警告之意,不经意瞥了她一眼。

  “呵,不想我坏了计划么?”恒娘心中却是冷笑:“还是说担心这位李大人更加在意我的姿色多一些,所以怕我受宠,自己被抛弃到一旁?眼下可不是简单的争风吃醋啊,走错了路,会死人的.....五通教

  的底子不干净,藏在京城躲避雷劫不是长久之计,今日对我来说既是劫难也是机缘啊。”

  “眼前这位人间圣人可不厌恶狐女,他的小妾就是青山的狐,虽然一山不容二虎,两位狐女不会侍奉一位郎君,但不管怎么说对我来说却是有着先天的优势。”

  这个机会在恒娘看来很难得。

  碰上一个纳狐女为妾的人间圣人可不多见,通常这类人都是厌恶鬼神精怪的,哪里会去亲近,更别说娶回家了。

  此刻一件平平无奇的卧房内。

  石虎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酒,一边擦拭着手中的环首大刀,大刀伤斑斑驳驳,有着一层无法擦去的血迹,一看就知道这把刀是用无数人的鲜血浸泡出来的。

  他神色平静,似在等待着什么。

  “李修远往这里来了,一切按计划一样,他收下了你那本生死簿。”卧房的墙壁突然裂开,一位富商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石虎,你当真要赌?以你的武艺现在逃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怎么,你怕了?”石虎咧嘴一笑:“但现在已经晚了,你不想被卷进来都不行,李修远一拿到那本生死簿一切都会明白。”

  “我没死,生死簿却落到了那条蛇精的手中,傻子都知道五通教和老子已经勾搭在了一起,他心中已经起疑,现在纵然是老子走了,你们五通教也休想置身事外,用读书人的话,这就叫什么......借刀杀人

  ?不,不太贴切,不过意思你听明白了就可以了。”

  “而且那蛇精还有那狐女心智并不坚定,一旦被李修远拨弄两句说不定会倒戈相向也有可能,毕竟她们是女人,懂得利用自己的美色以做小的带价换取最大的利益,现在说不定正被那李修远搂在怀中争风吃

  醋,献殷勤呢?”

  石虎道;“今日老子是死定了,但也正是老子死了计划才能实行,你们五通教的三仙没有选择,只能跟老子一条道走到黑,那国师也没得选择,道君也同样没得选,李修远在这人世间已经渐渐无敌了,能制

  约他的只有朝廷的力量,这是最后一个机会,”

  “某日他大道一成,以你们的罪行同样是难逃一死,他不会容忍你们这样的妖邪存在于世的。”

  说完,他一咬牙露出几分狰狞之色;“可是天下的妖都太蠢,太蠢了,这么明显的结果他们居然看不到,还试图过着苟且偷生,熬死这个李修远再继续出来兴风作浪,他们都忘记了,李修远到底修的是什么

  道,走的是什么路,他可不是那个姓朱的老头,玩什么教化,理学。”

  “他修的是斩仙之道,此人不死,天下没有我等容身之处,现在你们看不清楚这一点,他日等死的那一日就晚了,以前老子只是想吃了他成仙得道,现在老子只想杀了他活命。”

  一旁的那富商听的一脸凝重,似乎能理解为什么这石虎明知道和李修远实力相差甚大,还要拼命一搏了。

  “李修远来了,恒娘和柳如烟跟在他左右。”忽的,裂开的墙壁之后黄侍郎却又走了出来然后道;“石虎,刚才的一番话我也听见了,柳如烟和恒娘且不管,计划如你所说的进行,虽然只有一次机会,但好

  过惶惶不安的在这里等死比较好。”

  “你们走吧,容老子在这里和李修远交手,运气好一刀杀了他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石虎站了起来,那健硕魁梧的身躯上散发出一股惊人的煞气。

  附近的鬼神发出凄厉的叫声,被这煞气一冲竟四处逃窜起来。

  就连附近屋檐上夜归的鸟儿也惊的急忙拍动着翅膀飞走了。

  那富商还有黄侍急忙离去,墙壁又迅速合拢,一切恢复原样。

  门外传来了一连串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带头的几个尤为明显,一听就知道是非凡的高手。

  “就是这屋子么?”李修远脚步一停,目光平静的说道。

  “奴家听下人说,那石虎就躲在里面,现在应当还在里面,并没有察觉。”柳如烟道。

  李修远道;“没有察觉?可笑,你当武道宗师是什么了?赶来的脚步声,走路之间兵器晃动的声音,还有李超,崔魏他们散发出来的高手气息,对于石虎来说简直就像是战鼓敲响一样,提醒着自己敌人已经

  来了,就在门口。”

  “吴象,闯进去看看他在不在里面。”说完,他挥手示意了一下。

  吴象毫不畏惧,当即大步冲了进去,一脚就踢碎了那木门。

  “李修远,你总算是来了,老子等你很久了。”一个残忍而又暴戾的声音响起,却见一位魁梧壮汉,手持一柄环首大刀在破门的那一瞬间扑杀了出来。

  如猛虎开笼,凶猛无比。

  石虎瞬间就越过了那吴象,他清楚,和那几头神象交手就是找死。

  “石虎,休要猖狂。”崔魏和李超立刻大步往前一迈,手持长槊,钢刀前来阻拦。

  “滚开,今日老子没时间杀你们。”石虎发出了猛虎的咆哮,震的两人头昏脑涨,眼冒金星,仿佛魂都要被震碎了一样。

  “不是法术,是纯粹狮子吼一类的武艺,只是因为猛虎附身更具威力罢了。”李修远眼睛一眯,却是看出了端倪。

  一柄环首大刀越过了两层阻拦,来到了李修远的面前,当头劈下。

  若是寻常的人这一刀必定得手,能将李修远的脑袋给削下来。

  只是,别看李修远这文官的样子,但他的武艺在这些人之中却也是极强的。

  泰阿剑瞬间拔出,刀剑在半空之中交击一下,绽放出一连串火星。

  李修远皱起了眉头,感觉手掌一麻,忍不住后退了三步。

  石虎落地之后却是不给他丝毫的反应时机,继续持刀砍来,神情疯狂,无所畏惧。

  “大人当心。”附近的六扇门捕头还有甲士急忙冲了上来,试图阻拦这石虎。

  可石虎大刀一闪,却是人头落地,鲜血飞溅,有些人更是顷刻之间身体就被斩成了两半。

  “石虎,过分了,我带来的人你这样杀,不合适吧?”李修远伸手一点;“定。”

  试图施展定身术直接定住石虎。

  “没用的,老子杀人过万,鬼神不近,煞气冲天能破一切法术,战场之上的煞气你也领会过了,天兵天将仙凡都要借助肉身,否则神躯也会破碎。”石虎狞笑道;“李修远,怎么?上次在金陵城被老子的打

  怕了,现在居然不敢和老子交手了。”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和你这头疯虎交手自然得小心谨慎,匹夫之勇我是不会逞的,你的激将法对我没用。”李修远虽然手持泰阿剑,却没有丝毫主动交手的意思,他示意了一下让其他人退下,别继续送上

  去送死了。

  这是石虎临死前的反扑,冲上去送死不划算。

  “我虽然用不了法术,但你也用不了法术,但我这次带来的高手这么多,杀你也只是迟早而已。”

  难怪这石虎到处打家劫舍,杀人造反了,原来是为了积攒煞气,破除法术。

  或许他早就想好了某一天和自己面对面交手的可能。

  “你这家伙到是越来越油滑了。”石虎持刀杀来,李修远只是且打且退,并不性命相搏。

  两人之间的武艺相差不大,在李修远要自保的情况之下简直就是游刃有余。

  他不着急,石虎却很着急,他明白今日自己无论如何都难逃一死,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拼杀李修远,不管能不能做大都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尝试。

  “石虎,休伤大少爷,我来与你打。”吴象暴怒冲来,他手中的铁棍对着石虎就直接招呼下来,

  劲风卷起,竟吹的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不好。”石虎大惊,知道那蛮子赶回来了。

  铁棍砸下,没有什么花哨,就是纯粹的势大力沉,那几百斤重的铁棍在吴象的手中就像是一根细木棍一样,挥舞起来便是一座假山也要砸个稀巴烂,更别说是寻常人的血肉之躯了。

  石虎不敢无视,急忙提刀迎击。

  “铿~!”

  金铁交击发出一声巨响,瞬间他手中的环首大刀就崩飞了出去,随后哇的一声一口鲜血涌出,整个人瞬间被砸在地面上,肩膀上已经血肉模糊,一条胳膊软绵绵的垂下,这是被那强大的力量震碎骨头了。

  一击,仅仅一击,这凶悍异常的石虎就像是一只病猫一样躺在地上,大口吐血。

  不但丢了一条胳膊,连五脏六腑估计都震的裂开了。

  四头神象的暴怒一棍,武道宗师都不能接下。

  “失败了么?”石虎挣扎的想要站起来,但随后却又一棍子砸下,击打在他的胸膛上。

  伴随着一连串骨头裂开的声音,他又是鲜血喷涌,健硕的胸膛竟直接被捶瘪了,就像是擀面棍在面团上重重的敲打了一下一样,留下了深深的凹痕。

  “吴象,可以了,他已经被降服了,再打下去就成肉泥了。”李修远见到吴象手中染血的铁棍还想落下,立刻出声制止。

  再打下去已经没有了意义。

  吴象这才怒火稍微平息了一些,收回了铁棍。

  “咳,咳咳,李修远,你是从哪招来的这朵奇葩,神力将军......真是凶狠啊,老子连他一棍都接不下。”石虎一边倒在地上吐血,一边开口道、

  换做寻常习武之人已经死了,但是他却还能说话,吐字还很清晰。

  因为他是妖邪,体内蛰伏的是黑山君,他死去的不过是一具肉身而已。

  眼瞎确切的说是让尸体开口说话而已。

  “你接不下不丢人,我也接不下。”李修远道;“世上总是一物克一物,你是猛虎附身,他是神象转世,被他打死有什么奇怪的,你还要躲着么?不出来露露面,黑山君?”

  他并没有放松警惕。

  石虎的确是死了,但黑山老妖却没有死。

  “输在你手中是早晚的事情,你的本事越来越大,老子则是越打越弱。”石虎咧嘴一笑道。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发发牢骚而已,杀了老子今后你可以称心如意了。”石虎继续开口道:“总归是要死的,不如老子再送一份礼物给你。”

  “啊~!”

  突然楼下传来了一声惨叫。

  李修远脸色微变,将石虎的尸体抓起,随意一丢。

  破碎的地板下是楼下的情景。

  却见一股黑烟凝聚,化作一头猛虎的形状在横冲直撞,所过之处惨叫不断,那些之前抓到的五通教妖人眨眼片刻就死了一大片。

  他们手中都被藤条困住,根本就没有反击的本事。

  千年猛虎发狂,这些小妖哪里抵挡的了。

  李修远立刻伸手一掷,泰阿剑化作金光飞出,直接将这猛虎的元神钉在了地上。

  “吼~!”猛虎咆哮,黑烟翻滚,却始终脱离不了那泰阿剑。

  “杀了这么多五通教妖人,对我没什么影响,他们死了我还轻松了一些,省的回去一一审讯,辨别善恶。”李修远走下楼去开口道。

  “是么?如意坊死了这么多人,朝廷那边你怎么交代。”黑山君咧嘴一笑,神情带着几分戏虐。

  “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那是我的事情,石虎你做了这么多恶,今日送你上路。”李修远随手一挥,金光从天儿降化作一座虚幻的山岳重重砸下。

  没有任何的挣扎和反抗。

  大山压下,元神惧裂。

  至此黑山老妖身死道消,被李修远诛于如意坊内。

  没有尽力太大的恶战,只是一个意料之中的结果。

  李修远很平静,甚至都没有觉得高兴,只是在做一件早就应该做完的事情而已。

  “恭喜大人,贺喜大人,诛灭了黑山老妖。”这个时候恒娘连忙摆弄着细腰,一脸娇媚的迎了上来恭贺。

  “石虎能死在大人的手中月也算是罪有应得了。”柳如烟也走了下来,得开始考虑接下来的事情了。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