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七百二十五章围如意坊

第七百二十五章围如意坊

  对于五通教,石虎并没有打算全部说服合作,只需要说服其中几位就够了。

  而经过彼此之间的一番谈话,这些千年大妖也是见招拆招,互有来回,但随着石虎将生死簿丢出来之后这五通教的五仙却明显态度发生了改变,此物若是作投名状的话从这场大劫之中脱身并不是不可能,毕

  竟他们也知道,李修远收集阴间阎君生死簿的事情。

  而且李修远对这东西相当的在意,若是献宝求命,十有八九是能成的。

  但生死簿只有一本,五通教的五仙却有五人,谁拿就意味着翻脸,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都是一个问题。

  众人沉默,气氛有些压抑。

  雅间内香炉之中的檀香已经烧完,茶杯之中的清茶已经冷却。

  彼此都略有僵持。

  但几人也清楚,最想得到这生死簿的肯定是柳如烟和恒娘这两个女子,她们献宝献色,避此大劫肯定是可以做到的,那李修远什么都好,就是身边妻妾不少,可见他并非不是一个对美色不动心的人,只是眼

  光高,寻常的女色打动不了他罢了。

  “你们如果都不说的话,那最后老子就说了。”石虎咧嘴一笑:“李修远手中有东岳的神权和阎君的神权,要想用法术诛杀他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和他斗法就是在自己给自己挖坟,但你们别忽略了,他依

  然只是一个人,不是神仙,不是妖怪,是人就会流血,会死。”

  “如果你们愿意合作的话听老子安排,事成之后,神权旁落,大家各凭本事争夺,届时还怕那李修远统御鬼神?号令群仙?”

  一旁的那个富商,目光闪烁开口道:“石虎,你想怎么做?如果你的计划能行的话,我到是不妨试一试,柳如烟,恒娘,黄侍郎你们别看我,我的罪行我心中清楚,李修远见到了我必定将我诛杀,不会饶恕

  的,只能是舍命一搏了,躲,是不可能的。”

  “黄侍郎,别说你不知道上元节大火一案,朝廷那边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我们五通教,让我们背黑锅,而李修远又做了知府,摆明了是要对我们五通教动手,这是刀架脖子上了,不得不这样做啊。”

  “......”黄侍郎捏着短须脸色阴沉不语。

  他撇了一眼石虎。

  他心中已经明白了,这是连环计,借上元节大火一案朝廷安排李修远做知府,为的就是对五通教动手,让自己等人没有退路,只能选择和他合作。

  而此刻石虎前来拜访,未必也太过巧合了。

  兴许,这一手安排就是这黑山老妖的注意也说不定。

  “这厮看似大大咧咧,其实心计很是可怕,威震江南一带的黑山老妖果然名不虚传......但若是真有这份心计的话,对上李修远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黄侍郎心中对于石虎深深的忌惮起来,此人布局的手

  段很恐怖,一张大网把京城所有的势力笼罩了起来,全部成了他可以利用的力量。

  而且你便是明白回来也晚了,别人不等你反应过来就把你给算计了。

  “听说九山王之乱,所有造反的势力就只有你活了下来,奴家怎么知道你不会和上次一样把我们五通教,还有其他人全部卖了?”忽的,柳如烟收起了轻佻的姿态,眸子变成了碧绿的蛇瞳,显现出了妖邪的

  姿态。

  “弥勒教,白莲教,还有那个什么水贼陈公子,李梁金身边几十万人马......连东岳麾下的十大元帅之一也带着一万天兵天将全部葬身在了金陵城外,东岳本人也被那李修远从天宫论道失败被一刀斩了下来

  ,现在躲回泰山继续去做泰山神去了,唯独你,完好无损。”

  “是啊,柳姑娘说的没错,你是个危险人物,和你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实在是信不过。”

  一旁的恒娘也道:“便是合作,这样的一场大劫都葬送不了这个人间圣人,难道世上还有比这更大的劫难么?”

  这话一出,之前那个富商的决心却又立刻动摇了。

  是啊,那么一股可怕的势力联合在一起,要送圣人归位都失败了,自己这五通教又能做到么?

  石虎刚想继续说话,却又忽的耳朵一动。

  窗外一道鬼影一闪而逝。

  “石虎,你做了什么?”

  黄侍郎猛地站了起来,他伸手一抓,那鬼影却立刻落到了手中,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别紧张,是老子的伥鬼,现在已经没时间给你犹豫了,伥鬼会出现在这里情况就只有一个......那李修远往这里来了。”石虎亦是皱了皱眉:“看来你们今日的劫难就要来临了,想要合作的话就按老子的

  吩咐去做,不想合作的话今日就准备等着被剿灭吧。”

  “想唬我们?”黄侍郎冷这脸道。

  “蠢货,老子能活下来靠的可是脑子,而不是过度的自信和狂妄。”石虎道。

  话还未说完,一个小厮便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然后道:“不,不好了,他们的那位李大人带着人马往如意坊来了。”

  “当真来了?”一旁的富商眸子一缩,吓了一跳。

  “轰隆隆.....”

  随后天空之上一阵阵雷声沉闷的响起,覆盖了整座如意坊,顷刻之间这里已是乌云笼罩,仿佛有大雨要倾盆落下。

  “呼呼~!”

  又有不合常理的狂风卷起,呼啸而过,吹动着门窗和树梢连连作响,不经意瞥了一眼,窗外竟鬼影绰绰,一股香火和纸灰的味道隐约飘了进来。

  “雷神巡视,鬼神开路,这厮好大的排场啊。”石虎眉头一挑,他知道这李修远已经反应过来了,兴许洞察了自己的一些布置,想不给自己反应时间,先一步得手。

  和这厮交手几年,他非常的明白,这人间圣人作风越发的成熟和稳健,也越发的霸道和强势。

  和以前比起来,难对付的程度至少上升数倍。

  “区区小鬼也敢来我五通教地盘闹事,找死。”

  那富商大怒,准备施法将那拍打着门窗的鬼差,阴兵给打死。

  石虎却是先一步抓住了他的手,骂道:“蠢货,阴兵,鬼差化作阴风拍打门窗是想查看里面的情况,你施法打死了气息一泄露天上雷公的惊雷就要劈打下来,便是劈不死,下一刻,李修远就会站在你的面前

  把你脑袋拧下来踩在地上,你没脑子去死没关系,别连累老子。”

  这话一出,那富商顿时冷汗直冒,吓的脸色都白了。

  竟如此的凶险。

  “那,那现在如何是好?”这富商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

  石虎看了一眼心中呸了一口,看不起这样的大妖,真不知道修行这么多年到底修行到了什么地方去了,没脑子又如此的怕死,

  “想活命,听老子吩咐,做不做随便你们老子不会再冒险来第二次了,”

  “还请老妖指教。”黄侍郎施了一礼,神色十分的凝重。

  到了这个节骨眼了,当真是没有了选择。

  “马东,牛二先派鬼神围了如意坊,任何想要试图逃走的精怪全部截住,倘若有妖物硬要逃走,天上的雷神会以惊雷劈打,至于石虎......若是发现了呼喊便是,你们拦不住那家伙的。”李修远此刻骑着龙

  驹披着铠甲,腰悬宝甲,一副要打打仗的架势。

  “是,大少爷。”马东和牛二领命,带着鬼神就化作阴风四散而去,然后将整个如意坊全部包围。

  在如意坊喝酒的那些客官只觉得外面起了大风,天上响起惊雷,这是要暴雨骤然落下的征兆并没不怎么在意,依然是饮酒作乐,快活无比。

  “左千户,你带人封锁左边的街道,沙金你带着镖局的人封锁右边的街道,吴象,李超还有崔魏你们跟着我进如意坊。”李修远神色平静,眸子金光一闪,却看不到这如意坊有任何的妖气。

  只有一股红尘堕落之气,毕竟是青楼之地,充斥着酒色财气,便是神明也巡查不到这里面的情况,修道之人都不敢随意的走进这种地步来,免得别污了气息,坏了心境。

  所以说,这青楼之地藏污纳垢,妖邪躲在这里最安全不过了。

  “夫,夫君办案为什么要把奴家也带来?”此刻,龙驹之上,秋容却是红着脸被自己的郎君搂在怀中,两人共乘一骑从知府衙门一路走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哪有不害羞的道理。

  “容儿你可是此案的证人,要指认那些受到迫害的女子,想来容儿你应该认识一些女子的相貌吧。”李修远脸上的威严一收,笑着说道。

  秋容想起了自己变成羊之后发生的一切,点头道;“奴家遇害比较早,也见到了不少姑娘遇到了和奴家一样的迫害,若是见面了肯定是认得的。”

  “这就对了,有人证,再寻到遇害的姑娘,今日我就以贩卖女子的罪名查封了如意坊。”李修远道。

  诛杀石虎只是暗地里进行的行为,明面上寻个由头封了这如意坊,灭了五通教也是一件好事。

  既破了上元节大火一案,给朝廷一个交代,又将京城之中最后一个妖邪势力拔出。

  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很快,李修远翻身下马,将秋容从龙驹上扶了下来:“待会儿去了如意坊,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容儿你别离开我三丈之内,此番办案难免遇到一些危险。”

  “奴家明白。”秋容乖巧的点了点头,自然紧紧跟随。

  “都随本官来。”

  李修远随后挥了挥手,扶着腰间的泰阿剑大步往如意坊而去。

  一进门,就有人主动迎接了上来,是一位颇有姿色艳丽妇人,她年纪并不算大,约莫三十出头的样子,但却一副精明,刻薄的模样,并不太讨喜。

  “这不是李大人么?今儿个什么风把李大人给吹来了,奴家上次的事情还没有给李大人道歉呢,真是对不住了,奴家上次鬼迷了心眼,还请李大人原谅奴家一回,奴家在这里给大人赔罪了。”

  这女子先是有些惊愕,随后一副讨好的神态,自己打了自己两个耳光。

  “醉风楼的掌柜,慈娘?”李修远目光微动:“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慈娘讪讪一笑:“醉风楼闹出了妖怪的丑闻,被这位崔总捕给查封了,奴家这无处谋生,只有回如意坊帮忙招待客人了。”

  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有些疾苦之色。

  她在醉风楼好歹还是一个掌柜,赚取足够的钱财之后也能给自己赎身,脱离青楼,但此刻再回到官坊,以自己的年纪估计这辈子都没什么指望了。

  “原来如此。”李修远道:“那今日掌柜的就给本官作陪吧。”

  “这,这......奴家这年老色衰,哪里陪的了李大人啊,而且,而且.......李大人身边不是有貌美的女子相伴么?”慈娘说着看了看一旁寸步不离的秋容一眼。

  秋容第一次来这地方却是很拘谨,微微低着头,一言不发。

  “让你作陪就作陪,怎么,莫不是不愿意?还是说掌柜的觉得本官会赖账。”李修远道。

  “不敢,不敢,承蒙李大人看的上眼,奴家又怎么敢不尽心伺候。”慈娘忙讨好一笑,急忙在前面引路。

  她混迹青楼十几年,却也看的出来这位李大人点自己作陪根本就不是看中了自己的姿色什么的,而且带着这么大一帮人必定是为了什么公事,自己只是正好认识这位李大人被他点了名而已。

  “这可是个苦差事啊。”慈娘心中苦笑,却又不得不小心翼翼伺候着这位大人。

  这如意坊的确别致,清雅。

  没有寻常青楼的那种乌烟瘴气,往来皆是士子,文人,还有官员,显贵一流,作陪的女子全部貌美多才,既能唱曲弹琴,又能书画作诗,完全不像是卖弄姿色的女子。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来到了某处的文会呢。

  一股书香之气伴随着女子的胭脂水粉的香味飘来,的确让人着迷。

  “哪来的大人啊,好生气派啊,披甲带剑了,不会是来闹事的吧。”这个时候,一旁雅间中一位正在和某位文人吟诗作对的貌美女子忽的有些惊讶道。

  “哼,什么大人,不过是区区一个知府而已,这李修远在京城胡乱折腾,朝廷之上不知道每天有多少大人在弹劾他,威风不了多久的。”那文人见此却是有些不屑道。

  貌美的女子却是美眸微动:“是这样啊,那他肯定不是一位好官了。”

  “当然,莲香姑娘,你可不要被他的外表欺骗了,这李修远到是一副好皮囊,可是心肝却是黑的,连方生余家中的孤儿寡母都欺负。”那文人道。

  这个叫莲香的姑娘却是神色一动,在那李修远路过的时候丢了一个媚眼,饱含风情万种,足以让男子浑身酥麻,不知所措。

  如此俊朗的男子哪个女子不喜爱。

  但是回应过来的却是李修远一双金色眸子,以及一个冰冷的字:“妖?”

  莲香美眸一凝,吓的连连后退。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