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六百八十章吐气钉鬼

第六百八十章吐气钉鬼

  原本丰盛的贡品,入嘴之后变成了了一张张黄纸,那垂涎欲滴的酒肉用力一吸满是纸屑干草的气味。

  看着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薄纸,反应过来的鬼哪里不知道自己是被欺骗了,被糊弄了,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贡品,只是有人施展了法术,瞒过了自己的眼睛,把几张草纸当成的香火供奉而已。

  几百桌的酒肉顷刻之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知道真相之后的他们开始暴怒了。

  “呼!呼!呼!”

  阴风呼啸席卷,整个庭院里刮起了狂风,鬼气弥漫开来之后便连天空之上的月光都给遮蔽了,抬头一看就像是有一层黑云挡住了月亮,周围立刻就变的格外的昏暗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你这家伙今日若是不给个解释,本将军要抓你进运河,把你淹死,变成一只水鬼,让你永生不得超生。”

  鬼二暴怒,惨白的脸上因为愤怒都变成了一阵青黑色,让人感觉面目狰狞,分外可怕。

  李修远面对他的威胁却只是淡淡一笑:“你们做鬼的不遵守承若,那我自然也没有必要遵守承若,我的三百桌贡品之所以会答应,是因为你们说过要放掉小谢和秋容,可是你们答应了却违背了自己的承若,

  食言了。”

  “既然你们不讲信用,那我又何必好酒好肉的招待你们这群恶鬼?”

  “所以你戏耍了本将军?”

  鬼二大怒道:“你可知道你今日的做法是何等的错误,那两个女子你休想再讨回,那女鬼本将军决定要送给我家大王添做小妾,至于那活女,本将军决定将其淹死,变成女鬼,在运河里做鬼妓,每夜服侍本

  将军的这些弟兄。”

  “是么?那你们的手段还真是够狠的,不过无所谓。”

  李修远缓缓的站了起来:“我不会因为你们的威胁就停下我想做的事情,拿小谢和秋容威胁我是没有用的,以前不是没有鬼神以此要挟我,可是我并没有服从,因为我知道,此事一旦开了头,鬼神就会不断

  的利用我这个缺点,我今后还怎么行事?”

  “所以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人,我会尽力去救,若是实在救不了,我只能亲自送她们去投胎,为她们来世寻一户好人家。”

  “不知道这个回答你们这些恶鬼满意了没有?”

  李修远说完,又目光扫看了这些厉鬼水鬼一眼:“当然,作为交换,我想今日你们这些进入我这镖局的鬼,一只都别想活着离开了,放心,我今日是不会给你们投胎做人的机会,该诛灭的我会尽量诛灭,如

  果侥幸没有被诛灭的,正巧我后院养了一只鸡,就拿你们喂**。”

  “拿我们喂鸡?你这厮好猖狂的口气,知晓我们是谁么?我们可是鬼工头大王麾下的阴兵鬼将,京城中的鬼神精怪何人不知,何人不晓?便是那些相国寺的秃驴,道观之中的道人也不敢冒犯我家大王的威严

  ,今日你因为三百桌贡品的事情戏耍了我们,我们要让你付出这辈子都想象不到的惨重代价。”

  一只恶鬼非常的气愤道。

  李修远瞥了一眼,见到这只恶鬼只是鬼将一流,连鬼王级别都没有达到,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如此的勇气敢说出这样的话。

  “哦,那依你这只鬼的意见呢?”

  那恶鬼喝道:“听闻你有些道行,那好,那我们今日就拘走镖局的其他人的魂魄,你在后院之中藏着几十位活人,今日拿他们的魂魄当做点心,供我们分食。”

  “来人啊,随我去把那些活人的魂魄取来。”

  立刻几十只老鬼,厉鬼跟在了他的后面飘飘荡荡的向着后院飞去。

  李修远摇了摇头道;“你们是真的蠢还是假的蠢,做鬼难道做的脑子都糊涂了不成?我说今日要拿你们喂鸡,就要拿你们喂鸡,想走出这里半步,也得看看我答不答应,有时候嘴上的凶狠是都没有用的,反

  而会给自己带来恶报。”

  说完,他伸手一指,隔空一划。

  以自己为中心,画了一个圈,将整个前院全部都笼罩在了里面。

  这是道法,画地成牢。

  只有仙人才能施展的法术,一经施展,只要道行不够高的鬼神精怪都会被困在圈内,也能被阻挡在圈外。

  虽不是什么厉害的法术,可此刻施展出来却是最合适不过了。

  那几十只恶鬼刚刚越过界限,就突然感觉眼前一晃,周围的事物发生了变化,等到看清楚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庭院之中。

  “这,这是怎么回事......”那恶鬼又惊又怒。

  “难道被迷惑了?像是我们施展的鬼打墙。”

  “怎么可能是鬼打墙,重来都是我们鬼迷惑人,哪有人迷惑鬼的,法术一定是这厮施展了什么法术。”

  “这里也出不去。”

  “我这里试了一下也出不去,这整个前院都被人施了法术。”

  众恶鬼议论,声音有些吵杂,还有些不安。

  “都给本将军安静。”鬼二突然喝了一声。

  立刻各种窃窃私语的鬼语立刻消失不见了,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你拿假的贡品欺骗我们,又施法把我们困在这里,如此说来你是要和本将军以及本将军的这些弟兄们斗法了?”

  斗法?

  李修远楞了一下,说道:“你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什么时候有想和诸位斗法的意思了?”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鬼二将军黑着脸含怒道。

  李修远道:“我只是想抓诸位去喂鸡罢了,你们这样的恶鬼我家的雷公可是很喜欢吃的,它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饱食过了,相信诸位一定是不会让我家雷公失望的。”

  “雷公?什么雷公?雷公在哪呢。”

  “这里有雷公,怎么可能。”

  雷公二字立刻就让一些鬼下意识的害怕颤抖起来。

  因为光是春雷炸响他们都吓的东躲西藏,十分明白那天上神雷的可怕,虽然没有见过雷公,但是他们身前亦是知道雷公的威名,死后变成鬼之后就不是敬畏了,而是恐惧。

  一种面对克星的恐惧。

  “哪有雷公,那是这厮养的一只公鸡的名字,昨日你们不是见过么?大吵大闹的成何体统。”一尊散发出香火味的鬼神喝道:“再说了,雷公早就不在京城显灵了,这一点本神早就和你们说过,看你们这没

  出息的样子,一个假名就慌张成了这样。”

  “这这厮仗着自己有些法术很嚣张嘛。”鬼二眯着眼睛凶相毕露,已有杀意浮现。

  不过他却一直没有冲动,因为他知道鬼三在这人手中吃过亏,被打落了几百年的道行,所以他们才会趁着此人不备的时候抓走那两个女子,让这镖局的人生鬼病,以此作为要挟。

  若是此人顺从,一切好办,若是不顺从的话自己等鬼隔三差五的就来吵扰,定然要这人生活不得安宁。

  手段虽然简单,可是对付凡人却是最有效不过了。

  他顺便的弟兄们不知道用这样的方法讹诈了多少香火供奉。

  李修远此刻却摸了摸手中的佩剑,笑道;“嚣张?的确是有一点,不过比不上你们啊,你们不但嚣张而且还要谋财害命,而我的嚣张也只是面对你们这些恶鬼恶神的时候才有,以前我就听人说过,若是对付

  恶鬼,你必须比他们还恶,只有这样才能将他们制伏。”

  “怎么,说这么多就没有动手的打算么?如果我这样你们都能容忍的话,鬼工头的名头也不过如此。”

  “小子狂妄,看我不吹瞎你的眼睛,掐歪你的脖子。”话语才刚刚落下。

  一只恶鬼就忍不住李修远如此不把自己这些凶悍的鬼放在眼中的态度了,当即他化作一股阴风席席卷而来,直接出现在了眼前,张嘴一吐,有一股浓浓的腥臭之气飞出,直接就对着李修远的眼睛吐出。

  寻常的人哪怕是沾染了这一点黑气都会被弄瞎眼睛,便是修道之人挨上的话也绝不好受。

  “鬼能吹气,中气之人轻者病,重则瘫,这一点我到是知道,可是你们知道鬼能吹气,人也能吹气么?”

  李修远立刻回敬,张嘴一喷,一股炙热阳刚之气喷薄而出,凝聚一道气箭。

  眼前的黑气瞬间溃散,气箭吐出刺穿了那只恶鬼的胸口,直接将其击飞了出去,最后惨叫一声被钉在了远处的院墙之上。

  “嗤嗤~!”

  这恶鬼胸口冒出了浓烟,像是被烧滚了的铁钉钉在了墙壁上一样,痛苦的挣扎起来。

  “快,快救我,快救我,我好疼啊。”这恶鬼受不了这股阳气喷吐,忍不住呼救起来。

  一旁的老鬼大惊,急忙伸手去拔那根气箭,可是手才刚刚碰到却是立刻吃痛的收了回来,低头一看却见手已经被烫伤了。

  “我吐口气你们都应付不了,这点本事还想谋害我,岂不可笑?”

  李修远目光冷冽看着那身躯开始消融的恶鬼,没有半分怜悯之情。

  今日能来这里的鬼,皆是十恶不赦,没有一只良善的,闭着眼睛去诛灭,保证不会有一只会杀错。

  “你阳气刚烈如火,能灼烧鬼神之躯,可是我们这里有上千只鬼,你有多少口阳气可以吐的?和我们作对你只是死路一条。”鬼二面无表情的说道,他挥了挥手示意了一下。

  立刻,一只只恶鬼眼睛发出碧油油的光芒盯着李修远,像是两朵鬼火漂浮在半空中。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