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六百七十六章水鬼索财

第六百七十六章水鬼索财

  看着满院子湿漉漉的鬼脚印,还有那空气之中残留的灰烬的味道和羊膻味。

  可以想象的到,昨日夜里这庭院里到底来了多少只鬼。

  其中有受人祭拜的家鬼,也有枉死在水中的水鬼,还有一些享用了香火的神......而且道行都不低,至少都是几百年修行已上的,没有一只鬼是简单的货色,不是鬼将一流,就是鬼王级别的。

  李修远皱起眉头,他四处打量了一下,见到了放养白莲花的那个水缸已经裂开了,里面的白莲花不知所踪。

  再看了看对面屋子。

  却见对面的房门打开,一排排湿漉漉的脚印顺着台阶进了屋子里。

  李修远走过去一看,却见到屋内已经没有了女鬼小谢的身影,便连昨晚借宿的那位秋容姑娘也失踪不见了,屋子内已经是人去楼空。

  “雷公,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天下还有什么鬼神敢当着你的面闯进这院子,掳揍一女鬼一活人么?”

  他大步走出屋内,看着庭院内的那只朱红色的大公鸡的道。

  雷公却是低着脑袋一副沮丧无比的样子,只是咯咯的发出了两下声音,并没有试图争辩。

  “以你的本事五百年道行以下的鬼入了你的眼睛就等于是投食,你食鬼的本事让鬼神感到无比的畏惧,而且夜里我是也并没有听到你打鸣提醒,以你的叫声不可能不把我叫醒,除非昨日夜里你根本就不在庭

  院里待着,亦或者是.....被人使计故意引诱走了。”

  李修远目光微动认真的说道。

  “也罢,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再责怪你护卫不利也有些推卸责任的味道,其中也有我昨日睡的太过安逸的原因,以为画地为牢就没有事情了,却没有想到其他人的安危,这是我的考虑不周,我会自己反省

  自己的错误,也会去弥补。”

  他以为天下的鬼神多是以自己为目标,所以自身的警戒很高,忽略了对身边的保护。

  “韩猛,吴象,你们可在?”

  李修远忽的又发现了,平日里十二个时辰轮流换班驻守在附近的护卫此刻也不见了。

  他唤了一声却没有人回应。

  “难道镖局的人也出了什么事情么?”

  带着这个疑问,他当即走到了前院去。

  可是一到前院,却看见地上,大堂里,还有厢房里都躺着一位位甲士,他们脸色苍白,身体虚弱,像是身染了什么病痛一样。

  此刻韩猛刚刚从镖局外走了进来,他身后带来了好几位大夫。

  “大少爷,您醒了啊?”韩猛见到李修远时立刻迎了上来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

  李修远说道:“韩猛,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夜之间我带来的甲士,还有镖局的镖头们全部都病倒在地了?”

  “这,这个,大少爷,小的也不知道啊,小的昨日夜里一觉醒来就见到所有的兄弟们都病倒了,小的觉得事情紧急就先出去请来大夫给弟兄们看病了,准备待会儿再将此事禀告给大少爷。”韩猛道。

  李修远点头道:“你的做法没有错,处理的的确很及时,几位大夫,你们都是京城有名的医生,以你们所见我的这些属下到底是得了什么疾病,既一夜之间全部病倒了?”

  随后他对着韩猛请来的这些大夫拱手施礼道。

  一位大夫回了一礼,然后道:“这位公子,依老夫所见这应该是溺水之症,外加风寒入体,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急病。”

  “那就有劳几位大夫诊治了。”李修远说道。

  可是另外一位大夫却摇头道:“虽然所有的病人的确是有风寒,溺水的征兆,可是要一夜之间全部病倒这是不可能的,看公子的这些属下也不像是落水了,怎么会出现这落水之人的病症呢?老夫觉得这应该

  是邪祟入体,骤然病发,贵府只怕招惹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此话却也有理。”其他几位大夫点头道。

  他们医治病人,对于鬼神之事也并不避讳,不像有些读书人,动不动就子不语怪力乱神。

  李修远神色一沉;“几位大夫能医治的好么?”

  “老夫先试试,确定了症状之后才好对症下药。”一位大夫走到一位瘫坐在地上的镖头,看了看他的脸色,又看看他的舌苔,再把了把脉。

  最后摸了摸这位镖头的小腹。

  却见这位镖头的小腹隆起,身上散发出一股水腥味,完全一副溺水之人的样子。

  这位大夫说道:“王大夫,你替我搭把手,得先给病人催吐。”

  那位王大夫点了点头,两人扶起了这个镖头,一番推拿之后,接着对着他后背重重一拍。

  立刻这位脸色苍白的镖头哇的一声弯腰呕吐了起来、

  一滩腥臭河水哗啦啦的吐了出来,其中还夹带着水中的河草以及河泥,看像是完全就是一位溺水之人的病状。

  李修远目光凝重,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这些属下昨日一夜全在镖局里,根本就没有外出,哪里会溺水?即便是个别几个人外出溺水,也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溺水吧。

  “水鬼作乱,这是有水鬼闯我镖局,作乱害人。”他心中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大致缘由。

  “吴象,吴象在哪?他也病倒了么?”

  蓦地,李修远又再次问道。

  韩猛回道:“回大少爷,吴象并没有病倒,他,他只是还在酣睡......”

  “如此说来,镖局之中没有病倒的人就只有你们两个了?”李修远道。

  韩猛道:“沙金镖头也没有病倒。”

  “是么?”李修远目光微动。

  他明白这些人为什么没有病倒,沙金是习武之人,气血强盛,阳气刚猛,又修炼了铁布衫法,鬼神难以加害,而韩猛命格不凡,他曾望过韩猛的气,其气成蛟龙,有王侯将相的潜力,至于吴象.....那憨货

  有四象护身,力大无穷,鬼怪难敌。

  别说去谋害他了,不被他打死就算是万幸了。

  本以为自己身边有这些本事非凡的人应当不会出意外,却不想一夜之间竟成了这般模样。

  “烧一封书信出去,唤马东牛二他们回来。”李修远立刻吩咐道。

  他过去镜在马东牛二的身上,他要取来过去镜看看昨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嘿,嘿嘿,不用去把那一牛一马给唤来了,他们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的,这会儿他们应该已经出了京城把,为了抓捕那个人贩可真是够辛苦的。”

  忽的,这个时候一个窃窃私语的声音忽的从昏暗的大堂之中传来。

  旁人没有听见,只以为是什么虫儿在嗡嗡作响,但是李修远却明白,这是鬼语。

  “嗯?”

  李修远回头看去,眼中闪烁着金光,却见大堂之内的主位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着一位身佩腰刀,穿着锈迹斑斑铠甲的兵差,这兵差脸色惨白,浑身湿漉漉的,时不时的有滴水落下。

  他的存在使得整个大堂就显得阴暗潮湿起来。

  “什么时候水鬼也能上岸作乱了?”他冷冷的说道。

  这兵差却是阴沉沉的笑了起来:“道行够了,天下哪有我们这些水鬼不能去的地方?指不定哪天你在喝茶的时候就有一只水鬼蛰伏在其中,进入你腹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这厮倒也有些能耐啊,

  竟敢打伤鬼三将军,真是不把我们家大王放在眼中啊。”

  “昨日的事情只是给你一些教训,你有本事是不假,可是看着样子你身边的人却没有你这般本事啊,看你那群属下的样子,得鬼病滋味不好受吧。”

  李修远闻言杀意露出,大步走进了大堂:“区区水鬼,驻留在人间已是不对,作恶害人更是大不对,如今还敢在我面前猖狂,现在就诛了你,回头再去找那鬼工头算账。”

  还未说完,他手中就有惊雷闪烁。

  准备立刻就用雷法将这水鬼击毙,不给他任何悔改的机会。

  “慢着。”

  这兵差却不以为然的笑道:“这只是我的一具水鬼替身罢了,你便是诛灭了我也不过是让我损失一些道行罢了,又不能真的将我诛杀,而且我留在这里也无非只是给我家大王传几句话而已,你把我灭了,谁

  又来给你带话呢?难道你不想知道你屋子对面那只女鬼还有那位姑娘的下落么?”

  提起这事情,李修远暂忍住了杀意,他道:“说,那鬼工头有什么话带给我。”

  “放心,不是找你麻烦,只不过你冒犯了我家大王麾下的鬼三将军,今日的事情只是给你一些教训而已,如果你肯在晚上的时候摆上三百供桌,每桌供桌前准备三畜供奉,十坛美酒,二十对香烛,再加上三

  十斤纸钱的话,上次的事情是可以原谅的,而且你的那女鬼还有姑娘也会送还,放心,她们现在都没有事,不过我可不能保证她们明天也不会有事,嘿嘿。”

  这兵差沉沉笑道。

  李修远冷冷道:“若是我不答应呢?”

  “若是你不答应,今日这样的事情还会再发生,你一个人再有本事,可也只能护的自己周全,其他人你护得住么?不想惹麻烦的话就乖乖照办,谁让你冒犯了我家大王。”这只水鬼兵差道。

  “好,我答应你,三百桌供奉,想来鬼工头麾下的鬼神不少吧,那么你们什么时候来取。”

  李修远目光微眯,听到这话反而不生气了,而是收起了雷法答应了下来。

  “哈哈,这就对了嘛。你是懂得法术的人,自然知道我家大王的厉害,你放心,只要你准备妥当了,晚上就有我们的人来享用香火供奉,看在你识时务的份上今天我就折腾你了,记住,在入夜之前准备好,

  否则后果自负。”

  水鬼兵差说完之后便满脸的兴奋的得意化作一滩污水,顺着大堂地面的缝隙之中流了进去,转眼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