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六百七十一章取胜

第六百七十一章取胜

  夜叉将军此刻脸带羞愤之色,他堂堂一位朝廷御封的将军,自认为天下的武将之中没有哪个能的武力能胜过自己了,这是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地方,可是难能想到这今日他来查封相国寺,碰到一个旁门左道

  之士竟能在武艺上胜过自己。

  看着李修远对自己点评论道的样子,夜叉将军更是忍不住这口气。

  他吼着说道:“你这厮的确是有些能耐,武艺不俗,可是要胜过本将军却是在说大话,这才交手一个回合而已,本将军可没有输,莫要趁着本将军不留意占据一点上风就洋洋得意,本将军认真起来一刀就能

  将你斩于马下。”

  李修远听着他怒吼,却是笑道:“你身为将军,难道不知道为将之人不应该因怒兴兵,因怒动武么?你只是空有一身力气而已,离一位将军的品德还差的远呢,我若不服我们可以来再战几个回合,不过我之

  前的话也说的很清楚,你和我交手的话我十个回合之内就能将你挑杀。”

  “战过之后再说,驾。”

  夜叉将军暴怒之下骑着骏马,手中挥舞着厚重的陌刀就冲杀而来。

  “也是,我若胜不了你说什么话都没用,先赢了你再说。”李修远也没有劝他收手,此刻这个夜叉将军已经动怒了,只有击败了他了才能让他平静起来。

  当即,他亦是骑着龙驹手提刚枪迎了上去。

  两人交手兵器碰撞,骏马嘶鸣,交手碰撞之间火星四起,地上的石砖震碎,夜叉将军的喊声如雷,用尽自己的生平所学欲战胜李修远。

  可是李修远的武艺是从小练起来的,又上过战场厮杀,是专门的马战功夫,这个夜叉将军只是凭借着先天优势,并没有被名师指点过,所会的武艺都是自己打斗厮杀自己摸索起来的。

  这样的武艺虽然凶狠,但却漏洞百出。

  对付寻常人可以,但是要对付似李修远这样真正能上战场的人却还是逊色的多。

  不过两人交手的这一幕却是看的其他人目瞪口呆,心中震惊。

  “这,这李兄的武艺可当真不凡啊,竟能和夜叉将军打了个不分上下,之前怎么没有听李兄提起过?”钱钧惊异道。

  一旁的朱昱道:“李兄会武艺这一点我是知道的,只是很少见他施展而已,他拖到去年去考秀才就是因为跟着道长修行武艺的缘故,而且李兄平了九山王动乱,也不是完全靠调兵遣将就能完成的,而是真正

  的冲锋陷阵,身先士卒啊。”

  说到这里,他心中亦是钦佩。

  大部分的读书人看不起武夫,不是因为他们武艺的缘故,只是因为大部分武夫既不能治国安邦,又不能扩疆守土,只知道混迹在市井之间争强斗狠,打架斗殴,给百姓添乱,坏了各地的治安。

  但是对于李修远这种上能平乱安邦,下能治兵守城的人来说,读书人是很钦佩的。

  没见到历朝历代都很推崇,霍去病,卫青等名将么?

  若是读书人真看不起武夫的话又怎么会历朝历代歌颂这些武将呢,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师傅,李施主他不会有事吧,他身份不寻常,若是一不小心被这位夜叉将军给伤了,那岂不是给了一些妖魔鬼怪的可乘之机么?”此刻,相国寺的宝殿前,沙弥白云却是看着交战的两人很是担心道。

  释空大师却是摇头笑道:“李施主的武艺已经达到了寻常人能达到的极限,再进一步的话他就要以武入道,进入修行之路了,夜叉将军和他比起来还多有不足啊,只是李施主交手的时候略有保留,不想取夜

  叉将军的性命,不然三个回合之内这位夜叉将军就要被这位李施主给打杀了。”

  “可是徒儿怎么看都是夜叉将军占上风啊,他的力气很大,李施主若是随便挨上一下的话那可就严重了。”白云道。

  释空大师道:“表面的强势不代表最后的胜利,夜叉将军的心已经被取胜的贪念给遮蔽了,他乱了分寸,这样的强势不可以久持,很快就会衰败下来,反而是李施主防守的滴水不漏,以退为进,取胜只是早

  晚的事情罢了。”

  白云心中疑惑再次看去。

  两人已经交手到了第七个回合。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白云看见夜叉将军咬牙怒吼大刀向着李修远身上捅去,可是李修远却完后一仰轻松避开了,然后手中的刚枪竟贴着夜叉将军手中的大刀一路刺了过去,眼看就要刺穿夜叉将军的手掌了。

  夜叉将军大惊,急忙收回一只手掌。

  但是李修远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手中的大枪一跳,枪头一一甩,随着身子扬起,有些迟钝的枪头直接点向了夜叉将军的喉咙。

  这一系列的事情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李修远手中的枪头就抵在了夜叉将军的喉咙上。

  哪怕他是夜叉的后代,有异于常人,可是被刺穿喉咙的话也是必死无疑。

  “夜叉将军,你输了。”

  李修远脸不红气不喘,手中的长枪稳稳的止住了力道,硬生生的收了回来,没有再进一步刺穿他的喉咙。

  仅这一手武艺,就足以让世上九成九的武将自愧不如。

  夜叉将军感到喉咙上那冰冷的枪头时,不禁背后一凉,冷汗冒出,心中什么怒火都没有了,只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惧意。

  他如何不知道刚才眼前这个人已经可以取走自己的性命了。

  自己的勇武居然在他的面前走不了十个回合?

  “你,你这是什么武艺,天下没有你这么一号人物。”夜叉将军不敢妄动。

  李修远笑了笑,收回了长枪:“天下之大,能人异士层出不穷,你这样的武艺在我看来只能算是二流,我身边能胜过你的人就至少有三位,至于我的武艺却是不值一提,你如果愿意请教的话我可以指点一下

  你,你有这样的一身力气和体魄,若是能得到名师指点的话就如我之前所说的话一样,天下能胜过你的不超过三个。”

  “枪还你,多谢了。”

  说完随手一甩,长枪飞出立在了一位甲士的面前。

  那位甲士却是吓了一跳,刚才他被李修远夺枪的时候就已经感觉了出来,这个富家公子绝对不寻常,是一个高手。

  可是他并没有说出来。

  现在看来,果真如此,连夜叉将军都落败了。

  夜叉将军此刻没有再有比试的想法,他并不愚钝之人,知道眼前这个人的本事,此刻叹道:“今日的比试之后本将军方才知道自己的本事到底有多么的弱小,你能在杀死我的情况之下反而放过了我,甚至还

  愿意指点我的武艺,这样的品德便是敌人都会折服啊,怎么会是那五通教的教徒呢。”

  “还未请教这位公子的姓名,本将军在这里先给你赔礼道歉了。”

  说完,这位夜叉将军弃了兵器,立刻翻身下马,拱手施礼,赔礼道歉。

  李修远见到他的态度改变的如此之快,心中却也有些诧异,他熟读过道藏,知晓天下的夜叉都是凶残暴的,不但喜欢吃人,还喜欢吃恶鬼,按理说这个徐豹既然是夜叉的后代应该也会沾染夜叉的脾性才对。

  现在看来,是他的那位父亲教导的好啊。

  那片是凶恶的夜叉之子,得到悉心的教养的话,也能拥有良好的品德。

  “将军客气了,赔礼道歉就不用了,你并没有伤害到我什么,之前的无礼出手我不也讨回来了么?”

  别人肯赔礼道歉,李修远也不会小气,他笑着道:“你我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在下姓李,名修远,是扬州的一位游击将军,前些日子取得了一些军功,如今升了职,今日来京城述职的,的确不是你说的五

  通教教徒。”

  “游击将军李修远?是你?就是你平了南方的九山王之乱?”夜叉将军惊道。

  “哦,将军认识我么?”李修远道。

  夜叉将军道:“我并不认识李将军,而是李将军的威名已经传到了京城了,不,现在应该叫李大人了,李大人被朝廷封为扬州刺史的事情末将亦是略有耳闻,刚才末将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大

  人恕罪。”

  说完,他就立刻毫不犹豫的单膝跪下,再次低头请罪。

  他这个夜叉将军论官职是不如李修远这个严州刺史的,见到李修远的时候还要恭敬施礼,叫一声大人才行。

  想到刚才自己的行为,夜叉将军更是有些后怕。

  幸亏自己输了,若是赢了的话,自己斩杀了一位扬州刺史,这是要抄家灭族的。

  李修远笑道:“将军客气了,我现在算什么大人,快些起来吧,再说了,你是驻守京城的将军,我不过是外地的刺史,你也无需向我行礼啊。”

  “是,大人。”夜叉将军脸色一凛,站了起来,他认真道;“末将之前就听说过大人的名气,只是那个时候还心有不服,不过是九山王之乱而已,若是换做末将的话也一定可以平息,只是今日得见大人的武

  艺方才心服口服。”

  “大人有这样的武艺,这九山王哪里是大人的对手,他败在大人的手中到是不冤枉。”

  李修远摇头道:“战场之上哪里是个人武艺逞能的地方,虽然个人的武艺更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军队的实力,九山王会输不是因为我的缘故,是他被人蛊惑了,打错了金陵城,不然现在那李梁金还在南方

  称王呢。”

  他如实说明,没有半分吹嘘自己的意思。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