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六百六十一章羊贩

第六百六十一章羊贩

  这个世界因为存在妖魔鬼怪作乱的缘故,让道门大兴,同样也让佛教大兴。

  因为道长和高僧都有驱鬼除妖的本事,自然而然值得被百姓所尊重和追捧,这是大势所趋,毕竟懂得驱鬼除妖的人不是道门中的道士,就是佛门之中的僧人。

  李修远来到这相国寺的门前就能感受到这寺庙的不凡。

  这里能被百姓追捧不是没有原因的。

  相国寺并非欺世盗名之地啊。

  几人此刻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进相国寺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李修远却听见人群之中传来了一阵骚动。

  “啊,什么东西从脚下钻了过来。”

  “哪家养的羊怎么不关好,容它到处乱跑?”

  “当心,快点避开。”

  原来是人群之中有一头羊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没有绑好,在人群之中到处乱串,引来了附近百姓的惊呼,尤其是这头羊横冲直撞更是吓坏了不少人,毕竟羊是有角的,一不小心被撞伤了那也是一件很危险的

  事情。

  “李公子,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动静闹的那般大。”张邦昌眺望一眼,却是因为人群的缘故什么也看不到。

  李修远耳聪目明,大致的挺清楚了一些事情,开口道;“好像有一头羊没有关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似乎往这边跑来了。”

  “还有这样的趣事?难道这羊也想要来相国寺听大师讲经么?”张邦昌笑着说道。

  “也许这羊是上辈子做了什么恶事,如今投胎做了畜生,自知罪孽深重,所以想要来佛前忏悔呢。”钱钧也笑道。

  可是话才刚刚说完却见前面的人群迅速的开始闪避起来,似乎那头羊往这边撞过来,吓的行人大呼小叫。

  “不好,还真往这边跑来了,难道这头羊当真是要闯进相国寺不成?”朱昱惊呼道;“我们快些避免,免得被撞伤了。”

  李修远此刻看见后面的人群迅速的让开了一条道路,一只长着独角的白色山羊不顾一切的向着这里冲来。

  “嗯?”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却见到这山羊的眼神之中没有动物的那种疯狂之色,若是动物发狂必定暴躁,失去理智的,而这山羊的眼睛之中却透露出了惊慌和恐惧之色。

  这不是牲口该有的眼神啊。

  不过现在似乎并不是留意这个的时候,这头山羊见到李修远的时候依然是横冲直撞,仿佛焦急的希望自己以最快的速度冲进相国寺。

  “李兄,快些避开,它要撞你了。”朱昱忙道。

  李修远道;“无妨,只是一头羊而已,又不是一头猛虎,何必畏惧?”

  话才刚刚落下,他就往前走了一步伸手一抓,擒住了这头撞过来的山羊羊角,然后手臂一用力,似有千斤之力猛然落下。

  “咩~!”

  山羊叫唤一声顷刻之间就被摁倒在了地上,任平它如何挣扎都没有办法再站起来。

  以他的武艺若是连一头羊都制服不了的话那这十几年的武艺当真是可以喂狗了。

  “好,好武艺。”

  见到李修远制服了这头山羊,人群之中就有喜欢看热闹的百姓抚掌曾赞,赞美他的武艺。

  李修远皱了皱眉:“这是哪家的羊,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附近有卖羊的人么?还是这头羊从酒楼里跑出来的?”

  他询问了一圈。

  可是附近的百姓却是纷纷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头羊是哪里来的。

  “既然没有人认领,何不就绑于一旁,等丢羊之人自己寻来?也好过这位公子一直制伏这羊?”有人提议道。

  李修远点了点头,准备先把这羊绑在一旁省的麻烦。

  不过这个时候却又一个声音急忙从人群之中响起;“等一下,等一下,这是我的羊,这是我的羊,是我走丢的,还请那位公子将羊还给我。”

  很快,一个面容消瘦,相貌有些丑陋的中年男子举着赶羊的鞭子,一边呼叫一边往这里赶来。

  像是羊贩。

  没一会儿,这个人从人群之中挤了出来,气喘吁吁道:“这是我走丢羊,是我走丢的,多谢这位公子出手相助,帮我把羊制住了,若是真被这头羊跑了那我可就损失大了,实在是太感谢了。”

  说完这个羊贩迫不及待的伸手就去从李修远的手中欲取走这羊。

  之前还没有什么动静的这头羊,见到这个羊贩立刻就剧烈的挣扎起来,发出了凄惨的叫声,仿佛如老鼠见到了猫一样,说不出来的畏惧。

  李修远见此情况并没有松手,生怕这羊突然暴起伤人。

  不过他却看见这羊贩双手青筋暴起,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死死的抓住那羊的双腿往后拽去,脸上露出了几分焦急之色。

  “此人有古怪。”李修远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伸手打开了这羊贩的双手。

  “啪嗒~!”

  羊贩感觉手臂一阵剧痛,仿佛被铁棍抽打中了一样,急忙把手收了回来,随后大惊道:“这位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不想还我的羊了?”

  “噗嗤。”

  附近围看的人顿时就忍不住笑了。

  这位公子看衣着打扮就知道家境优良,怎么会去贪图你这羊贩的一头羊?

  旁边的张邦昌,钱钧等人更是觉得好笑。

  李修远前几日还一掷千金为朱昱销账,你这羊贩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呢。

  “这位朋友要取羊何必这么心急呢,你这般乱拉乱扯,若是被这羊又跑了那你莫不是要找我赔偿?”李修远微微眯着眼道:“而且这羊无人认领,也不能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吧,你总得拿出点证据来不是么?

  若是待会儿别人寻来拿我又应该怎么解释呢?”

  “说的也是,这位羊贩,你说这羊是你的,你有什么证据么?不能空口白话啊,适才我就看你神色有些紧张,一来就夺羊,行为似乎有些不对啊。”

  “听这么一说我也这么觉得此人有些操之过急了,说不定这羊不是他的,他是来冒领的。”

  附近的人也觉得有理,点头议论道。

  这个羊贩当即就跳了起来,大怒道:“这分明就是我的羊,我一路从南方赶来了京城,适才路过了相国寺走丢了一头,这才寻了过来,怎么就不是我的了?”

  “这位公子虽然你的小心是正确的,可是这羊似乎还真是他的,还是还给别人吧。”

  被这么喊,其他人点了点头,觉得也算是有理有据。

  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哪里会这般理直气壮。

  李修远却是不急,继续问道:“哦,你说你这羊是从南方赶过来的,如此的话我到是有几个问题要问一问你了,若是你回答正确,你的东西我自然物归原主。”

  “这是我的东西,哪里怕你询问,你问便是。”这羊贩理直气壮道。

  李修远道:“你赶了多少羊来京城?”

  “一共十三头,算上这头十四头,不过其他的都卖了,这是剩下的最后一头。”

  “这是哪里的羊?”

  “南方金陵收购来的。”

  李修远眼睛一眯:“具体是哪户人家?据我所知南方养羊的人不多,到是有一李姓的商贾人家有养猪牛羊,而且数量还不少。”

  这羊贩道:“我就是从那李姓人家买来的,准备赶到京城卖个好价格。”

  “你进价多少钱一头?”

  “一两银子一头。”

  羊贩道:“怎么样?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么?我买来的羊怎么会不清楚价格。”

  “李兄,你这何必为了一头羊和这羊贩纠缠呢?我们还是快些去相国寺吧,这头羊是别人的,就还给他吧。”朱昱说道。

  他也疑惑的很,为什么李修远要因为一头羊和一位羊贩过意不去。

  李修远站了起来,神色一冷道;“你这厮根本就不是羊贩,也不是卖羊的,谎话连篇,金陵城那边根本就没有山羊,李家的羊也不是一两银子的进价,最低卖出的价格都要一两六钱,而且你也根本就不是从

  南方赶羊来的。”

  这个羊贩被这么一点破,当即脸色大变,露出了焦急之态,但随后却又争辩道:“你何必理会我的羊是从哪里买来的,我只知道这是我的羊你就应该还我?”

  “既然你要这样说,那么这样,京城的羊一头不过是三五两银子而已,我给你十两银子买你的羊如何?”李修远取出一锭银子道。

  本以为这羊贩会一口答应,却没想到他一口拒绝道:“不卖,我的羊不卖你。”

  他这么一说附近的人立刻嘘声一片。

  “这人好生可疑,话语之中破绽百出,不像是卖羊的羊贩,倒像是骗子。”

  “是啊,十两银子都不肯卖羊,一定是心中有鬼,做贼心虚。”

  “抓他去官府,这里应该有六扇门的捕快巡逻,我去把六扇门的人叫来,看看这羊贩到底是不是骗子。”

  众人议论纷纷,这羊贩听到要找来六扇门的捕快,当即吓的脸色一白,急忙改口道:“等,等等,羊卖你了,卖你了,把银子给我这羊就归你了。”

  “之前你不是说不卖的么?”李修远似笑非笑的说道。

  他早就看出了此人有古怪,只是不好断定他到底是骗子还是什么。

  “你这人这么啰嗦到底买还是不买?若是不买就赶紧把羊还我。”这羊贩催促道,显得很焦急。

  李修远想了一下,也没有继续和他僵持下去,便给了他十两银子,既然说要买那就不应当说话不算数。

  这羊贩拿了银子之后头也不回,有种恨不得立马逃离这里的样子,很快就混入人群消失不见了。

  “这个人走的这么匆忙一定不对劲,这位公子,你不应该花钱买他的羊啊,他的羊肯定是偷来的。”

  “就应该让六扇门的捕快抓他去衙门对质对质,说不定就能抓住一个贼人。”

  “到是便宜了这个贼人了,一头羊卖了十两银子。”

  众人见到这羊贩逃走,却又感叹起来,觉得李修远很吃亏,不应该放走他。

  李修远却是带着几分沉吟之色,并没有在意那羊贩的离开。

  若只是盗羊来卖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盗窃小事而已,可是刚才那样子这羊贩却并不是盗来的羊,因为之前的态度是很理直气壮的,没有慌张,只是后来听到要去衙门,要叫来六扇门的捕快所以才惊慌了起

  来。

  不是盗来的羊,却又畏惧官府和六扇门。

  如此想来,是这个人有问题。

  忽的。

  李修远低头看了一眼,却见这羊站在旁边,围在他的腿旁,却没有再和之前那般惊慌,蛮横的样子了,相反显得很平静。

  尤其是这羊的眼睛之中竟露出了感激之色。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