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六百五十八章雷屑

第六百五十八章雷屑

  “李公子怎么样了,见到我父亲了么,适才我在这里听到后院里传来了惊雷闪电的声音,是你在施展法术降妖除魔么?那妖怪怎么样了,您有没有把它诛杀了?”

  李修远一回来,杜文就忍不住跑到面前,焦急的询问道。

  “今夜先随我离开这里,我们路上边走边说。”李修远神色凝重了。

  杜文点了点头,跟着他离开了自己家。

  “杜公子,说出来你别伤心难过、”

  李修远沉吟了少许道:“你的父亲杜泽,杜大人已经死了,而且死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也许你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时候被精怪谋害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现在你

  的父亲只是一具躯壳在这里,身体内住着的是一只妖精。”

  “果真如此么?”

  杜文虽然心中想到了这个结果,但听到这个真相之后却还是忍不住悲痛不已,捶足顿胸的哀嚎起来:“父亲啊~!”

  虽然平日里他嚣张跋扈,是一个纨绔弟子,京城衙内,可是父子之情人皆有之,他怎么会没有呢?

  李修远见到他这般伤心难过的样子也没有去安慰,只是停下来等他情绪发泄完。

  因为杜泽的情况他知道,国师派遣属下夺取他的躯壳也是他自作自受,如果不是杜泽贪赃枉法,昏庸腐败的话,把自己的福泽消耗殆尽了,国师麾下的那蜈蚣精又怎么敢对一位刑部侍郎下手呢?

  真以为国师可以一手遮天,逃过天理循环么?

  只是国师在恰当的时机,利用了这一点,所以才能顺利的取代杜泽。

  如那吏部侍郎张元一样,如果不是因为行刺了李修远,折损了自己的福泽,现在国师还不会这么快对他动手,还得等上很长一段时间内。

  福祸都是自己招惹来的,怨不得旁人啊。

  若是杜泽为官清明,功德深厚,国师必定不敢加以谋害,不管如何,至少性命无忧。

  所以杜泽的死,李修远知道并不值得同情,他可以厌恶国师的这种做法,却不能赞同杜泽还活着的时候所作所为。

  好一会儿之后,等杜文哭嚎的差不多了之后,却见他突然红着眼睛抓着李修远的衣袖道:“李公子适才可诛灭了那只谋害我父亲的妖精么?”

  李修远如实回道;“没有,你父亲的死牵扯很大,我来京城我也有我的谋划,所以我并没有诛杀那只妖怪。”

  “我不明白,这般谋害人性命的恶妖李公子为什么不除?在醉风楼的时候那莲花姑娘不是被李公子你抓了起来么?”杜文激动道。

  李修远抬头看着昏暗的天空,感慨道:“是啊,我的确是应该诛杀他,换做是一年前的我,这会儿就提刀斩了下去,管他个什么是非曲直,可是时间磨砺了我的锋芒,为了心中的一些理念不得已要忍耐一些

  自己不想忍耐的事情。”

  “不过我虽然没有诛杀那妖怪,但我却把它击成了重伤,它现在十分的虚弱,你若是真有为你父亲报仇的决心话,你可以亲自动手。”

  蓦地,李修远话锋一转认真的说道。

  “为自己父母报仇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是十分赞同这种行为的,非但不会阻止,还会给予帮助,但是这妖你可以杀,我不能杀,我有我的原因,希望你能够体谅。”

  他要利用国师在朝廷的本事供自己行事便利,不想被那些朝廷上的尔虞我诈绊住手脚,所以他得容忍国师的这种行为。

  至少暂时不能和这个国师翻脸。

  “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怎么能对付妖怪呢。”

  杜文双眼通红,一副恨自己无能的样子。

  李修远道:“我可以传授你方法,如果你能够坚持的话,诛杀谋害你父亲的那只妖怪并不难。”

  杜文闻言当即立刻跪在了他的面前,急忙道;“还请李公子传我法术,让我替父报仇。”

  “在我传你法术之前你要有吃苦的准备,否则我即便是传授了你诛杀妖怪的办法,因为你的软弱也有可能失败,而且其中也是有凶险的,我不能给予你太多的帮助,只是能为你指明一条道路,最后能否为父

  报仇,得看你自己的信念是否坚定。”李修远认真道。

  “我为父报仇心切,什么苦楚都愿意承受。”杜文坚定道。

  李修远思忖了少许,回忆了一下在师门时候观看的那些道藏书籍,想到了一个诛妖的办法。

  随后道:“你现在学习法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法术要学会不是一朝一夕能办到的事情,你要诛杀要妖邪得靠外物才行,需要炼制一件克制这妖怪的法器。”

  “那妖是一只蜈蚣精,道行虽然惊人,但是被我用雷法所击,魂魄受伤,没有几百年的时间回复不过来,现在的他虚弱的很,你成功的机会很大。”

  “在那之前,你需要炼制一柄桃木锥,取一株百年已上的雷击桃木,只需一节即可,无需砍伐桃树,让木匠制成锥子的形状,再去有养鸡的人家,收集九十九只雄鸡的鸡冠之血,只需鸡冠血就行了,可以不

  用杀死所有的雄鸡,两物聚齐之后把桃木锥拿鸡血浸泡,直至鸡血干枯为止。”

  李修远道:“这柄木锥若是能成,可诛五百年道行以下的恶鬼,那蜈蚣精已是魂魄之躯,和鬼神无二,只要你拿这木锥刺入他的身躯之中,此妖必亡。”

  “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再送你一物。”

  忽的,他又从怀中取出了一柄金光闪闪的令箭。

  “这是什么神物?能诛杀那妖怪么?”杜文惊讶道。

  “这是天上的神物,雷神令,能诛杀世间千年道行以下的所有妖邪,此物你不要想了,要御使雷神令你还不够资格,即便是我送给你,你也无法使唤,反而会引来雷神震怒,降下雷霆惩罚你,若是你的恶行

  过大,直接将你诛杀也不是不可能。”李修远道。

  他随身有携带雷神令,这是他一种手段,只是在必要的时候才会用。

  杜文闻言立刻就露出了敬畏之色。

  能唤来雷神的令箭,他怎么敢贪图?

  天上雷公的威严,世上哪个人不知道,哪个人不畏惧?

  “雷部的雷神啊,能麻烦你送我一些雷屑么,我有一点用处。”李修远对着这金色的令箭道。

  话说完,却见这雷神令上金光闪闪,雷电缠绕。

  一颗颗细小,却又晶莹剔透的东西从上面脱落了下来,像是沙土一样簌簌落下。

  李修远忙使了法术将这些雷屑全部收了起来,不一会儿就装满了一小袋。

  “够了,有这么多足够了,多谢雷公的慷慨了。”他感谢道。

  虽然雷公在他麾下听令,但是对于这世上为数不多的正直之神,他还是很客气的。

  很快,雷神令雷光隐匿,神异不在。

  李修远将这袋子东西送给了杜文,并道:“这是天上雷公操控惊雷闪电所形成的雷屑,此物有雷公的气息,更是有诛杀妖邪的神异,你拿着此物,若是你遇到厉害的妖邪可抓取一把雷屑丢出去,但凡鬼神精

  怪见到了没有不恐惧的。”

  “不过切记,此物退妖可以,但要诛杀鬼怪却还是差了一些。另外数量不多,省着点用,用完就没了。”

  杜文感激涕零,郑重的接过这袋雷屑。

  忍不住打开一看,却感觉到有一股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袋子中装着无数细细的石子,黑漆漆的,但却又晶莹剔透,反射着亮光。

  “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些了,你在我镖局里还留有九千两银子,这些银子应该是你从你父亲那里得来的最后一笔钱财了,省着点用吧,以后娶妻生子,购置房屋,田亩都用得上,若是挥霍了,你的下半生估

  计就要穷苦潦倒了,这应该是你不想见到的结果吧。”

  李修远道。

  他对命数多少是有一些了解的,杜文经历了这样的变故,还能带着一万两银子在身边,虽然买术花了一千,但剩下这么多银子应当是他的财运的显化。

  一个人的财运是天生定下的。

  能看命的道人通过一个人的财运多少就能看到他一辈子能拥有多少钱。

  当然,天定的财运也是会变动的,会根据你的行为善恶来变化,或增或减,也有先祖庇护,阴德延绵的一部分原因。

  做完这一些之后,李修远就让杜文先回镖局休息一晚上。

  不过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杜文就带着几百两银子,雇了镖局的几个镖师就出门了,剩下的银子托付给了镖局保管,因为日后他还是要回来取的,放在这里更安全一些。

  李修远醒来的时候并不知道杜文立刻就离开了。

  当然也不觉得奇怪。

  为父报仇心切,这样的心情谁都能理解。

  说实话,他也很厌恶国师这种夺人躯壳,掌控朝堂的这种手段,只是现在国师并没有祸害百姓,祸害天下,祸害的都是那些贪官污吏,他可以暂时容忍一下,等自己南方的鬼神入京之后,取代京城的这些势

  力,实施自己在南方的治理方案之后。

  那时就要和这国师斗法一场了。

  国师也清楚这一点,他现在也不好和李修远翻脸,还需要借助他这人间圣人的力量。

  “环顾四周,举目皆敌啊,京城的这盘棋的确不好下,但京城的这盘棋若是能下赢,我的理念也就达到了,这一生也就没有了其他的追求。”

  李修远在庭院里负手而立,看着那水缸之中微微摆动的白莲花。

  开放的还是那么鲜艳,让人赏心悦目,忍不住忘记了这白莲花曾化作妖女,采补六十余位男子的恶行。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