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六百五十七章求同存异

第六百五十七章求同存异

  “可你的属下杀人了,用法术杀人,这是不能容忍的。”

  良久之后,李修远忽的凝声道,手掌之上再次弹出了惊雷闪电。

  国师立刻笑着说道:“法术没有好坏,在于使用的人是好是坏,若是能杀一恶人而就万民,那么这个人是可以诛杀的,圣人以为否?古人曾言:不行小恶,不成大善。容忍一些小的罪行,换来更大的良善和

  美好这难道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十全十美的事情,圣人在南方诛杀鬼神,打上天宫,数次入阴间,不就是诸恶扬善么?这我的做法并无什么不同啊。”

  国师的本事并非只有道行厉害,他的思想,理念也是非常的厉害,能说服人心,让人觉得他这样的做法是正确的。

  施法杀人是正确的,借尸还魂是正确的,把持朝纲也是正确的。

  只要为了这天下的安定繁荣,这一切都是可以容忍的。

  李修远知道,他和国师的这一番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谈话,而是论道。

  如同上次在天宫之中和东岳神君论道是一样的。

  只是少了几分敌意,多了几分和善而已。

  “如果这就是国师你的理念话,那么我是不能认同的。”李修远等其说完,忽的开口说道。

  “愿意听闻圣人的高见。”国师微微一笑,施了一礼亦是想听听圣人的大道。

  李修远踱步走到窗前,看着外面昏暗的天空道:“你的理念似曾相识,我在天宫的时候和东岳神君谈论过,他秉持的是神道在上,统御人,妖,鬼,仙,万载如一,亘古不变,以神道御千万生灵,天下动乱

  ,繁荣,太平,安定,皆在神道的一念之间。”

  “我觉得他是假托神道之名,维护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罢了,而事实证明也是如此,他的神道缺失公正,若是神道至上,那么千万生灵就要被奴役,这是我看到的未来,所以他被我从天宫之中斩了下来。”

  “而国师你的理念,如果我来断定的话,国师你行的是妖道,以妖的本事和道行掌控朝廷,但随着你妖道的势力继续扩张,那么迟早有一日朝廷不再是朝廷,而是妖庭,官不再是人,都是妖,走的是以妖御

  人之路,这和神道的理念没什么太大的分别。”

  “妖,总归是妖,没有人性,无法理解人的感情,这样的治理结果还是奴役,因为百姓手无寸铁,不会法术斗不过你们这些妖怪,一旦妖庭的建立,那么百姓就永世的不翻身,连振臂一呼改朝换代的资格都

  被剥夺了。”

  “所以我并不认同你的理念,尽管你现在做的事情我比较认同,但相同的道路上总归是会出现岔道的,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和你的道只有一条能走下去。”

  李修远回过头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国师看。

  “既然李圣人你觉得我的道是妖道,那么就算是妖道吧,只是李圣人您的人神共治的理念,难道就能实行么?你的道行的是人道,以人道克妖道,神道,你的道若是成,日后必定人道大兴,天下哪里还有妖

  道,神道的容身之处?”

  “东岳神君清楚这一点,有些精怪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们在阻拦你成道,能认同你的只有脱胎于人之中的那些鬼神啊,此道阻碍无穷,有生之年此道难成啊。”

  国师摇了摇头叹息道:“你的寿元有限,定然过不过一百,成道何其缥缈。”

  “你错了,我的道行的是人道,但亦是给了鬼神精怪的生存空间,因为我没有想过让人去治理鬼神精怪,而是鬼神治理鬼神,精怪治理精怪,我的道有一种包容的意思在里面,而东岳神君的神道,和国师你

  的妖道却少了一份包容。”

  “不过我却并不认为你们就错了,因为你们一个是神,一个是妖,行神道,妖道这是很正常的,但同样,我是人,行人道也无可厚非。”李修远道。

  “那么今日以李圣人您看,这杜泽该不该诛杀呢?”国师沉吟少许,忽的指着杜泽道。

  李修远目光微动,却是明白了国师这句话的意思。

  国师在京城的布局才刚刚开始,手底下的精怪才夺下了一位刑部侍郎而已,其他的朝廷大臣或许还没有得手,今日若是自己动手,可以肯定,这国师绝对不会阻止。

  但同样的,也就意味着彼此之间失去了合作的可能性,是敌人了。

  “这个蜈蚣精迟早是我的心腹大患,他的理念看似是为了天下百姓,实际上等到理念达成的那一日,这世道就不再是人的世道了,而是妖魔的世道,他眼中的美好世界却是我眼中的地狱。”李修远目光闪动

  :“只是眼下京城局势难料,我南方的鬼神还需要一些时间北上,他现在要首先治理朝政肃清朝纲,这也是一件好事。”

  “而且他的一句话也没有错,不行小恶,难成大善。”

  一念至此,他的杀意平息了下来,手中的惊雷隐匿了下去。

  “求同存异,京城很乱,得治,国师以为否?”李修远转过身道。

  国师眯着眼睛笑道:“大善。”

  此刻,两人达成了协议。

  圣人和大妖,准备联手治理京城。

  至于日后两人是谁入成道,那就看两个人的本事了。

  现在都不是翻脸的时候。

  李修远不想耽误时间,国师也不想平白无故又多了一位大敌。

  “既然如此,那今日就不打搅国师了,在下告辞。”李修远施了一礼,转身离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的停下脚步道:“顺便说一句,我很讨厌蜈蚣,如果国师有空的话不妨催一催吏部,我的行程似乎被吏部

  耽搁了。”

  “我也不喜欢雄鸡,但每日总得听京城雄鸡啼鸣,不是么?听闻圣人北上入京带了一只大公鸡,很是不凡。”

  国师笑着说道:“吏部的张元因为派人行刺了你的缘故,气运福泽消耗殆尽了,是时候得动一动了,还请您再等几日,相信不会太久的。”

  李修远心中一凛。

  这国师要对吏部的张元动手了?

  回头看了一眼,屈指一弹,一道雷霆飞出,击在了那杜泽的身上。

  “啊~!”

  杜泽惨叫一声,浑身抽搐倒在了地上,气息微弱,可并没有死去。

  “他圈养的毒虫冒犯了我,应当惩戒。”李修远道。

  “这是应该的。”国师笑的更加的和善了。

  这是圣人在展示威严,也同样是警告自己别越界。

  李修远走了。

  他并没有诛杀杜泽,不是他诛杀不了,而是背后的国师他暂时还不想这么快翻脸。

  因为这个国师从目前所作所为都是不过分的。

  杜泽贪赃枉法难道不该诛杀么?

  张元派人行刺自己,这是吏部侍郎可以做的事情么?

  那件不是杀头的重罪?

  这些贪官污吏,对李修远而言死不足惜,只是他即便是要动手也不可能用法术谋害人命而,只是会用政治争斗的手段。

  但他不想浪费时间在尔虞我诈上。

  正好,国师的出现可以让他利用上,当然同样的国师也在利用自己的本事对付京城的大妖恶鬼。

  “求同存异么?这个国师比东岳神君更能对付啊。”李修远心中感叹到。

  而此刻,书房内。

  “咳咳。老祖,这个李修远如此狂妄,即便是他是圣人又如何,以老祖的本事岂能......”杜泽咳出鲜血,受了重伤,不是**,而是魂魄。

  国师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若是坏了我的计划,他不诛你,我也要诛了你,现在就和李修远翻脸是最愚蠢的事情,他看清楚了这点所以没有杀你,你从今日以后见到李修远都给我恭恭敬敬的伺候着,他有什

  么吩咐你尽量照办便是,一些小事全部依着他,先稳住这尊圣人,五通教的白莲花已经落到了他的手中,鬼工头的鬼三将军也被他斩去了道行,打飞了出去。”

  “这两方是不会善罢甘休了,他们可都是我的心腹大患,若是能借李修远的手诛杀了他们那就最好不过了。”

  “是,老祖。”杜泽面对那凌厉的眼神,不由一颤,忙应了下来。

  国师随后又恢复了和善慈悲的样子,像是一个好老人:“好好办事,多行善积德,对你有好处的。”

  说完,身后冒起了金光,形成了一个佛印,他又转身走进了金光之中,消失不见。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