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六百五十五章杜泽

第六百五十五章杜泽

  刑部侍郎的府上。

  此时此刻,后院的一处书房内。

  这里灯火通明,书桌上摆放着成堆的文案,一位中年男子正在奋笔疾书,处理着积压的公务,一刻也没有停歇,仿佛不知道疲累一样,这样的姿势从白天一直维持到了晚上。

  要知道便是身体再硬朗的人也支撑不了这么久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杜泽忽的感觉到了是,蓦地手中的墨笔一停,随后带着几分异色的抬头看向了窗外。

  让人惊奇的是,他的眼睛不似人的眼睛,而是漆黑一片,显得诡异而又妖邪,身上更是没有活人的气息,若非书房里没有下人伺候,只怕见到了他这般样子都要吓一跳。

  “外面怎么如此的吵闹,是什么人闯入我府上来了?”杜泽皱起了没有,缓缓的站了起来。

  犹豫了片刻之后,他决定还是出去看看比较好。

  而这个时候,李修远却已经离开了庭院的地面,屹立在半空之中,脚下踩着一朵白云。

  他施展了滕云术。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李修远觉得稳妥起见自己先避开那些地面上的毒虫再说,免得一不小心被咬上了一口,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尽管他屹立在半空之中,可是庭院里的蜈蚣却是一个个抬起头盯着他看,似乎只要他敢下来就要扑上来要死。

  “该怎么解决这些蜈蚣呢?用掌心雷全部劈杀了?还是放一把火全部烧了个干净.....似乎都不太好,闹出的动静太大了。”李修远心中暗道:“还是送他们去阴间吧,把这些毒虫全部关在阴间,以后用来

  惩罚那些作恶的恶鬼。”

  “以恶治恶却是最好不过了。”

  相到这里,他立刻就想打开阴间的通道送这些毒虫去阴间。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竟听到了嗡嗡的声音响起。

  一条赤红色的蜈蚣竟摆动着密密麻麻的细腿,竟飞了起来,迎面就向他扑了过来。

  “这里的畜生都学会飞了?”李修远有些诧异起来,不过却也是早有准备,伸出手指一点,有一道金光飞出。

  飞来的蜈蚣立刻就斩成了两半,让后落到了地上。

  可是他刚刚斩了这只道行不浅的蜈蚣,另外一处梁柱上却是有一条漆黑的蜈蚣忽的抬起头吐出了一枚丹丸,化作一道乌光飞了过来,直接砸向他的脑后,

  这若是被砸到,只怕是要脑袋开花了。

  “好家伙,都练出了内丹,有四百多年的道行了吧,都快化形了,这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几百年道行的精怪随处可见,不会是那个国师的种吧?”李修远皱了皱眉,衣袖一卷,直接收了这枚丹丸。

  丹丸被收,那条黑色的蜈蚣当即气息萎靡了下去,仿佛受到了重创。

  可是随后李修远却是忽的看见自己的衣袖正在变黑,仿佛有剧毒正在蔓延开来。

  他随手一剑,斩去了自己的衣袖。

  蜈蚣的丹丸落了下来,落到了院子里的水池之中。

  却见水池冒起了浓烟,池水翻滚了起来,像是滚烫了一样,同时一阵青色,红色,黑色毒气弥漫开来。

  “好厉害的剧毒。”李修远忍不住感慨了一具。

  “越是如此就越不能留这些毒虫了,都已经凶悍到要对我出手了,我又何必有所保留呢?让这些毒虫活下来只会伤及到更多的人,它们不是正常的蜈蚣,都是被圈养的妖怪。”

  没有任何的犹豫。

  他拿起泰阿剑对着屋顶重重的敲击了几下。

  “咔嚓,咔嚓,咔嚓。”

  一声声巨大的龟裂声响起,随后一条条巨大裂缝沿着墙壁蔓延开来,瞬间就笼罩了整个庭院。

  “哗啦啦~!”

  庭院之中那密密麻麻的蜈蚣立刻就没有了立足之地,当即全部坠入了那裂缝之中,消失在了那无尽的深渊之中。

  黑色的蜈蚣见此有些惊恐气力啊,它纵深一跃,跃入了池水之中,似乎要取回自己的丹丸,

  “还想跑?你连去阴间的资格都没有,见人就杀,恶性可见一斑。”李修远淡淡道,手掌张开,有惊雷凝聚。

  抬起手从天上对着水池一拍。

  “轰~!”

  一声惊雷炸响,水池立刻就被雷霆劈中,炸起了一片巨大的水花。

  瞬间,半截蜈蚣的尸体被炸到了岸上,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道门的雷法?”

  此刻,杜泽听到这雷声顿时大惊,急忙赶了过来。

  刚一赶来却见到庭院里一道深邃无比的裂缝直通幽冥之地,所有的蜈蚣纷纷坠入了阴间。

  而水池之中更是落下一道惊雷,一条黑色的蜈蚣就已经被炸的肢体破碎,身死道消。

  “哪来的不长眼睛的野道,竟然在我府上肆意施法?”

  杜泽勃然大怒,漆黑的眼睛满是愤怒之色,忍不住咆哮一声。

  李修远此刻看向了他,见到他那一双漆黑的眼睛,还有那一身朝廷的官服,心中就已经猜到了此人的身份,他道:“你就是朝廷的刑部侍郎,杜泽,杜大人?”

  “不错,真是本官。”杜泽道。

  李修远脸色一冷道:“真以为我眼瞎了么?一只精怪也敢冒充朝廷的侍郎,你可真是够狂妄的,说,真正的刑部侍郎杜泽起哪里了。”

  “你这道人有降妖除魔的本事,难道连移魂术都不知道么?本官就是刑部侍郎,刑部侍郎就是本官,何来冒出之说。”杜泽道。

  “明白了,如此说来杜泽已经死了,你只是占据了他的躯壳,借用了他的身份而已。”李修远道。

  对于这个结果他并不觉得意外。

  在第一眼见到这杜泽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杜泽已经死了。

  因为他这样子根本就是一只妖精,而不是一个人,

  李修远之前还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不过是杜泽被妖怪迷惑了而已,如今看来,杜文的父亲早就不知道什么被妖怪取代了,而且取代的还不只是一两年,应该已经很长的时间了,从这庭院里遍布的蜈蚣就可以看

  出来。

  能养出这么多蜈蚣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你到底是何人,京城之中没有你这么一号人物。”杜泽虽然愤怒,却没有贸然施法。

  此人有滕云驾雾,裂地通幽之术,必定是以为本事惊人之辈。

  也许是某个门派得道的仙人,施展变化之术游戏人间。

  也许是老祖在外得罪的敌人,打上门来了。

  若是真要斗法,还需要问个缘由才行。

  “怎么,你身为刑部侍郎难道不认识我?过些日子说不定我们还要同朝为官呢。”李修远道:“如果还不认识的话我就不吝啬自己的一个名字了,在下姓李,名修远。”

  李修远?

  杜泽脑子转了一圈,京城之中却是没有哪位叫李修远的道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