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六百四十九章试胆

第六百四十九章试胆

  对于这个杜文这种纨绔弟子,靠强硬的叱骂,教训是没有用的。

  若是论欺压别人的手段,或许李修远在他面前还要甘拜下风,而且身为刑部侍郎家的公子,他可以给予一些应有的教训,却不能真的因为一点恩怨将其打杀的,所以对付他的手段得更加巧妙一些才行。

  杜文见到李修远答应教自己法术,当即大喜道:“如此甚好,至于我的心性和胆量李公子你不用担心,只要你肯教我法术,我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怕。”

  李修远道;“嘴巴说说是没有用的,也不能证明什么,修行法术的困难超过你的想象,不是闭上眼睛,打个坐法术就能学会的。”

  “既然你说你的胆量过人,那我来试试你的胆量。”

  “怕你不成,你尽管试我便是,看看我的胆量是大是小?”杜文很少自傲道。

  自己是做好了准备来的,便是遇到了妖精也就是那会事,昨日的荷花精也就那样而已,现在回想起来却是并不觉得有多么可怕。

  妖怪自己都不怕,还怕什么?

  这一刻,杜文觉得自己自豪,毕竟是面对妖怪都不惧怕的人。

  李修远笑了笑,也不多言,只是站了起来:“既然如此那就容我一试,不过丑话可就说在前面了,若是你的胆色不够,还请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就别再来寻我让我教你法术了,也别心生怨念来询问麻烦,

  今日你登门拜访我也不好恶语相向,但若是你下次胆敢再来我可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我懂法术无数,指不定下回就把你变成了一头猪让你以猪身活一辈子。”

  说完,他的脸上带着几分冷意。

  “好,本公子答应你便是。”杜文当即道。

  到是有几分纨绔弟子的骨气。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就当你这话算数。”李修远:“那么现在就开始吧。”

  “你想如何试我的胆量?是要抓来妖怪吓我么,还是唤来恶鬼来纠缠我?有什么本事尽管试出来的吧,我绝不会害怕。”杜文道。

  “不用那么复杂,就借你这锭银子一用吧。”

  李修远走了过去,从那一箱子银子之中取出了一锭,他伸手托在手掌心:“修道之人的胆量可并不是只是无惧妖魔鬼怪上,而且还要有超越世俗的心性,他们的胆量是对大道追求的无所畏惧,为了修行什么

  都可以容忍,什么都可以放下。”

  “逞凶斗狠是很有胆量么?不,不是,世上汉子十之八九都敢这么做没什么只得夸赞的,夜间敢走坟丘之地是胆量么?不,也不是,很多乡间老妇都敢这么做,诛杀妖魔鬼怪算是胆量么?不,这也不是,这

  只是法术上的较量而已,和争斗厮杀没两样。”

  “真正的胆量是一种大无畏精神,这种精神只有少数人有,村庄老农为了养活一家老小,日夜劳作,常年不休,直到咽气那一日,这是胆量,为政一方,呕心沥血,不求功名利禄,只求百姓安居乐业,这是

  胆量,佛门道门中人为修大道,几十年持戒修行,不贪不奢,这是胆量。”

  “我是来和你学法的,并不是听你说教的。”杜文有些不满意道。

  李修远笑道;“你懂得这些道理不需要我教你法术,自然会有人教你法术,你不懂,你今日学法却是不成的。”

  “这是我的事情就不饶你费心了,反正该给的钱财我一分不少都会给你。”杜文道。

  “既然如此,那你再看,我手中的这是什么?”李修远将手掌伸到他的面前道。

  “这就不是一锭银子么?”杜文道。

  可是话还未说完,他却突然一脸恶心,迅速的捏着鼻子往后退去:“你,你什么时候拿了一坨狗屎放在手中,你不嫌恶心么?”

  此刻李修远手中的那锭银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坨散发出恶臭的狗屎。

  “你连妖魔鬼怪都不怕为什么要害怕一坨狗屎?它变成怪物把你吃了么?还是它会突然跳起来拿刀把你给杀了?”李修远笑道:“既然不会为什么要躲?接着。”

  说完他将手中的这狗屎丢了出去,

  杜文吓的连忙躲避,生怕这狗屎沾染到身上。

  “你连这点胆量都没有,还敢和我修行法术?”李修远摇头道。

  杜文涨红了脸狡辩道:“这,这怎么能一样,恶心不代表我没胆量,此事不能相提并论,哪有拿一坨狗屎来试人胆量的,你这分明是在戏弄我。”

  “是么?那你看看你的那坨狗屎现在是什么?”李修远道。

  可是当杜文看去的时候,却是震惊的发现,那狗屎居然又变成了一锭银子落在地上。

  “这,这是法术。”他又惊又喜:“真是奇了,银子能变狗屎,狗屎也能变银子。”

  一时间,他心动不已,有种迫不及待的想要学这法术。

  李修远道:“我想结果已经很明确了,你没有这个修行的潜力,你走吧。”

  说完他挥了挥手,一副示意你离开的样子。

  杜文忙道:“这,这不算,我并不知道这是你法术变化出来的,若是知晓怎么会躲避?你不能用这个我不信服的理由来说服我。”

  “哦,是这样么?”

  李修远笑了笑:“你既然不承认自己的胆量不行,那我就再试一试你好了,不过若是你还不行那又该如何?我做出了一次让步,你总得付出一些代价吧,不然我就太吃亏了,不是么?”

  “当然不会让你吃亏,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本公子也不小气,这里的一千两银子就当是给你的补偿好了。”杜文指着一箱子银子道。

  “一一千两银子么?也罢,我就勉强答应下来吧,不过这一次你可得当心了。”

  李修远说完忽的指着杜文的头顶上道:“杜公子,你看,你的那头顶上的是什么东西?”

  杜文下意识的抬头一看。

  却见不知道什么他的头顶房梁上突然盘踞着一条大蛇,这条大蛇足足有一人腰粗,而且鳞甲狰狞,吐着猩红的舌头,一副见人而嗜的样子,凶悍异常,那猩红的眼睛更是让人不寒而栗,便是敢于面对猛虎的

  勇士也不敢面对这条大蟒。

  而在杜文抬头的那一刻,这条巨蟒突然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嘶鸣张口就对着他咬来。

  “啊~!”

  杜文顿时吓的脸色煞白,整个人瞬间一抽,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便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可是当巨蟒咬下来的时候却是瞬间消失不见,眼前哪里还有什么蟒蛇,只有一片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树叶而已。

  “杜公子,你的胆量我可是看的很清楚了,你真的不适合学习法术,回去吧。”李修远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脑袋,替他怔住了险些要被吓出体外的魂魄。

  这胆量不够的人被一吓,很有可能魂魄就会跑出身体之外。

  到时候必定大病一场,需要道人招魂施法才能救治。

  被李修远一拍,杜文这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他此刻只觉得自己浑身瘫软,手脚冰凉。

  回想刚才那可怕的一幕依然是心有余悸,一阵后怕,背后更是只觉凉飕飕一片,那是被吓出来的冷汗。

  “韩猛,送客,另外拿他一千两银子下来,那一千两银子你就拿去和镖局的人还有属下分了,最近你们也辛苦了。”李修远道。

  “多谢大少爷。”韩猛一喜。

  没想到从这纨绔手中赚来的一千两竟赏给了自己等人。

  不光是他,便是其他的镖头也是一个个眼热无比,内心有些激动,这镖局的人不多,一个人分下来少说也有几十两银子,这可是发了一笔不小的财啊。

  东家的阔绰果然不是瞎说的。

  “等,等等,李修远你等等。”忽的,杜文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抓住李修远的手道:“再给我一次机会,再给一次就好了,我刚才是因为没有个准备所以才被吓到了,现在绝对不会了,你可

  不能不教我法术啊,你之前可是说好了的。”

  李修远笑道:“杜公子,你的胆量不过关,我怎么教你法术,难道我教你法术不是让你去抓鬼除妖,而是去戏弄百姓么?你连一条巨蟒都害怕成这个样子,你可知道真正的妖邪比这可怕千百倍?不用多说了

  ,走吧,今日就当你没来过。”

  若非这个杜文登门拜访,来者是客,不好轰他出去,他早就让人赶他出去了。

  “我真的和希望学习抓鬼除妖的法术,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最后一次就好了,若是不成,我发誓绝对不来打搅你,之前的事情我也可以向你赔礼道歉。”杜文道。

  看他那一副样子摆明了是想赖账这里不走了。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的承若也做出了,你现在还拉着我让我教你法术,这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了?”李修远平静道:“我不是看你是刑部侍郎的公子才对你礼待,而是我是主,你是客,再加上你今日也

  不算是来找麻烦的,我才对你礼待几分。”

  “你自己的本事也看到了,在这样纠缠就没意思了。”

  “这些银子我全给你,你最后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么?”杜文急忙又道:“就最后一次,你应该能看出我的诚意了吧。”

  李修远揉了揉脑袋道:“罢了,你这样纠缠我也不是个办法,那好吧,我就在给你这第三次机会,不过这次的难度我就稍微放低一点吧,免得你觉得我有刁难你的意思。”

  “多谢,多谢李公子。”杜文又欣喜起来。

  李修远目光微动,指着门外院子道:“看,那里有一坨狗屎,你出去捡起来。”

  又是狗屎?

  杜文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看见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坨新鲜的狗屎。

  这个李修远怎么老是用这种恶心之物来测试自己的胆量?

  不过想到之前那银子变成狗屎的事情他微微呼了几口气道:“我这就拿来便是。”

  当即,杜文走了出去,强忍住恶心将那地上的那狗屎捧了起来。

  “怎么样?本公子的胆量如何?现在应该可以了吧。”杜文恶心无比的问道,他甚至都能感觉到手中这捧狗屎的温热。

  刚拉没多久啊。

  “还不可以,这只是拿起来而已,不能证明什么,你得把那狗屎吃了才行。”李修远道。

  什么?吃了。

  杜文瞬间大惊道:“这,这......这怎么能算是考验?”

  旁边的韩猛,沙金等人听见顿时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这大少爷还真是够心机的,拿这等恶心之物来作弄他。

  “你不吃那就算了,我也不会勉强你,不过你先把那狗屎拿进来吧。”李修远道。

  等等。

  听到这话,杜文眼皮一跳,再看手中的这狗屎,他觉得这很有可能是障眼法,自己手中的这可能不是狗屎,或许是别的什么东西变化出来的。

  这李修远又在拿什么东西蒙骗自己、

  自己不会再上当了。

  “不,我吃,我吃了之后是不是就是能通过你的考验?”杜文道。

  “嗯,当然。”李修远道。

  杜文当即把心一横,捏着鼻子将手中的狗屎捧到眼前,酝酿了许久之后最后终于把心一横,张口咬了下去、

  “咦~!”

  大堂的韩猛,沙金等人当即皱起了眉头,忍不住轻咦了一声,虽然心中知道这是大少爷变化出来的东西,但没有看破真相还是觉得很恶心。

  “甜的?”

  忽的,杜文感觉嘴中的东西根本就不脏臭,反而有些甘甜,又忍不住尝了一下。

  果然,这是甜的,这是什么东西变化出来的。

  李修远此刻忽的道:“对了,沙金最近镖局里有养狗么?”

  “没有。”沙金道。

  李修远喃喃道:“这就有些奇怪了,为什么院子里有一坨狗屎?”

  “不是大少爷施法变化出来的么?”旁边的韩猛惊讶道。

  李修远说道:“我没施展法术啊,所以我刚才想让杜公子拿进来给我看看,好确定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么说来那狗屎真的是......”

  当即,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门外的杜文。

  而且此刻已经有人下意识的远离他了。

  杜文听到几个人的对话不禁嘴巴一停,双手不知不觉的从嘴边放了下来,然后惊恐的抬起头来看向了李修远。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