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六百四十八章买术

第六百四十八章买术

  翌日清晨。

  李修远站在水缸旁边,看着地上一张被啄的破破烂烂的符纸时不禁神色一动。

  显然,在他睡早的时候还有人用法术查探自己。

  “不对,我留下的陷阱生效了,这纸鹤不是被雷公啄下来的,是被我的法术打下来的,之后才被雷公啄破了,如此说来,这纸鹤的目的并不是来查探我,而是来盗走这朵白莲花?”

  “连一个晚上都没有过去,就先后来了两路人?这京城还真是有够热闹的。”

  李修远弯腰捡起这破烂的符纸:“这是道门的折纸术,难道还有京城的修道之人搅合了进来?不,不对,道门的法术不一定就一定是道人施展出来的,很有可能是故意用这样的法术来诱使我推断错误,从而

  好撇清联系。”

  他将这破烂的纸符放在鼻子旁边闻了闻。

  没有寺庙之中的香火味,可见不是鬼神施展的法术,上面亦是没有修道之人折叠的痕迹。

  修道之人折纸鹤都是由师傅言传身教的,所以折纸的手法都是固定的,而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一些习惯。

  有些对法术研究很深的道门之人甚至能通过折纸的痕迹判断出这事哪个道门弟子施展的法术。

  “上面有一股香味,这是胭脂的香味......这纸鹤是出自一个女人之手。”李修远目光微动:“不过任凭你隐藏的再深也总归是对这朵白莲花施了法,哪怕你的法术再谨小慎微,可你却不可能算得到我手中

  还有一件宝物能查探过去之事。”

  他也不浪费时间,取出过去镜查探了起来。

  果然,镜中的画面回到了昨晚。

  那天色微亮的时候一只纸鹤从京城的某个方向飞来,悄无声息,甚至连在屋顶上打盹的雷公都没有惊动,可见这施法之人的道行非同一般。

  “不是雷公没有察觉,是这纸鹤上没有妖气,雷公对妖气,鬼气最为敏锐,若是没有妖气和鬼气的话只是一只寻常的纸鹤飞来那么就不会引起雷公的注意,难道施法的人连这点都考虑到了么?还是说她的修

  行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连自身的妖邪之气也可以褪去?”

  李修远看了看院子里闲逛的那只红色大公鸡,不有略微思索起来。

  追寻着那纸鹤的踪迹一路查探。

  李修远看见这纸鹤在京城之中闲逛了好几圈,飞行没有章法,时而落在某处人家的庭院,时而落在了寺庙的屋顶,时而又停在寻常百姓家的屋檐上。

  他知道,这是纸鹤故意这样做的。

  行迹越是复杂,修道之人若是用推算之法推算的话就越发的困难,似纸鹤这样的踪迹,可以说根本就算不出来。

  因为涉及的事物太多了。

  比如某处人家的庭院,那是朝廷高官的府邸,你推算难度不大么?

  又比如那寺庙的屋顶,说不定有神佛常驻,你推算神佛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招惹事非么?

  但这纸鹤总归是有一个来源的。

  最后,画面一停,李修远看见一艘停靠在江上的画船呈现在那里。

  这艘画船只是江面上众多画船之中的其中一艘,并无什么特别的地方。

  可是这画船的窗户口却是有一只纸鹤飞出,随后却又有一道妖气窜走,那妖气李修远认得,是荷花精的那道分身。

  “船内必定是五通教高人,荷花精是向那人求救去了,只是过去镜也不是万能的,见不到船舱之中的景象......”李修远查探到了这里就失去了线索。

  他知道贼人如此的谨小慎微,让纸鹤查探,可见是不会轻易露面的。

  而法术夜里被破,想来那五通教的高人也知晓了自己的本事。

  估计已经有了放弃荷花精的想法。

  “若是现在我去那画船寻人的话估计什么东西都寻不到,已经打草惊蛇了,再去就是浪费时间。”李修远摇了摇头,决定还是不去考虑五通教的事情了。

  这教派若是真盘踞在京城的话还是会露出马脚的。

  至于这荷花精,继续放在这里钓鱼。

  看看还有多少贼人咬勾。

  “大少爷,您醒了?小的正好有一件事情禀告呢。”这个时候院子门口的一个声音响起,打断了李修远的思绪。

  李修远目光从水缸之中的那朵白莲花上收了回来:“是韩猛啊,什么事情?”

  “有一个富家公子来到镖局说是要拜访大少爷,听沙金说那人叫杜文,是京城有名的衙内,上次跟大少爷一起出去的镖头担心此人是来找麻烦的,小的不敢大意,所以特来禀告大少爷。”韩猛道。

  杜文?

  李修远想起了昨日那个被妖精吓坏的纨绔弟子,笑道:“就当他是来找事的吧,不过没关系,一个纨绔弟子而已,不用太放在心上,不过此事我也的确得露个面,不能让这里一直被这纨绔吵扰。”

  此刻。

  镖局的大堂内。

  杜文没有了昨日那般的惊吓,恢复了平日里的姿态,他坐在那里喝着茶水,歪着头看了看里外那些个镖头。

  “真是让本公子好找,真没想到这李修远既会住在镖局李,难怪本公子手底下的那些人一个个不顶用,打听了半天才打听到了一丁点消息。”

  他虽然脸色平静,可是心中却有些急躁。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杜文急忙呸道:“你们这里就没有一个泡茶的下人么?怎么烫的茶怎么喝?快去换过。”

  一个镖头脸一黑,却又不好得罪这衙役,毕竟东家还没来,便开口道:“这茶水是我泡的,我是一个粗人,不懂得那么些精细的活,还请这位公子见谅,小的这就给公子换过。”

  说完,他又取了茶水离去。

  可是他并没有走去后厨,只是在外面转了一圈,对着茶水狠狠的吐了几口口水,然后又用手指搅浑了再端了回来。

  杜文接过之后抿了一口,破为满意道:“这冷热就差不多了,不过茶叶差了些,比不上我府上的贡茶。”

  那镖头眼观鼻鼻观心却是不答,只看见杜文吃了自己的口水感觉心中痛快。

  而没一会儿之后,李修远却是大步走了进来。

  “是杜文,杜公子么?昨日才刚见过,今日杜公子怎么如此心急的就要登门拜访?是有什么事情要来找我讨教么?虽说有客来访,我应当是兴高采烈才对,可是今日我却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杜文公子你

  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态度并不友好。

  毕竟这杜文之前对自己的态度也很恶劣。

  杜文道:“李公子,上次的事情是我有些得罪的地方,但你也摔了我一下,此事应该扯平了,我们都是读书人,心胸应该开阔一点,不应当把一些小摩擦放在心中,斤斤计较不是么?”

  李修远诧异道:“如此说来杜公子是来负荆请罪,赔礼道歉的了?”

  杜文脸一沉道:“你我之间上次的事情已经扯平了,我不是来请罪的,我是来向你学习抓鬼除妖的法术,希望你能够教我。”

  教你抓鬼除妖?

  李修远楞了一下,最后哑然一笑:“我教不了你,也不会教,更加不愿意教,如果杜公子没什么事情就请回吧,你今日登门拜访我也不好意思恶语相向,若是传出去还以为我这府上礼数不周,让人看了笑话

  ,所以还请杜公子莫要让我为难。”

  这个杜文真是异想天开。

  昨日见到自己施法,今日竟跑来让自己教他法术。

  他以为自己是谁?

  想要学,自己就要教么?

  而且自己也不掂量一下自己,这法术若是轻易学的了的话那天底下还有自己什么事情?

  到处都是会施法的高人,而已就不存在鬼神精怪作乱了。

  杜文却是没有一怒之下离开,而是站起来道:“李修远,我知道你不愿意教,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我向你买法术,你教我一门法术,我送你一千两,你若教我两门法术我送你两千两......来人,把银子送

  进来。”

  说完,他唤了一声。

  立刻就有几个仆人将一口箱子抬了进来。

  箱子打开,装着的皆是白花花的银子。

  “这是白银一万两,如假包换,只求十门法术。”杜文指着一箱子银子颇为自得道。

  在他看来,这世上就没有一万两白银打动不了的人。

  便是去了寺庙烧香,自己送上几十两白银,那头香还不得乖乖的让给自己?

  六根清净的和尚尚且如此,更何况这个李修远。

  “如何,这可是真金白银,当场教,我当场给,绝不会拖欠。”杜文道。

  “你这厮胆敢拿银钱来羞辱我家少爷?”一旁的韩猛当即怒了。

  他追寻大少爷平九山王乱的时候缴获的银子就有几百万两,大少爷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拿去赈灾救民,重建屋舍,城池了。

  区区这一万两又算得了什么,这不是羞辱人,是什么?

  李修远却是挥了挥手示意韩猛不用多言,他笑道:“杜公子出手还真是大方啊,既然你如此有诚心那我也不是不可以教你。”

  “这就对了谁会放着银子不赚?本公子是觉得你法术厉害,本事不错,若是换做是其他的道人,法师,本公子看都不看一眼。”杜文满意的点了点头。

  李修远又道:“只是学法术有诸多忌讳,因为又经常面对神神鬼鬼的东西,所以不仅得有过人的胆量,还要有坚韧的心性,心不正,则术不正,术不正,则道不成,你若是真有学习法术的资质,我到是不介

  意教给你一些法术。”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