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六百四十五章夜探

第六百四十五章夜探

  看一眼就道行受挫,自身也遭到了法术的反噬。

  这样的情况是前所未有的,不,也不是没有过,若是道行不足的人去看皇帝的气运也会如此,因为气运能透露出很多的消息,尤其是关系着一国之运的皇帝。

  便是得道高人看一眼都有可能折损寿命,损伤根基。

  故此,看人看相是之术是不被修道之人推崇的,这和修行长生大道有些相违背了。

  “清光?就只有清光么?”崔总捕继续问道。

  老严道:“我只能看到清光,其他的便什么也看不清楚了,天目被清光遮蔽,连东西南北也分辨不清楚了,是我道行太低了,虽开了天目,学习法术略有小成,但没有道行支撑,总归是还是有些相形见绌。

  说着他脸上露出了惭愧之色。

  术好修,道行难练。

  他非常明白这一点。

  “看来得登门拜访一回了。”崔总捕道。

  “那么大人此番是暗访,还是明访?”旁边有人问道。

  崔总捕道:“我们六扇门办事向来不按照章程来办事,若是敲门查问必定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暗访,从那边走,随本总捕潜入进去。”

  众人二话不说跟着崔总捕绕开了正门,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小巷之后。

  一群人身手敏捷,轻而易举的就越过了高高的院墙进入了这府邸。

  “大人,没有妖气。”有人嗅了嗅开口道。

  “不过夜里还有人巡逻,护卫,都是持刀披甲的精锐,像是军中之人,我在这里能听到那铁器晃动的声音还有好几个人的脚步声,步伐比寻常人要沉稳许多。”又有人问道。

  “大人,恕小的多嘴,京城之中持刀的护卫不少见,但若是披甲持刀的护卫那可就不一般了,这李修远只怕不是寻常人,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头再去调查清楚好一些?”

  崔总捕大步走去:“现在不就是在调查么?”

  身后的数人没办法迅速跟上。

  他们脚步轻盈,没闹出一丁点的动静,绕开了巡逻的甲士,最后摸到了后院附近。

  “大人,这里的防范最为严密,你看,那后院的路还有护卫守着呢,夜里还轮班,那个李修远必在这后院。”

  崔总捕道:“把他们迷住,我们直接过去。”

  “是。”某人应了声,放出了一只八哥。

  这只八哥怕打着翅膀飞了出去落在了旁边的屋檐上,瞪着眼睛盯着那两个护卫看。

  两个护卫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依然如往常一样守夜。

  而此刻,崔总捕却是带着属下直接越过了这两个护卫大步向着后院走去,这两个护卫就像是没看见一样,根本就没有阻止。

  显然他们被精怪迷了眼睛,眼中根本就没有看到崔总捕他们几个人。

  “等等,大人,这里有鬼气。”一个嗅觉敏锐的人忽的道。

  “有多少年道行了?”

  “才一百年道行不倒。”那人道。

  “呼呼~!”

  立刻一阵阴风卷起,吹向了一旁,在庭院里闲坐的小谢见到有人闯进来当即吓的急忙躲进了屋子里去。

  “要抓了么?”

  崔总捕挥手道:“不用,一百年道行的鬼随便一人都能降服,反不早为了一只小鬼贸然得罪了人。”

  “大人你看,那水缸之中的那朵莲花。”忽的一位妇人指着水缸惊道。

  崔总捕目光一凝;“老严你看看。”

  之前那个被伤了天目的老严认真的打量了一下,然后道:“不会有错的,是荷花精,不过它被封了道行,此人的心正是够大的,八百年精怪被他随意这么放养在水缸之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只是盆景呢?若

  非时至春季,还未到莲花盛开的季节,不然还真容易走眼了。”

  “八百年道行的精怪虽然道行不在了,但是修行的底子还在,这是一味难得的宝物,何不顺手取来?”有人目光灼灼的盯着那朵白莲花道。

  没了道行,这荷花精就是宝物,让人觊觎。

  他们这些能人异士愿意加入六扇门,不就是想要借助六扇门的能量抓恶妖恶鬼,从他们身上得到好处,方便自己修行么?

  既能积攒功德,又能降妖除魔赚取好处,何乐不为?

  “别乱动,别人能降荷花精,难不成就没有本事降服你?说不定这是个陷阱也有可能。”老严忙道。

  他之前吃了亏知晓此地主人的非同一般,已经心生敬畏了,若非总捕头吩咐他都不愿意踏足此地。

  “六扇门办案光明正大,这是妖精,理当归由六扇门处置。”一个跛脚男子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准备要取水缸之中的白莲花。

  “咕,咕咕。”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体型巨大的雄鸡啼鸣几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拍打着翅膀飞了出来,一下子就落到了那跛脚男子的身上,对着他又啄又爪。

  这雄鸡爪子锋利,嘴巴尖锐,像是钢刀,铁锥一样,这个跛脚男子还没反应怎么回事就被啄的满身伤口,鲜血直流,痛的哇哇直叫。

  “是一只鸡?不,不对,这是异兽,是看家护院的,它一叫我们的潜入就被发现了,退。”崔总捕脸色一变。

  见到这只浑身通红,体型巨大的公鸡他就已经感觉不妙了。

  能圈养这样的异兽看家护院,必定是高人无意,不可能是妖邪。

  公鸡至刚至阳,妖邪之物怕还来不及呢,怎么敢圈养在身边?

  崔总捕他取出长槊随手一挥,伴随着呼啸声响起,一击势大力沉的横扫打向了雷公。

  雷公飞了起来避开了这一扫。

  而乘此机会,旁边的几个人带着这受伤的同伴便原路退去。

  不是斗不过这只鸡,而是动静闹大之后总归是自己吃亏。

  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查探了这里的人数,足足有几十位甲士,还没算上镖局的好手,真斗起来肯定是自己吃亏。

  可是他们刚刚退到院子门口的时候,突然一个九尺高的魁梧大汉不知道什么时候拦在了门口,将退路堵得严严实实,眼中冒出骇然的凶光,宛如一头暴怒的猛兽,让人心惊胆战。

  “吴象,拦住他们,别让他们走脱了,是刺客。”韩猛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同时还有嘈杂的脚步声和兵器撞击的精铁声。

  “这些人竟然反应这么快?”

  崔总捕脸色一变有些感觉不可思议。

  即便是这里闹出了动静被人察觉了,可是要召集人手赶来怎么样也要有小片刻时间,没想到这才几十个呼吸的时间人就赶来了,连兵器都带来了。

  “绝对是训练有素的精锐。”崔总捕心中暗道。

  当然是训练有素了,李修远带来的护卫可是一万兵卒之中挑选出来的,岂会是寻常的甲士能相比的。

  “哇~!”

  还未等他下命令,立刻就有两个人飞了起来,还未落地在半空之中就有一口鲜血喷出,忍不住惨叫起来。

  却见一个九尺高的大汉大步冲来,挥舞着拳脚,麾下带来的人立刻就被一拳一脚踢飞打飞出去。

  “住手。”崔总捕低喝一声,手中的长槊一甩,打在了吴象的手臂上。

  “嗡~!”

  手中的长槊剧烈颤动,手掌都被震的发麻了,他感觉自己这一甩就好像是砸在了精钢上一样,根本就撼动不了分毫。

  “你的武艺不错,不过要伤东家得过我这一关。”吴象声音洪亮,震的人耳膜发痛,他抓住长槊随手一甩。

  长槊瞬间脱手飞出,像是一根箭矢瞬间刺穿了院墙深深的没入到了地面之中。

  “这厮的力气......”崔总捕大骇,感觉双手火辣辣的疼痛,这是被磨掉了皮肉的感觉。

  自己亦是天生神力,虽武艺没有达到宗师的境界,可便是和那左千户交手亦是有把握取胜,没想到今日这才过一招就被人夺走了兵器,而且刚才那股怪力袭来他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吃我一拳。”

  吴象喝了一声,大步奔来,脚下所过之处便是连青石砖都给踩碎了。

  崔总捕见此眸子一缩,心中已经胆寒,他是懂得武艺的人,从此人脚下发力踏碎青石砖的程度来看,这人的力气已不是凡人能够媲美的,这是鬼神之力。

  “此人力气远超夜叉将军,用法术阻他。”

  话一说完,当即就有人从怀中取出了几张符纸,符纸上面写着“山”这类的字迹,然后掷了出去。

  这是搬山符,有千斤之重,非人力能硬抗。

  足足三张符纸贴到了吴象的身上,吴象身形一滞,但随后却像是一个没事的人一样挥舞着拳头狠狠的落下。

  崔总捕急忙闪避,不敢招架:“你的符纸怎么回事,没有灵验。”

  那人却是清楚不是自己的符没有灵验,而是三千斤的重量并不足以压垮这个巨汉。

  咬了咬牙,准备再取来符纸贴上,务必要将这怪物降服。

  不过此刻,韩猛却已经带着人,手持钢刀围了上来,喝道:“你们是什么人?还不束手就擒,若是胆敢反抗,休怪我们手中的钢刀无情。”

  “六扇门办案,你们胆敢袭击朝廷捕快想要造反不成?”有个倒在地上吐血,几乎昏厥过去的人咬着牙根喊道。

  六扇门?

  韩猛目光一动,迟疑了一下。

  “哦,六扇门的捕快?即便是捕快也不应当夜闯私宅啊,这可是知法犯法啊。”

  忽的,李修远的声音响了起来,外面这么热闹他怎么会没有被惊醒。

  “你们应该庆幸我还没有睡的太死,不然到时候可不管你们是不是捕头都会被我的护卫砍杀了。”

  “吴象,住手吧,不用怕他们跑了。”

  “是,东家。”吴象道。

  见到这个巨汉停手,崔总捕顿时大松一口气。

  自己的力气和他比起来就是小孩子和壮汉,若是被打到一下必定是断筋碎骨,直接重伤倒地。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