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六百三十五章窃诗贼

第六百三十五章窃诗贼

  文人的游戏李修远并不太精通。

  似这样书画字帖鉴赏,他的能力是很低的,这些东西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去琢磨,若是沉浸进去的话,便有玩物丧志的可能。

  不过辨别其他人的字帖书画李修远是没什么本事的,但是李太白的字帖他还是多少接触过一些的。

  “的确是假的,这印泥遇水就化,显然不可能是前朝之物,若是前朝之物的话这印泥早就化开了不可能到今日才化开,这应该是最近一段时间故意做旧的假字帖,这位兄台是上当受骗了。”张邦昌沾水摸了

  摸那化开的印尼,然后笑道。

  那拥有这字帖的士子脸上顿时露出了羞怒之色:“竟是假画?当真可恶,这幅画画了我足足上百两银子收来的,回头待我寻到那奸商,定然不饶他。”

  “果然如这位李公子说的一样,商人多奸诈,难怪从古至今士农工商,商人都被人看不起。”钱钧开口道。

  李修远却是笑了笑,却并不言语。

  他也是商贾子弟出身,不过即便是如此他也不得不承认大部分的商人是很奸诈的,只有少部分的商人诚实守信,有德行操守。

  毕竟商人求利,利字当头节操什么的定是会丢了个一干二净。

  不是有句话说么?

  慈不掌兵,义不掌财。

  而就在他们相聚,闲聊的时候。

  之前那个离开的清倌人小霜姑娘却是寻到了掌柜的慈娘,她将之前李修远的要求大致说了一遍;“事情就是这样,朱公子那位名叫李修远的朋友不但要奴家奏乐,而且还点名了要莲花姑娘献舞。”

  慈娘听到这个消息当即眼皮一跳,隐约感觉麻烦来了。

  昨日她讹诈了那个李修远一千两白银,又气昏了朱秀才,险些弄出了人命。

  今日看朱秀才再来醉风楼,想必已经没事了,但梁子却已经结下来了,只怕已经不是赔礼道歉就能够解决的事情了。

  “那李公子气度不凡,从衣着相貌来看都是非富即贵的公子,指不定是哪家的衙内,不能贸然得罪了,而且他还有武艺傍身,又修习过道门的吐纳之法,想来也是有些真本事的人,你且先作陪,我去唤来莲

  花姑娘,此事也只有莲花姑娘能够摆平了。”

  慈娘思考了一下,认真的说道。

  “是,掌柜的。”小霜应了声,抱着琵琶便离开了。

  慈娘也不拖沓,立刻来到三楼的一处雅间,敲响了门:“莲花姑娘在么?”

  “是慈娘啊,有什么事情进来说吧。”一个懒散而又清脆的声音响起,带着一种女子特有的清高。

  慈娘推门进入,来到了这间雅致的闺房。

  此时此刻,一位身穿白色衣裙,梳着精美发髻的女子正在一位婢女的服侍下对镜梳妆。

  仅仅是从女子的背影来看,就可以看出这女子杨柳细腰,肌肤胜雪,玲珑剔透,明明身段娇小,却有着成熟女子的妖娆,前凸后翘。

  不用看其脸庞,就知道这是一位宛如仙子一般的美人。

  “是昨日的一些麻烦事情,昨日那位朱昱,朱秀才不是被我赶出去了么?他有一个朋友,颇有一些本事,昨日我处事的方法有些有失偏颇,开罪了他,今日他却带着朱秀才再次光顾我们醉风楼了,看似喝酒

  听乐,实际上却是来找麻烦的。”

  “适才那位李公子可是点名道姓的要莲花姑娘你去献舞作陪。”慈娘说道。

  莲花姑娘笑盈盈的转过身来,的确是巧笑倩兮,美不胜收,她道:“我一支舞收一百两银子,那位李公子若是付得起钱财的话我也不介意出去作陪,而且我也有些好奇,昨日那朱秀才明明气昏过去了,那位

  李公子是用了什么手段把他又给救了回来。”

  “那般的急病可不是寻常的手段能医治的。”

  “莲花姑娘你答应就好,那公子说了钱不是问题,只是其中的矛盾还希望莲花你出面调解一下。”慈娘道。

  莲花姑娘道;“京城不是有很多达官显贵都会卖你面子么?你还需要我出面调解?”

  “这样的事总归是我们理亏,闹大了的话总归是不太好。”慈娘讪笑道。

  “那就请那位李公子稍等片刻,等入了夜,楼里的宾客多了,我自会出去献舞。”莲花姑娘道。

  慈娘闻言这也就放心了。

  这醉风楼的莲花姑娘虽看似青楼的头牌,实际上却不是她能掌控的,很多的时候他还要询问莲花姑娘的意见,根本不然惹恼了她。

  片刻之后。

  慈娘安排了酒席,又说了一下莲花姑娘的事。

  “入夜就献舞么?那好,那我就在这里多坐坐,就等莲花姑娘的那支舞了。”李修远回道。

  不过他一说完旁边的钱钧却是愤愤不平道:“慈娘,你这做生意可不仁义啊,朱兄明明只是欠你几十两银子,你竟讹诈李公子千两白银,你可知道你这样做是触犯了大宋的律令,若是我一纸诉状告到衙门里

  你,你这醉风楼的生意可就开不成了。”

  “就是,就是,哪有似你这般做生意的,若非我们之前是这里的常客,习惯来此了,今日定要拂袖而走。”

  “我看此事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慈娘你还这位李公子九百两银子如何?剩下的一百两就当做是替朱兄结账。”

  张邦昌也主持公道的说道。

  “这,这个。”慈娘一脸为难,不知道如何回应。

  这些书生有些是高官弟子,有些是两榜进士,有些是通天阁的学士,都是身份不一般的人,她可一个都开罪不起。

  最后慈娘只得道:“这事情我也做不了主,我只是一个掌柜的,这有关账目的事情得经过东家同意才行。”

  这话一出,这几个士子当即憋着说不出话来。

  京城谁不知道这醉风楼的产业牵连甚广,既有京城六扇门产于其中,也有达官显贵,皇亲国戚背后做靠山。

  不然靠慈娘区区一个女人哪里能管得住这样一座日进金斗的醉风楼。

  李修远看出了这些士子的无礼,他当即道:“我这次来可不是来讨要回钱财的,慈娘你可以放心,一千两银子我还是拿的出来的,而且账已经结清了,此事应该告一段落,不过钱我给你们了,但是我这位好

  友朱昱的事情今日却是来讨回一个公道的。”

  慈娘立刻道:“李公子放心,回头我就去将之前对朱公子不敬的那两个闲汉给收拾了,保证会给朱公子一个公道的,还希望朱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醉风楼之前的无礼之举。”

  说完又放低姿态,恭敬的施了一礼。

  朱昱是不明白其中的内幕,有些受宠若惊的连道惭愧。

  可是李修远却是无动于衷。

  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教训那两个泼皮闲汉,他上次已经教训了他们,废了他们一条胳膊,他们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现在应该去养伤了,所以他来不是为了一点钱银而来,而是为了谋害朱昱的那只精怪而

  来。

  这才是李修远的主要目的。

  等慈娘离开之后,旁边的几位士子却又一脸惊奇的看着李修远。

  “李兄,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竟然今日请来了莲花姑娘献舞作陪,说,快说,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把莲花给请出来了。”钱钧有些惊喜的说道。

  李修远纳闷道:“没用什么特别的手段,只是让那位小霜姑娘和掌柜的说了一下这件事情,然后等到掌柜的再来这里的时候就告诉了我那位莲花姑娘晚上献舞,作陪。”

  “这样也行?你一定是骗我们,一定是骗我们,莲花姑娘想来清高,若非看上眼的客人,绝对不会主动相邀,就如这位朱兄,他当初来醉风楼的时候靠着半首诗文,引来莲花姑娘的青睐,成了入幕之宾,那

  是真是羡煞旁人啊。”张邦昌笑道。

  “哦,半首诗文?是什么样的诗文,既有这样的魅力。”李修远好奇道。

  “咳,咳咳。”

  朱昱突然脸色一红,忍不住咳嗽了起来,情不自禁的撇过头去,一副羞愧难当的样子。

  张邦昌道:“我志未酬民尤苦,山河处处有啼哭。这半首诗虽言简意赅,但却是透露出一股悲天悯人,壮志未酬之大豪情啊,实在是说到我们读书人的心坎里去了,仅仅上阕就有如此胸怀,知道下阕又是何

  等的胸襟啊”

  “......”李修远当即看了一眼朱昱。

  这不是自己当日在金陵城吟的诗么?

  朱昱眼睛四处乱撇,转了半个身子,不敢和李修远对视。

  天下文章一大抄,李修远此刻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朱昱抄自己的诗来泡妞。

  自己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无奈。

  “的确才情不凡,是一首好诗,难得的佳句。”李修远没有点破,只是笑着说道。

  朱昱这个窃诗贼此刻却是有些羞愧难当,却又幸得好友李修远没有点破,留了几分颜面,不然今日的事情传扬出去自己可就真的没脸再抬起头来做人了。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