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六百三十三章再顾醉风楼

第六百三十三章再顾醉风楼

  朱昱醒了。

  只是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了。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处舒适的软塌上,不过这屋舍却不是自己的住处了,各处的布局都显得很陌生。

  “我这是在哪?”

  朱昱起榻站起,他有些茫然,不过等到清醒之后方才记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对了,在醉风楼前我遇到了李兄......李兄替我结清了我在醉风楼的欠银,不过那掌柜的慈娘贪婪无度,讹诈李兄七百两银子还不够,还加到了一千两,我当时气不过想要冲上去教训那些贪得无厌的小人

  ,结果却一气之下昏厥了过去。”

  不过此刻朱昱却觉得自己现在神清气爽,身体健壮,有种充盈之感,全然没有之前那般虚弱无力的感觉。

  仿佛一夜之间脱胎换骨了一样。

  朱昱带着几分疑惑和好奇走出了屋子。

  一出门他就看见院子里的石凳上坐着一位身穿锦袍,面容俊朗,气度不凡的年轻公子,此刻他正捧着一本古朴的书籍正在翻看着什么。

  哪本书好似又一层浓雾笼罩,看不清楚是哪本典籍。

  “李兄。”

  朱昱整理了一下衣冠,走上前去感激而又愧疚道:“多谢李兄相助,李兄对我的恩德让我无以为报,实在是惭愧。”

  “你醒了啊。”

  李修远立刻放下生死簿,回头道:“我等你好些个时辰了,虽然大夫说你很快就会苏醒,但他却是误判了,没想到你昏迷了足足一日。”

  “难不成李兄在屋外守了在下一夜?”朱昱激动道。

  李修远挥了挥手笑道:“我可没有守候你一夜,我只是在这里看书入了神而已,不过你醒了就好,你我当日金陵城分别,一晃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如今京城重逢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啊,你的身体怎么

  样了?可恢复的还算顺利?”

  朱昱听的很是感动,人生得此挚友,无憾了。

  随后他忍住伤感道:“说也奇怪,我这一睡之后却发现身体变的强健有力,耳聪目明,便连思维也敏捷了许多,不再感到虚弱无力了,李兄一定是请了一位了不起的大夫治疗我吧,实在是惭愧,让李兄你费

  心了。”

  “哪有什么费心不费心的,朋友有难难不成见死不救不成?我也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而已,既然朱兄既已无恙,那么今日我做东,请朱兄去吃酒,”李修远笑道:“朱兄,你可不能拒绝啊。”

  朱昱回道:“李兄的邀请我怎么能够拒绝呢,只是又让李兄破费了,实在是惭愧,惭愧,不过李兄今日的恩情我会铭记于心,他日定会涌泉相报。”

  “一些钱财上的事情罢了,算什么恩情,既然如此那就走吧。”李修远笑了笑,便示意请道。

  “李兄,你请。”朱昱忙道。

  李修远笑了笑便领路走在前面,不过还刚走出院子的时候,朱昱忽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紧闭的屋子。

  “冒昧的问一句,李兄是有家眷在么?”

  “我的家眷都在金陵城和老家呢,哪里会带到京城来。”李修远摇头道。

  朱昱道:“那我适才怎么听到了女子的声音从那屋子里传来。”

  他说看的那屋子是女鬼小谢所住的废宅。

  李修远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笑道:“屋子久不住人,总归是会有一些野物入内,闹出一些动静,无需放在心上。”

  朱昱点了点头,方才不再疑惑。

  不过在屋内,女鬼小谢却是透过窗纸,偷偷的窥视着院内的两人,不过目光多在李修远身上停留。

  带着吴象,还有两个随行的镖头。

  一行人再次来到了醉风楼前。

  “这,这,李兄你不是要请我吃酒么?怎么来这了。”朱昱惊道。

  李修远说道:“听说醉风楼的酒菜不错,而且还有歌舞乐姬,附近又有什么地方比这里还要好的呢?”

  “可是这,这......”朱昱结结巴巴不知道如何回应。

  李修远笑道:“我知道朱兄你的意思,只是有些恩怨纠纷是从这里引起的,也应该从这里结束,难道朱兄就不想知道到底什么原因害的朱兄你落到这步田地么?”

  朱昱羞愧道:“这也不怪莲花姑娘,青楼之地本来就是如此,是我德行不足,意志不够坚定,被美色所迷弄的这步田地实在是怨不得旁人。”

  “你能自醒是一件好事,可是这却并不代表所有的事情都是你的过错。”李修远道。

  若是寻常的薄情女子,李修远也就不会多管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怪的了谁,可是那女子掏空的不只是朱昱的钱财,还有他的性命啊。

  如果不是他的出现,朱昱只怕不日就要暴毙在京城。

  这是恶妖害人,而不是美色惑人。

  今日若不为朱昱出这口气,不为昨日的事情做点回应,李修远可不答应。

  “李兄的脾性我多少有些清楚,只是此事已经有个了结了,不方便再多事吧。”朱昱道,他可没有忘记李修远在郭北城赈灾的时候那凌厉的手段。

  一群蠢蠢欲动的灾民都能被他降服,听闻九山王的叛乱也是他平息的。

  他若去醉风楼定然会生出事端,他不想自己的丑事给李修远再添加麻烦了。

  “朱兄我意已决,你就不要再多劝了,我来这里争的不是一个胜负,而是一个公道。”李修远道:“你且放宽心,万事有我。”

  朱昱闻言也就不再多说了。

  一进醉风楼。

  李修远就看见这里来来回回有各种艳丽,美貌的女子来回穿梭走动,又有琵琶,古筝等各种靡靡之音传来。

  同时雅座,酒席之间欢声笑语不断。

  既有才女书生诗词对唱,又有商人,富贵之人左拥右抱。

  雅俗共赏,各方云集。

  酒色财气样样不缺,这样的地方的确容易让人沉沦。

  “哈哈,这不是朱秀才么?听说你昨天因为没钱被醉风楼的人丢到外面的街道上去了?你那心爱的莲花姑娘难道就没有来帮助你么?”

  一个年轻男子拥着一个美人醉醺醺的路过,他指着朱昱哈哈大笑道:“你真以为凭你几句陈词滥调的诗文就能得诸位美人青睐啊,也不自己照照镜子看清楚自己,想你之前来醉风楼的时候也是一个体面人,

  不曾想到也会有今日这般落魄。”

  朱昱被羞辱的满脸通红,却又找不到话来反驳。

  毕竟他说的也的确是真事。

  李修远说道:“这位朋友,朱昱并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你的,你又何必这般羞辱呢?正所谓辱人者,人辱之,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

  “你又算是那根葱啊,敢这样和我说话?知道我是谁么?知道么?”这位醉醺醺的男子伸手推着李修远的肩膀,满嘴酒气道。

  李修远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平静道:“我并不知道你是谁,只是你不能因为喝醉酒了的缘故就肆意的羞辱,挑衅别人,我们来这里并不想和醉鬼生事,如果你能让开的话我不会介意你这样的无礼举动。”

  “哈哈,朱秀才,这是你朋友啊?没想到也是一个孬种,呸,滚一边去,别拦着大爷的路。”这喝醉的男子灌了一口水,张嘴就对着李修远喷去。

  李修远目光微动,却是快一步随手敲击他的一下下颚,封住了他的嘴巴。

  “呜~!”

  这醉酒的男子眼睛睁开,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他被那一敲咬住了舌头,痛彻心扉。

  “无礼无耻,还这般嚣张,就该被羞辱一番,不让我滚一边去,我先让你滚开。”

  李修远抓着他的衣襟直接把他提了起来,随手一甩。

  这个醉酒的男子还没有反应是怎么回事就在地上翻滚,最后滚出了门外。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