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六百章皇甫公子

第六百章皇甫公子

  李修远此刻褪去道袍,身穿锦袍,束发披肩,黑色的长发被贴身的丫鬟梳理得丝丝分明,一丝杂乱都没有。

  八尺有余的身高挺拔笔直,此刻迈步走来,步伐不缓不慢,沉稳有力,没有丝毫的轻浮随意之色,可见此人是一个脚踏实地,性格沉稳的人。

  俊朗的外表再加上这鹤立鸡群一般的雄伟身姿,足以让街道上路过的妇人,少女们频频侧目。

  有些思春的女子瞧见了更是俏脸微红,不敢与之对持,待其走过之后又忍不住回头偷看。

  而在他的身后一左一右跟着两个贴身丫鬟。

  一个约莫二八芳龄,乖巧可爱,明亮的眼睛一闪一闪,透露出一股别样的灵动,

  另外一个却是年长一些,脸庞白皙秀气,性格温顺,虽不如另外一丫鬟美艳,但却也姿色不俗,胜在身姿成熟一看就知道是好生养的女人。

  “好俊的公子啊,这是哪家的郎君,怎么郭北县以前没瞧见过?瞧那公子身边的丫鬟穿着的都是苏锦,好生阔绰啊。”路旁一个卖香囊的妇人忍不住一旁询问道。

  “呵,我说方氏,你也在这里做了好几个月的生意了,连大少爷都不认得?”旁边一个小贩吓了一跳道。

  那方氏惊了:“大少爷?哪个大少爷。”

  “妇人就是妇人,头发长见识短,郭北县哪还有其他的大少爷,不就是李老爷家的那一位么?看见那边那条街没有,对了,再算上这条街,你说的这位公子往那随便一站,所有的掌柜的都得恭恭敬敬的唤一

  声大少爷,你说这是为什么?”

  那小贩嘿嘿一笑:“因为所有的店铺都是李老爷家的,掌柜的都是吃李家的饭呢,这喊的久了,所有人都欢喜叫上一句大少爷了,今儿个估摸着大少爷没心情逛街,是有什么事。”

  “你这做糖人的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方氏问道。

  这小贩有些自得道:“大少爷这么大的时候,不,也许还要小一些,就吃过我做的糖人,还问我能不能捏一些猪牛羊之内的糖人,我说捏不了,大少爷那个时候就说你可以捏的了,那时候我手艺不精真捏不

  了,但是大少爷把一锭银子放在我面前,我第二天就捏出来,还捏的格外精致,我自己都没想到。”

  “也多亏了大少爷那锭银子,现在靠着这手艺一家人都吃喝不愁了。”

  说着,这小贩又有些感慨起来,当初自己捏糖人可是差的连饭都吃不上。

  旁边的那妇人听的羡慕:“这哪家女子若是跟了这大少爷,那可就富贵了。”

  “富贵?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你消息又不灵通了吧,前阵子李老爷大摆酒宴,宴请所有乡亲是为什么?那是因为年前的时候大少爷带兵打了胜仗,听说现在已经被皇帝封了大官,做了什么,什么扬州吃屎

  .....”

  “是扬州刺史。”一旁路过的一位书生脸一黑道。

  “呵呵,听口音像是这个,这位先生,刺史是多大的官啊。”小贩客客气气的问道。

  “刺史也有虚实之分,虚职就是闲职,没有实权,但扬州刺史是实职,有实权能管辖一州之地,影响一地的财政,兵权,虽朝廷上,刺史是掌不了兵权的,但实际上刺史却能号令总兵,调集军队,换做是其

  他朝代就相当于一方诸侯了......算了,和你说了也不懂。”这书生摇了摇头又离开了。

  说道李修远,这书生就忍不住感慨起来,他也算是李修远的同窗了。

  可是李修远早就为童生,随后考中秀才,再弃武从文,领兵平乱......短短一年的时间就已经成了刺史。

  而他还在学堂读书,准备备考呢。

  “人中龙凤,潜龙出渊啊。”这书生心中感慨道。

  不过当李修远来到学堂的时候却是发现孔生并不在这里,询问了一番之后才知道,孔生身体抱恙,正在家中养病,所以没有来学堂教书。

  “孔师病了?”他当即皱起了眉头。

  “如此的话那还真要去看望一番了。”

  李修远毫不迟疑的离开了学堂,去往孔生的住处去看望。

  “嗯?”

  但是让他来到门前的时候却是脚步一停,抬头看了看这院子的上空。

  “少爷,怎么了?不进去么?”旁边的小蝶问道。

  妖气?

  李修远心中一沉,有些诧异。

  难道孔生的病是妖邪作祟引起的?可是这怎么可能,郭北县的妖邪已经被驱除干净了,冤魂厉鬼也都送去了阴间,剩下的鬼神,精怪都是良善的,至少不可能作恶。

  “当然要进去看看了。”他毫不犹豫的敲了门。

  “咚咚~!”

  开门的是一个少年,看样子是孔生的弟子。

  “我是孔师的弟子李修远,听闻孔师身边了,特来探望。”李修远施了一礼道。

  “原来是李公子,我这就去想老师禀告,还请李公子稍等。”这少年有些惊讶,急忙回了一礼,然后便离开了。

  等到回来的时候便说:“老师请李公子进去呢。”

  “有劳了。”

  李修远道,然后示意小蝶和杜春花把准备的礼物递上。

  “李公子客气了。”

  当他走进来的时候,却是见到孔生此刻躺在床榻上,面色还算健康,不过胸膛之上却不知道什么缘故长了一个桃子般大小的疮疖,看样子十分疼痛,让他忍不住时时低吟。

  而在屋内,除了孔生之外还有一个年轻人。

  此人衣着华丽,相貌堂堂,正在查探孔生的病情。

  “哦,是修远来了么?”孔生听见脚步,微微抬头一看,却是有些欢喜道。

  李修远是他所教的学生之中最为有出息的一位,心中如何不喜。

  “拜见老师。”

  李修远当即恭敬的施了一礼:“听闻老师生病卧榻在床,学生特来探望,老师身体无恙否?”

  孔生听的连连感慨道:“有心了,有心了,你现在已经贵为一方刺史了,竟难得前来探望我,我不过是身染一点小疾而已,不值得你亲自前来,若是耽误了你政务,岂不是我的不是了么?既然为官一方,就

  要为造福一方百姓,岂能因私废公。”

  “先生教导的是,不过学生回乡探望父母,不算耽误,这位公子是老师的弟子么?以前并未见过。”

  李修远忽的又看向了旁边的那位公子,不由目光一凝。

  孔生说道:“这位是皇甫公子,是我一次外出的时候结识的,住在郭北城外,起先要拜我为师,但他文采斐然,我无法教导,彼此引为知己好友,今日身染小疾,皇甫公子特来探望。”

  “郭北城外并无姓皇甫的富贵人家,这位公子当真住在郭北城外?”李修远眼睛一眯道。

  郭北城以前并不繁荣,和其他地方一样很贫穷,哪个人家富裕,哪个人发迹了,没有李家不知道的。

  皇甫公子忙道:“听闻郭北县繁花似锦,百姓安居乐业,在下是最近迁来的,如今这世道,外面贼匪横行,朝廷昏庸,家父生性谨慎,故而举家迁徙贵县。早有听闻李家大少爷的名声,今日一见,李公子当

  真是丰姿不凡,实乃人中龙凤啊。”

  “最近迁来的么?原来如此,难怪在下眼前并未听说过。另外皇甫公子客气了,在下不过是一寻常书生,哪里算是什么人中龙凤。”李修远谦虚笑道。

  但是目中却是不经意间金光一闪。

  眼前的皇甫公子瞬间在他眼中原形毕露。

  妖~!

  李修远识破了他的真身,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有五百多年的道行了。

  因为如果没有化身为人的话,他不需要动神目术,一眼就能看破真身。

  “适才在下前来的时候见到皇甫公子有循脉问诊的姿态,难道皇甫公子懂得医术?能否看看孔师的病状如何解?”李修远不动声色的说道。

  皇甫公子自嘲笑道:“我的医术不过是学了一点皮毛而已,还远远不到出诊治病的地步,到是我有一个表妹,名叫乔娜,年芳十四,自小精通医术,我查探了先生的病状,以小妹的医术定能医治,故而我打

  算回去之后书信一封,请小妹前来。”

  “如此就有劳公子了。”孔生闻言大喜,他被病痛折磨数日,吃药也不见好,如今是求医若渴啊。

  “先生与我引为平生知己,这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呢。”皇甫公子忙道。

  李修远点头道:“若是这位公子的表妹能医治孔师那便最好了,只是不知道公子的这位表妹住的远不远?需不需要车马接送?我李家的镖局开遍天下,或许能帮上忙。”

  “不用,不用,这样的小事怎么能劳烦李公子呢,我会办妥的,还请先生先忍耐一两日,待我将小妹请来,定能解先生之恶疾。”皇甫公子当即道:“今日我看就应该派人送行过去,不能耽搁了,免得先生

  多受一份痛楚。”

  “有劳皇甫公子了。”孔生听的大为感动。

  “先生客气了。”

  皇甫公子,客气一番之后便很快辞别离开了。

  见其离开之后,李修远不禁沉吟了起来。

  能进入郭北县的妖只有两种要么是道行通天,可以瞒天过海的大妖,如黑山老妖,千年何首乌精等,还有一种就是并未犯事的妖。

  不犯事,本地的鬼神就不会抓拿,是会默许这些妖混迹人间的。

  他除妖可不是赶尽杀绝,而是除恶妖。

  “且去看看这个皇甫公子住在何处,家中还有多少妖?他寻上孔师又是所为何事。”李修远心中暗道。

  孔师有教导之恩,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关心一下的。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