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五百三十三章尚道人应劫

第五百三十三章尚道人应劫

  “怎么回事,怎么飞不出去这道观。”

  “我明明已经跑出去了,怎么又回到了这里。”

  “完了,有道人施了法术把我们全部都困在这里了。”

  古月观内,妖风四起,精怪乱窜,各种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之前被放出来的精怪们本来是急着逃跑的,它们忌惮这里的一个道人。

  那个手持古剑的道人。

  轻而易举的将一只四百年道行的黄鼠狼精给诛杀了,一点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这样的道行已经超出了所有精怪的想象,或许这就是真正的仙人才能拥有的本事吧。

  而这样一位仙人要降妖除魔的话,它们又怎么能不惊慌。

  此刻,很多精怪的心中只有恐惧和慌张,只能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样乱窜,毕竟多年保守尚道人的折磨,它们内心已经产生了阴影。

  “都,都全部停下来,别到处乱跑了,这是画地成牢的法术,以你们的道行是走不出去的。”忽的,一个轻喝响起。

  却见狐瓶的旁边一股浓烟凝聚,一位衣着破烂,浑身是血的丑女出现在眼前。

  丑娘浑身虚弱无力,受伤严重,便是呼喝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但她似乎在这些精怪之中很有威信,被她一喝,在道观之中四处乱窜的精怪们开始纷纷的停了下来,一个个惊魂未定的看着丑娘。

  “你们还不明白么,为什么自己能从狐瓶之中逃脱出来?都是有道行的精怪,为什么还要想只受惊的野兽一样乱跑,这样做非但解决不了事情,还会招来祸端,眼前的这只黄鼠狼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丑

  娘又呼喝的一声。

  这个时候古月观中的精怪方才稍微安定了一些。

  “丑娘,我们又见面了?”

  李修远平静的看着她:“现在看来你所谋划的应当就是这件事情吧,借我之手打破狐瓶,求得自由。”

  丑娘看见李修远毫不犹豫的当即跪了下来:“小妖引道长前来实数无奈之举,若非如此,小妖和狐瓶之中的其他精怪早晚是劫难难逃,不得已方才出此计谋。”

  “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能助你?”李修远道。

  丑娘脸上露出几分悲切之色:“小妖并不确定,只是道长并非小妖引诱来古月观的第一位道人。”

  李修远笑道:“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的大网捕鱼么?之前你和我斗法根本就不是为了驱赶我,而是要试我的道行,毕竟如果连你都斗不过的话又怎么能有本事搭救你呢?”

  “道长心思聪慧,小妖拜服。”丑娘跪地叩拜感激涕零道:“今日道长之恩德小妖永生难忘。”

  “不用急着谢我,我只是把你们从狐瓶之中放了出来,并没有说放过你们,我能斩一只精怪,就能斩第二只。”李修远目光微动道。

  “道长是一个讲理的人,无论如何小妖都感激道长的恩德。”丑娘依然叩首拜谢。

  李修远也不多言,而是看向了尚道人:“这位道长,难道对于此事你不打算解释一下么?”

  尚道人此刻脸色变化不定,到了这个时候他即便是相瞒也满不了了,当即仰天叹道:“劫难,劫难啊,贫道修行外丹术,走的是进补的法门,抓捕精怪,大造杀戮,自以为躲过了雷公的惩罚,瞒过了同道中

  人的耳目,却到底瞒不过来上苍之意。”

  “今日狐瓶破碎,精怪尽出,这一切看似人为,实际上是贫道的恶报,贫道无话可说。”

  在狐瓶破碎的这一刻,他的进补修行就断绝了。

  即便成道就在眼前又如何?

  这路到底是走不下去。

  “是么?那看道长的意思是这些精怪都是你用狐瓶抓捕的了?之前那些话和姿态都是道长的谎言?”李修远道。

  丑娘悲切道:“道长所言不错,小妖本是山中清修的狐精,只因某一日遇到了这位恶道,被他狐瓶所拘,方才受其控制,为他盗取凡人的精元,迷惑凡人并非是我的所愿,小妖已经渡过了天劫,成仙得道就

  在不远,怎么会甘愿堕落呢?”

  “这些年来受命于这恶道的精怪少这十几,多着几十,有些精怪不从,便被这恶道诛杀,剥皮取肉,挖取内丹,烹煮吞食,只为增加他的精元,供其进补,道长若是不信,这道观内的白狐幡可以为证,还有

  那后院晾晒的狐肉也可以作证。”

  “我也可以作证,我亲眼看见这恶道打死了我的姐妹,把我姐妹的狐皮剥下,炼成了白狐幡。”

  “小妖也不是故意作恶的,都是这恶道逼迫的缘故,小妖若是不为他盗取精元的话就要吃了小妖,小妖为求活命才没有办法啊。”

  “还请这位道长发发慈悲放过丑娘,放过我们吧。”

  其他的精怪稍微冷静下来之后,却是一个个向着李修远叩拜,留着泪诉说着自己的心酸和悲痛。

  腾云子闻言,便已经知道了这事情的始末了。

  原来这尚道人更本就不是降妖除魔的高人,一切都是谎言而已,他的降妖除魔是不分善恶,不分青红皂白的抓捕妖精,不听话的进补自身,听话的派遣出去盗取凡人的精元,最后被他炼制成丹丸,供自己修

  行。

  “师弟,若是此事属实的话,这可是大恶啊。”腾云子感慨道。

  修行中人讲究的不造杀戮,清心寡欲,练气长生。

  亦或者红尘游历,造福苍生,积攒功德。

  似这样的修行之法,在正统的修道之人眼中就是邪魔妖道,是要被诛灭的。

  李修远并不急着回答,而是问道:“尚道人,这些精怪说的话可是真的?”

  尚道人见此情况,也索性不隐瞒了,哈哈笑道:“贫道为成仙得道,诛杀一些精怪又算得了什么,这位道友你不也诛杀了一只黄鼠狼精么?斩妖除魔本来就是修行之人的本分,世上少一些妖魔鬼怪不是更好

  么?贫道虽有一些自私之心,但也一切也只是为了修行而已。”

  “那指使精怪们盗取凡人的精元又算什么?此举等同于邪魔妖道。”李修远道。

  尚道人看着他道:“贫道指使精怪盗取凡人的精元但相应的也让精怪送去钱财作为交换,这是一笔买卖,凡人享受到了精怪的美色和钱财,所付出的仅仅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精元而已,贫道又没有谋害他们

  的性命,而且贫道指使精怪诱惑凡人都让精怪先表露了身份啊。”

  “若是凡人害怕拒绝,贫道派遣出去的精怪就会离开,绝不会留下,贫道只盗取那些被财色迷惑,明知道是精怪还要享用财色人的精元。”

  “若是贫道有恶,恶从何来?是那些凡人的贪财好色之心成就了贫道修行之路啊,若是他们不贪,不色,贫道又怎么能如此顺利的派出精怪夺走他们的精元呢。”

  李修远沉吟了少许道:“你的话的确是有几分道理,这一点我不会否认,你对因果报应的认知很深啊,修行之处就已经想好了如何将自己的恶,做到做小,从而逃脱报应。”

  如果这尚道人所做一分恶的话,凡人至少要占五成,因为是他们贪财好色之心害了自己。

  精怪至少占四成,因为是它们主动迷惑凡人的。

  尚道人最多只占一层而已。

  如此一来恶就很小了,只能说他修行的手段很残忍罢了。

  至于精怪被擒拿,诛杀,烹食,

  李修远不太好管。

  这是修行之间的事情,已经不涉及凡人了。

  即便是当日胡黑和胡汉争夺山谷,死伤很多狐精,李修远最后还是放走了胡黑,没有赶尽杀绝。

  这是为何?

  因为这是修行中的争斗。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