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五百三十二章群妖脱困

第五百三十二章群妖脱困

  狐瓶之内,昏暗如往常。

  丑娘被再次拘入瓶内,并且这一次和往常不一样,尚道人并不是要收服她,可是要诛杀她,用她的死来劝走外面的两位道人。

  她不死,外面那两位追寻而来的道人不会轻易的离开。

  尚道人在古月观所做的一切就有被暴露的可能。

  一旦他这样的事情传了出去,必定是劫难骤至,不说身死道消,至少想要如此轻松惬意的修行是不可能的了。

  丑娘在狐瓶之中哀嚎,倒在地上翻滚,痛苦无比,浑身冒着青烟,只需再念两遍咒语她就要魂飞魄散了,连做狐鬼的资格都没有。

  这法宝就是如此的可怕,是一切狐精的克星。

  真不知道晋朝时候哪位仙人炼制出了这样一件宝物,还落到如此歹毒的尚道人手中。

  丑娘心中已经绝望了,以为自己就要死去了,但是很快她却又发现自己身上的痛苦停止了,尚道人并没有再继续念咒了。

  “怎,怎么回事,尚道人会那么好心放过我么?”她痛苦的趴在地上,气喘吁吁,感觉自己道行大跌。

  才念了一遍咒她就觉得自己根基损坏,至少折了两百年道行。

  “丑娘你快看,快看,狐瓶裂开了,上面有光漏出来。”忽的,旁边一直狐狸突然抬起头看着上面,却惊喜的发现一道裂纹沿着瓶子转了一圈。

  一缕缕微弱的光芒出现在了狐瓶之中。

  让这地方的昏暗得以被驱散少许。

  “狐瓶裂了?”丑娘睁大了眼睛,顾不得疼痛,她强撑着伤痕累累的身躯,看着那狐瓶上的裂纹。

  当真是裂开了。

  随后她意识到了什么突然惊喜若狂起来。

  这样的仙家宝物竟能裂开,一定是外面出现了特别的情况,说不定自己的计谋成功了。

  “我们的法力恢复了,这狐瓶再也约束不了我们了。”忽的,一个狐精站了起来,摇身一变,竟化作了一位亭亭玉立的貌美少女。

  她美眸含泪,激动的无以言表。

  “呼!呼!呼!”

  随着这狐精的话语落下,其他的狐狸,精怪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法力恢复了,不再有以前被约束的感觉,纷纷试着变化形体。

  当即几十只精怪化形而出,有妖娆,美艳的女子,也有白发苍苍的老者,老妪,亦是有仪表不凡的男子,还有魁梧有力的汉子,形态相貌种种不一。

  “快,我们快逃出去,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不知道是哪只精怪喊了一声。

  当即所有的精怪皆化作了一股妖风腾空而起,然后试图顺着那一道裂缝离开这里。

  而此时此刻。

  古月观内。

  尚道人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狐瓶被李修远一剑给斩断了,他又惊又恐。

  惊的是这李修远的本事和道行,恐惧的是里面的精怪一旦脱困还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了,毕竟自己奴役他们多年,有些精怪的兄弟姐妹甚至是父母都被自己挖丹拔皮,烹煮进食了,以前有着狐瓶的缘故这些

  精怪对自己敬畏有加。

  可他知道那不过是装出来的而已。

  “咚咚~!”

  几案上的狐瓶摇晃起来,隐约有一股烟雾顺着狐瓶的裂口出来,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要脱困了。

  尚道人忙道:“快。快阻止它们,狐瓶之中的精怪无数一旦让它们脱困了麻烦就大了,这位道友,你我意气之争,你也不想放这些精怪到人间来作乱吧,它们都是穷凶极恶的妖魔,一旦跑了出来不知道要祸

  害多少百姓。”

  “放心,有我在没有精怪能逃得了,不过道长现在应该承认了吧,你刚才所为的争辩不过是谎言而已,你有一些不可告人的东西隐瞒我,不想被我知道。”

  李修远看着眼前的狐瓶,手中的宝剑轻轻一挥,打翻了瓶口。

  当即浓烟再也没有阻挡的冒了出来,汩汩的涌出。

  他任由这里面的精怪跑出来。

  他想看看这个尚道人到底在遮掩什么,连让自己和狐精对质的机会都不敢给。

  反常必有妖,李修远不差个水落石出他是不会如此轻易的离开了。

  尚道人满脸疾苦之色,心中更是一片绝望,看着那源源不断冒出的妖烟,他觉得自己的成道之机就此远去了,说不定今日连性命都难保住

  “可恨的狐精,可恨的这两个道人,早知道如此昨日就不应该请他们入道观......这一切都是我太谨慎了的缘故,若是我昨日直接驱赶走这两个道人,今日的事情必定是不会发生。”

  他忍不住捏了捏拳头,心中既有懊恼也有愤怒。

  这或许就是心中有鬼,反而招来了鬼。

  “师弟,当心了,有好几十只精怪要出来了,都是道行几百年不等的,虽说尚道人有事情隐瞒,但他收服这么多精怪若是一不小心跑走了也的确是祸事一件。”

  “这我知道,我会对此事负责,事情水落石出之后,若是我有不对的地方我不但给道长道歉,还会赔偿他的损失。”李修远冷静道。

  修行之人是讲究避事,应劫。

  他不是修行中人,要担当天下大事,如此小事都没自信负责的话,那他这些年也白活了。

  “啊~!我终于脱困了,想我四百年道行被困十几载,今日脱困定要寻那道人报复。”

  一股烟雾冲出,大殿之中妖风四起,呼呼的吹动着道观之中的道幡,道旗,周围更是卷起了一阵砂石,似乎被囚禁多年正忍不住要发泄一下心中的怨念。

  “呜呜,终于出来了,那个道人害的我们怎么惨一定要找他报复。

  “他吃了我的妹妹,我即便是拼着不修行了也要将他的脑袋咬下来。”

  这些精怪呼啸,怒吼,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悲愤和怨气。

  听到这些声音,尚道人浑身都忍不住微微一颤,感觉到了彻骨的寒意。

  果然,这些精怪积怨多年,一脱困就忍不住要报复自己。

  李修远此刻皱了皱眉沉声一喝:“放你们出来不是让你们兴风作浪的,莫要再施法作乱,全部给我停下,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了。”

  “哪来的毛头小道,滚一边去,本大爷今日好不容易脱困,怎么可能还听你这道人的吩咐,你这道人怕也是和那恶道一伙的,今日便咬断你的喉咙让你死在这里,以此祭奠我那些死去的弟兄。”一个男子的

  声音响起,却见一股妖风卷起,直奔李修远而来。

  “他们被囚禁的太久了,怨念已经影响了它们的心智,不管它们之前是好是坏,以如此重的怨念放出去的话的确是会危害人间啊,师弟有些鲁莽了。”腾云子皱眉道。

  “何来鲁莽之说,它们被囚禁太久不是它们作恶的借口,我极少主动的对精怪动手,但若是精怪对我动手的话我也不会客气,修行之人一言既因,精怪口出凶言,扬言诛我,这就是恶,”

  李修远目中金光一闪,他伸手对着那股妖风隔空一抓。

  摘星术。

  “嘎吱~!”

  一声怪叫响起,却见他的手中却掐着一只黄鼠狼。

  这竟是一只四百年道行的黄鼠狼精。

  “放开本大爷,放开本大爷。”黄鼠狼精震惊的看着李修远,

  这个道人怎么回事,明明看上去是一个凡人,没有多少道行,怎么竟能一下子将自己擒住。

  而且......法力使不出来半分了,自己被直接打回了原形。

  “我能放你出来,也能将你镇压,虽然我同情你的遭遇,但这不是你作恶的资本,刚脱困就想要杀人,我看你已经没有必要留在这世上了,投胎转世去吧,还敢留在人间的话我打的你魂飞魄散。”李修远目

  中冒着金光,平静的看着手中的黄鼠狼精。

  黄鼠狼精看到这道人的那眼神浑身一颤,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深深的恐惧之色。

  这种散发出来的威严胜过神明,宛如上苍深不可测,自己四百年道行在这面前显得渺小无比。

  之前竟大言不惭要咬死这样一个人?

  想一想,一股后怕涌便全身。

  “当诛。”

  李修远手一松,宝剑在半空之中一挥。

  锋利的泰阿剑直接轻易的斩下了这只黄鼠狼的脑袋。

  鲜血溅射。

  黄鼠狼精的尸体落在了几案上,眼中还带着深深的恐惧。

  “黄大哥死了,快,快跑,这道人的道行非凡,快离开这里。”有狐精叽叽喳喳的声音响起。

  妖风四气,从狐瓶之中飞出来的精怪门不敢再逗留此地,纷纷逃窜起来。

  “师弟要帮忙么?”腾云子开口道。

  李修远挥手道:“不用,事情没有解决之前它们逃不了的,只是些道行平平的精怪而已,留住它们不是难事。”

  说着,他伸出手指隔空一划。

  绕着整个道观画了一个圈。

  一道金光形成了一个圈把整个道观给圈在了里面。

  “画地成牢的法术也能施展么?这人到底是何方高人啊。”尚道人脸色惊愕,心中越发的不知所措了。

  眼前的这个道人本以为只是腾云子身边的随行师弟,没什么本事,现在看来,这个李公子才是真正的高人啊。

  神仙妙法接二连三的施展出来,仿佛不要钱一样。

  四百年道行的黄鼠狼精,说诛就诛。

  画地成牢一形成能困住千年大妖至少半个时辰,这些精怪道行最高的也就是五六百年左右,根本不可能走出去。

  果然。

  精怪们四处乱窜,或化作妖风腾空飞行,或显现出本体在地上奔跑穿梭,可是它们一跨越金线的时候就立刻身子一晃再次出现在了道观的中间。

  仿佛形成了一个圈,怎么最后都会回到原点。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