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五百三十章夺瓶

第五百三十章夺瓶

  “昨日贫道施展法术,查探附近山川,遍寻昨日两位道友所说的那只八百年道行的狐精,便在一个时辰前,贫道果真在道观附近的一处山林之中寻到了一股狐精的妖气。”

  李修远和腾云子刚入道观坐下,却见昨日的尚道人脸上带着欣喜的走了出来。

  他手中捧着一个彩色的琉璃瓶,隐约散发出光芒,似乎是一件仙家宝物。

  “哦,道长当真寻到了那只丑狐?”李修远略带异色道。

  尚道人笑着指了指手中的宝瓶:“贫道驱逐狐精多年,有厉害的狐精,也有道行不济的狐精,之所以一直安然无恙,不被精怪所害全是仰仗手中的这件宝物。”

  “此乃何物?”腾云子道。

  虽然他看的出来这是一件法宝,可是却看不出来有什么作用。

  尚道人笑道:“此乃晋朝时期遗留下来的一件法宝,名为狐瓶,据传晋朝的时候有一位修行有成的高人,游历人间,深感人间狐精鬼魅之多,故而耗费数十年心血炼制了这狐瓶,此物只需口念咒语,对准狐

  精所在之地,就能将其收入瓶中,收服镇压。”

  “贫道自传承自丹鼎派,修行略有所成之后便游历人间,一次偶然机会获得了此宝,几十年来捕获狐精无数,今日料想这只狐精也绝逃不出贫道的手心。”

  狐瓶?

  李修远神色一动:“如此法宝岂不是狐精的克星?”

  “不错,只要是狐精,没有修行千年,褪去狐身便会被这狐瓶所克,管你是渡过了人劫,地劫,还是渡过了天劫,都断然敌不过这法宝的厉害。”说到这里,尚道人微微有些得意起来。

  没有这宝物,他怎么敢四处抓捕狐精,扒皮取肉,进补自身?

  须知狐也有厉害的狐,不然以他几十年的道行怎么敌得过那些几百年,近千年的精怪?

  有了这宝物,他才有恃无恐,故此当日在得到这宝物之后他就觉得自己大道可期,此生成仙得道并非难事。

  “道长有这样的法宝那就还请施法,将那狐精拘来。”李修远施了一礼道。

  尚道人欣然应道:“降妖除魔是贫道的分内之事,还请两位道友稍等片刻,贫道这就施法拘来那狐精。”

  说完他健步走到了道观门口,然后环顾了一圈,看了看四周的山林。

  忽的,他伸手一指:“那片山林之中有妖气,虽微弱不可察觉,但贫道和狐精争斗多年岂能瞒过贫道的眼睛。”

  李修远神色一动,目中金光一闪,顺着那尚道人所指的方向看去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那里的确是有一片树林,不过林中并没有妖气也没有狐精,只有一些寻常的鸟兽而已。

  “为何我并未发现那狐精的踪迹?”

  尚道人哈哈笑道:“道友虽然法术不凡,可狐精狡黠多计,怎么会大大方方的出现在那林子里呢,定然是藏匿在地下,隐匿了行踪,收敛了气息,不过道友发现不了无妨,只需贫道施展法宝,那狐精便是遁

  地三尺,也绝逃不过贫道的拘拿。”

  说完,他将手中的狐瓶对准了那座山林的方向,然后念念有词起来,似乎是在念咒语。

  而在他念咒的时候那片山林的泥土下的确是有一只狐狸,不过是他昨日夜里偷偷的埋在那里的。

  此刻丑狐被一柄拂尘结结实实的困住,上面贴了镇压它的符纸,让它动弹不得,即便是道行高深,可是昨夜受了折磨,受了伤,便是尚道人的寻常束缚也挣脱不开了。

  随着单道人念咒。

  被困了个结结实实的丑狐身子微微一颤,立刻变化作了一股浓烟从泥土之中飘了出来。

  “呼!呼!呼!”

  伴随着一股怪风响起,丑狐身形根本不受控制的想着狐瓶迅速的飞来。

  “这个尚道人念咒了,一旦我进了狐瓶之中就再也出不来了,一定会被他打杀......所以这是最后一个机会了。”丑娘心中悲切的想到。

  她不知道把所为的希望寄托在这两个道人身上有没有用。

  但是她已经厌恶了,厌恶为这个单道人盗取精元,供他修行。

  现在他还没有成道,若是真被他得到成仙了,那天下的狐精怕是永无安宁之日。

  “果然是那只狐精。”腾云子看了一眼有些惊道:“这狐精当真是蛰伏在古月观附近啊。”

  “呵呵,贫道没有说错吧,待贫道擒得这狐精之后定要将其诛杀,免得她继续祸害人间。”尚道人目中闪烁着冷光,他连连念咒,那狐烟飞来的速度更加快了。

  “嗖~!”

  下一刻,一股妖气飞入大殿之中,狐精所言的浓烟迅速的向着狐瓶飞去。

  “不好,这尚道人念了三遍咒,我来不及将东西吐出。”

  丑娘此刻心中大惊失色,随后亦是有些绝望起来。

  她的算计虽然准备妥当,可哪知道尚道人如此的心狠,不给她任何一点挣扎的余地,以至于之前的计划全部不顶用了。

  “啊~!”

  她不甘心失败,奋力的挣扎,发出了怪叫,尽管大半个身子已经进入了狐瓶之中,可是那浓烟之中一个狐狸脑袋却是凝聚成型,卡在瓶口,甘心这般就被收了下去。

  “这狐精的道行已经不止八百年了,怕是快九百年了,连贫道的狐瓶也能抗拒挣扎,真是小觑它了。”

  “不过这不是垂死挣扎罢了,贫道现在就收了你。”

  尚道人冷着脸从衣袖之中取出了一张纸符,对着那狐精的脑袋就贴去。

  丑娘发出了一声悲鸣,被贴中纸符的她再也抵抗不住,最后嗖的一声坠入了狐瓶之中。

  “哈哈,大功告成,又为天下收服一只妖精,贫道怕是又攒下了一份功德。”尚道人抚须而笑,心情愉悦,看向了两位:“两位道友如何?贫道已经施法收服了这只狐精,两位道友现在可以放心了吧,入了

  这狐瓶之中,这狐精再也不能出现在人间了,更加不会在为害一方了。”

  “道行本事不凡,贫道钦佩。”腾云子见其如此轻易的收服了这只狐精,当即有些惊叹起来。

  这可是快得道的狐精啊,居然这样轻易的就被收服了。

  若是换做是他只怕是斗不过这只狐精,更别说收服了。

  “不过是仰仗法宝之利罢了,算不得什么,道友客气了。”尚道人笑道。

  李修远此刻却是目光微动,指了指他的脚下道:“适才我好想看到了狐精吐出了什么东西。”

  “哦,有这事情?”尚道人诧异的看了一眼。

  却见狐瓶的侧面,一块染血的锦布滑落了下来,掉落到了地上。

  “是一块布而已,或许这狐精作恶多端,生吃了一个人也说不定。”尚道人恨声说道:“看来这狐精的恶行很大啊,现在贫道就将其炼化了,不给她活命的机会。”

  说完便开始施法起来。

  然而李修远却是神色一动,觉得这块锦布有些眼熟。

  隔空一抓。

  染血的锦布落在了自己的手中。

  “这锦......是我李家的锦。”李修远神色一凝。

  他商贾子弟,虽未多管家中生意,但也有涉及,各行各业都有了解,而布匹这块的生意虽知道的不多,但却知道这快锦布上的花纹是自己李家独有。

  摸了摸。

  上面的做工是最顶级的刺绣,不是染印出来的花纹。

  最重要的是,这样的锦布一年成品极少,李家很少出货,都是卖给达官显贵,当然自家也会用。

  “为什么我李家的布会从那狐精的嘴中吐出来?是他吃了人,还是故意吐给我看的?”李修远沉吟之际,又翻了一面,却看见锦布的北面用血写着一个字。

  “救~!”

  字迹潦草,并未写完,缺了一角,不过不妨碍认识。

  当即他的目光变的凌厉了起来。

  此事有古怪。

  而这个时候单道人却在手持狐瓶不断的念咒,念咒的时候狐瓶内的丑娘却是痛苦的躺在那里来回翻滚,身上冒着青烟,似乎整个人都要被融化了。

  “不好,是那单道人在念咒诛杀丑娘。”

  “怎么办,是不是事情已经败露了,已经念了一遍咒了,再念两遍丑娘就要被咒死了。”

  “呜呜,没有希望了,连丑娘都要死了。”

  狐瓶之中所有的精怪看着痛苦哀嚎的丑娘一个个畏惧,瑟瑟发抖。

  似乎她的下场就是日后自己的下场,光是想想都不寒而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道观之内。

  李修远忽的身后一抓,尚道人手中的狐瓶便突然消失了,随后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尚道人咒语一停,有些惊愕之色:“道友这是何意?为何夺贫道的狐瓶。”

  “有一事心存疑虑,想问一问那狐精,道长要念咒杀死这只狐精我是不会同意的,我已经说了要镇压她两百年,若是被道友咒杀了,我又怎么能完成自己的诺言呢?”李修远道。

  闻言,尚道人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即便如此,可道友也不该夺贫道的宝物啊,况且那狐精作恶多端,迷惑百姓,甚至还吃过人,这样的狐精怎么能够放过,若是放过的话岂不是要让生灵涂炭。”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