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五百二十六章落枕

第五百二十六章落枕

  李修远和腾云子离开了穆府。

  虽说穆胜希望二人留下,好好款待一番,但是对于这个品行不端,心中没有情义的书生,李修远是看不起的,怎么会留下来呢。

  若非师兄腾云子随了缘,李修远根本就不会来替这个穆胜化解狐精的报复。

  路上,李修远骑着龙马,和腾云子并不着急的追寻着那飞剑而去。

  “师弟的那头黑虎呢?怎么不在身边了。”路上,腾云子开口问道。

  李修远说道:“这里就不是同路了,我让卫虎回郭北县看他老母去了,师兄不如施展神行术我等尽快追上那狐精,化解了此事之后好早些去天姥山?”

  “也好。”腾云子点了点头,施了神行术给自己坐下的毛驴。

  毛驴加快了速度,路上不曾停留,追寻那狐精而去。

  而就在两人走后没多久。

  穆府之中。

  穆胜见到那狐精已经被驱逐了,虽没有被诛杀让他还有些心有余悸,但那位本事高强的年轻道人说要镇压那狐精两百年,这也让他大松了口气。

  两百年时间自己早就死了,只有后世子孙如何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自己难道能管得了两百年之后的事情不成。

  想到这里,穆胜心情却又宽松了不少,但他却并没有忘记李修远临走之前留下的一句话。

  “要取我家中八百两银子,只需要一个枕头就可以?”

  穆胜此刻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狐精跑了,自家的家产按理说是守住了,如今那道人却开口说出这话,难不成他已经施法在了家中的枕头上,只等法术应验,自己家就要丢失钱财不成?

  “狐精的事情解决了,我就没什么可以害怕的了,我就不信,我将家中所有的枕头都丟了,那道人的话还能应验?”穆胜心中暗暗想到。

  立刻,他去唤来之前逃跑的那些奴仆,又吩咐了自己的妻子将家中所有的枕头全部丢掉,还要丢远一点,并且府上再也不准买一个枕头进来。

  虽然穆妻对这事情很疑惑,但还是照办了。

  事情做完之后,等下人禀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夫君,府上的所有枕头已经丢到三里外的林子里埋了,现在府上一个枕头都没有了。”

  穆妻说完又有些迟疑道:“可是夫君,这晚上睡觉没有了枕头只怕是很不习惯啊,要不留两个?”

  “不行,今日那道人是高人,会法术,会除妖,他说出的话肯定是真的,一个枕头都别留。”

  穆胜喝道:“没有了枕头那道人的话就不会应验了,我们家中的家产也能保全了,今日狐精不会再来了,她已经被彻底的驱赶走了,和这个比起来,睡觉没有枕头又算的了什么,休要再提这事,不但今日不

  留枕头,以后也绝不能留。”

  到了夜晚。

  穆胜上榻睡觉的时候却是翻来覆去许久都睡不着,因为床榻上没有枕头,他真的是很不适应。

  最后折腾许久,人很疲累了方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然而到了第二天早上,穆胜睁开眼睛刚想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脑袋歪到一旁,脖子疼痛难忍,痛的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哎呦,痛死我了,这一觉睡的好不踏实,竟落枕了,快,快去请大夫给我针灸,推拿一番,这太痛了,脖子都抬不起来。”

  穆胜歪着脖子躺在床上,痛的呼喊连连,整个人似乎就像是瘫痪了一样,随便动一下牵连到颈部都是痛的连连倒吸凉气。

  穆妻道:“昨日就说了让你留两个枕头下来,你不听,这下好了,落了枕还得去请大夫。”

  “让你去请就是请,废什么话,你想活活看着我痛死不成?”穆胜气的破口大骂。

  穆妻没办法只得去请大夫。

  可是大夫来了之后又是针灸,又是推拿,却始终医治不好穆胜的落枕之痛,非但医治不好,反而在医治的时候痛的穆胜惨叫连连。

  “大夫,你这是治病还是杀人啊,痛死我了,再这般被你治下去,只怕我的性命都保不住了。”穆胜痛的叫喊道。

  大夫没办法只得收回手:“公子,你的落枕症状实在是古怪啊,我先前以为公子的落枕症状是经络被气血堵塞的缘故,以针灸活络,结果却不见好转,后只能推断是骨头不正,故而推拿正骨,但下手之后却

  发现公子的颈脖骨正无恙。”

  “既二者皆不是,那必是有其他的病因,大夫可是本地最有名的,难道找不出我的病因么?”穆胜身体僵直,侧着脑袋问道。

  大夫摇了摇头道:“以我多年的行医经验,穆公子的你这落枕之痛并非寻常的伤病,药石是没办法医治好的,颇有些和以前我曾诊治过一个跛脚的病人类似,那病人的腿脚也是好端端的一夜之间就跛了,无

  论如何接骨,针灸都治不好,后来我听旁人说,那个跛脚男子是收租的差役,诨号刘一脚。”

  “他的脚端是厉害,不踢人,不伤畜,却善踢斗,收税的粮斗一脚踢下去能震下至少两斤粮食,一年收租下来他一脚能踢下几百斤粮食。”

  “后来他的脚跛了再也踢不了斗了,有人说这刘一脚这样的做法是损了阴德,故而得了报应方才在一夜之间跛了脚,穆公子这落枕症状有些和这类是,是不是穆公子近日招惹了鬼神一流了?”

  说到这里,大夫却又不再多言了。

  县内早就有传言,说穆胜从一个穷苦书生一年之内变成了一个小地主,从家徒四壁,到有宅有田,这些都是受了一只狐精的恩惠。

  虽说传言不可信。

  但观看病状之后,大夫却已经认定这是鬼神之病,不是他这种寻常的大夫能医治的。

  听完大夫这么一说,穆胜却又再次想起了昨日那两个道人的谈话。

  “师弟你用什么法子取走他家中的八百两银钱?”

  “这简单,一个枕头就行了。”

  穆胜现在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若是能动的话他现在定要气的捶足顿胸,自己因为听见了那道人的话信以为真,故而把家中的枕头全部丟了,可也正是因为丟了才有了今日的落枕。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命数不成?

  而且小小的一个落枕之病竟如此的严重,直接让自己摊在了床榻上。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