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五百零九章垂钓

五百零九章垂钓

  李修远腾祥云而至,落在山巅之上,他环顾四周,却见这山峰独立于大山之中,云雾缭绕,四周都看不清楚,如果不是亲身来到这地方,还不知道这仙人山之中有这么一处地方。

  “这位老神仙似乎不是山门众人,晚辈在之前的道门大殿之中并没有见到老神仙。”

  他先是施了一礼,看着这个白发苍苍,盘坐石台的垂钓老者有些疑惑起来。

  此人没有出现在上次大殿之中,想来不是师门众人。

  这垂钓老者抚恤笑道:“老朽的确非道门中人,只是偶然路过这里,见到此地清幽祥和,故而再次闲坐了三年,本想过几日垂钓完了之后就去天姥山游玩一番的,不了听到山林之中有人吟诗,故而现身相邀

  ,还以为是道门之中出了哪位才子,不想竟是人间圣人。”

  “老神仙认识我?”李修远问道。

  “有点道行的小鬼都能听八方十里之音,那你觉得一位神仙能听度多少里的声音啊?可不是老朽故意偷听,是有些话传了过来。”垂钓老者笑道。

  李修远道:“古人曾言,举头三尺有神明,看来这话是不假,今日老神仙想邀不知道所为何事?”

  “无事,只是想与你闲聊一会儿,打发时间,不知道你可会垂钓,不如一起坐下来垂钓一番?”垂钓老者说道。

  李修远道:“既然是长者相邀,那怎么敢不从呢。”

  他走了过去,看见这老者手中的一杆没入云雾之中,随风摆动,不知道是垂钓什么,这让他有些疑惑了起来。

  欲施展神目术看个究竟。

  垂钓老者却又笑道:“垂钓的乐趣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会钓上来什么东西,永远都有惊喜和期盼,如果凡事看的太清楚了反而失去了这份乐趣,你说呢?”

  “有的有道理。”李修远点了点头,放弃了一探究竟的冲动,他道:“这山巅至少有数百丈高,不知道老神仙是在垂钓什么?”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么?”垂钓老者忽的递给了他一根鱼竿。

  鱼竿是一根细长的竹竿,通体碧绿,莹莹生光,仿佛无暇翡翠雕琢而成,在鱼竿的另外一段系着一根淡金色的鱼线,只有数丈长,鱼线随风摆动,并无鱼钩,根本无从放饵,也无从下钩。

  “这鱼竿有线无钩,如何垂钓?”李修远问道。

  垂钓老者笑道:“何须有钩,自然是愿者上钩,至于如何下饵全凭自己拿捏。”

  说完,他手中的鱼竿忽的动了动,淡金色的鱼线似乎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一样,在云雾之中不断的摆动,挣扎。

  “哈哈,上钩了,看看这次老朽钓到了什么好东西。”

  垂钓老者忽的手臂一动,鱼竿一甩,那淡金色的鱼线立刻从云雾之中飞了起来,随后浓雾出现了一个阴影,阴影由小变大,同时发出了一声声低沉,巨大的吼声,听这声音,看这动静像是什么不得的庞然大

  物被调了起来。

  猎物似乎越来越近了。

  李修远盯着那浓雾中的黑影看,他心中惊奇不定,不知道这老者施展了什么法术。

  小小的一根金线,竟能钓出这等庞然大物。

  此物不管是什么,绝对不是山中该有的东西,听那声音就知道,非虎狼,也非熊罴。

  终于。

  浓雾撕开,一条巨大的鲸鱼咬着一根淡金色的掉线,一跃而起,仿佛越出水面一样越出了浓雾。

  “这是鲸鱼啊,不,这鱼虽然像是鲸鱼但是比鲸鱼大的太多了。”李修远前世见过鲸鱼。

  绝对没有这样大。

  巨鲸跃起之后庞大的身躯遮蔽了头上的日光,整座山顶都变的昏暗了起来,像是一下子进入了夜晚一样。

  “轰~!”

  巨鲸跃起之后,那根金色的鱼线脱离它的巨嘴滑落了下来,巨鲸又从高空之中坠下,没入了浓雾之中,像是落入水面一样泛起了一个巨大的涟漪,然后就消失的不见了踪迹。

  “呵呵,没想到钓到了这么一个大家伙,真是吓老朽一跳。”垂钓老者笑了笑,脸上却没有半分惊吓的样子,相反很喜悦。

  李修远问道:“这不知道是什么鱼?竟如此之大。”

  垂钓老者道:“这是北冥之海的小鲲鱼。”

  鲲鱼?

  李修远说道:“可是逍遥游篇中记在的北冥鲲鹏?”

  “正是,只是这鲲鱼尚且年幼,还不能化作鹏鸟,不然老朽这鱼竿怕是要被它弄断咯。”

  垂钓老者笑了笑,收回鱼线然后从衣袖之中取出了一块散发着芳香的仙芝绑在了鱼线上,接着再次丢了出去。

  仙芝带着鱼线坠入浓雾之中,似乎是充当着鱼饵,来引诱着那种种不可思议的之物吃钩。

  拿仙芝作为鱼饵,这样的魄力也只有成仙得道的人才有啊。

  已得长生妙法,外物已经看的不重要了。

  李修远见此若有所思,沉吟片刻之后,他想着自己鬼王布袋之中有什么东西能当诱饵的?

  千年仙草?

  不行,这可是救命的东西,怎么能当鱼儿玩没了呢。

  金银?

  这太俗气了,拿出来做饵会怕是钓不到什么好东西。

  思考了一番之后,李修远却从鬼王布袋之中取出了一枚金色的橄榄。

  帝流浆。

  思来想去,还是这东西比较多,拿一枚做诱饵也并不是很浪费。

  当日出现帝流浆的夜晚,他摘取了不知道多少,至少也有上百枚。

  只是此物并非天地自然出现的,带着他和东岳神君的因果,所以李修远没有随便的使用出去。

  将帝流浆绑在金线上,他学着这个垂钓老者的模样将鱼线丢出。

  很快,金色的鱼线就没入了浓雾之中,消失不见了。

  李修远感觉自己拿鱼线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地方一样,根本就不在半空之中飘荡,至于落到了什么地方去,他自己也不知晓。

  这或许就是这个老神仙所说的垂钓乐趣吧。

  你下了饵之后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有什么东西咬勾。

  “现在人间是什么朝代了,大宋国还在么?”两人在垂钓的时候,忽的那老者开口问道。

  李修远说道:“是的,大宋国还在,不知道老神仙得道于什么朝代?”

  垂钓老者笑道:“不算久,老朽唐朝得道的,已经成仙好几百年了,还以为人间已经改朝换代了,没想到大宋国的国运还如此的昌盛,真是不错,国运昌盛,黎民百姓也就能少受一些战乱之苦了。”

  “是啊,比起妖魔祸乱天下,鬼神欺凌众生,这人间的战乱才是最可怕的。”李修远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鬼神,妖魔祸乱天下至少百姓还能活的下去。

  但是战乱一起,却是十室九空,生灵涂炭。

  垂钓老者说道:“可是古往今来没有长生不衰的王朝,再鼎盛的世代也总归会结束,你负天命而生,想平定这世道,你觉得这样有意义么?你有没有想过,你心目中的世道也许完成不了,便是完成了,几百

  年后王朝更替又能影响什么呢?”

  “微乎其微罢了,老朽看的多了,见的多了,心中的这点悲天悯人的想法也就差不多死了,所以老朽以为逍遥自在做个仙人挺好的,闲暇之余高居山巅,一坐数年,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

  李修远笑道:“老神仙似乎对我有点了解啊。”

  “听闻天宫巨变,东岳神君被打下了天宫,坠入了凡尘,神权落入人间圣人之后,一些得道的神仙或多或少都听说了吧。”垂钓老者道。

  “是么,可是我是凡人,有些事情必须得我去做,不是么?不是人人都是仙,不是人人都能放下,若是人人都能如老神仙这样想,也就没有我什么事情了,我也就落了一个清净自在了。”李修远笑道。

  垂钓老者感慨道:“是啊,有人看不破,有人看破,还有人看破却不点破,历朝历代都是如此。”

  “罢了,不谈此事,凡尘的事情既然管不了,又何必去理会呢。”

  看他那回忆的样子,似乎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往事。

  成仙得道之后,他发现记忆最深刻,最放不下的是在凡间的那段生活啊。

  “咦,我的线动了,有什么东西上钩了。”李修远忽的感觉手中鱼竿一沉,似乎有什么东西咬住了鱼线,正在挣扎起来。

  垂钓老者一下子就提起了兴趣,忙道:“快,快拉起来看看,看看你钓到什么好东西了。”

  他不但对自己钓起来的东西感兴趣,还对别人钓起来的东西充满好奇。

  “还请稍等片刻,我这就拉它出来。”李修远心中也从充满期待。

  这种神仙法术,垂钓于未知之地,获得未知猎物的心情,的确是让人着迷,难怪这个老神仙在这里一钓就是三年。

  李修远当即手臂用力,抬起鱼竿,甩飞鱼线。

  立刻,云层翻滚,一道黑影似乎要从里面钻出来一样,看那模样,似乎也是一个庞然大物。

  “嗷~!”

  然而下一刻,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响起,却见一条通体如火焰一般赤红的龙破开云层腾飞九天,伴随着阵阵龙吟声响起,却见这赤龙的嘴中咬住一根金线,无论如何腾飞,翻滚都没有办法挣脱这根金线的束

  缚,始终都盘绕在头顶上,绕着山顶飞行。

  马首,鹿角,蛇身,鱼鳞,鹰爪。

  这是......龙?

  李修远当即就愣住了,眼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枚帝流浆当鱼饵竟然钓出了一条赤龙。

  旁边的垂钓老者抚掌笑道:“好运气,好运气,竟钓得了一条赤龙,人间圣人果然不愧是人间圣人,老朽能钓起一只金龟,金蟾,玉婵就已经能高兴一个月了,这样的神物还从未钓起来过,今日得意一看眼

  界,也算是知足了。”

  李修远看着那条盘绕飞舞的赤龙,心中惊叹不易:“果然是神物啊,和以前那乌江龙王完全不一样。”

  乌江龙王是蛟龙,并非真龙,带着妖气,让人畏惧。

  可是眼前的这条赤龙,却是正儿八经的神龙,气息姿态和那乌江龙王截然不用。

  “快,快收回金线,赤龙不可就困,否则力衰就要从天坠下,到时候沾染了俗气,就不再是神龙了。”垂钓老者忽的急忙催促起来。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