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五百零八章山中吟诗

第五百零八章山中吟诗

  “李兄,你不该施法助他回去,现在他怒上心头,此番回去定要闹出官司的,你和不是助他,而是害了他。”

  见到周才骑马连夜就走,成乐长叹一声显得很无奈。

  李修远问道:“我今日不助他回去我,难道成兄你能拦住他不让他回去么?”

  “这,这个......确是不能,此事发生之后,想来我这位贤弟是怎么也忍耐不了的,即便是今日能拉住他,明日他也一定会下山离开。”成乐道。

  “这就对了。既然阻止不了,何不助你一把?我只是送了他一匹纸马让他提前回去,事情的结果并不能因为他早到和晚到有什么差别,但是我知道,此事既然要有一个了结,何不尽快了结此事,长痛不如短

  痛,难道你希望见到他日夜因此事羞恼么?”李修远摇了摇头道。

  成乐想了一下道:“李兄的话说的有道理,事情的结果的确是不会有所改变,只是他一人个人回去我心中甚是担心啊......”

  李修远道:“若是担心的话那你更应该修行的,只有修行略有所成,你才能帮助周才。”

  “说的很对。”成乐点了点头,决定明日就去请教师傅修行之事。

  若是一年之内学有所成的话,下山相助周才也是来得及的。

  李修远也没有多劝。

  这是人的私事,旁人又怎么好多管,而且此事如何处理也是那周才的个人决定的,他怎么好干涉?

  毕竟,这样的事情放在谁的身上都没办法忍受。

  “有道是吉人自有天相,成兄你也无需过多的担忧,今日天色不早了你就早点休息了,我就不多打搅了。”李修远这个时候起身告辞。

  “今日之多谢李兄相助多次了,大恩不言谢。”成乐回了一礼道。

  李修远笑了笑:“既入了山门就是同门师兄弟了,何须这般客气。”

  两人客套了一番之后他便回到了自己的卧房之中。

  闭目盘坐,打坐休息,像一个修道人一样开始再山中清苦的修行着。

  要在这里待九十日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除了学法术之外,余下的时间无非就是修身养性,陶冶情操。

  他不需要追求长生不死,也不需要每日功课不断,生怕荒废了修行,比起修道之人的执着修行,他更显得悠闲一些。

  时间一晃便是五六日。

  从入山门的那日开始算的话,他已经来此地十日了。

  除了凌风子那件事情之外,山门之中就没有其他的事情再发生了,山中清静异常,没有车马鸡犬之声,只有山中虫鸟的叫声,即便是道观之中也是如此,之前汇聚一殿的诸位道门师叔,师兄弟们,仿佛已经

  销声匿迹了,根本就看不到人影。

  而李修远这段时间,除了待在道藏大殿之中继续学习法术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事情了。

  但是法术学了十日,以他掌握法术的速度却已经七七八八了。

  该学的法术都学会了,余下的一些感觉对自己无用的法术却没有多学,即便是学了怕是也用不上。

  “世人都说神仙好,可又有谁明白,修行之人为了成仙得道所忍受的那长久枯寂了,这才短短十日的时间而已啊,若是来个十年,二十年,只怕绝大部分人都坚持不下去吧。”

  李修远此刻身穿一身宽松的道袍,衣决飘飘,随性惬意。

  他走在长满青苔的湿漉漉山中石道上,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单纯的无聊,枯寂,想要出来走一走而已。

  山中清静的有些过分,似他这种世俗之人久待的话还真是不太习惯。

  路上,他看见之前入山门修行的那个药材商之子,张士也穿着道袍,气喘吁吁的提着两桶水,山脚下走来,脚步摇摇晃晃,脸上满头大汗。

  这是腾云子给他每日布置的功课,需要挑满三大缸水。

  张士已经坚持了十日了。

  但心情,脾气却一日比一日糟糕,每日不但累的和一条狗一样,而且什么法术都没有学会,除了挑水就是挑水,这和他想象中的那样学习神仙法术的情景截然不同。

  甚至,他怀疑自己已经被这群臭道士当苦力使唤了。

  李修远不知道其中缘由,只以为腾云子是有意磨练他。

  毕竟是有钱人家的少爷,被人伺候习惯了,如今上山来磨练一番意志是很有必要的。

  “累死老子了,累死老子了,一天挑满三大缸水,这压根就不是人干的,老子迟早是要累死在这山道上。”张士气喘吁吁,边走边骂,心中更是咒骂着腾云子。

  那个臭道士真是可恶,什么法术都不交给自己,就让自己挑水。

  李修远看了一眼好心提醒道:“这位兄台,你不该那么急躁,越急躁就越累,挑水走路是要掌握节奏的,节奏对了,才能持久,若是发力不对的话只会越挑越累。”

  “要你废话做省,老子挑水还要你来教?”张士骂了一声。

  李修远也不生气,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这人心有不忿,水只怕挑不长久了。

  不再理会,他沿着山道准备转一圈后就回去,继续回道藏大殿学习一些法术,看看还有没有遗漏的。

  可是当他路过张士身边的时候,张士忽的腿脚一软,失了平衡一个踉跄,跌到在一旁。

  那担着的水桶一下哗啦啦的全部洒在了山道上。

  “你这小道人还走?还不赶紧扶我一把?眼睛瞎了么。”张士有些羞恼道。

  路过的李修远看了一眼,想了一下道:“不太敢扶你。”

  “为什么?”

  “怕你讹我。”

  张士大怒道:“你不做贼心虚为何会怕我讹你?是不是你刚才施展了法术害我跌倒的?定是如此,所以你才不敢扶我,我刚才不过是言语对你有些不恭敬,你就暗地里施法害我,当真是用心险恶,你是哪个

  仙师座下的弟子?我听说在山门之中施展法术祸害同门是要被赶出山门的,你施法害我,待我回去禀告紫虚真人之后定要他赶你下山。”

  “......”李修远神色古怪的看着他。

  “你这样污蔑一个人真的就没有一点羞耻之心么?明明是你自己脚步乏力摔倒的,却要赖到我身上来。”

  “我不管,除非你每日帮我挑水二十担,不然我就将此事告知紫虚真人,让他赶你下山。”张士一副我绝不轻饶你的样子。

  李修远道:“你心中有数,何必拿莫须有的事情诬陷我呢,这事情即便是告到紫虚真人哪里去,你得逃不了好处,且自己去重新取两桶水吧,到时候修行完成不了可莫要赖我身上。”

  他不想和这个富家弟子多说,一甩衣袖便大步离去。

  “你这小道敢无视我?你可知我是谁么?”张士大怒道,要将这十日积攒的怒火全部发泄到这个年轻的道人身上。

  对别的道长他不敢不恭敬,可是这个李修远却不过是和他一起入门的,辈分极低。

  “莫把宽容当等闲,你在凡尘我在天,今日难得修行法,放下恩怨当求仙。你如山门不易,修行更不易,若是真要纠结此事的话当心丢了仙缘,下山回家。”李修远淡淡的回了一句。

  “你威胁我?”张士道。

  李修远道:“不是威胁你,而是山中之中你的本事道行最低,虽然修行中任不希望招惹是非,沾染因果,但我却并非真正的道门中人,若是你胡搅蛮缠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尝尝我的雷法。”

  他脚步一停,回头一看,目中金光闪动。

  头顶之上,顷刻间昏暗了起来,一道晴天霹雳炸响,仿佛就在张士耳旁响起一样,震的他耳膜嗡嗡作响。

  他吓的惊呼一声,直接跌坐在了地上,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

  刚才虽没有雷霆落下,但却仿佛身临其境一样,那雷鸣就响在自己的身上。

  见到他那一副恐慌的样子,李修远哈哈一笑,转身离去;“今入道门行色冲,山中无人木林中,我已修得无双法,当斩青天万古松。”

  他闲暇无趣,读书人的诗意起来,便忍不住吟诗一首。

  可他还未走多远时,便听见一个附和的声音响起:“好诗,好诗,文采造句平庸无奇,但却胜在诗文之中有一股磅礴浩大的雄心壮志,此诗有气魄,可否上来相聚片刻?”

  “嗯?”

  李修远神色一动,脚步一滞。

  这是道家的千里传音。

  “在这里呢。”那个声音又响起,带着几分笑意,却见山林之中出现了一道金光,金光从某处山巅飞来,一路疾驰,落在地上化作了一道金桥。

  似乎示意着李修远往沿着金桥过来。

  李修远想了一下,也不担心什么,脚下一动,踩在了金桥之上。

  可是下一刻,金桥却陡然破碎,瞬间崩塌,化作了点点金光消散在林中。

  “呵呵,人间圣人的道路不是我这金桥能承载的,失礼,失礼了。”那声音有些歉意道。

  “无妨,既有道门中人相邀,我过去便是。”李修远说着脚步一迈,便是十丈过去,又是几步,身形却迅速的沿着那山巅奔去。

  待到不远之后,他脚下有水气凝聚,而后化作一朵祥云,拖着他立地而其,向着山顶飞去。

  山顶处有一凉亭。

  凉亭中有一石台,石台上有一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道,他手持一根鱼竿,鱼线没入云雾之中,不知道飘荡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