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四百八十七章举头三尺有神明

第四百八十七章举头三尺有神明

  扬州动荡平息,各地治理的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各地的官员听闻九山王李梁金被杀纷纷安下心来,否则每日提心吊胆的,随时准备掉脑袋。

  而在这贼匪横行的这段时间内,各地的治安也是相当的差。

  很多恶徒借此机会生事,各地的案件也是不胜枚数。

  某处县城之中,一位名叫冯安的县令正在处理一件命案,他点灯夜观卷宗,查看着死者的身份,以及死亡的方式。

  “奇怪了,嫌犯是县里的郑屠夫,生前和死者因为买卖猪肉有过矛盾冲突,郑屠夫扬言要杀死死者,这是很多百姓都听见过的事实,而不日,死者就死在了郑屠夫家附近,凶器是他家中的剔骨刀,既然杀人

  的人是郑屠夫,那为何死者的伤口是由左至右的刀伤?”

  “和分明是善用左手的人才会造成的伤口啊,此案定有蹊跷。”

  冯安拿着卷宗皱眉思索,他决定把这案件重新审理一遍。

  可就在他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的时候,忽的,屋外却传来了一声感叹声:“看来你这个县里还不算糊涂,此案若不重新审理的话,这又是一件冤案啊。”

  冯安神色一惊,蓦地抬头看向了窗户外,隐约他看到了一个漆黑的人影倒影在那里。

  “你是谁?为何出现在本官的家中。”

  “我是新派遣到此县的城隍,夜里游城,见到此间屋子有一缕清光闪烁,故此好奇出来一观。”窗户外的那个声音说道。

  城隍?

  冯安心中一惊,这是鬼神啊。

  “既是神明,那敢问此案凶手到底是何人?本官刚才险些犯了错误,诬陷了好人,这是本官的失职啊。”冯安站了起来,对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拱手施了一礼道。

  窗外的那鬼神道:“这是县令的工作,我怎么好越俎代庖呢,只有偶尔见到县令有失误的地方好言出声提醒罢了,我还要去抓捕一些本地的凶鬼,就不打搅县令你办案了。”

  那门外的黑影似作揖壮,然后一晃,便消失不见了。

  冯安急忙披了一件大衣出门一看,结果却看见屋外一个人都没有,只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火味还残留在空气之中。

  他心中又惊又惧,然而随后却若有所思,片刻之后又返回了屋子里继续处理积压的政务起来,不敢有任何的懈怠之心。

  举头三尺有神明,古人曾不欺我也。

  而在另外一处的县城里。

  一位叫着方图的县令此刻春风得意的坐在衙署里,他屋内灯火通明,眼前摆放着一个木盒,打开一看却是一锭锭银光闪闪的银子。

  “三百两白银,啧啧,那商贾出手还真是大方,明日便把那批货物判给他吧。”方图摸着下颚的短须,看着眼前的银子眯着眼睛笑道。

  “真的要收取赃款么?这三百两银子是不属于你的,拿了之后你的福德,官运皆会得到相应的折损。”

  忽的,一个声音从屋顶上响起,幽幽的飘进了屋子里。

  屋内的烛火摇曳,四周黑影闪动,仿佛有人进入了屋子里。

  “谁,是谁?哪来的盗贼,既敢潜入衙门之中来,不想活了是不是。”方图急忙合上木盒藏起银子,大喝一声道。

  “你不用喊叫,我已经在屋子里了,只是你看不见罢了,我是前几日来这里就任的城隍,今日见到衙署之内有恶念腾起,化作黑烟笼罩屋顶,故而前来一探究竟罢了,没想到竟是本地的县令在这里收取贿赂

  。”屋内响起了一个声音。

  声音虚无缥缈,不可捉摸。

  方图眸子一缩,大惊失色:“你,你是鬼?你想做什么,本官可不怕你。”

  “你的行为已经记录在城隍薄上了,如果明日你真的收取贿赂办了冤案的话,这份罪行就会呈交上去。”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若是本官行贿的罪行上交上去结果会怎么样?”方图哆哆嗦嗦的问道。

  那个声音回道:“圣人的手中有生死簿,每个人的名字都在生死簿上,也许到时候会勾减寿命,削减福德吧,具体的惩罚不是我可以知道的,但还请本地的县令知晓,不正当手段得来的钱财是不属于自己的

  ,尽管暂时留在手中,可是之后会减去相应的福德,财运,若是福德财运不足的话就会以寿命相抵,倘若罪行大到寿命都抵消不掉的话,那么就会祸及妻子,连累子孙。”

  “这三百两银子该减多少年寿啊。”方图忍着心中的恐惧道。

  “大概十年吧。”

  方图闻言顿时浑身手脚冰凉,整个人都怔住了一下,他又慌慌张张道:“若是本官退还银两,秉公办案呢。”

  “那么这就是在积攒福德,延长官运,若是死后还有官运的话,下辈子则还能为官,倘若不想品行端正的话,说不定还能在阴间为当阴司。”

  这个声音回道:“我虽为本地的城隍,但却无权干预县令处政办案,只能提点,若是县令还要坚持收取贿赂的话,我也是无法阻止的,现在天色很晚了,我要走了,就不打搅县令了。”

  说完,屋内突然刮起了一阵冷风,吹灭了几根蜡烛。

  身为县令的方图看见窗户的旁边吹开了一角,一个黑影一闪而逝,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随后屋内再也没有刚才那个声音响起了。

  方图此刻已经浑身惊出了一身冷汗,再次看着桌上那装着三百两银子的木盒时心中只感到恐惧。

  收取这三百两银子竟要减自己十年寿?

  说不定还会削减官运,罢免官职。

  想到这里,他一个激灵,急忙对外呼喊起来:“来人,来人啊。”

  不一会儿一个守夜的衙役来到了门外:“大人,有什么吩咐么?”

  方图取了这盒银子,塞到了那衙役的手中:“把这东西给白天那个商贾送回去,告诉他明日的案件本官知道该怎么处理了,让他等待明日的宣判吧。”

  “是,大人。”衙役应了声便将这盒子送走了。

  类似于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接二连三的在扬州各县城之中发生着。

  人间的事,鬼神不能多管,但也不能不管,要让人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知道敬畏,知道自己做错事情的代价。

  贪官为什么屡禁不绝?

  因为利益大于危害,所以才屡禁不绝。

  若是贪官的每一笔账都在记录在城隍薄上,再由掌管生死簿的鬼神做出相应的惩戒,如此一来就能让他们知晓,自己哪怕满的再好的贪污之事,也会被鬼神察觉,付出代价。

  不过也有不信鬼神的官员。

  但亦是无妨,他们要胡作非为也很快会得到相应的报应,信与不信都无关系。

  只能说相信的人可以反省,避免错误。

  而这只是李修远人神共治的第一步。

  扬州的治理步入正途之后,李修远却是要北上入京述职了。

  不过在准备上京之前,在郭北城的瞎道人似乎听到了这个消息,便再也坐不住了,他起身来到了金陵城,并且找到了李修远。

  这个一日清晨,李修远在小梅的服侍下洗漱更衣,准备点起一些护卫人马,明日北上。

  然而在院子里,瞎道人的声音却突然响起;“徒儿,听闻你要去京城了?”

  “嗯?”

  李修远巡声看去,却看见自家的院墙上裂开了一道缝隙,缝隙逐渐变大形成了一个通道,瞎道人身穿道袍,手持拂尘走了进来。

  他走进院子之后身后的裂开的院墙又再次合拢了,墙壁上看不到任何裂缝的痕迹。

  这是道家的法术,开山术。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