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四百六十八章选择

第四百六十八章选择

  帝流浆的提前出现,又是如此浩大的规模,可以说是引出了天下山野之间,乡村小镇之内所有的精怪,妖魅。

  没有哪位精怪愿意放弃这样的机缘。

  这是增加道行的宝物,是精怪门梦寐以求的东西。

  即便是千年的大妖也按耐不住。

  “帝流浆么?”

  此时此刻,扬州城外百里出的一处山头,这里是九山王李梁金的军营。

  自他袭既金陵城吃了败仗之后声势大跌,吓的不敢再进攻城池了,只敢躲在山野之间称王称霸。

  而此刻,胡黑在军中抬头望月,看见千万金丝垂下,帝流浆坠入凡间,脸上既有几分兴奋,又有几分黯淡。

  “若是老夫的那些狐子狐孙没有死绝那该多好啊。”胡黑低头垂目,长吁短叹。

  他没有心思去取帝流浆,他的修行之路已经走到头了,为了报仇他已经犯下了太多的杀戮,只等九山王李梁金一灭,他的杀劫就来了,便是再增添几百年道行又能如何?

  想到这里,胡黑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军帐之中。

  在扬州地界的某处偏僻小镇之中。

  自金陵城而走的黑山老妖石虎占据了这里,他夜里独眠的时候察觉到了天地之间的变化,睁开眸子看了窗外一眼。

  “帝流浆?不过好重的血腥味,东岳神君的鲜血所化的帝流浆么?嘿,那老不死的东西还有这一日,斩仙大刀的威力不好受吧,想借老子的手杀李修远,今日知道算计老子的代价了吧,堂堂的泰山神也被打

  下了凡尘,想再回天宫执掌神权只怕是有相当长的一条路要走了。”

  黑山老妖心中冷笑连连,他对这样的帝流浆不太感兴趣。

  他的妖身被李修远斩了,虽是老妖,但却已经是鬼神一流了,帝流浆对他而言没有用处。

  而且他也不想卷入东岳神君和李修远之间的厮杀之中去。

  他有的是时间蛰伏起来,只等李修远最虚弱的时候突然出手,吞食了李修远。

  吃他一人,胜过千万帝流浆。

  做妖,得耐得住性子,回想当年做虎的时候在山中捕猎的情景,那年大雪封山,走兽绝迹,本以为自己会饿死在黑山上,最后硬是走出了大山,在一个山村附近趴下装死,第一日的时候就有村民看见自己,

  可是却不敢靠近,第二日的时候有人敢靠近却不敢触碰自己,第三日的时候有一个村民触碰自己,自己依然装死,直到那村民想要把自己抬起来拖回去的时候自己撑着最后的力气咬断了那村民的脖子,吃了

  了他,从而活过了那个冬日。

  所以说,要吃人得有耐心,要吃这个人间圣人得更加有耐心才行。

  想到这里,石虎的眸子闭上,打了个盹又继续酣睡起来。

  而在扬子江附近的一处小水塘之中。

  前段时间金陵城外大战的时候一到惊雷劈到了这水塘之中,炸起了一个巨大的水花,但凡看见的村民无不是啧啧称奇。

  在水塘之内,一条千年老鳄潜伏在泥潭之中,它身躯撕裂,伤口狰狞,几近死去。

  “咻~!”

  忽的一到光芒冲出,却见一位十一二岁的孩童模样的人显化在半空之中,脸色兴奋的想着不远处一枚落下的帝流浆奔去。

  这个孩童不是别人,真是扬子江中的老鳄得道,自封扬子江王。

  是扬子江之中的水神。

  不过前些日子因为和雷公斗法,被一道神雷从天空之中劈下,坠入这小池塘之中,不得已只得盘踞在这里调养伤势。

  现在帝流浆出现,却让扬子江王大为兴奋,得了此宝物,还有什么伤势是不能愈合的?

  扬子江王此刻神魂出窍,飞到了一枚帝流浆的旁边,他伸手一抓,正欲取来,然而眼前的帝流浆却是突然一闪,竟立刻消失在了眼前。

  “我的帝流浆呢?”他大惊失色,四处看去,却是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罢了,不找了,那里还要一枚,我去取那枚。”

  扬子江王又掉头飞向了另外一枚帝流浆,可是当他飞到一般的时候却蓦地发现那枚帝流浆也凭空消失了。

  不止如此,周围那从天宫之中落下的金光接二连三的开始迅速消失着。

  扬子江王顿时大怒:“到底是哪个不要脸的把帝流浆全部截取了,若是被我寻到定要让他尝尝我的死亡翻滚。”

  “是哪来的鬼怪?还不速速退去,这里是圣人管辖的地盘,我等奉圣人的命截取帝流浆,你若想食帝流浆可去金陵城向圣人求一枚,莫要在这里说出一些诋毁之语。”天空之中一股阴风吹过,却见一位鬼神

  路过这里,他手中抓着几枚帝流浆,似乎是从远处截取来的。

  “李修远的麾下的鬼神?”扬子江王脸色一变,却是盯上那鬼神手中的帝流浆。

  想要抢夺却又忌惮,犹豫。

  人间圣人已经是不同往日了,麾下十八尊雷公,四方鬼神,上万兵马,听说又打下了天宫之中的东岳神君,声势浩大,天下鬼神精怪无不震惊。

  犹豫了良久,扬子江王最后还是选择没有动手。

  他叹了口气:“似我这等山野精怪,若是想继续清闲自在的话只能是避走深山大川,不在人间显现了,想要取帝流浆,继续霸占扬子江,这是天下不能容忍的了,今日我若夺了帝流浆,诛杀了李修远麾下的

  鬼神,必定会引来杀身之祸,圣人的怒火是我不能承受。”

  扬子江王此刻很清楚,他已经回不到以前那种统领一条大江,自封为水神的时代了。

  摆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要么在深山之中苦修,不染红尘因果,要么就受圣人的约束,投靠圣人的麾下。

  想百无禁忌,无人约束管辖,是不可能的了。

  看着那天上那逐渐消失的帝流浆,扬子江王没有了兴奋之色,只有犹豫和迟疑。

  最后待到天亮时分,帝流浆彻底消失的时候,水塘之中的那条千年老鳄睁开眼睛从泥潭之中爬了出来,然后爬到了扬子江内,顺着江水游向了金陵城的方向。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