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四百五十四章军胆

第四百五十四章军胆

  就在李修远和王平互相攀谈的时候,李林甫借此机会又说了一件事情。

  “对了,公子,昨日夜里有一群各地的总兵来到金陵城了,说是来助金陵城守城了,如今已经进到城里来了,听说那几位总兵早上还在衙门之中闹了一番,点名道姓的要找公子呢。”李林甫忽的开口道。

  李修远诧异道:“哦,各地的总兵到了么?还来寻我,这些总兵到是会找时候,怕是来抢功劳来了,我刚刚退了九山王李梁金的叛军,这些人立刻就赶到金陵城了,动作还真够快的。”

  “傅天仇傅大人也派人来通知公子了,只是早上李兄在酣睡,所以没有提前通知罢了。”王平也点头道,确认确实有这事情。

  “怎么说来我得去衙门看看了,嗯,晚去不如早去,我这就走一趟。”李修远道。

  这个时候青娥轻声道:“夫君早饭还没吃呢?”

  李修远说道:“是啊,小娥你能不能变出什么辟谷丹之类的?吃了可是一个月不饿?”

  青娥红着脸道:“奴家哪懂得炼丹的法术,夫君不是说道长会炼丹么。”

  “对,有事找师傅。”李修远点头道:“他还欠我几枚紫极金丹没给我呢,我父亲可一直惦记着吃呢,看来回头得有必要向师父讨好一颗才行。”

  “不过今日就算了吧,我还是去衙门一样,让邢善和毛五跟我走一趟吧。”李修远道。

  很快,他便带着邢善和毛五两个护卫出门而去了。

  不过因为战事才平息没多久,城内还是有甲士,衙役巡逻的,治安不用担心。

  可是当他来到衙门的时候却发现衙门的门口的守军却不是他的李家军了,而是换成了大宋朝的兵卒,因为他们的兵服很好认,而李家军都是披着金色铠甲,非常鲜艳。

  “将军,是将军来了。”

  这个时候有十几个汉子从衙门的一旁角落里跑了过来,见到李修远时仿佛见到了主心骨一样,当即跪了下来。

  “将军,您总算来了,今日早上来到金陵城的那些总兵把衙门给夺走了,守在这里的弟兄们都被赶了出去,还有几个兄弟因为不服,反抗起来结果被打断了手脚,现在还在大夫那里接腿呢。”

  “是啊,小的敢怒不敢言,险些也被他们砍了一刀,还请将军为我们做主啊。”

  “听弟兄们说,吴象也被其中一个总兵绑了,说是叛军,要砍头,现在正在城外的军营押着呢。”

  这些跪在地的汉子脸色凄惨的样子,更有忍不住流泪道。

  李修远脸色一沉,翻身下马,喝道:“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谁让你跪了,站起来?都是敢握刀杀人的好汉,怎么打了胜仗反而成孬种了,都站起来。”

  几位汉子被这一喝方才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

  “之前你们行镖的时候见到劫镖的贼匪是怎么做的?”李修远问道。

  “回,回将军,自然是拿刀和贼匪拼杀了。”

  一个汉子低着头,带着几分结巴道。

  李修远道:“现在为什么不敢拿刀了?金陵城是我们守下来的,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撒野了,他们不是打断了你们的腿脚么,你们就砍了他们的脑袋,看看谁的本事厉害?”

  “可,可是将军,他们是各地的总兵啊,官职,官职......”另外一个汉子说道。

  李修远道:“在我的眼中没有官职大小,只有对错,善恶之分,你们且跟我来。”

  说完,他带着这几个被赶出来的李家军便大步向着衙门走去。

  守衙门的是外地总兵的亲兵,披着铠甲,有几分气势,他们见到李修远带人走来的时候当即挥舞了手中的长矛,拦住了李修远,并且喝到:“衙门重地,闲杂人等离开。”

  “碰!碰!”

  刚刚说完,下一刻,两声巨响,长枪断裂,铠甲崩碎,两个守军哇一下发出一声惨叫,鲜血喷出,直接倒飞了出去种种的撞在了衙门的大门上,撞的大门龟裂,木屑飞溅。

  李修远放下腿,冷冷道:“持枪欲袭击本将军,有造反的嫌疑,拿下去关进大牢之中。”

  身旁的几个汉子看的眼睛都直了。

  他们虽然知道将军武艺好,敢一马当先带军冲锋,可是战斗的那天他们在军队后面,并没有瞧个亲切。

  今日方才知晓将军的武艺有多可怕。

  一脚直接踢飞一个甲士,连手中的长枪,身上的铠甲都给踢碎了,这要是踢在脑袋上怕是直接就要踢爆来啊。

  李修远并未杀他们,只是让他们受伤吐血而已,他要立威,不是要杀人。

  而在军中立威,只能以武服人。

  这是军中的规矩,如果还和他们讲理,论法,那么他就是脑子有病了。

  他虽讲理,但也不迂腐。

  做的了圣人,也做的了狠人。

  “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跟我进衙门。”李修远道。

  “什么人胆敢在衙门之中闹事?”似乎听到外面的动静了,衙门之中的守军急急忙忙的赶了出来,有人持枪,有人握刀,有人拿弓。

  人还不少,足足好几十位,而且看兵服的样式也各有不同。

  “衙门之中至少有三位总兵的亲兵把手在这里。”李修远脸色阴沉:“怎么说来,就有三个总兵想来金陵城内分功劳了?”

  “李梁金兵围金陵城的时候他们不来,现在倒是来的很及时,这些官没几个好东西。”

  越想,心中越气。

  朝廷的腐败以前他接触的少,现在接触之后方才明白其中的肮脏。

  “我是游击将军李修远,你们应该听过我的名头,这里是我主事,你们竟敢兵器对着我,是谁让你们怎么做的?”李修远喝道。

  游击将军李修远?

  当即一个头目笑了起来:“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李将军,李将军来的真不巧,这里我家总兵大人接管了,李将军要是想进衙门得我们总兵大人的命令才行,如果李将军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请回吧。”

  说完伸手一挥,一副请你离开的样子。

  “衙门之中本将军是主事,金陵城的城防,治安都是本将军负责,你们胆敢拦我?莫不是嫌命不够硬,想要寻死?”李修远盯着那头目道、

  那头目也不惧,道:“呵呵,李将军别吓唬小的了,你不过是区区一个游击将军,连副总兵都大你两级,现在金陵城内的城防治安就不劳李将军了,我家总兵大人自会接管。”

  “接管城防需要朝廷的调令,若是扬州刺史下令我自然准从,不过好像扬州刺史的位置还空着,上一任的刺史已经卸任了。”

  李修远道:“靠官职压我?你们区区几十号亲兵还不配,来人。”

  “将军,在。”身后的十几个汉子齐齐抱拳道。

  “卸了他们的兵器,谁敢反抗,邢善,先射断他们一条胳膊,再敢叫嚣,射断他们一条腿,两箭之后还敢拦我,杀。”李修远抬手道。

  “是,将军。”

  邢善应了声,手中的大弓已经紧握了起来。

  随后十几个汉子四散开去,去卸这几十位甲士的兵器,他们心中并未畏惧,将军在这里,天下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

  这就是军胆所在。

  “李修远你敢无视总兵大人的命令?区区一个游击将军,官职不想要了么?”那头目又惊又怒,拔出腰刀威胁道。

  “咻~!”

  下一刻,一根箭矢飞出,瞬间刺穿了这个头目的胳膊,痛叫一声手中的钢刀落在了地上。

  这头目捂着胳膊,大喊大叫道:“上,一起上,拿下这些人。”

  “咻~!”

  又是一箭飞来,射穿了他的大腿,这头目一个踉跄跌爬在了地上。

  李修远脸色平静,冷冷的扫过其他的甲士,不理会这些人的阻拦大步往前走去。

  “李修远,你他娘的老子和你没完.......”这头目摔在地上,摔了一嘴巴血,当即抬起头怒吼道。

  “咻~!”

  第三箭射出,这个头目言语立止,脑袋一震,脖子往后一扬。

  一根箭矢从眉心没入,穿过他的脑袋,重重的扎在了后面的青石砖内。

  吓~!

  其他欲动手的甲士见到这一幕,脸色大变,心中胆寒,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这个游击将军真的敢对总兵大人的亲兵下手啊。

  邢善脸色如常,不为所动,只是捏了捏手中的羽箭,随时准备射出下一箭。

  腰间的箭囊之中装着满满的狼牙箭,都是精钢打造的箭头,锋利的很,这得益于李家的上好钢料。

  “这个人是一个神射手。”

  有老卒看到了邢善左右两手厚厚的老茧,心中忌惮万分,不敢吱声,同时暗中提醒自己的同伴不要轻举妄动。

  李修远不再理会这里的事情,他一个人步入了衙门之中。

  没有甲士敢阻拦。

  这些甲士虽然比他麾下的人多,可是他相信,这些甲士只会乖乖的配合卸掉兵器,束手投降。

  没有军威,没有军胆的兵,怎么敢和自己的李家军较量。

  之前被欺压不过是麾下的人没有主心骨,不敢忤逆朝廷的官员,怕坏事罢了。

  如今有自己以身作则,麾下的人还会有什么可忌惮的呢?nt

  :。: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