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四百二十八章五象守城

第四百二十八章五象守城

  扬子江上雷声震震,然而与之前相比,大雨已经平息了下来,那一望无际的浓厚乌云也开始迅速的散去了。

  之前泛滥的扬子江亦是得到了控制,虽然依然江河滔滔,但已经没有了泛滥的趋势。

  扬子江王见到之前那雷神劈杀风雨二神的一幕眼皮一跳,心中恐慌起来。

  天宫的神明居然厮杀了起来,而且看着样子风雨二神还被雷部的雷神给算计了,本来打算是对自己出手的,结果却突然杀向了风雨二神,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虽然风雨二神极是反应过来逃了出去,但看这样子是没能逃过雷神的诛杀。

  “这条千年鳄妖怎么办?是我们联手将其诛杀了,还是放任不管?”再次回到扬子江上空的三尊雷神此刻目光灼灼的看向了云层之中的扬子江王。

  他们奉雷部神尊的命游走在金陵城附近,确保不会有鬼神来干预人间的这场战斗厮杀。

  眼前扬子江王是一个潜在的威胁。

  他若此刻作乱,兴发大水,哪怕没有风雨二神也能让大江决堤,水淹金陵。

  扬子江王此刻原本放松下来的心再次提了起来,他说道:“我是扬子江内得到的精怪,天下的变化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还请天上的三位雷神莫要视我为敌。”

  “天下的变化此刻你掌握七成,你是西湖主水域下的精怪,而西湖主已经派遣了属下和人间圣人在金陵城外交战,你的话并不足以让我们相信,我们不能让你有一丝的机会兴风作浪。”一尊雷神说道。

  “不错,此战干系太大,你身处扬子江内,又想要置身事外,哪有那么容易?”

  “身为千年大妖霸占一方水域本来就是要承担因果的,天宫混乱,以你的道行不服管教,自封江王这已经是逾越了。”|

  其他两尊雷神亦是态度坚决,语气之中带着诛杀之意。

  天下的大势已将要明朗,怎么会允许让一个谁也管不了的大妖操持呢。

  扬子江王此刻脸色难看,他道:“若是三位雷神为了此事而诛杀我的话,我是不服气的,雷神们的道行虽然很高,但本王千年道行亦非等闲。”

  能走到这一步的大妖,自然心中也有傲气,便是面对三尊雷神亦是敢有拼杀之心。

  “你的道行是很高,但在我等面前却不算什么,你若继续霸占扬子江的话今日我等必诛杀你,除非你愿意吐出丹丸,自降道行,否则我等不会留情。”雷神说道。

  “吐出丹丸,要折我九百年道行,天上的雷公,你们未免也太霸道了吧。”扬子江王怒道。

  三尊雷神不言,只是顷刻之间雷声滚滚响起,一道道雷霆在天空之中掠过。

  仿佛这三位雷神已经动怒了,不想再和扬子江王多费口舌。

  “这扬子江王今日休矣,他既不想投天宫,又不像投圣人,只想霸占大江自封为王,可是偏偏不巧,又占据这关键的扬子江,莫说天宫不会容他,天上的雷神也不会容他。”

  江河之中,一只老鳖浮上水面,它抬头看了看天上一切,心中忍不住暗叹。

  这是无妄之灾啊。

  八大王此刻不忍扬子江王被诛杀,开口传了一句话过去:“扬子江王,念在你在扬州这片水域之中并未作恶,你还是离开这是非之地吧,想要继续做你的扬子江王是不可能的了,这里是必争之地,怎么会允许你一个山野精怪霸占呢。”

  扬子江王闻言心中犹豫了起来。

  他是扬子江上的一条扬子鳄,得道之初就在这里,没有想过造福百姓,也没想过胡作非为,只是统御着江中大小精怪,自封为王。

  难道这样也容不下自己么?

  还是说,自己福德不足,不足以占据一条大江?

  想不明白,但眼下天上的三尊雷神却不会给他多考虑的时间,金陵城的战斗还在发生着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雷神不可能一直监视着扬子江王。

  他们要确保金陵城附近没有精怪的威胁。

  所以扬子江王必须除去。

  此刻战场之上。

  李修远一路上摧枯拉朽,无可匹敌,虽中途遇到了小小的抵抗,但这些抵抗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只是暂时的拖延了他一下进军的速度而已。

  “还剩最后一面城墙上的叛军了,杀穿那里的话这次金陵城之围就可以解了。”

  骑兵杀来,每杀过一片地方,叛军都是闻风而逃,根本就没有了继续攻城的勇气。

  虽然斩杀的叛军不多,可是起到的效果却很明显。

  然而就在李修远带着骑兵冲过弥勒教王则的战场时,西面的城墙处,那原本久攻不下的城池大门竟突然打开了。

  与此同时,护城河上的吊桥也在缓缓落下。

  “城外的首领饶命,下官愿意投降,还请城外的首领看在下官出城投降的份上,停止攻城。”这个时候大门打开,却见杨上使在一队护卫的保护之下,胆战心惊的往城外走去。

  眼下城池欲破,他再不投降的话只怕没有机会了。

  “公子,金陵城内一个文官开城投降了。”一个属下骑马禀告。

  帅旗之下的陈公子披着铠甲,骑着骏马眺望城墙的方向,的确是见到了吊桥放下,有一队人马准备出城纳降。

  他挥了挥手道:“既然有人愿意投降,那便依他们,停止攻击,准备受降进城。”

  “是,公子。”

  很快,止战的号角响起,一时间那源源不断的叛军放慢了攻城的速度,但并未就此从城墙上扯下来。

  “大人,贼军停下攻击了。”一个文官惊喜的说道。

  杨上使也是大喜:“看来叛军是愿意接受本官的投降了,如此一来本官的性命却是可以保住了,快,快去迎接对方的首领,免得以为我们是故意施的缓兵之计,到时候再下令攻击那可就不妙了。”

  他此刻心中喜悦,恨不得立马出城受降。

  这种坐在城内等待叛军攻进来的心情实在是太煎熬了。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杨上使觉得自己不得不这样做。

  不一会儿功夫,一队几千号人的人马此刻从叛军的阵营里迅速的走了过来,在距离城墙不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

  “是何人出城受降?”一个叛军头目冲了过来,大声喊道。

  “下官是朝廷派来金陵城的上使,下官姓杨,现在城内是由下官做主,是下官带着城内的文武官员出城受降。”杨上使高呼道。

  “既是投降,为何停足于城下不敢前进,莫不是使计诓骗我等入城?”那叛军头目大喊道。

  “万万不敢,万万不敢。”杨上使吓了一跳,急忙道。

  叛军头目又道:“既然不敢,还不出城受降。”

  杨上使闻言此刻面面相觑,左右看了看,最后骑虎难下,只得壮起胆子,带着几十号人战战兢兢的出城投降去了。

  看着城墙下那各种叛军的尸体,以及战场上浓郁的血腥味,杨上使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进入了地狱一样。

  心中只是祈祷着这样的噩梦尽快过去。

  只要熬过这一次,他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离开京城了,老老实实的在京城做一个小官就心满意足了,这外面的世界不是自己能待的。

  “先带三千人马接管城墙,注意留意其他地方的动静,石虎,华姑那边似乎动静有些小,可能出了什么意外。”陈公子此刻吩咐道。

  “是,公子。”

  一个属下应了声当即带着身后的三千人马立刻向着金陵城的城池而去。

  此刻城门大开,城墙之上没有守军干预,只需片刻功夫他们就能入城。

  一旦接管城墙,这金陵城便算是夺下来了。

  此番战斗必定是以胜利告终。

  “轰!轰!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北面的方向有阵阵轰鸣声响起。

  “嗯?”

  陈公子巡声看去,当即脸色一变,他看见北面的城墙方向一支骑兵正滚滚袭来,以无可匹敌的威势奔向这里。

  而为首的那个人好像是......李修远。

  “快进城,夺下金陵城。”陈公子见此再也没办法镇定下来,此刻大声喊道。

  李修远此刻见到城门打开,吊桥放下,城墙之上的守军斗志全无,再看城中的一些文武官员更是出城而来。

  这便是再蠢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有人出城投降了?”李修远心中一凛。

  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金陵城城池高大,护城河有足足数丈之宽,又接连着长江之水,要拿下这样的一座城绝非段时间内能够办到的。

  之前守军无能也就罢了,但好歹也能拖住叛军一会儿,没想到这城内的官员更加无能,生怕叛军取不了金陵城一样,居然出城投降。

  “杀过去,截住叛军入城,让城上的守军拉起吊桥,关闭城门。”李修远喝道。

  当即身后的几位都统就带人呐喊:援军已至,关闭城门,拉起吊桥。

  杨上使闻言大惊失色,一时间慌神了。

  “朝廷的援军到了,大人,现在我们怎么办?”旁边的一个文官多哆哆嗦嗦的说道。

  现在这些出城投降的文武官员想死的心都有了。

  自己等人刚刚出城投降援军就来了,这不是往死里整自己么?

  天底下都没有这样倒霉的事情啊。

  杨上使此刻脸色变化不定,他额头上满是冷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可是当他见到叛军迎面杀来的时候,立刻忙呼道:“千万别拉起吊桥,关闭城门,谁敢这样做本官砍了谁的脑袋。”

  自己明显离叛军更紧。

  眼下已经没有选择的机会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不然吊桥一拉起来,叛军袭来自己是断然没有活路的。

  “是那个杨上使的声音?可恶,这狗官这个时候了还要兴风作浪,有这样昏庸的官员在位再好的世道也要被败坏掉。”李修远闻言大怒,他二话不说骑着龙驹先一步冲过去。

  以龙马的速度完全可以第一时间赶上。

  “快,跟上将军,杀退贼军。”身后领军的都统们见此急忙大喝道。

  城墙上的守军此刻也犹豫了起来,不知道是该关闭城墙还是应该继续打开。

  然而在这犹豫之际叛军的三千人马的先头骑兵已经越过了吊桥,正欲冲进城池离去。

  而与此同时陈公子却是亲自带着自己所剩不多的千余号人迎着李修远冲来。

  “本公子来拦住李修远,你们取城。”陈公子一咬牙说道。

  只要军队入城,一切都好办了,若是被堵死在城外,自己几万人那里敌得过那滚滚而来的铁蹄?

  陈公子从腰间拔出一柄宝剑,寒光闪烁,骑着难得的宝驹,丝毫不惧率先冲来的李修远。

  “嗯?还敢阻我?找死。”李修远一喝,大枪落下。

  陈公子宝剑一斩,只听见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响起,大枪的枪身竟被直接斩断,锋利的枪头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

  李修远一惊,他还未遇到过有什么兵器能斩断自己虎口吞金枪的枪身。

  “何须大惊小怪,本公子此剑乃名剑倚天,是曹操配剑,你的兵器岂会是我的对手。”

  陈公子冷哼一声,再次挥剑杀向李修远。

  “剑虽锋利,但你个人武艺太差,滚开。”

  李修远看出破绽,避开这一剑,随后手中的枪杆一甩。

  这个陈公子当即从马背上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公子~!”

  附近叛军齐齐围了上来,欲抢下这个陈公子的性命。

  “这个人是匪首。”李修远脸色微动,欲上去诛杀此人,但考虑到另外有一队人马已经要入城了他便放弃了这个打算。

  立刻冲过眼前叛军的阻拦直奔金陵城而去。

  晚了么?

  当李修远杀过这只几千人的阻拦时候却见到那只叛军已经进入了城墙之下。

  心中当即一凛。

  “速速夺下城墙,射退城外的那支骑兵。”为首的头目大声喊道。

  然而当他刚刚走进通道之中的时候,忽的一股狂风呼啸的声音从眼前响起,一块巨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了过来,直接迎面袭来。

  “什么?”这头目大惊,欲举起兵器抵挡,可是当兵器碰到巨石的时候却是瞬间被击歪了,随后巨石重重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哇~!”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这个头目胸口被砸个粉碎,连同身后的一干人马尽数倒地,个个鲜血飞溅。

  “有我在,谁敢夺城?”

  一个咆哮响起,却见一个身材格外高大的汉子,左右两手举着一尊石狮子大步从来,对着进入通道之中的叛军就丢了出去。

  头目临死之前恍惚之间看到五头通体洁白的大象,怒吼咆哮着迎面冲来,将这通道守的密不透风。

  “是吴象~!”

  见到那飞来的巨石,击退几十叛军,还以为救援不及时的李修远顿时大喜。nt

  :。: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