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四百十七章三寸金身

第四百十七章三寸金身

  看着神躯炸裂,香火弥漫而出的这寿山山神,李修远并没有斩杀强敌的喜悦。

  因为这两尊山神并非纯粹的恶神,而是忠于大宋国,只是贯彻自己为国尽忠理念的山神,受朝廷的敕封,职责就是镇守南北两面试图进入京城的鬼神们。

  或许对当今的朝廷而言,竖起这两尊山神神像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皇宫,行宫,不受鬼神的打搅,可以放心自在万寿山和艮岳山上游玩。

  而对这两尊山神而言,一纸敕封,却成为了他们一辈子的任务。

  忠心耿耿,无怨无悔。

  只是今日朝廷的衰败,叛乱的生起,让李修远不得不派人进京一趟。

  而这一来,却给这两尊山神带来了劫难。

  他们的劫难不是来自于自己作恶多端,而是来自于朝廷的无能和腐朽。

  大厦将倾,纵然是有人想挽大厦之将倾,可也是无力回头。

  所以,错的不是这两尊鬼神,是这世道。

  李修远看着还立在地上的那柄巨大的镇山剑,上面的金印还在闪烁着淡淡的金光,似乎还在提醒着他,这个大宋国的气运还在,还没有消亡,还有力量让这镇山剑存在于世,不至于消亡。

  “恭喜公子,一举诛灭了这两尊山神,这两尊山神不知好歹,敢向人间圣人动手,这次算是遭到了报应。”

  持剑鬼王带着几分谄笑着飞了过来,心情愉悦。

  他被这两尊山神斩了六百年道行的仇算是报了。

  李修远却也不语,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马东,牛二的魂魄在哪?带他们二人来见我,眼下两尊山神不在,你可以踏入京城的地界了。”

  “是,是,是,小鬼这就去将他们的魂魄找来。”

  持剑鬼王急忙应了声,当即转身欲走。

  可忽的,他又停下了脚步,有些犹豫道道:“公,公子,您看小鬼之前也受了伤,折损了好几百年的道行,现在两尊山神死了,他们残留的香火还在,可不可以赐给小鬼一点?好让小鬼恢复一点伤势,这样一来也能更好的为公子效力。”

  原来是贪图两尊山神留下的香火。

  “你折了几百年的道行了?”李修远问道。

  持剑鬼王说道:“大概六百年左右的道行。”

  “那就取回你的六百年道行的香火,多一分不可,香火不是那么好拿的,拿了香火就要继承这一段的因果,当初我的师叔拿了郭北城隍的香火,便代替了郭北城隍成了下一任城隍。”李修远说道。

  持剑鬼王立刻道;“小鬼亦是愿意继承这份因果。”

  “你么?这因果背不动,你的毅力不足,而且也作恶不少,以后劫难多着,去阴间办事,积攒功德才是你要做的。”李修远道。

  持剑鬼王闻言,当即不敢在贪图这两尊山神留下的香火了。

  “速去速回,尽快带回马东和牛二的魂魄,我的神魂出窍不可能一直待下去,天亮之前要回去。”李修远道。

  “是,小鬼遵命。”

  持剑鬼王张嘴一吸,将六百年道行的香火吸进腹内,身躯顿时膨胀了一圈,仿佛吃饱了一样。

  虽然这一口香火低得了六百年道行,可是他受了伤,若是算上养伤的时间,六百年道行只能回个三百年道行。

  但这已经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了。

  当即,阴风呼啸,持剑鬼王很快化作了好几道阴风四处飘去。

  李修远看着眼前立在面前的那柄巨大的镇山剑,觉得此物非凡,或许以后有用,便有了取走的想法,便飞了过去,伸手握住欲将其拔出。

  然而此剑却仿佛生根了一样立在山丘之上纹丝不动。

  “此剑果然只有万寿山神才能施展,旁人是取不走的,上面的金印,敕封,代表着朝廷,我不是朝廷敕封的鬼神,想要取剑是万万不可能的。”

  李修远尝试无果之后便心中大致明白了缘由。

  只是此剑是并非实物,只是一股气息凝聚,没有回到藏气的剑身之中去,用不了多久就是会溃散的。

  嗡~!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镇山剑忽的震动了一下,一道剑气突然从上面飞了出来,斩向了半空之中的一道阴风。

  “啊~!”

  一声惨叫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座车架从京城的方向飞来,有四只小鬼抬起,在车上摆放着一尊金色的如来佛神像。

  不过现在,其中的一只小鬼已经被镇山剑的剑气斩成了两截,直接当场死去。

  轿子不稳,险些有打翻的迹象。

  然而上面的金色如来佛的神像却是金光一冒,一个似僧非僧,似道非道的法师慈眉善目的坐在上面,双手合十对着李修远施了一礼。

  “拜见人间圣人。”

  法师笑着对着他施了一礼:“之前我见此地有神光冒出,故此好奇前来一看,却见人间圣人在此诛杀寿山,艮岳二神,圣人的威严岂是两尊山神能冒犯的,两尊山神被诛杀也是理所应当的。”

  “金身法相?抬一尊三寸金身来见我,法师的很谨慎啊。”李修远目光闪烁平静的说道。

  三寸金身摆在家里的供桌上都嫌小,此刻由四尊小鬼抬过来,无不是证明着这法师对自己的忌惮。

  这种修金身法相的人是最难杀,也是最好杀的。

  最难杀的原因是一尊金身法相不灭,就不会死,但是相应的因为所有的道行都在金身法相上,一旦庙宇拆毁,神像毁坏,道行瞬间跌落。

  那个华姑就是最好的例子。

  她的九丈千手观音像,六丈送子观音像,先后被斩,虽不死,但道行却只怕是已经跌落到了连鬼王都不如的地步,不可能还有当初那敢放言诛灭天上雷公的豪气。

  “圣人的威严不敢冒犯,怎么敢真身前来,怕有伤祥和之气。”法师说道。

  李修远道:“我不认识法师你,不知法师在那座仙山福地修行,又在那座道观,寺院落脚?”

  这个法师非道,非僧,亦非神。

  不是正儿八经的修道,参佛之人,而通常这种修行路子不严瑾的人,大多数跟脚不正。

  更被说金身法相是一种很偏门的修行之法,所习之人,非善既恶。

  “我是京城皇宫之中的护国法师,在京城之外的慈航大殿修行,法号慈航普度。”这法师笑着施礼道。

  慈航普度?

  李修远眼皮一跳,下意识的就抬起了斩仙大刀。

  可是转而他却又立刻放了下来。

  眼前的慈航普度不过是一尊三寸金身罢了,斩了无意,而且还会对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影响,因为他毕竟是当朝的法师,万一搬弄是非,利用朝廷的力量对付自己,自己岂不是有大麻烦了么?

  “原来法师的法号叫慈航普度,既有慈悲之心,普度苍生之意,为何学的是金身法相之法?此法劳民伤财,非正道之法。”李修远道。

  慈航普度笑道:“世上无善亦无恶,有法亦有心,心之所在,法之所向。我有普度苍生之念,不管正道之法,还是歪道之法,皆是善法,如人间圣人斩仙法一般,此法若落在恶人手中,则苍生遭劫,众神遇难,可在人间圣人之手,却能斩除邪魅,肃清寰宇,这难道不是代表着人间圣人的决心么?”

  “法师高论。”李修远点了点头。

  能成为护国法师的妖精,的确是有着非凡的见解,不是等闲的妖邪那般。

  “今日我前来拜见人间圣人,只是为了结一善缘,南方李梁金叛乱,圣人欲起兵平乱,这是苍生之福,然朝野之上多有桎梏,勾心斗角屡屡不绝,恐对人间圣人的平乱有所影响,我虽是方外之人,但亦有救国救命之心。”

  “法师想助我?”李修远有些惊疑道。

  “自然,苍生受苦,我身为护国法师岂能坐视不管,还请圣人尽管平乱,朝堂之上我会帮衬一二,只要圣人的捷报传到京城,我就为您向陛下请功,扬州刺史这位子还空着呢,到时候还请人间圣人屈之。”

  慈航普度说道。

  扬州刺史?

  这慈航普度还真的敢开口啊。

  扬州刺史,统领扬州的文治武备,可以说真正的一方权臣。

  只是这算什么.......拉拢,讨好?

  李修远目光闪烁,有点不理解这个慈航普度的想法。

  “既然法师有心帮忙,那我在这里先谢过了。”不管如何,他还是回了一礼,颇为客气道。

  虽然不知道慈航普度是善是恶,还是打什么算盘,李修远这扬州刺史的位置还必须得拿着。

  秀才的身份太低,自己的制约太大,不利于行事。

  “这怎么能算是帮忙呢,这只是我为国为民所尽的一点绵薄之力罢了,其他的地方还得多仰仗您这尊人间圣人啊。”慈航普度客客气气的说道。

  交谈了一番,之后至始至终慈航普度都是慈眉善目,和颜悦色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一丝妖邪的样子。

  这种悲天悯人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

  至少李修远是看不到破绽。

  彼此攀谈一会儿之后,这慈航普度便辞别了,由三只小鬼抬着那三寸金身,往京城的方向而去。

  “李林甫说过,大奸似忠,大忠似奸,大善似恶,大恶似善,忠奸善恶不能凭我内心的印象判断,得以事判定。”李修远目送这慈航普度离去,心中暗暗想到。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