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四百零九章谷场

第四百零九章谷场

  翌日清晨。

  阳光洒落下来,冷清的街道上再次恢复了热闹。

  李修远和父亲李大富,李管家,还有府上的几个忠心护卫向着县外的谷场而去。

  “这不是大少爷么?今儿个回来了?”

  “许久不见大少爷,大少爷比以前还要俊了。”

  “听说大少爷考中秀才了,恭喜啊,以后不叫大少爷了,叫秀才老爷了。”

  县里的百姓,附近的小贩见到李修远纷纷热情的打招呼。

  李修远皆是笑着点头回应,时不时的搭一句话。

  这是他在县里的名声,和那楚天,李梁金这类人不同,他的名声不是来自权贵,而是行善积德,以及惠及百姓,替百姓带来了活计,李家在郭北县就犹如一颗大树,为这些无所依靠的百姓遮风挡雨。

  在这天灾人祸,时局动荡的时代,郭北县有着盛世的繁华。

  这一切不说都是李家的功劳吧,至少都是和李家密不可分的。

  县外的谷场,方圆有三四里,在秋收的时候这里会铺面密密麻麻的粮食,到了冬季,这里亦是会囤积大量的草料,供入冬的牲口吃。

  当然,这也是李家的地。

  但在这时候,这谷场却搭建了许多的草棚,一排排整整齐齐一片,一些闲着无聊的汉子在谷场上晒着太阳,有的说着浑话,有的争执斗殴,有的活动筋骨展示武艺。

  各地镖行汇聚来的镖师都在这里。

  “父亲,这些镖师现在是有谁管着?”李修远问道。

  李大富道:“到没人管着,为父不放心,怕他们生事,便让韩猛带着一伙人管着。”

  韩猛么?

  李修远对此人有印象,是个忠义的汉子,以前替他做过事。

  “去个人,把韩猛找来。”李修远道。

  “是,大少爷。”一个护卫应了声便很快离开了。

  不一会儿韩猛便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大少爷,你找我?”

  “把谷场上的镖师都聚起来,我有话要说。”李修远道。

  “是,大少爷。”韩猛抱拳应了声便转身离去。

  李大富有些担忧道:“吾儿啊,树大招风,我们李家一下子拉出这么多人怕是会引起一些人的猜忌啊,容易招来祸端,这李梁金造反的事情由朝廷管着,我们又何必多管闲事,天塌不下来。”

  “父亲,天是塌不下来,可是李梁金造反的就在家门口,若是哪天他带兵带过来了,我们李家岂不是要被灭门了么?至于猜忌的事情父亲就不需要担忧了,江南这一代,谁敢猜忌我们李家?别的不说,光是这七千余人往这一站,哪个官员不心中一颤?”

  “李家韬光养晦多年也该时候动一动了,搏个王侯光宗耀祖岂不是更好么?”

  李修远笑道,拿功名利禄去诱惑自己的父亲。

  李大富眼睛冒光,有些心动起来。

  但很快他却又冷静了一下迟疑道:“这带兵打仗赢了就好,若是输了,那李家岂不是完了。”

  “父亲你多虑了,打不过就跑呗,我们背后靠着朝廷,总不能朝廷也被灭了吧,我们是平乱,不是造反,行的端正,怎么会有祸事呢。”李修远笑道。

  说完的时候,草棚之中,谷场之上几千名表示在韩猛的招呼下开始汇聚起来。

  一时间,空荡荡的谷场上到处都是人,周围一下子吵杂了起来。

  “怎么回事,好端端的韩猛把我们都召集起来做什么?”

  “好像是李老爷和大少爷来了,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不会是发赏钱吧,嘿嘿,马上就过年了。”

  “去去,发几千个人的赏钱,你真以为李老爷家有金山银山啊。”

  韩猛这个时候大声喝道:“都安静,吵吵闹闹作甚。”

  “吁,韩猛,你还不是官呢,到有官威了,还管起我来了,我可是镖头,轮身份地位比你高呢。”

  “哈哈,就是就是,没有官,自个封给呗。”

  不少汉子取笑道,不理服韩猛的管制。

  七千多人吵吵闹闹,有没一个份量足的人管着,的确是压不住。

  “儿啊,怕是会生出祸事来啊。”李大富低声道:“人多了,韩猛也管不住。”

  “父亲说的对,不过他管不住,我却管得住,给我一匹健马,且看我如何管住这些汉子。”李修远道。

  旁边的护卫当即牵了一匹健马过来。

  李修远骑马奔至一处土丘上,然后劲气一运,喝道:“都安静。”

  声音洪亮,夹带劲气的缘故更是宛如滚雷般响起,这几千号人没有不听见的。

  场面为之一静。

  这些人有吃惊,有差异,有好奇皆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我是李修远,李家大少爷,今日召集你们有话要讲,希望你们都安安静静的听我说,之前你们吵闹我不会介意,但是从现在开始谁若吵扰绝不轻饶。”李修远又喝道。

  李家大少爷?

  有人认识,也有很多人不认识。

  人群之中便有人闻起来:“李修远,李家大少爷你认识么?”

  “不认识,但肯定是李老爷的公子,我们的东家呢。”

  “原来是少东家,这嗓门挺大的啊。”

  一些窃窃私语响起,虽不敢大声议论,但是却躲在暗处讨论。

  可是在这些人窃窃私语的时候李修远却是目光一扫,当即冷着脸骑马奔了过去,指着三个人道:“我不是说了不准在吵扰了么?你们三个为何不听?”

  “少东家,是我们不对,还请少东家原谅。”

  一个略带消瘦的男子谄笑道。

  李修远喝道:“韩猛,带这三个人下去,一人打十棍,以此为记,还有再吵扰之人一人打二十棍,以此追加。”

  “是,大少爷。”

  韩猛抱拳应了上,带着几个人便把这三个人摁在地上,拿起棍子就打。

  “少东家,这,这冤枉啊,小的只不过是嘀咕了几句犯不着打十棍吧。”那男子急忙呼道。

  李修远道:“我有言在先,决不轻饶,莫不是以为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们若是有点骨气就抗过这十棍再说,莫要让人看扁让人以为你们连十棍都扛不住。”

  这一话一出,这三个人当即憋着嘴巴不再喊冤枉,免得在这么多汉子面前丢人。

  “这是少东家在立威啊。”一些精明的镖师心中暗暗说道。

  这个时候谁脑子不正常闹事就是撞在少东家手中,十棍算轻的,若是打上二十辊,三十棍,怕是一个月都下不了地了。

  “很好,我不希望有人再犯,现在都把耳朵竖起来,我话只说一遍,切莫当耳旁风。”李修远骑马奔回,立在土丘上喝道。

  “便在上个月,扬州某地,一个叫李梁金的贼首聚众造反,现已近十万众,横扫扬州十余城,我相信有些消息灵通的镖师已经知晓了这事情,但也有些不知晓的,不过没关系,今日之后你们都会知道此事。”

  “李梁金造反,若是这般下去到了年关附近就要打进金陵城了,到时候郭北城,郭北县亦是要被波及,你们想要走镖赚钱,养家糊口是不可能的了,到时候你们只能成为灾民,流民,要么就远走他乡躲避灾难,要么就是被贼军裹挟,然后被朝廷剿灭成为一名反贼,除此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这话一处,几千号人顿时哗然起来。

  场面忍不住有些躁动起来。

  很多镖师仿佛根本就没想到自己所在的扬州已经有人造反了,而且还有十万人。

  “安静。”

  李修远再次喝道:“叛军马上就要打到家门口了,如果你们不想成为流民,叛军,不想丢妻丧子,今日就追随我李修远,随我守住家门,把叛军挡在外面,本人已得朝廷的封赏,成为游击将军,有资格招募乡勇,组建军队,今日召你们前来便是让你们成为我李家军一员,共击流寇。”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扫看了众人,看看众人的反应。

  :。: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