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三百九十章结亲

第三百九十章结亲

  此时此刻。

  衙署内的这间卧房之中,大夫,傅月池,傅天仇此刻见到眼前这一幕都怔住了。

  却见病榻之上,一个年轻俊朗的公子此刻正强行将一个楚楚可怜的带着病态的绝美女子强行压在了身下,并且被抱住了螓首,彼此之间嘴对嘴,尤其是那女子更是娇羞不可方物,喉咙滚动,接受着那男子渡来的汤药。

  原本这应该是夫妻之间的闺房之事。

  然而这一幕却当着好几个人的面上演了,而且最重要的是,男未婚,女未嫁,彼此之间并不是夫妻。

  不过这样的事情却并未持续太久。

  很快,李修远嘴的药就尽数渡给了傅清风。

  这一碗药汤下肚,那里两只躲在傅清风肚子里的病鬼却是没有了反应,再也听不见动静了。

  看来这垂死挣扎到底还是无用。

  药汤之中有李修远的鲜血,是厉鬼的克星,这两只小鬼定然是被他的气息已经冲散了,化作了一股晦气飘出,再想如之前那一般作恶却是不可能了。

  “嗯?”

  但旋即李修远却是感觉到了什么,这回轮到他睁开眼睛,露出震惊之色了。

  下意识的松开了傅清风。

  却见傅清风小嘴微张,呼吸急促,伸出香舌舔了舔嘴唇,有几分意犹未尽的索取意思。

  不过眼下她的神志不清醒,怕是下意识的动作吧。

  然而这一幕让傅天仇看在眼中,他一张老脸却是格外的难看,似怒,似阴沉,虽然说不出来是什么表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表情肯定是不友好的。

  “已经无事了,清风姑娘的病很快就会康复。”李修远开口说道。

  这个时候大夫赶紧上去把脉,却见这脉细四平八稳,根本就不像是病危的人,反而比普通人还要健康几分。

  “令嫒已经无恙了。”沉吟了好片刻,确定了病人无事,大夫方才开口道。

  果然不亏是千年仙草啊,这垂死之人也能顷刻之间救活,连静养调理的时间都不需要。

  大夫暗暗心惊,他治病救人无数,还是头一回见到如此神异的事情,有今日这般见识,这辈子也不算是白活了。

  “姐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没事了。”傅清风这个时候激动不已的跑到病榻旁,抓着傅清风的手,询问起来。

  大夫道:“病人大病初愈还需要静养,不可吵闹。”

  “李修远,你且随本官出来。”傅天仇却是阴沉着脸道。

  他转身离开的同时看了一眼病榻上的傅清风,似乎在确定自己女儿无事之后紧绷的神色又有了几分缓和。

  这下怕是要秋后算账了。

  李修远心中自嘲一笑,自己刚才做了如此过分的事情,这个迂腐的傅天仇岂能饶过自己,不过他也不惧,这这事情是私事,自己又救了傅清风一命,怎么样这个傅天仇也不好太过分了吧。

  傅天仇带着李修远出了屋,来到了院子外的凉亭之中。

  “坐~!”他伸手示意了一下。

  李修远却也不客气,拱手施了一礼,便坐了下来。

  傅天仇此刻脸色变化不定,似想发怒,却又忍耐着,似乎在克制着自己。

  “李修远,你可知本官现在在想什么?”

  “在下又不是大人腹内的蛔虫,怎么知道大人在想什么?”李修远道。

  傅天仇道;“你是聪敏人,本官现在在想什么你肯定猜得到,适才的事情你坐的的确过分,我女儿的清誉就被你败坏了。”

  “清誉能比性命重要么?而且适才在下是在救人,并非有轻薄之心。”李修远道:“既无轻薄之心,又岂能算是清誉败坏,这就如大夫给人治病一样,虽然男女授受不亲,但为治病,一些肢体上的接触无法避免,难道这也算是轻薄么?若是如此的话,那这天下的女子又有哪个大夫敢去施救?”

  傅天仇道:“你的口才很好,既有文采,又有才干,上次在侯府也多亏了你本官才得以活命,可本官感激归感激,你却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比如私放叛军。”

  “你指的是吴象?大人难道不知道吴象的本事,我不劝走他,侯府之中又得死多少人?靠侯府的府兵抓得住吴象么?”李修远道。

  “你觉得本官迂腐,可是本官却不觉得,难道本官不知晓吴象的本事么?真是知晓,所以当时本官才不允许这样的猛士成为叛军,危害江山社稷。”傅天仇回头斩钉截铁的说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这道理你当真半分都不知晓?”

  “我只知道民为贵,君为轻,爱民则是爱国,忠君不过愚忠,古人就曾言,君无道,民投他国,傅大人身为兵部侍郎,进士出身,这个道理也应当知晓吧。”李修远道。

  傅天仇喝道:“够了,本官不想听你说这些。”

  “是大人先和我说这些忠君爱国的。”李修远道。

  他现在明白为什么自己和傅天仇相处本来了,这是理念不一样啊。

  傅天仇脸色一沉,又道:“本官今日不想和你争辩这些东西,适才的情况本官看在眼中,本官的女儿清风,你想如何对待?”

  “不知大人想在下如何?”李修远道。

  “傅大人是想让李公子娶清风姑娘为妻啊。”这个时候一个文人路过,忍不住开口说道。

  李修远带着几分异色看着他。

  此人叫段文若,是傅天仇身边的文吏。

  “傅大人,晚生斗胆多言了一句,还请大人降罪。”段文若又拱手请罪道。

  傅天仇挥了挥手道:“李修远,本官刚才的话你可听见了?”

  “父母之言,媒妁之约,此事在下做不了主。”李修远说道,心中却是有些纠结起来。

  娶傅清风为妻,他并未想过,但若真要娶的话也不是不能接受。

  傅清风也是一位好姑娘,姿色绝伦,而且又是兵部侍郎傅天仇的女儿,这身份也算是高贵。

  只是.......这种情况之下结亲,李修远心中总是感觉有些憋屈呢。

  是这傅天仇的原因啊。

  和这傅天仇闹的这样僵,他不喜自己,自己也不喜他。

  但偏偏李修远就救过他的性命,替他平过水灾,更是这次救醒了傅清风。

  傅天仇即便是再不喜这个不可教化的李修远,也不会对他怎么样,对傅天仇而言,忠义最为重要,这恩德报答也是看的极重。

  故而,思来想去。

  傅天仇索性将清风嫁给他,既算是成全了女儿一段心愿,也算是对李修远的一种肯定。

  “你说的对,父母之言,媒妁之约,此事你一小儿也的确做不了主,回头本官会书信一封拖人带回郭北县交于你父亲,只需你父亲同意,这亲事就接下来了,到时候你若再闹出什么花样可就别怪本官公报私仇了。”

  说完他重重一哼,一甩衣袖便转身离去。

  :。: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