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三百八十九章渡药

第三百八十九章渡药

  病鬼这种鬼和祟鬼一样,是一种无孔不入的小鬼。

  它们没实体,只是一股病气凝聚,寻找生病的病人附身,若是这个病人遇到良医,或者是福泽深厚的话病鬼就会驱散,离去,倘若遇到福泽不深厚的人,病鬼就会一直纠缠下去,把原本小病的人拖垮,直接病死。

  这也是为什么民间很多人生了小病却病死了的原因。

  不过对于防范病鬼百姓也有很多防范的手段,比如紧闭门窗,阻挡病鬼的进入,又或者生病了的人去请道士做法,饮符水驱除病鬼。

  当然还有一种万试万灵的法子,就是搬进寺院,神庙之中住几日。

  若是寺庙之中有神明的话就一定会替你驱除病鬼,甚至有些灵验的鬼神都不需要显灵,病鬼就会被吓跑。

  但纠缠傅清风的两只病鬼却不是等闲的病鬼。

  这病鬼都能控制病人的神志,操控病人的身体,阻止病人服药了。

  可见这病鬼道行是不低的。

  “我在金陵城这段时间的治理也算是严瑾了,鬼怪几乎都已经治理的很干净,没有什么冤魂厉鬼肆虐,也没有什么作祟的妖邪,没想到这衙门之中的衙署之内居然躲着这样两只害人的小鬼,这或许就是灯下黑吧。”

  李修远心中暗道。

  他派出的阴兵巡城都会避开衙门的,哪能想到有小鬼会趁机躲进衙门里。

  傅天仇这样的高官,有鬼神庇护,居然都被乘虚而入了。

  傅清风腹内的两只病鬼互相嘀咕了一番便又沉寂了下去,不再说话,但她的嘴巴依然紧闭,没有张开的趋势。

  看这样子这两只病鬼是不想在这最后关头前功尽弃啊,想让傅清风就这样病死在卧榻上。

  “不过这种法子难不倒我,区区两只病鬼在我面前是翻不起什么风浪的。”

  李修远当即抬起头道:“清风姑娘,适才我听诊了一番,你的病状虽然严重,但是却还是有医治的可能,只是在下若是有些地方触碰,或者是得罪的地方还请清风姑娘莫要见怪,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傅清风虽然口不能言,但还是虚弱的点了点头,同意了李修远的医治。

  虽然她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可也并不代表她就真的愿意这般年纪轻轻的就死去。

  她还有太多放不下的东西了。

  李修远见其点头同意也不多言,当即一手抓着那节仙草,一手抓着傅清风的下颚,轻轻的将她的嘴巴给掰开了。

  “果然,这病鬼躲在人的腹内虽然可以隔绝我气息的影响,但我真的伸手去触碰病人的身体话,这病鬼施展的手段还是会失效的。”

  他暗暗点头,将一节仙草塞进了傅清风的喉咙之中。

  “清风姑娘将药吞下。”

  傅清风正欲吞药的时候,可以突然喉咙一痒,轻轻一咳,那节仙草竟被吐了出来。

  李修远皱起了眉头,再将仙草服下,可是结果还是一样,傅清风根本就吞不下去,到了喉咙就要吐出来。

  “李,李公子,不用试了,这大概就是我的命数吧。”傅清风虚弱的说道,看着李修远皱眉凝重为自己治病的样子,又有些愧色起来。

  李修远认真的说道:“没有所谓的命数,命数是能改变的,便是作恶的人死到临头了,也还有一线生机,上天从来都不会给一个人安排一个必死的局面,你的病我很清楚,是病鬼作祟,并非真的不能医治,只要我驱除了那病鬼,将这仙草服下你就一定能好转。”

  “还请清风姑娘不好放弃希望,支撑片刻。”

  说完,他给了傅清风一个坚定的眼神。

  傅清风似乎受到了感染,亦是点头回应,轻轻的应了声。

  李修远当即转身离开了内房,对着之前那大夫道:“大夫能否麻烦你替我将这药草碾磨成粉,然后以温水冲泡,我要给病人服下。”

  大夫取过那一节枯草,皱着眉闻了闻:“咦,这是何首乌的味道,不过却又不像,有股奇异的芳香,这是什么药草,我怎么从未见过。”

  “这是千年何首乌的根须,有让人白骨生肌的神效,我相信用这一碗药冲服下去一定能药到病除的。”李修远道。

  大夫惊道:“这是千年何首乌?此话当真?”

  “病人现在支撑不了多久难道我一介秀才会在这个时候说谎骗人么?”李修远道。

  “不,不,不,老夫并未怀疑过这位公子,只是这千年何首乌精老夫只在一些陈旧的医书上见过,并未亲眼目睹,没想到这就是千年何首乌。”大夫又惊又喜,似乎是因为自己亲眼目的了传说中的仙草而庆幸激动不已。

  李修远却是催促道:“还请大夫速速制药。”

  “公子放心,老夫马上就能成。”大夫说道。

  却见他手脚很是灵活,从医箱之中取了一个小杵臼,手法稳重细心的将这一小节仙草碾磨成粉,然后取了一碗以温水冲泡。

  很快那一碗温水就碧绿如玉,莹莹生光,一股奇异的芳香飘散出来,让人闻上一口就精神百倍,身轻体泰。

  大夫闻了几口,越发激动起来:“果然是千年的何首乌啊,这是传说之中的仙草,不行,老夫得赶紧记下来。”

  说着他取出笔墨纸砚,将这千年何首乌的模样,成效,药色记录下来。

  “其形如老根,色微黄,闻之有异香,碾磨成粉,温水冲泡,其汤如碧玉,灼灼生光。”

  李修远不理会这个大夫的这种举措,他却是从旁取了一根银针,点破手指,滴了几滴血在药汤之中。

  混入了自己的血,这一口药汤灌下那两只病鬼必定被他的气息冲散,死在傅清风的腹内。

  端药入房,李修远坐在床头便将傅清风的嘴掰开,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药汁灌下。

  这药汁一入喉,果然傅清风没有咳嗽吐出来了。

  却听她的小腹咕咕作响,两只病鬼却一时间惊慌失措的叫唤起来。

  “不,不妙,这是千年仙草的药汁,竟然被这傅清风吞入腹内了,她的伤势就快要被治愈了,我们的法术失效了。”

  “这药汁之中有一股纯正阳刚的气息,快,快跑,我们要被冲散了。”

  “跑不了了,快,快随我一起捶打她的腹部,让她把汤汁吐出来。”

  两只病鬼惊慌片刻,很快却又垂死挣扎起来,不断的捶打着傅清风的腹部。

  “啊~!”

  傅清风一时间腹痛如刀绞,在病榻之上痛苦的挣扎起来,忍不住惨叫出生。

  正在记录药理的大夫闻言赶紧跑来一看,惊道;“这药怕是过于凶猛了,这姑娘身体虚弱不堪受不住这样猛药,公子,快,快停下。”

  “姐姐~!?”这个时候傅月池也听到惨叫,哭着跑了进来。

  便是在院子里喝闷酒的傅天仇也是急急忙忙的进了屋子:“清风,清风,为父在这,为父在这里,你如何了?”

  “药已入腹,岂能停下,这能让人白骨生肌的神药,此刻不服下若是被那两只小鬼倒腾腹胃吐了出来,那就一切前功尽弃了。”李修远认真的说道。

  他听见了这两只病鬼的话,岂能让这两只病鬼得逞。

  再说了,千年何首乌的药效他知道。

  自己父亲当初那般病危,卧榻将死,结果何首乌精两口药气吐出,自己父亲立马就能走下病榻,拔刀奔跑。

  所以他才不会认为是这千年仙草药效太猛呢。

  “可这仙药,这位姑娘受不住啊,公子,住手吧。”大夫见到病人如此痛苦的样子忍不住劝到。

  李修远道:“大夫辨识药草无数,您觉得这药草功效如何?眼下病人已经被大夫强行吊住了性命,过了两个时辰也是死,为何还要拦我?”

  大夫闻言顿时冷静了下来。

  是啊,病人已经病入膏肓了,自己为何还要阻拦?岂不闻死马当活马医。

  “李修远,你在做什么,你给我女儿吃了什么药,快些住手。”傅天仇见到李修远又想喂药,当即冲上去试图制止。

  不等李修远说话,年迈的大夫却是立刻冲了过来,拦住了傅天仇疾呼道:“大人息怒,是老夫,是老夫开的药,这是最后一剂猛药,服之定能痊愈,若是令嫒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夫愿一力承当。”

  眼下既然有一丝希望,大夫也不想被家属冲撞,导致病人惨死。

  见到这个迂腐的傅天仇被拦住了,李修远也不拖泥带水。

  看着病榻上痛的翻来翻去的傅清风,想要正常的喂药已经不行了,而且也不能再拖下去。

  这两只病鬼已经感觉到了危险,所以开始垂死挣扎起来,说不定到时候傅清风不是病死的,而是活活疼死的。

  不能再犹豫不决了。

  当即他将剩下的药一口灌入嘴中,然后直接翻身坐在病榻上,将翻滚痛呼的傅清风压在了身下。

  抱住傅清风的螓首,没有丝毫的犹豫便亲吻了上去,直接把药灌入了她的小嘴之中。

  药汤顺着喉咙滑入,被傅清风吞入了腹内。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是什么,被这一搂抱,傅清风感觉自己剧痛的肚子一下子疼痛感大减,看着眼前这个男子给自己嘴对嘴渡药的时候她更是睁大了眼睛,满脸震惊和不可思议。

  但短暂的惊愕之后却有股无边的羞意涌上心头。

  这个时候傅清风不知道该拒绝还是该迎奉,只是怔在那里下意识的吞食眼前这个男子渡来的药汤。

  :。: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