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三百八十七章病危

第三百八十七章病危

  石虎没想到这个胡黑居然也想谋害那个李修远,而且还知道不利用鬼神的手段,而是集结强盗贼匪,来一次叛乱,让李修远死在叛乱之中,这个到是和自己想法不谋而合。

  比法术和武艺,石虎都比了。

  甚至他连黑虎的肉身都丢了出去,为的就是吞食掉李修远。

  接二连三的失败让他意识到了,这个李修远看上去只是一介凡人,但实际上福泽过于深厚,太难诛杀了,想要杀死他只有用依靠凡人的力量才行。

  而他在凡人之中没有什么势力,想要谋害李修远的话只有一条路。

  那就是聚众起义。

  石虎只需暗中聚集贼匪,壮大声势,等待机会就能一鼓作气的灭了李修远。

  便是他武艺再高,斩仙大刀再锋利也绝无活路。

  所以在这胡黑说这是对付李修远的下策,在他看来却是上策。

  “你当真是要起兵诛杀李修远?”石虎盯着胡黑再次问道。

  “小妖怎么敢隐瞒黑山君呢?”黑狐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神情诚惶诚恐。

  他从之前石虎的话之中就知晓,这黑山君对李修远感兴趣,但是无妨,自己要的是李梁金举族被灭,若是能搭上一个李修远,自己这仇恨算是报了,便是死也值得。

  石虎再次站了起来,咧嘴笑道:“很好,老子就信你一回,你且去回那李梁金,老子愿意跟着他起事,并且尊他为首领,有这蠢货在前面挡着,老子也能安稳一些,除此之外,老子还帮你联络白莲教和弥勒教,他们也一定会跟着起事的。”

  “那个李梁金需要多久准备时间?”

  胡黑算了算道;“回黑山君,一个月之内,兵器铠甲可以准备妥当,凡人的动乱需要一些准备的时间,不能仓促,否则大事难成。”

  “好,便等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老子要让那李梁金带着人杀进金陵城。”石虎哈哈大笑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痛快。

  自己的第三手杀招就要来了,李修远,你挡得住么?

  小小的村庄之中,一场兵戈动乱正在酝酿,而且很快就要爆发出来。

  此时此刻的李修远却并不知晓。

  他不是神仙,能预知未来,即便是麾下的鬼神已经开始接手扬州各地的城隍,土地,水神,但要想要所有的事情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这几日的时间他都在整理从陆判手中夺来的两本生死簿,不断的划掉一些本来死去,但却因为陆判改动的缘故迟迟没有死去的恶人。

  若是为恶得不到报应,这人间只会越发的黑暗,堕落。

  虽然现在这样做可能已经晚了,但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吧。

  “这个人有些过分了,陆判居然给他增了六十年的寿元,若是不改回来的话,这人会活一百五十岁,此人无德无福,只是因为请陆判吃过几顿酒,这陆判也太随意了吧,真以为自己有了生死簿和判官笔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更改一切了。”

  书房之中,李修远皱起眉头,对着旁边的一些名录一一查证,然后修改回来。

  一些作恶多端之辈,他连修改的想法都没有,直接就划掉名字,先弄死再说,好过在人间作乱。

  这些名册都是李林甫,以及其他的鬼神查出来的。

  不然靠李修远一个人怎么能把所有的名册翻了个遍。

  查出来的名册由他对照一番,再用判官笔修改,如此一来就可以确保自己不误改。

  “夫君,这事情是长久之事,怎么能急于几日之内修改回来呢,夫君应该好好的保重身体,此事交给李林甫先生去办就可以了,而且夫君不是说开春就要开恩科么?这考取功名才是正事啊。”

  旁边一个面色红晕,娇态频生的貌美女子端着一杯茶水走了进来,她声音轻柔悦耳,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檀香。

  李修远摇头道:“小梅,你太小看鬼神了,这生死簿如此轻易的落在我的手中,这并非当日陆判弃卒保车之法,而是他故意将这生死簿和轮回笔丢给我,因为这生死簿已经改的不像样了,他丢给我是在耗费我的精力修改回来啊,他改一次人间乱一次,我再修改回来则是再乱一次,一来一回便是让人间元气大伤,我要治理的话就得再多花很多时间。”

  “而且这个时候人间别起兵灾就好,否则.......我这一生怕是要被鬼神拖垮了。”

  冷静下来细细思考之后,他觉得陆判当日并不是单纯的丢出生死簿和判官笔保命。

  或许早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除此之外,李修远要集齐生死簿还需要对付黑山老妖,西湖主,以及一位泰山神。

  这些都不是好惹的主。

  搞不好,斗来斗去的话,拖到李修远寿元一到,他的人间路就要结束了。

  “夫君都想到这点了,为何还要执意修改生死簿?”青梅迈着莲步走了过去,伸出芊芊玉手替夫君揉了揉额头。

  “若是不治,难道就放任这般么?既然如此那我所作所为还有什么意义?”李修远说道:“我的道路不能停,鬼神也不会容许我停下来,即便再累,再苦,也要和这漫天诸神,世间妖邪斗一斗,倘若连我也止步了,这天下那还有人敢和他们斗?”

  “天生圣人这名头给我并不是让我享福的啊,古人曾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我担负大任,就需要承担这一切,而且比起那些白手起家的王侯将相,我已经算是幸福的了。”

  说着,李修远又是一笑,将青梅拥入怀中。

  青梅露出几分羞涩的娇笑,亦是软绵绵的依在男人身旁。

  不过在这个时候,却忽的听书房外传来了护卫马东的声音:“大少爷,上次哪个傅大人的二小姐又来拜访公子了。”

  李修远不禁皱眉道:“傅月池,她有来做什么?”

  “这个,小的并不知晓。”马东在屋外回道。

  “也罢,你且回他,说我随后便到。”李修远道。

  “是。”马东离去。

  书房内的青梅闻言,笑着说道:“那个傅大人的二小姐是谁?看上去和夫君关系不浅啊。”

  李修远摇头笑道;“一个爱惹事的懵懂少女,因为是兵部侍郎傅天仇的女儿,所以真上门来了也不好推迟不见,要是这傅天仇再给我小鞋穿,我可就难受了。”

  “这般说来,那姑娘对夫君肯定有意,不然一个女儿家的怎么会三番两次的登门拜访呢,这有违礼数啊。”青梅说道。

  李修远道;“呵呵,小梅你想多了,这个傅月池还没到情窦初开的年纪呢,哪懂得男女感情,可能只是觉得闷了,来寻趣的,我尽量打发了吧。”

  青梅替自家夫君整理了一下衣物,便目送夫君离去。

  自打她活过来之后,这几日和李修远是形影不离,便是稍微分别片刻都有些想念。

  当李修远来到大堂的时候,却见大堂之中,傅月池一个人坐在那里,眼睛红肿,神情憔悴,和上次相见时候那面色红润,双目漆黑灵动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不傅小姐专程,登门拜访所为何事?”见到她这般样子,李修远不禁皱了皱眉,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傅月池看了李修远一眼,然后急忙站起来道:“李公子,你快随我去衙门一趟吧,就是现在。”

  说着便欲拉着李修远往外走去。

  李修远问道:“傅姑娘,出什么事情了么?你神情怎么如此憔悴,莫不是令尊有什么麻烦了?”

  “不,不是我父亲有事,是姐姐,姐姐快不行了,她想最后再见李公子你一面,是姐姐让我来的。”傅月池说到这里又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

  什么,傅清风要死了?

  李修远闻言,脸色不由一变。

  那个和聂小倩张的一模一样的傅清风竟然突然要死,这让李修远有些出乎意料。

  要知道傅清风也好,傅月池也罢都是习武的女子,不是那种柔弱的富家小姐,身体好着呢,怎么可能突然就要死了。

  难道是如当初青梅一样受到什么意外了?

  也不可能啊,若是意外的话早就死了,也不会托到现在。

  “傅姑娘,到此出什么事情了,清风姑娘好端端的怎么要死了?”李修远道。

  他看了看天色,现在不是黑夜,若是晚上的话还可以让鬼神去查探查探情况,知晓知晓原因。

  傅月池啜泣道;“姐姐上次被那个什么纪将军伤到了身子,回到家就咳血病倒了,大夫一直治理不好,姐姐还时不时的吐血,现在已经快要不行了,大夫用了法子吊住了姐姐的性命,可大夫说了,姐姐的性命最多撑不过两个时辰,姐姐说他想在临死之前见李公子最后一面。”

  “竟有此事?”李修远惊道。

  他这才记起来了,当日侯府林园之中,傅清风为了护住傅天仇和那个纪将军硬拼了几下,受了些伤。

  现在想起来,他才觉得问题出大了。

  那个纪将军是什么人?

  军中一员悍将,他的力气岂止是伤人这么简单,傅清风纵然是习过武可也不过是一个女子罢了,武艺能有多高,那天之后傅清风必定受伤极重,只是一开始伤势没有发作罢了,等到发作的时候就是病来如山倒,药石无医。

  “且带我去看看。”李修远当即道。

  “嗯~!”傅月池连连点头,便和李修远一起出门了。

  :。: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