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三百六十章文会

第三百六十章文会

  兵部侍郎傅天仇要在候府举办文会,但凡金陵城内的秀才皆可赴会。

  翌日清晨,一个消息从衙门之中传出。

  印着官府大印的榜文张贴在了衙门口,随着几个读书人的路过,很快这个消息就已经在金陵城的文人圈子里传开了。

  百姓是不关心这样事情的,但是读书人却是对官府组织的文会甚感兴趣。

  “李兄,你收到消息没有?兵部侍郎傅大人要举办文会,邀请金陵城内所有的秀才参加,这是难得的文坛盛况啊。”

  这一天,朱昱,王平,宁采臣还有其他几个以前在郭北城共事的书生,齐齐来到府上,带着这个消息前来拜会。

  “傅大人要举办文会?这好端端的为何要举办这样盛大的文会?”

  李修远有些纳闷道。

  他这几日很少出门,对于城内发生的一些事情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因为他都在忙碌鬼神的事情。

  朱昱有些兴奋道;“李兄何必去理会傅大人为何要举办文会,我只知道这次的文会是金陵城少有的几次盛大文会,这次全城的秀才都可参加,这次是我们展露头角,扬名的好机会啊。”

  “说的是啊,这次的文会盛大空前,若是错过了必定遗憾终身。”

  旁边的王平也连连点头头,神色有些兴奋。

  李修远却是笑道:“文会这种事情每年都会举办好几次,什么中秋文会,元宵文会,端午文会什么的,何必那么在意,而且再说了,要想在文会上扬名得有过人的才情才行,你们的诗文如何?”

  朱昱尴尬一笑;“通俗浅薄,难登大雅之堂。”

  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的诗文一般,这次的秀才也是侥幸考上,或许是因为他救治灾民有功,所以增加了福德,气运,故此才有了秀才的功名。

  李修远又道;“你们的书法,棋艺,画技如何?”

  旁边的王平尴尬的咳嗽两声;“书法尚过的去,但却并无出彩之处,至于棋艺那更是浅薄,画技的话更是一窍不通。”

  “既然如此,那参加文会拿什么扬名?”李修远摇头笑道。

  不要以为古代的书生大多数都很有才,对于普通的读书弟子,他们能考中秀才,举人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指望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那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后人会以为古代的书生多才。

  那是因为只有有才学的书生才能青史留名,才能被后人谨记,平庸的读书人数不胜数,都被历史埋没了,而一个朝代,绝大部分的读书人都是平庸之辈,真正的才子是没有多少的,能青史留名的才子那更是屈指而数。

  一位书生略微尴尬的笑道;“话虽如此,但这文坛盛会,总得去捧个场参加吧,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这倒事没错,不过这文会如果是在别出地方举办的话我是一定会参加的,但是在侯府举办我却没有多大的兴趣,实不相瞒,这侯府的公子李梁金和我有一点恩怨,我怕进了侯府还不得被百般刁难啊。”李修远摇头道,对于参加文会的兴趣不大。

  朱昱说道:“李兄多虑了,这是傅大人举办的文会,只是借了侯府的一处林园而已,那李梁金便是和李兄有恩怨,也定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我和他的恩怨非同一般。”

  李修远微微摇头道:“文会你们去便成了,我还是在家清修吧,对了,这次文会估摸着傅大人会将开恩科的事情说出来,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开春就会进行乡试,几位闲暇之余还得多用功读书啊,这次若是能中举那就算是光宗耀祖了。”

  上次他说了这事情,王平几个是知道的,今天再说一次,有几个后来的书生并不知道。

  “说的是,若能一年之内从童生直达举人,这是我朝少有之事啊。”众人有些兴奋起来。

  中秀才已经让他们高兴了一个月。

  若是明年乡试中举,这不是光宗耀祖是什么?

  几人又劝了李修远一番,不过李修远还是委婉推脱了,他犯不着去侯府的地方自找不痛快,那李梁金现在被剥夺了文气,连笔杆子都被文曲星夺走了,现在这么久过去了一定怀恨在心,自己岂能送上门去?

  而且文会他不太喜欢参加。

  李修远的才学只能算是中上,因为记忆好的缘故对四书五经,各种经要背的熟,但这样的本事在考场上才能发挥出来,若是展露文采的话,只能靠文抄公了。

  可肚子里的那点娘胎里带来的货是应急用的,怎么能毫无节制的四处炫耀呢?

  若是四处炫耀,到时候名声有了,可诗文用完了,抄不了好的诗文了,岂不是贻笑大方了。

  就在李修远招待朋友一番,准备送他们离开的时候。

  忽的,府外响起了一个声音:“李修远,李修远在府上么?是我,傅月池,我有事找你,快让人开门,再不开门我就翻墙进去了。”

  “这是哪户人家的女子,竟如此刁蛮无礼,这样的女子一定不能娶回家,不然家中会不得安宁的。”宁采臣忍不住说了一句。

  “是啊,是啊。”

  其他书生连连附和。

  李修远幽幽道;“这是兵部侍郎傅天仇,傅大人的千金。”

  “咳,咳咳。”一时间,这些书生纷纷干咳起来,只觉尴尬无比。

  宁采臣更是脸一红,没想到这女子竟身份如此特殊,自己更是无意间把傅大人也给骂了进去。

  “李修远,你怎么不开门啊,让我在门外好等。”

  傅月池这个时候气鼓鼓的走了进来,她神情有些忐忑的先四处张望了一下,似乎怕附近还有鬼,然后才跑到了大堂之中来。

  “抱歉,傅小姐,我在招待朋友,一时没来得及招待,若有怠慢之处还请傅小姐见谅。”李修远当即起身施了一礼。

  “晚生,见过傅小姐。”

  “小生见过傅小姐。”

  王平,朱昱,宁采臣等人纷纷行礼道。

  见到大堂之中人这样多,傅月池反而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她回了一礼然后道;“李修远,刚才我就在门外隐约听到你谈论文会的事情,这次的文会你不想参加是么?”

  “这么远的距离傅小姐居然都听得到?”李修远诧异道。

  傅月池说道:“我不管,这次的文会你一定要参加。”

  “这是为何?”李修远道。

  “没有为什么,总之这次的文会你得参加,若是不参加的话我和姐姐定不饶你。”傅月池鼓着脸道。

  傅清风?

  李修远神色微微一动,却又立刻联想到了聂小倩,再不禁瞥了一眼旁边的宁采臣。

  如果宁采臣见到傅清风,肯定也会以为她就是聂小倩。

  “傅小姐,这次的文会我有个人的原因并不想参加,你这可是强人所难啊。”李修远摇头道。

  傅月池道:“你如果不去的话我就和父亲说你那天夜里非礼我。”

  “吁~!”

  这话一出,旁边的其他人立刻齐刷刷的看着李修远,眼神古怪,同时忍不住吁了一口。

  “”李修远道:“傅小姐这话可得慎重啊,这话要是传出去的话傅小姐你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要知道古代女子如果说这话的话就意味着清白没了,以后嫁人都难。

  拿这个威胁李修远,简直就是打敌一掌,自捅一刀啊。

  已经不是互相伤害那么简单的了。

  “反正我无所谓。”傅月池浑然不惧的说道。

  年轻懵懂真好啊。

  无所畏惧。

  李修远心中感慨起来。

  话都说道这份上了,他还能拒绝么?

  参加就参加吧,又不是去上吊自杀,不就是一点麻烦么,总没有傅月池带来的麻烦更大吧。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