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三百五十九章剪舌

第三百五十九章剪舌

  这几日李修远深居简出,很少出府去。

  只是偶尔招待一下以前在郭北城一起共事的友人,以及夜晚降临带着小梅到金陵城闲逛片刻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忙着治理扬州的事情。

  扬州各地的城隍已经派遣下去了,道行高的派遣到城池之中去,道行低的派遣到村镇去,而且还有相应的阴兵,鬼差指派。

  只是职务安排好了之后还需要各地的城隍开始接收才行。

  而这麻烦自然也就随之而来。

  有鬼魅精怪,鸠占鹊巢,冒充仙佛,赚取香火,这需要驱赶,捉拿。

  有山野精怪时常出没在村镇之间,勾引男子,吸收精气,危害人间,这需要去诛灭。

  还有一些城池之中有一些鬼神逗留,这些需要处理。

  总之,当初天宫在这里敕封的鬼神离开之后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当然,即便是那些敕封的鬼神没有离开,大部分还是烂摊子,因为很多敕封的鬼神都只是管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而且还只是依着自己的私欲来管理,只是维持表明的平静罢了,实际上妖魔鬼怪肆虐他们都不会去管。

  就比如郭北城的城隍。

  城外鬼怪都已经开了鬼市了,也不见他去捉拿,这无疑是纵容鬼怪肆虐。

  而人鬼殊途,鬼怪多了,人自然也就要受到骚扰,影响,甚至是饱受鬼怪的摧残。

  不过这个世界鬼怪已经成了常态,就像是猪牛狗羊一样出现在生活之中,李修远是没办法彻底禁止的,而他要做的也不是要让鬼怪绝迹,而是要让他们遵守秩序,别搞乱就行了。

  而且他相信,只要有了秩序,人间的鬼怪也会相应的减少。

  李修远觉得,眼下的忙碌是值得。

  只要扬州治理好了,天下的鬼神就不难治理。

  这是积累经验和治理手段的最好机会,他怎么会因为一点劳累就放弃呢。

  “夫君,这是职位分配的章程,妾身已经治理好了,鬼神月俸的分配也整理好了,惩罚的条例,李林甫也根据历朝历代的律法大致拟了出来,只是鬼神的治理和人不一样,其中多有差别,还需要夫君多参考参考。”

  书房之内,青梅乖巧温顺,为自家夫君整理着杂乱的文案,章程。

  李修远放下手中的笔道:“治理扬州什么都不难,最难的便是不是褒奖,而是惩罚,褒奖就是职位的分配,香火的供奉,天道也会为做好事的鬼神降下福德,但惩罚的难度却很大,鬼神做了坏事谁也不知道,城隍土地等有职位的鬼神好约束,可是下面的鬼差阴兵却不然,有句话说的好,小鬼难缠。”

  “约束鬼差阴兵就如同朝廷约束小吏,治国便是治吏,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说话之余,青梅又倒了一杯茶水放到了书桌上,她道:“夫君手中不是有生死簿么?百姓的善恶之事皆一一记录在册,何不以此为凭,划分善恶,分配职务,确定赏罚?”

  李修远闻言当即眼睛一亮:“小梅你这话有理,却是提醒我了。”

  但旋即他却又微微摇头道;“不过这暂时不行,我手中的生死簿只有一本,只能管理扬州本地的人鬼,而且还有一些大妖,鬼王修行有成,已经超脱了,不在生死簿上记录,天上的神佛也是一样,都不在生死簿上,不过这样的事情暂时可以不用去想,那些神佛,大妖本来也就管不到,关键在于余下的八本生死簿在哪?”

  “只有天下的生死簿都在我手中了,我才能可以彻底的完善善恶惩罚的制度,靠一本是不行的。”

  说到这里,他心中不由有些期盼起来。

  他觉得拿到所有的生死簿,是自己治理扬州,乃至于治理天下鬼神的一个开始。

  生死簿并非只是单纯的记录人的生死,鬼的善恶也在上面,因为鬼会投胎转世,等鬼投胎转世之后又是人,故此鬼也在生死簿上不会消失。

  “夫君,那余下的生死簿会在什么地方呢?”青梅轻声问道。

  李修远摇头道:“阴间已经乱了,阎罗都不在阴间镇守了,生死簿早就下落不明了,九本生死簿散落阴阳两界,可能落到一位鬼王手中,可能落到一位妖怪的手中,也可能落到仙佛的手中,我能拿到这本生死簿也是机缘巧合,想要找到余下的生死簿只能看机缘了。”

  “夫君难道不应问问几位鬼王么?毕竟夫君的生死簿也是从赤发鬼王手中得来的,或许其他鬼王会有生死簿的消息。”青梅道。

  李修远猛的一拍脑袋:“是啊,我怎么没有考虑到这一点,看来我最近忙得这些治理的章程已经有些头昏了,这些鬼王个个活了千年,什么事情不知道,什么时代没有经历过,相信阴间的动乱他们也知道,生死簿的下落或许也会知道一二,除了生死簿之外还有一样最重要,判官笔。”

  判官笔也是一件阴间的至宝,一直是有阎罗身边的判官执掌,久而久之也就被成为判官笔。

  这判官笔和生死簿是一起的,只有判官笔才能勾销生死簿的生死,否则鬼神即便是拿到生死簿也不敢随意的更改。

  以前郭北城隍说过,他可以小改,但是需要折损阴德代价,这是不划算的。

  若是用来某私那是可以考虑的,但若是公办的话怎么行。

  哪有那么多福德可以折损?

  天下这么多恶人要惩罚,一天改动生死可能就是几千,谁吃得消。

  “铁山,麻烦你去将长舌鬼王唤来,我有一些事情要问他。”李修远忽的对着门外喊道。

  “是,大少爷,”

  铁山应了声,立刻有一股阴风呼啸而过,吹动附近的门窗呼呼作响。

  仅仅片刻的功夫门外就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属下见过公子。”长舌鬼王恭恭敬敬的在门外施礼道。

  十王殿的十尊鬼王已经被诛灭了五尊,剩下的五尊一个个变的老老实实,服服帖帖,他们已经体会到了李修远的手段,纵然心中有不服之处也不敢表露出来,因为现在他们除了投效李修远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离开就是死,人间圣人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对付这样厉害的鬼王,李修远觉得威要大于恩,否则不足以震慑,收服。

  “长舌鬼王无需多利,我把你唤来只是想问你几件事情,你是千年的鬼,世上的东西一定知道的特别多。”李修远道。

  “属下不敢当,不知道公子要问什么事情,属下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长舌鬼王客客气气的说道。

  李修远道:“想问问阴间生死簿的事情,听说阴间有九本生死簿,我手中有一本你们鬼王是知道的,剩下的八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长舌鬼王立刻道:“这样的大事属下不敢有任何的隐瞒,属下的确知道几本生死簿的下落,不过属下斗胆恳请公子为属下保密。”

  “这个我可以同意,能得到生死簿的鬼怪必定不简单,你怕引火烧身我能理解,你可以写出来给我看,免得声音传开,被其他鬼神探知。”李修远道。

  说完他示意了一眼。

  旁边的青梅点了点头,取了一张白纸丢出,白纸立刻飞出了屋外。

  长舌鬼王接过白纸之后对着上面吹了一口气,上面立刻就有字迹浮现,然后由青梅送了回来。

  青梅将纸放在书桌上,不敢靠近自家夫君太近。

  李修远取过之后一看当即目光一凝,上面写着几个名字:“陆判,西湖主,泰山神,黑山老妖。”

  四个名字,无不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最让他在意的是黑山老妖,这厮是千年黑虎得道,手中居然有一本生死簿,以前和他交手的时候怎么没有听他提起过?

  是了。

  生死簿在黑山老妖手中并没有什么用,他对凡人不感兴趣,对小鬼小神也不放在眼中,生死簿在他手中只是鸡肋,虽然是珍贵无比的宝物,但实际上一点用处都没有。

  “要取来黑山老妖的生死簿,得杀了他才行,这一点暂时做不到,这厮的道行极高,比那个华姑还要强不少,鬼神已经制伏不了这样的大妖了,得我出手才行,不过.....我出手的话也得布置精密才行。”李修远微微摇了摇头,觉得这家伙的东西不要取。

  至于泰山神和西湖主,这是不得了的存在。

  西湖主是统御着江南绝大部分水域的实力,其主是何人,李修远都不知道,但想来必定是一尊不得了的妖或者是神。

  泰山神那更是来头不小,是正儿八经的大神,其地位不比真武神君低,甚至高一筹都有可能。

  剩下最后一个看上去最好欺负的.....陆判。

  “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好像最近遇到过,等等,容我想想。”李修远看见上面的名字,不禁觉得自己似乎以前遇到过,但咋一回想,却发现又没有遇到过。

  忽的,他脑海灵光一闪,记起来了。

  “对了,那朱尔旦,他和陆判有渊源。”

  猛地,他从朱尔旦的名字上联想到了陆判,只是不知道这个陆判是不是就是长舌鬼王说的那个陆判。

  “得去让鬼神盯着朱尔旦才行。”李修远目光微动,觉得自己有必要行动起来。

  但不急于一时。

  蓦地,他抬起头又道:“长舌鬼王,就这几个名字么?其他的呢。”

  长舌鬼王有些无奈道;“属下就只知道这几个名字,其他的却是一概不知,或许其他鬼王会知晓一二。”

  能知道四个鬼神有生死簿,这长舌鬼王的消息也算是灵通了。

  李修远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了;“你的消息很及时,帮了我一个大忙,今日的事情只有我知道,旁人不会知道的,你放心便是了。”说着,他将手中的纸张点火烧掉。

  鬼神可以知道其他人的事情,却无法知道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如此也算是信守承若了。

  “不敢当,这只是属下的分内之事。”长舌鬼王道。

  “对了,今日正好把你唤来了,再问你一件事情,如果一个人吊死之后,又活了过来,但舌头吐出来收不回去了,应该如何医治?”李修远问道。

  长舌鬼王不假思索道:“这是生死的后遗症,草药是医治不了的,得用一些强硬的方法。”

  “什么办法?”李修远说道。

  长舌鬼王道:“属下手中有一把剪刀,可以剪去一节长舌,恢复正常。”

  “剪舌?可有什么危害么?”李修远听的神色一动,这医治的手段够暴力啊。

  “需属下亲自出手,便无任何危害。”长舌鬼王道。

  李修远笑道:“那就好,今夜就麻烦你跑一趟,秦淮河的琴阁之内有一位叫十娘的艺女,她的舌头过长,还请鬼王去修剪一二。”

  “公子的吩咐属下又怎么能拒绝呢,属下这就出发。”长舌鬼王应了声便立刻呼啸而走。

  片刻之后。

  秦淮河的琴阁之内。

  十娘的厢房之中,她心中有了牵挂,到了夜晚也没有入眠,只是一个人有些呆呆的倚窗眺望秦淮河。

  她看着秦淮河上的那一座石桥。

  若是李公子来秦淮河的话一定是会经过那里的。

  “今日,李公子又不会来了。”十娘幽幽一叹,自从那天说出那话之后,心中便越发的记挂李公子了,只等着哪天李公子突然来到琴阁,把自己接走。

  自己也能安心的做他的妻妾,尽心尽力的服侍他。

  “谁,这么晚了,谁还上楼?”忽的,十娘蓦地听见了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

  在夜晚显得特别的清晰。

  脚步沉闷有力,不像是婢女的脚步声,倒像是魁梧男子的声音。

  “不会是歹人吧?”十娘一惊,下意识的便躲到了窗后。

  “呼~!”

  一股夜里的寒风卷起,木门碰的一声打开了。

  却见一位穿着黑衣,相貌模糊的男子冲了进来,一进来就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这个人是鬼,他没有影子。”十娘偷偷的看了一眼,心中大惊,却见这个黑衣人在烛火照应下没有影子。

  黑衣男子此刻鼻子闻了闻。

  十娘急忙捂住口舌,闭住生气。

  她知道这是鬼在问味,寻找生人,以前做鬼的时候她也做过。

  “十娘是躲在床后么?”

  蓦地,这黑衣男子开口说道,他模糊不清的脸上面无表情,只是立刻直直走来。

  不好,这鬼发现我了。

  十娘一惊,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现在是人,若还是女鬼的话还能逃走。

  黑衣男子也不说话,而是大步走了过去。

  “啊~!别过来。”

  十娘吓的惊呼一声,想要离开屋内。

  黑衣男子立刻追赶上去,却是一下抓住了她那因为惊呼吐出的舌头,然后迅速无比的伸出了一把剪刀,咔嚓一声剪了下去。

  十娘感觉舌头一痛,立刻缩了回去。

  “你不需要害怕,是李公子派我来给你治病的。”说完这话,这黑衣男子便已经消失不见了,手中还拿着一把染血的简单,和血淋淋的断舌。

  十娘还未听清,却因为舌头的疼痛陡然一颤。

  一股冷风铺面而来,十娘幽幽的从窗边的桌子上冷醒过来。

  “刚才......是梦么?”

  冷醒的十娘急忙站起来,看了看房门,却发现房门紧闭,根本就没有人进来,刚才的事情那定然是恶梦无疑。

  “吓死我了,还以为遇到恶鬼了呢,”十娘拍了拍胸口,有些心有余悸起来。

  她舌头动了动,感觉之前的疼痛无比的真实,似乎真的是有人拿剪刀对着自己舌头剪了一下,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

  “看来我太累了,该去休息了。”她心中幽幽一叹,准备上榻休息。

  可是当她走到木榻旁边的时候却见到了地上滴落着几滴鲜血,鲜血还没有干枯呢。

  十娘见到这鲜血立刻惊醒过来,她张嘴摸了摸嘴唇,却发现舌头竟没有再吐出来了,跑到妆台的铜镜一看。

  她惊喜的发现自己的长舌居然恢复正常了,不再吐露出来。

  “我,我的病治好了?”十娘心中又惊又喜,一时间说不出来的欢喜。

  但半响之后,十娘放下铜镜却又立刻明白过来了。

  “李公子,一定是李公子,他说过要替我询问鬼神治理长舌病,李公子果然是信任承若的男子,之前那黑衣服的鬼说了,他是李公子派来的,特意来为我治病的。”

  欣喜之余,她想到了李修远,芳心不禁怦动起来。

  这几日没有李公子半点音讯,还以为李公子已经把自己给忘记了,现在看来却是并未忘记,这几日说不定李公子真为治疗自己的病而四处奔波呢。

  一念至此,她又感动不已。

  实际上,李修远只是忙的没有时间去见她而已,而且也不是四处奔波为她治病,只是问了一下长舌鬼王而已。

  不得不说,女人有时候就是喜欢乱想。

  “李公子既然没有忘记我,那他多半是会再来琴阁的,心虚下场就会接我离开这里了。”十娘喃喃自语,美眸之中闪动着光芒。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